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走上二楼,一楼客厅里的说话的声音逐渐的不可闻。沈梅头看一眼客厅沙发处被众人簇拥着的三弟,满腹疑窦。

    她所了解的信息是:弟弟会建筑设计,和落城市银河地产的老总孔庆有来往。所以,她和同班同学孔媛交朋友很顺利。

    但是,看这情况似乎和弟弟说的不一样呢?她今天本来不想来的,弟弟让她过来。

    “梅姐,这边来。”孔媛微笑着做个手势邀请道。她今年十七岁,中等身量,瓜子脸儿,容貌美丽。白色九分裤紧紧的贴着她修长的双腿。

    她和邵潇并称为二中的两大校花。邵潇辍学之后,新转学而来的沈梅娇美明丽,被二中的男生们追捧为新的校花。她帮沈梅处理过几封情,一来二去成为好友。

    孔媛知道沈梅的疑惑,边带沈梅在二楼闲逛,边道:“梅姐,具体怎么事让沈少和你说吧。我不好越殂代刨。我给你讲一讲我家里的事。”

    从落地窗外看着远处秋夜中寂静的天心湖,沈梅跟着孔媛缓步而行,“嗯。”

    孔媛轻轻的一笑,瓜子脸上带着些许的哀伤神情,轻声道:“我妈妈在我和我哥初中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小姨住在家里照顾我们,她对我们很好,视若己出。后来她嫁给我爸。”

    “一年前,小姨被查出来有病。我爸到处找医生给她治病。三月份的时候,我爸和沈少在落山认识,本来订好是用一枚紫灵丹来治好我小姨。后来那人带着药草跑了。四月份的时候,沈少让苏董送来血芝丹,治好我小姨。”

    “我们全家都很感激沈少。”

    “沈少、药草、丹药”沈梅一时间感觉脑子都乱掉。仿佛有一个神秘的世界在向她打开大门。而她的三弟在其中,似乎是了不起的人物。

    一楼客厅中,苏倩给沈余问一句,正要答时,就见孔亮陪着他小姨姜玉走来。

    姜玉年纪约三十多岁,中等身量,穿着简约的淡蓝色T恤,白色的修身长裤。柔臀长腿。一个风姿绰约的美妇。

    她的病四月份就已经治好,现在是九月底。经过半年的调养,精气神已经恢复。

    “玉儿”

    姜玉对丈夫孔庆轻轻的点点头,走到沈余面前,弯腰行礼,诚挚的道:“谢沈少赐药之恩。”

    沈余坐着受姜玉一礼,再道:“孔夫人不用客气。”

    身材魁梧的张伟坐在沙发中,笑呵呵的看着一幕。沈少做事讲究啊!按照常理来说,王智将紫叶藤卷走,孔庆的损失应该由王智来赔偿。但沈少终究是让苏董送药来治好她。

    姜玉得体的和沈余闲谈两句表示谢意后,继续厨房去做菜。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典型的贤妻良母。

    这时,刘正英先答沈余刚才的问题,笑着道:“沈少,苏董提议我们联合起来组建集团公司。她和详谈过多次。我深以为然。不知道沈少对汉北的政经形势是否有了解?”

    沈余喝口茶,道:“你说说看。”他自不会去关注都市里的事情。

    刘正英侃侃而谈,道:“沈少,世俗界的政经局面,其实还是修真界格局的延续。就比如说汉北,明面上的几个政经世家要么就是汉北五巨头的旁支,要么就是扶持起来的。”

    “邵家的一个旁支在东海就是政治世家。那房的老爷子曾经官居省级。省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邵略就是他的幼子。顾家的碧天集团涉足金融、影视、地产、医药等行业。位列全国民营企业500强,是汉北省十大优秀企业。实力最强的宋家则是太岳派扶持的。苏董的好友华薇,她大伯和宋家就是儿女亲家。”

    “往小了说,咱们落城的情况就有些类似。沈少你知道,我是严家的女婿。往大了说,江南省的省城江州,一样是这样的情况。据说云梦泽在那里很有实力。”

    中部六省之地,二线城市东海市只能辐射三个省。而经济发展快,商业繁华的是江南省的江州,准一线城市。

    熊秋曼插一句,“沈少,是这样的。”华夏修真界中的中等门派云梦泽的情况,谁比她更了解呢?

    沈余轻轻的点头,看向刘正英,“所以呢?”他不久前还在东海市遇到邵院长。而他的堂姐沈菲菲就在碧天集团的金融部门工作,年薪数百万。

    刘正英看着沈余,眼神崇拜,微微狂热的道:“沈少,你在鸣凤镇击杀三名聚灵境高手,名动六省。你已经够资格在这饕餮盛宴中分一杯羹。我们都愿意在沈少麾下做事,共同组建一家集团公司。”

    汉北五巨头,除开太岳派中有聚灵三层的修士。其余几家包括羽林卫在汉北的最高的战力都只有聚灵一层。沈少杀聚灵一层何其之轻松?

    那么想想看,新组建的集团公司将会在汉北的政治、经济格局中切下何等大的一块蛋糕?发挥何等巨大的影响力?

    而且,不仅仅是汉北,六省之地,除了太岳派、楚家这样的势力,谁敢不给沈少面子?

    想一想都让人觉得兴奋!

    沈余不置可否,淡然的抿一口清茶,看向苏倩。

    苏倩穿着一身渐变色的拼接长裙,风姿动人,雪白的小腿并拢,坐姿优雅,轻声说着她的想法:“沈少,邵家、严家等修真势力的臣服只是臣服而已。唯有组建我们自己的势力,切下政经蛋糕,才是根基。”

    比如,有一件小事需要去办,难道还找薇薇姐给她大伯打招呼?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沈余还没有表态,一直旁听的孔亮有点明白过来,他在见证着什么场景。心中狂说口头禅:“靠!靠!靠!”

    他初见沈余,想和高手兄套近乎。现在对沈余是感激、尊敬。但是,这个尊敬多半还是从他父亲得来的印象,那沈余到底处在何种层次呢?

    现在,他有一个直观的印象。

    看看此刻在座的诸位。落城三大富豪,马家已经消逝。只剩孔、刘两家。羽林卫的熊总,张局长,江教授,以及他的母校海棠中学的校董苏倩。

    这样的实力联合起来,组建一个集团,听命于沈余一个人,那么沈余是什么地位?

    落城之王!

    而听刘叔叔的话风,沈余在东海市都可以横趟。东海那些政治世家的族长,大集团的董事长见到沈余只怕都要低头问好。这是汉北的巨头啊!

    而他在东海市读大学,一个富二代而已,和沈余的差距,难望其项背。沈余再往上走又会是什么地位呢?

    沈余懂苏倩的意思。

    在修真界站住脚跟后,就可以分享世俗界的权势、财富。但真正的修士,谁会看得上这些呢?他的目光一直在修真界中,在修行上。

    不过,他的父母,姐姐们,朋友都是生活在都市中。他曾经对华薇说过: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世俗的权力,财富这些东西,还是有必要的。

    沈余点点头,道:“可以。苏倩,你打算怎么做?”

    苏倩心中松口气,她还真怕沈余端起大修士的架子,道:“我打算注册一家集团公司。名字还请沈少你定一下。然后,将银河地产,刘氏集团并进来。江教授他们都可以持股。”

    刘正英估摸着沈余不关心商业,补充道:“沈少,电器卖场,手机渠道商,连锁超市,地产,这都是未来十年,二十年的赚钱行业。”

    沈余并不关心商业。他就知道他大学毕业那会房价起飞。说道:“就叫苏氏集团吧!”

    “嗯。”苏倩娇声答应下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恰我少年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悟并收藏恰我少年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