“虽然你不知道是我,可是,你说不娶我,我也真的好难过啊……”蕊儿蒙着面纱,抱着酒坛坐在河边,一面喝着,一面哭道,看来是有些醉了。

    路人看着她,都无奈的摇摇头,走过不理会。这年头,街头买醉的人也蛮多……

    一个黑斗笠的少年站在河对面,眼睛也不眨的盯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噗通”一声,岸上喝酒的人掉到了河里,晕倒了。对岸的少年踏着水波,将她救了上来。

    百里箬鳎心急如焚,叫来临安,让他叫人去街上寻找蕊儿。

    “蕊儿?主子,你说的是那只漂亮的狐狸吗?”临安问。

    “不。”百里箬鳎摇头否定。

    “难道还有别的蕊儿?”临安很是震惊。

    百里箬鳎给他一记爆栗,道:“就说一个漂亮血色双瞳的女子。”

    临安吃痛应下,闪身不见了。

    蕊儿再次醒来时,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房间里的东西很少,都是整整齐齐的,看来房间的主人是个很有规律的人。

    她摇摇胀痛的脑袋,继而注意到自己身上白色的里衣。“……衣服换过了?这儿是哪儿啊?”

    “咯吱”一声门被打开了,蓝色袍子的俊秀少年端着托盘进来,见她醒来,高兴极了。

    “蕊儿姐姐,你终于醒了?”少年关上门,笑着过来。

    对于眼前这个少年,蕊儿只觉得很熟悉,但记不起来到底是谁了。“你是?”

    少年倒是不在意蕊儿的反应,“五年不见,蕊儿姐姐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重新介绍一下,我叫裴天楚,今年十七岁了哦!”

    少年一说,蕊儿想起了五年前在奴隶市场的事情,只是陪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她却无论如果都记不起来了。

    “原来是天楚啊,都长这么大了,我还真认不出来……”蕊儿摸摸他的头,笑道。

    她这一笑,让裴天楚红了脸。他偏过头,轻道:“不要摸我头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以后……叫你蕊儿,可以吗?”

    蕊儿一愣,笑道:“当然可以啊,不过是个称谓罢了。”

    裴天楚眼睛一亮,咧嘴笑了。看来他这一趟,没有白来。他将托盘里的药端起来,对蕊儿道:“来,把这个喝了,昨日你喝了太多酒跌到河里,现在头很疼吧?”

    蕊儿完全没有昨天的印象,只是尴尬的笑笑,指了指自己的衣服,“那个……天楚,我的衣服……”

    “哈哈……你放心,衣服是老板娘换的。”裴天楚笑道。

    蕊儿松了一口气。

    裴天楚不在乎的笑笑,舀了一勺药喂给蕊儿,蕊儿喝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蕊儿你昨日为何要喝酒?”药快喝完的时候,裴天楚突然问。

    蕊儿的眸光暗了,轻道:“遇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蕊儿不打算说,裴天楚自然也不会问下去,毕竟每个人都有那么一点秘密嘛。“我听说边关附近有一个闹鬼的村子,叫做圣莲村,还未闹鬼之时,那里满村的都是莲花,可好看了,蕊儿有没有兴趣去散散心?”

    “好啊。”蕊儿毫不犹豫的应下。

    鬼怪之事,经历了那么多事,她都已经麻木了。既然是边关附近,百里箬鳎一定也会途径的……

    鬼村的传说是不久前传出来的,听说是下了一场雷雨,一夜间整个村子的人所剩无几。晚上会有婴儿的哭声和奇怪的叫声……从那之后,害怕的人都搬走了,现在村里几乎没有活口。

    不少能人异士好奇来到这里,有的一去不复返,有的返回了,却精神不正常,后来去的人也慢慢少了。

    出行的日子定在两天后,蕊儿与裴天楚上街购买所需物资和武器。当然,这是给裴天楚的,蕊儿只需要一张面纱即可。

    百里箬鳎接到皇命,是在一天后出行,所以他亲自找了一日蕊儿便交给临安,自个回去整顿军队去了。

    出行那日风和日丽,蕊儿换了一身血色纱裙,使整个人变得更加绝美。

    其实蕊儿本人并不喜好红色,只是这次出行有些阴怪,按古话来说,就是红色辟邪。

    裴天楚盯着她看了许久都移不开目光,一副十分惊艳的表情。

    “我脸上开花了吗?”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蕊儿轻问。

    裴天楚一愣,笑道:“没有,太美了,看不厌。蕊儿的眼睛很美很特别,尽管戴了面纱,也一样能一眼就认出来。”

    眼睛啊……蕊儿听了裴天楚的话,细细想了想,摘掉面纱,偷偷施法弄了一根白丝布条,将眼睛蒙住。

    “这样,就认不出来了吧?”蕊儿转向裴天楚,笑问。

    裴天楚楞楞的点点头,“是认不出来,可你能看得到路吗?”

    “这你不用担心,这是特制的白绫,戴上就像什么也不戴一样,是用来骗别人的。”蕊儿解释。

    “哦……”裴天楚似懂非懂。

    两人买了两匹快马,骑着就出城去了,在城外超过了许多商队。城门最顶上,一个黑斗篷的人化作黑雾消失了。

    “哎!你注意到没,刚刚骑马路过咱们的红衣女人看嘴唇和身形就知道模样是极品的,可惜是个瞎子。”一列马队,有个男人望着蕊儿他们消失的方向,笑得有些惋惜。

    另一个男人摇摇头,“要我说,那只是伪装罢了,那个瞎子骑那么快的马?”

    “说的也是,他们不会也要去鬼村送死吧?”

    “你管他呢,到鬼村附近,咱们快些绕过去就是了。”

    “嗯……”

    城外的村子还不少,天黑的时候两个人到了一个镇子,在客栈住下休息。

    不少人都注意到俊秀的裴天楚与……“眼瞎”的蕊儿。

    “两位客官,吃点什么?”小二很快端了茶水上来,蕊儿趁机问了些问题。

    “小二,这里离鬼村有多远?”蕊儿撑着头,一面喝着茶水,一面轻问。

    泠泠之声,酥了小二的心。小二一愣,道:“这位客官,鬼村离这里还有两天的路程,邪乎得很,小的劝你们多多思量一番。”

    “小二,这鬼村当真有这般邪门儿?”裴天楚见小二惊恐的表情,笑道。

    “客官有所不知,从以前到现在,去了鬼村的人要么就是死了,要么就是疯了,死了的人连尸体都找不到呢。”小二继续道。

    两人听小二絮絮叨叨,丝毫没注意到身后一桌几个侠客打扮的两男一女已经注意到他们了。

章节目录

鬼夫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安琪珞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珞儿并收藏鬼夫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