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累死累活的乞讨还不断地受到埋怨的小风终于忍不住了。本来挺好玩的一个游戏,怎么玩着玩这就变成自己一个人在玩了?没有了一起的参与者,小风自己玩得再成功又有什么乐趣可言?!

    从小就耳渲目染的小风,多少也从祺风身上学到了不少阴损怪异的招数,并且在他天生的领域观念指导下,小风将手下的一众乞丐分散到了神圣帝都的各个角落,正式的拉开了乞丐们改天换日的乞讨新生涯。

    等到祺风几个人正为大海里捞针一般感到苦恼,几乎就要丧失了与小风重新聚首的希望时,一个热心的询问者为他提供了这样一条信息。

    “你这么找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你还不如委托给丐帮让他们帮你一起寻找,虽然他们收费是高了点,可起码他们有上万的人一起打探,总比你一个人寻找起来效率要高多了!”

    “丐帮?”祺风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也有这种古老的组织,而且祺风的印象里,丐帮是无孔不入,消息最灵通的一个庞大组织了。

    “是啊……前一阵那些乞丐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要起饭来不仅理直气壮、花样繁多,而且还涉足了各个领域,大有取代皇家巡逻队职能的趋势……”

    “到底怎么回事?”

    “要说原来那些乞丐们最多也就是端个饭碗跟人要点吃喝,要使别人不给也就算了。可如今这些乞丐们不再张嘴要饭了,他们往各个门店前面那么一站,嘴里唱着恭喜发财之类的鬼调调堵住门口,要是不给几个银币店主地生意压根就做不下去!”

    “那鬼调调可是叫做莲花落?”祺风忍着笑问道,难道乞丐们的主题歌都是一个名字?!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们这还不算完,如今街头巷尾那些卖艺的、送快递的、张贴小广告的、兜售冰糖葫芦甚至是各种走私物品的。如今都被丐帮子弟一手占领了……”

    “这还能算是乞丐么?”祺风听的愣了。

    “谁说不是呢!据说他们还收保护费,帮人打群架甚至还替小学生写作业代开家长会!”

    “他们这么做。那些地痞流氓不就没了生意了么?”祺风诧异,这简直就跟黑社会差不多了……

    “谁敢跟乞丐叫板啊?俗话说软地怕硬的、硬地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这帮乞丐一无所有,真要拼起命来那些流氓地痞也有家有小的要考虑不是?”

    “……”

    “那怎么联系他们呢?”

    “几乎每一条街上占卜星象地摊位都是他们的联络点,你到那里一打听就知道了。”

    “……谢谢”

    辞别了热心人,祺风信步走在街头上这才注意到神圣帝都的乞丐确实有些不同。首先沿途见到的这些乞丐服装上明显干净整齐了许多,虽然他们的衣服上还有些破旧,但是大大小小的补丁补好之后看起来却也跟那些普通的贫民没有太大的分别。

    要说这些乞丐唯一与那些忙碌求生地贫民的具体差异。也就是乞丐们的脸上多了几分自信和一些懒散的痞气。这也让祺风更加好奇究竟是多么雄才伟略的人,才能彻底改变这里气概原有的习气,将这些散沙凝聚成一个有组织有纪律地超大团伙。

    走到大街的拐角,路边果然有个不起眼的桌子,而桌子后面坐着的是一个须发皆白。正在打着盹的老者。桌子上蒙了块白布,而垂下来的白布遮帘上写着几行大字:“占卜星座,咨询委托。”

    祺风暗道就是这里了,他对丐帮打探消息、寻人寻物方面的能力还是颇为信赖的。他来到老者面前站下。等了许久也不见那老头有什么反应。不耐之下祺风用力的敲了敲桌子,老头这才勉强抬了下眼皮看了祺风一眼,挪动了下屁股从下面抽出一本厚厚的本子来递给了祺风。

    那老头指了指本子示意祺风自己先看一下,然后居然又闭上了眼睛继续打盹,祺风不由感叹这世道只要某种行业做到了一定规模,就必然有这种消极怠工地情况出现。就连原本是社会最底层地乞丐也不例外……

    “难道是用户指南?”祺风也很好奇这本子上究竟是写得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先看了以后才能发问。

    打开本子的,上面赫然列出了关于不同问题地选择。本子由上至下写的是:占卜请翻到第二页;委托任务请翻到第三页;问路请翻到第四页;请求加入丐帮请翻到第五页;吃饱了撑的请放下本子走人。

    祺风一阵头晕:“好嘛……这整个是一800客户免费电话的异世界文字版!”

    好在祺风的目的明确,他依照选择的提示翻到了第三页继续看了下去,只见第三页上写着:任务事关武力请翻到十三页;任务事关脑力请翻到十四页;任务事关体力请翻到十五页;其他类别请翻到十六页;搞不清楚的请放下本子回去好好想想再来。

    祺风又依照选择翻到了体力一项的十五页:婚丧嫁娶等充场面请翻到二十二页;跑腿送信请翻到二十三页;寻人寻物请翻到二十四页;口袋没钱请放下本子走人。

    祺风压着性子又翻到了寻人寻物的二十四页:寻人请翻到四十一页;寻物请翻到四十二页;寻情请翻到首页参考问路一项。

    祺风叹了口气,他愈发的怀疑这么细致的选择究竟能有几个人有耐心坚持到最后。好在已经找到了寻人的一项,祺风翻到了四十一页继续看了下去:有画像的请翻到六十七页;没画像的翻到六十八页;不知道画像什么意思的请翻到六十九页。

    “哗啦哗啦”再翻到没画像的六十八页:先找画师的请翻到七十四页;请不起画师的请翻到七十五页;人工服务请先准备好十个银币。

    祺风把七十四页和七十五页都翻看了一下,又是一堆选择和页面的最后注明了人工服务这个选项,祺风苦笑着再次敲了敲桌子,掏出了十个银币唤醒了人工服务。

    看到银币老头眼睛一亮困意全消。他一边收起来银币并且又把本子垫在了屁股下面。一边满脸热情的问道:“找人?说说大概情况!”

    “呃……”

    祺风刚要张嘴说话,突然脑海里轰然一声巨响。眼前一阵发黑耳鸣不已。祺风茫然不知所措,扭动着身体试图挣扎几下,谁想四肢却僵直不动,只觉得精神一阵惶然……

    “这感觉……怎么这么象晕针呢?!”祺风在心里对自己咕哝了一句随即发现自己似乎飘飘然腾空,仿佛正被自己头上的某种神秘的力量所吸引,祺风努力地睁开双眼自己不禁吓了一跳:

    “我的身体还在下面,可是我这是要去那里?灵魂飞天?可刚才好好的我没遇害啊!”

    祺风想挣扎着返回自己的身体,却是徒然的发现自己越飞越快、越升越高,突然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执着的出现祺风脑海里:

    “穿越~!我又穿越了~!”

    却说下面的老头捏着银币看对方突然发起呆来,不由奇怪的询问道:“说说,你要找的人长什么样子……”

    —————————————————————————————————————

    各位读者大大见谅,因母亲生病,在湘雅医院住院一个多月医生却不敢开刀切除脾脏,因为老母对消炎药过敏,这期间手忙脚乱没有码字,这期间回想总结了一下这本书的内容,越来越觉得汗颜,感觉越写越乱偏离了轨道一般,自己感觉很丧气……

    上周返回上海跟编辑大大商量了下,决定先收尾好好总结反省一下,打算开个有点内容的新坑,这几天心里已经有了点计划,但新书推出估计还要一点时间,没有存稿的苦头我是吃够了……

    这本书其实还有好多构思没写,回头火了再说吧,反正这结尾也很含糊,嘿嘿……大家伙儿别生气,新书还等着您来捧场呢。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