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打~!”祺风终于将压缩火球发了出去,自己也累得坐在地上喘息起来。

    走到近前的多头蛇怪整个的身躯看起来像小山丘一般大小,在感觉到了攻击过来的火球威胁之后,它本能的晃动着身躯试图进行躲避,可是糅合了祺风精神力锁定的火球却像一枚响尾蛇导弹一样,上下翻转摇曳着最终还是直中目标。

    “漂亮!”看到多头蛇怪肩头的肉瘤被一轰而平,迪克大声喝彩。

    “嗷~!”多头蛇怪一声凄厉的惨叫,五颗脑袋痛苦的颤抖翻腾几乎就要缠绕在一起打了个死结,它瞪着是个突出来的眼珠看了自己汩汩流血的肩头一会,突然醒悟过来死死的盯住了祺风这个罪魁祸首。

    “姑奶奶不还手,你还真以为我好欺负是吧?!”戴安娜这下真开始生气了。随着戴安娜的变身,那个一直屹立不到的土墙终于崩溃,化作了星星点点跌落在沼泽里。

    论气势,多头蛇怪顶多能算作一股彪悍之气,它缺少了戴安娜变身后的那种蔑视天下的王者之风。论体型,多头蛇怪的下半身跟戴安娜相比勉强还算是相似的强壮肥硕,但是上面的那五个细长的脖子就显得的单薄了许多。

    多头蛇怪一下子被震慑住了,它望着展翅欲飞的戴安娜恶狠狠的目光,颇有些委屈的低声鸣叫了几声。四周那些本已跑到半路的蜥人此时也跪伏在地上,朝着戴安娜地龙身顶礼膜拜起来。

    注意到了周围蜥人异常尊敬。戴安娜的虚荣心无疑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庞大的身体频频转动向着四方龙吟长啸好不威风,并且那无数的蜥人也因为自己得到了龙族的问候而更加激动,纷纷高举着手中的武器欢呼了起来。

    戴安娜由此更加得意地试图将自己地身体摆出一个酷酷的造型来,反倒暂时忽略了眼前刚刚还让她生气地多头蛇怪来。而此时多头蛇怪正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在细心的祺风注意下,那肩头血肉模糊的窟窿里。居然慢慢又隆起了一个肉瘤。

    不过这个肉瘤明显没有了刚才的模样,这个肉瘤生长的虽然缓慢。但是顶头上却依稀能分辨出几个小洞和一点点地凸起。

    “坏了!它又长出一个脑袋!”祺风看到那粉嫩的肉球上一道裂缝忽然张开露出了一排雪白地牙齿,心里不觉暗自叫苦。

    原本以为那个肉瘤使对方的致命伤,谁知道自己居然弄巧成拙反倒帮助对方削去了阻碍它长出新头的畸形肉筋,这下子对方一下从五头蛇怪升级到六头蛇怪,那再攻击起来不就等于又多了根枪管,又多了一个火力进攻点?!

    “别耍酷了!对方晋阶了!”祺风大声提醒着还在接受蜥人膜拜的戴安娜。

    戴安娜这才想起自己变身的目的来,仰天又是一声长啸转过身子盯住了异常安静的多头蛇怪。戴安娜也没想到就这么一会的工夫。对方居然又多了一个脑袋出来,而且看对方地架势它似乎也恢复了神志,正眯缝着眼睛静静的享受着这晋升时刻的美妙感觉。

    “喂~!打不打了?”戴安娜变身后的嗓音有些低沉。

    多头蛇怪在宁静中被惊醒,它茫然的看了看眼前强大的对手和四周沼泽地一片疮痍,它像是突然想起了刚才一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它那五颗丑陋的蛇头居然露出了一种极为歉意的表情,然后冲着戴安娜的方向就是一阵摇动。

    “看他这意思是不打了?!”祺风觉得很难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

    多头蛇怪却不在意周围蜥人的敌视,它的五颗脑袋盘旋在那还在努力生长的新头颅的上方,温柔地注视着竟然给大家一种它很欢喜地感觉来。

    “我觉得它是因为新的脑袋长不出来所以才心性狂躁热出这么一堆祸事。现在它地问题好像解决了所以它又恢复了正常。”迪克清晰地感到了对方那对新生命降生一般的强烈情感,而体味生命和死亡正是迪克的拿手绝技。

    “你什么时候能不再放马后炮,也前瞻远瞩一回?”祺风毫不留情的讽刺着迪克。

    “马后炮?”

    “懒得跟你解释……”

    祺风这边觉察不到危险的气息,都是心神大定。能看到多头蛇怪晋级的这神奇一幕,他们也都为着对方感到欢喜,此前的剑拔弩张气氛一去不返。众人居然都远远的抛在脑后了。

    没过多长时间,多头蛇怪的第六颗头颅已经彻底的露了出来。欣喜之下,多头蛇怪扭动着全身朝四周的人们撒了一片媚眼之后,居然就抬起两腿,一蹦一跳的转身向远处跑去了……

    危险彻底解除,所有的蜥人们立刻就围了上来,在戴安娜面前集结着兴起了三叩九拜之礼。在他们看来,正是伟大的龙族到来,才降伏了可怕的多头蛇怪,拯救了蜥人一族于水深火热之中。

    “玻璃?”祺风有些好笑的看着依然不肯变身回来的戴安娜。正想走过去嘲笑她几句可脚下去发出了似曾熟悉的声音。

    祺风低下头来。脚下刚刚踩碎的正是戴安娜曾经竖起的土墙崩溃后炸裂的碎片。只不过这些碎片此时看起来不仅略呈淡黄色的透明状,隐隐的还有强烈的火系魔法气息残留在上面。

    “这是什么?”迪克也注意到了脚下成千上万的原始玻璃碎片。

    “说了你也不懂。”祺风随口应付着。这个世界有水晶有晶核可就是还没人能制造出来玻璃。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不懂!”迪克拿起一块碎玻璃也对着太阳自己研究起来。

    “二氧化硅懂么?退火冷却你懂么?”祺风撇了撇嘴。虽然他不知道眼前的玻璃还是因为沼泽地水里。有着不小的碱性才能顺利形成,不过他随口的两个名词已经足够唬住迪克这个原始人了。

    “就你懂得多……”迪克有些悻悻然转身就要走开。

    “先别走!帮我把这些东西收起来!”祺风心里冒出了一个坏主意。

    “这有什么用?”迪克一边收拾着一边奇怪的问。

    “有了它,我就能找那些狗头人报仇了!”祺风一脸的冷笑。

    “你不是要把这些垃圾卖给他们吧?”迪克觉得这难度有点太大了。

    “哦……是不太好卖。”这碎玻璃虽然看起来挺神奇的,还透着点火系魔法的波动,可仅凭这两点要从精明地狗头人口袋里换出金币来,好像诱惑还有一点点的不够。

    “用什么手段来进行促销呢?”祺风知道像精品包装、买一送一这种简单地手段是远远不够的,他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销售模式和长远的经济效益才能挑起狗头人的注意。

    “要说产品很差却依然能够热卖。貌似也就……只有传销了!”祺风眼睛一亮。

    传销这招绝对可以!不说产品的好坏,仅靠着那庞大下线的提成诱惑。就足以让所有地狗头人目瞪口呆。而且自己的这些碎玻璃又是绝无仅有的产品,任谁想仿制那也没辙机缘巧合的条件和技术!

    “此事要从长计议!”祺风点了点头,自己这几个人如果再重新出现在狗头人部落,恐怕就是自己说得天花乱坠,狗头人还是会先天的在心里有着几分警惕。毕竟自己吃亏要报复的举动如今已经弄得满城皆知了。

    那边的戴安那耀武扬威了好一阵之后,终于变换了人形又是让蜥人族一阵赞叹。要知道整个的龙族里面也只有金龙和银龙两个龙族之中地皇族才有任意变换人形的本领,而戴安娜一身黝黑的皮肤最初还让蜥人以为是普通的黑龙驾到。谁曾想戴安娜其实是披着黑皮的皇族混血……

    不过这一切祺风几个人可就不是十分得清楚了,这些关于龙族内部的秘辛轻易是流传不到外面去地。祺风此时正看着无比顺服的蜥人一族,打着自己心里的鬼主意。

    以蜥人简单的头脑、单一的神经,要是能利用起来做成自己的托儿……也就是传销的第一层下线,想必精明的狗头人肯定想不到这传销里面会有隐藏的那么深的恶毒陷阱。以前面蜥人收费点上发生地事情来看,狗头人剥削他们也不是一天两天地事情了,要不然以凶狠强壮著称的蜥人也不会看到格朗台地出现望风而逃。

    “嘿嘿~!就算是我现在赚不回来那些损失,能给够头人埋下一个苦果。从内部搞垮狗头人的经济实力,也算是为几十年后大陆上千千万万的人类商人做了件好事。”

    祺风这招不可谓不恶毒。因为传销这东西一向就是先从亲戚朋友身上开始,然后会蔓延到整个部落甚至整个种族,等到大家都花了巨资购买了一堆没用的玻璃碎片以后,他们再发现自己整个不足的财富都已经悄悄的转移到了蜥人手里,那时候他们就是想哭都已经来不及了!

    就算是狗头人里也有那么三五个成功地站在了传销金字塔的上端。自己也真的积累的一定的财富,恐怕到时候他们也不会想就此收手而是会继续花费全部的时间和精力,一直处在寻找下线,并且帮助下线继续寻找下线这无休无止的循环当中。

    那么此时祺风应该考虑的,就应该是如何利用蜥人族对戴安娜的盲目崇拜和极度信任,来借机把传销的种子播种下去,并且等着大把的金币日后从狗头人的口袋里主动流到自己的腰包。

    主意拿定,祺风心情大好。在反复的斟酌筛选之后,祺风选中了旧识鳞带玉和蜥人兄弟俩儿作为自己首先培养的对象。

    “知道这是什么不?”通过戴安娜把这两个不称职的劫匪叫到了面前,祺风神秘的掏出一个碎玻璃片展示给了他们看。

    “不知道……”蜥人兄弟两个一起摇头。

    “这东西可神奇了!它不仅像水晶一样透明。还像晶核一样有着自己的魔法波动!”祺风不遗余力的夸大着碎玻璃的神奇。

    “……”两个蜥人的鉴赏力还不是普通的差。

    “你们摸摸看。这表面是不是有点发热?”祺风进一步的诱惑着。

    “嗯,是有点热!”两个蜥人的眼神迷离起来。这块碎玻璃明显超出了他们蜥人的认知范围。

    “那你说这东西值钱不?”祺风问道。

    “应该……值钱吧?”两个蜥人对价值观也不是很明了。

    “什么叫应该值钱!这东西提神佩戴以后的功效可就大了去了!”祺风琢磨了一下,干脆就开始无边无际的狂吹起来。

    “这东西如果长期佩戴,不仅能够增强体魄、舒筋活血,还能滋阴壮阳、练神还虚!”

    “……”蜥人兄弟两个满头冷汗。祺风的话太深奥了,这让从来没念过书的两个蜥人越听越是糊涂。

    “咳~!这么跟你们说吧,要是戴上了这东西,男的越来越强壮、力气越来越大,女的越来越漂亮还能活得更长久,就是做起那个事儿来,也是愈久弥坚、挺而不射!”

    “无耻~!”迪克内心里骂了一句,玫瑟琳的脸也红了起来。

    “前面俺都听懂了,可啥叫愈久弥坚、挺而不射?”

    “就是……阳萎的戴上它就精神抖擞,早泄的戴上它就抖擞精神!算了,你个小孩子家家的,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回头等你成家了你就明白了……”祺风有些懊恼。

    “听起来是好东西!”两个蜥人再啥也能明白祺风这是在夸这些暖玉一样,黄中透暖还有些晶莹的神奇宝贝。

    “那你说这东西一个卖五十金币贵不贵?”祺风一张嘴把迪克吓了一跳,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可这些碎玻璃都是他跟祺风刚从地上捡起来的,要是一个卖五十金币,那这成千上万的碎片……迪克不敢往下想下去了。

    “五十金币?!”两个蜥人这才算有了点激动地反应,被这数字吓得在原地跳了起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终于赶回来了,发好了我去睡觉了,今天忙死了。。。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