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这个也属正常。一缸的水里加上这么一滴蜂蜜,想必味道应该跟水差不了多少。”狗头人招待笑眯眯的表情让迪克恨不得把他长长的狗鼻子一拳再给打回去。

    “算了……水就水吧。”祺风心想反正是免费的,自己这么大的当都上了也不差这一杯水。

    “不对!他们那好歹还是水,可我这绿了吧叽,苦了吧唧的到底是什么?”戴安娜见势不妙,急忙也端起自己的饮料喝了一口随即就又吐了出来。

    “春波荡漾啊!这可是真正的莼菜搅碎了榨成的饮料,绝对没有添加任何其他的东西!”狗头人招待还要介绍一下那里面含有大量的维生素什么营养成分的时候,看到戴安娜的脸色也变了慌忙打住,又殷勤的向她推荐道:

    “您要是喝不惯,就用下这个汤好了。这个汤的口味您绝对熟悉!”

    “这个居然是汤?!”玫瑟琳在也经不起这一连串的打击,手里的汤勺“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还以为这是洗手水……”祺风喃喃道,可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又盛了一勺汤想看看这又是什么东西做成的。

    “请问,这‘穹蛇玉液’跟水有什么区别?”祺风品尝过以后,十分冷静而客气的请教着狗头人招待。

    “区别?这里面的区别大了去了!”狗头人招待挥舞着手里的东西显得十分激动。

    “这可是穹蛇刚刚用过的洗澡水,新鲜的能让您把舌头也喝进去!您没品尝出来这汤里面还有着淡淡地腥味么?”狗头人招待一脸的希冀。

    “穹蛇……浴液?”祺风一阵反胃,可是这洗澡水说什么也是吐不出。

    “看来又是个通假字……”迪克十分同情祺风好奇心太重的下场。

    “没事了……你可以……”玫瑟琳怕自己在看到这个狗头人招待会压抑不住心头的怒火而砸了这家黑店,可是刚想打法他走却注意到他手里拿着的兽皮看起来十分的眼熟。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你在画什么?”

    “这个啊?嘿嘿,说起来不怕你们笑话,最近店里生意不好我这也是无奈之下做点兼职……”狗头人罕见的居然有点害羞。

    “隔壁拐角鞋店的老周头最近在打什么雪鹿皮的主意,我这不是刚领了块兽皮在给它上色呢么……”狗头人招待又有些苦恼的说:“就是这花纹画起来太复杂,我……”

    突然之间狗头人招待忽然闭上了嘴,直勾勾看着玫瑟琳的脚下表情一连变了几变,看的祺风是叹为观止。

    “老周头居然真的能把这鞋子卖出去?!”狗头人招待咽了口涂抹,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小心的问着玫瑟琳。“你这鞋子花了多少钱买的?”

    “五百金币……两双……”狗头人招待听到五百金币的时候眼珠子一下子凸了出来,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玫瑟琳等她又缓缓说出两双的时候,脸色稍微好看了些却还是忍不住地低声咒骂着:“果然是两二百五!这老东西也太狠了,卖这么高的天价居然就给我两个银币加工费!”

    “你说谁二百五?!”戴安娜在一旁不乐意了。“这鞋子还有金度大师的风系魔法阵呢!穿起来凉飕飕的确实很舒服!”

    “这……这你们也能信?!”狗头人招待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几个傻帽,终是气不过老周头对自己的黑心盘剥索性就把他的秘密透露了个底儿掉。

    “看到这鞋跟没有?”狗头人招待从柜台后面又取出了一个空心的木块给大家看。“知道为什么是空心的不?”

    “……”祺风几个人摇了摇头。鞋跟上偷工减料倒也情有可原,这起码还能减轻鞋子的重量不是?!

    “这个留出来的地方根本就是注水用的,回头把里面的水冻成冰块,穿上的人感觉不到冰凉那才是奇怪了!”

    “我靠!这么说什么风系法阵都是骗人的了?!”祺风也火了。

    “……”狗头人招待懒的搭理这几个白痴,转身就打算招老周头多弄几个工钱去。

    “地上真的有一滩水……”玫瑟琳知道了其中的奥秘连忙低头察看着自己的鞋子,结果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两脚正踩在一滩水汪之中。

    “这老骗子不仅作假,居然一点质量也没有,这么快就出现渗漏了!”戴安娜也发现自己的鞋子不仅也漏了水,而且浸泡在水里的皮子上明显已经开始了褪色。

    “找他退货去!”祺风岂能任由自己的五百金币就这么打了水漂。

    “您几位先别忙,您看是不是先把饭钱结一下?”狗头人招待刚走到门口看到祺风几个人也要跟出来,慌忙回身拦住大家。

    “这个当然!你算下多少钱。”祺风几个此时哪还有什么胃口,肚子里的怨气足够他们消化半个月了。

    “一共四千三百八十一个金币,您给四千三百八十就行!”狗头人招待算了半天报出来一个天文数字。

    “什么?!”祺风眼前一黑。

    “没错,菜钱一千三百八十一个金币,饮料正好三千金币整。”

    “酒水不是免费么?!”数个声音一起齐声喝问着狗头人招待。

    “是啊,就水是免费的!可你们点的都是饮料啊!”

    “就水免费不是酒水免费?!”众人吐血……

    “就算不是免费的,可这垃圾饮料也不能比菜还贵吧?!”戴安娜兀自不服。

    “贵不贵我们这可都是明码标价的!你不信可以自己现在去看啊!”

    “饮料后面的五百不是说容量……那说的是价格?!”迪克像见了神圣教皇一般满脸的恐惧。

    “那你以为是什么?切~”

    “我日!”迪克稳了稳身形又想起一个问题。

    “我们点的是大盘,可你们上的是小盘,这价格总不能再按照大盘的计算了吧?!”

    “可我们上的明明就是大盘啊?!”狗头人招待愣了下。

    迪克两眼几乎就要冒出火来,他随手端起一个盘子举到了众人面前大声咆哮:“你这盘子哪里大了?!这要是大盘那所谓的小盘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挖耳勺?!”

    “我们怎么会那么欺诈顾客?!”狗头人招待从鼻子里哧出一股气,然后到柜台后面拿出了一个看起来一模一样的盘子展示给大家。

    “看到没?这就是小盘!”

    “……”众人再次懵住。

    “我怎么没看出来这大盘小盘到底有什么区别?”观察良久,戴安娜问出了几个人心里也搞不清楚的问题。

    “你们当然看不出,可我却能分得很明白绝对不会搞错的!”狗头人招待说着,将手里的小盘翻转过来,将盘底朝向了祺风等人。

    “我靠!”祺风几乎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把一年的脏话都骂了出来。

    不怪祺风和他的伙伴如此失态,实在是呈现在众人面前的盘底给大家带来的震撼太意外、太刺激了……以至于以祺风的卑鄙无耻都不能接受狗头人招待手里盘底上歪歪扭扭印着的五个大字:

    “此乃小盘也!”

    迪克眨了眨眼睛,突然醒悟过来高高地举起手里的盘子,将脑袋伸到了盘子底下去看个究竟……

    “怎么样?”祺风看着迪克一脸古怪的缩回了自己的脑袋赶忙追问。

    “你自己看吧……”迪克索性一翻将盘子里面的虱子脑袋都倒在了地上,把盘底朝上让大家自己去看。

    众人纷纷探过头去,果然也有五个大字歪歪扭扭的呈现在大家面前,正是:“此乃大盘也!”……

    祺风攥了攥拳头,忽然看向一边自从大家踏进餐馆就一言不发的导游格朗台。后者连忙倒退了几步,一边摆手一边连连声辩道:“这都是你们自己选的餐馆,自己点的菜,我可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参与!”

    “不该说话的时候你在一边添油加醋,该你说话的时候你反而一言不发,你丫倒是业务纯熟啊!”祺风说着话,心里就动了杀机。

    “你们还不快去看看老周头?去晚了他可能就跑了!”格朗台被几道气机锁定,急切之下赶紧提醒着这几个快要失去理智的冤大头。

    “对!先去找他算账,回头你也跑不了!”祺风推开挡在身前的狗头人招待,就冲了出去。

    “钱!你们还没给钱呢!”狗头人招待急的在后面直跳脚,急忙也尾随着祺风几个人冲了出来。

    “没钱,赊账!”祺风是打死也不会认这笔冤枉帐,他也开始耍起了无赖。

    “本店概不赊欠!你们几个难道是想吃白食不成?你们眼睛里还有没有王法了?”狗头人招待情急之下就朝格朗台打了个眼色,格朗台心领神会的悄悄消失不见了。

    祺风几个人匆忙赶到刚才买鞋的地方,哪里还有那个鞋匠老周头的影子。原来的鞋子铺面里正坐了个一身卷毛的母性狗头人,她看着一脸杀气的祺风等人毫不慌张,反倒抛了几个媚眼娇声问道:“几位贵客想要点胭脂么?”

    “刚才在这里的老周头呢?”迪克拎着一根大腿骨恶狠狠的问着还想搔首弄姿的母狗头人。

    “哪个老周头?我这里什么都有,可唯独就是没有老头!”母狗头人看着迪克手里的骨头不禁流出了一滩口水来。

    “呃……”迪克慌忙把大腿骨又收了起来换成了一把砍刀,然后转头问还跟在众人身后的狗头人招待:“那老头全名叫什么?”

    “老周头?”狗头人招待茫然的想了半天然后回答道:“其实他也不姓周,只不过他下手太黑所以这一片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周扒皮而已,时间久了大家叫着叫着也就变成老周头了……”

    “……藏龙卧虎啊!”祺风傻了半天吐出这么一句话来,众人纷纷深以为然。

    祺风对自己栽在了周扒皮手里倒也心服口服。对方的扮相、演技无不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自己就被扒了五百金币这一点点皮,看来对方还是手下留情了的……

    “你们几个别发呆了,赶快把饭钱结了!”众人身后的狗头人招待依旧是不依不饶。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祺风一边耍着无赖一边四处寻找着刚才的格朗台打算跟他好好出出心中的恶气。

    “你们……”狗头人招待看到这几个人要发飚,连忙跑得远远的大声喊叫起来:“大家快来看啊!这里有几个人类不要脸吃了东西不给钱啊!”

    狗头人招待的话音未落,原本空荡荡的四周就忽然冒出了无数的老弱病残,指指点点的就把祺风几个人围到了中间。

    “真没想到啊!原来人类居然都无耻到了吃东西不给钱!”

    “是啊是啊!现在的人类白吃太多了,我们要小心啊……”

    “……”

    “你才白痴!”迪克怒了,手里的砍刀就扬了起来。

    “呦嗬~!你个人类不仅白痴难道还想砍我这个老太婆字不成?!”排头的狗头人老太太颤颤悠悠的一梗脖,声音毫不示弱地喊道。

    “砍啊砍啊!把我这糟老头也一并砍了吧!”又一个衣衫褴褛的狗头人老者佝偻着也站到了迪克面前。

    “爷爷奶奶~你们死了我可怎么办啊?谁去讨饭养活我啊?”一个幼小的狗头人擦了擦手上的油腻,奶声奶气的看着迪克用力的眨着自己的眼睛,可就是没有一滴泪水流出来这让他很是泄气。

    “……”迪克明明知道这些都是群众演员,可是手里的砍刀举了半天却硬是砍不下去。

    “爸爸妈妈,我的儿呦~都是我不好,没照顾好几位远方的贵客让他们迁怒我们狗头人。看来以后我没办法再侍奉您二老,照顾我这可怜的孩子了!”悲怆哭诉中,刚才消失不见的格朗台不知道又从哪里冒了出来。

    “格朗台!”看到这个罪魁祸首迪克不禁又握紧了手里的砍刀。

    “如果我的生命能平息你心中的怒火,那么我愿意奉上自己的头颅来维护人类与狗头人之间的和平!”格朗台此时作出一幅大义凛然的姿态慷慨陈词。

    “……”迪克纳闷,这关人类和狗头人的和平什么事儿?!

    “孩儿他爹,你就放心得去吧!”一个肥硕的母性狗头人此时也站了出来,一边剔着自己牙齿中的肉屑一边说:“我会照顾好我们的孩子,给两位老人送终的!就算是去乞讨去出卖色相,我欧噎妮也在此立下誓言,决不记恨眼前的这几个人类,让神圣大陆上再重燃战火!”

    “……”祺风满头黑线。好家伙,这一会的功夫自己又变成逼良为娼的凶手了……

    ——————————————

    新书《贪官克星》打算冲击下新书榜,大家多多支持去投几票和收藏,小鸟这里谢谢了。

    《br》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