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什么意思?”玫瑟琳此时不得不悄悄的请教黑心的导游格朗台。

    “就是说让你们自己开价,只要开出的价格配得上这鞋子的价值就成。”格朗台言罢又偷偷的瞥了老周头一眼然后补充了一句:“这老头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古怪,有时候就算你把价格开得比天还高,他要是看你不顺眼也是坚决不卖的!”

    “果然是高人~!”祺风心里又是一声暗赞,琢磨着当年的杨志卖刀时恐怕也没有这份气节。

    “你看二百金币合适否?”玫瑟琳本来就是打心眼里的喜欢,这又听到前前后后的这一番解释,她更加是爱不释手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将其拿下。

    “哼……”老鞋匠的喉咙蠕动几下,紧接着嘴唇一撅啐出一口浓痰来。

    “五百金币两双,再多我可真承受不起了!”祺风也难得讨一次美人欢心,更何况就凭着金度大师的名头,五百金币花得也不算冤。

    “就算是假冒伪劣,等回头把鞋子拆了学习完了阵图自己还是赚!”祺风的小算盘打的是“哗啦啦”的响。

    “大师~!我们是真的喜欢,你看这鞋子跟我们多般配!”戴安娜也不知道从哪里偷学来的撒娇手段,一股脑的都倾泻在了这年迈的老狗头人身上。

    “唔……”鞋匠老周头抬了下眼皮,目光在戴安娜和玫瑟琳身上极快的转了一圈之后,轻捋着颌下那几根白须微微颔首,他也不由的被玫瑟琳和戴安娜出众的美貌所震动了。

    “敢情这老东西也是个色鬼!”祺风心里骂着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他迅速的掏出魔晶卡一边递了过去一边吩咐着玫瑟琳和戴安娜:“快换上吧!还等什么?没看老人家都点头了么?!”

    “……”玫瑟琳等人虽然觉得祺风果然够无赖,但却没人顾得上反对争先恐后的当场就换起自己的鞋子来。

    “你们……唉,好吧!”鞋匠老周头露出一种慈爱的眼神看了看正在换鞋子的两个人,语重心长的嘱咐着:“一定要善待它们啊!我一年夜就做了这么两双,在我心里……在我心里它们就是我的孩子啊~!”

    “一定,一定!”祺风看不得老头满脸青绿的鼻涕和眼泪交替纵横的模样,急忙拉着一脸舒服至极表情的玫瑟琳两人就跑开了。

    “不虚此行啊!总算淘到宝了!”戴安娜细细体味着柔软的鞋底和脚尖传来的阵阵凉气,只觉得一天的疲劳似乎都不翼而飞。

    “舒服是很舒服,可就是鞋底太柔软了,好像有点硌脚……”玫瑟琳一不小心踩到了草丛里的一颗尖锐的小石子,顿时有了一种脚掌被扎破的感觉。

    “小白了不是?!能穿得起这种鞋子的人,哪有像我们这样天天在荒郊野外转悠的?”迪克羡慕的看了看她们脚上的雪鹿皮花纹,深深遗憾着鞋匠老周头居然没做一双男式的鞋子来,结果让自己错过了这个大好的收藏机会。

    “就这双鞋子,拿到拍卖场去我估计至少能卖二千金币!”迪克看了半天,又是好一顿叹息好一顿感慨。

    “先别说这个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戴安娜走着走着突然看到眼前一个白底红字的招牌煞是醒目。那招牌上虽然一个字也没有仅仅画了一盘刚刚出锅的炖肉,但却让人看上去控制不住地口水横流、胃口大开。

    “好一盘水晶肘子!这家店应该不错!”众人注意到这个招牌后,无不为其独特的创意、传神的诱惑所折服。

    “走,我们去庆祝一下,也尝尝这里的特色美味!”

    餐馆里很冷清,也许是所谓旅游淡季的缘故,偌大的店面里只有一个狗头人百无聊赖的在柜台后面不知在鼓捣着什么东西。在看到祺风等客人进入以后,狗头人招待立刻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脸上堆起热情的笑容旋风一般从柜台后面迎了出来。

    “几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快请里面坐!”

    狗头人说着就把祺风等人带到了餐桌前,等各人入座以后以后他又极是热诚而专业的问道:“各位想吃点什么?我们这里菜式齐全、口味丰富,只要您点得出我们就绝对能做得出来!”

    “哦?”祺风虽然刚刚占了个便宜买了两双极品鞋子,但头脑却没有发昏依然记得前面肉干摊铺上的教训。所以他任凭餐馆招待吹的是如何天花乱坠也不为所动,只是很冷静的回了一句:“有菜单么?”

    “有!菜单上写得很清楚,您慢慢看~”狗头人招待说着递过来三份厚厚的菜单。

    祺风接过菜单来一看不由乐了。这菜单上不是按照东南西北各个菜式罗列,而是根据每种菜的原料而分门别类整理出来的。

    这头一张菜单上赫然醒目的印着“地上跑的——绝对野生临时圈养。”

    这第二张菜单上写着的是:“水里游的——淡水海水一网打尽。”

    第三张菜单上写得更绝:“天上飞的——现射现杀流星除外。”

    每个菜单下面都是蝇头小字密密麻麻的写明了各种魔兽的名称,甚至菜单末尾还有一行醒目标注:“特殊口味请咨询餐馆招待,按照种族年龄性别提供不同报价。”

    祺风狂汗。感情这里还真是什么都有,他好奇之余还真想咨询一下这童男童女究竟是个什么价钱……

    “奇怪,你们这菜单后面标注的大、中、小是什么意思?”迪克注意到菜单上的价格不是单一的,而是每个种类后面又划分了三种不同的小类,分别注明了三个各不相同的金币价格。

    “那是大盘、中盘、小盘的意思。”狗头人招待微微一笑。

    “果然够人性化,想得还真周到!”迪克叹服。

    祺风注意到菜单上有好多种类的魔兽自己压根就没听说过,而且后面还有特意标注的“本店特色,强力推荐!”几个字样不禁怦然心动。

    依照祺风的性格,他绝对是永远对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心的人,就算是点菜他也宁愿点从来没见过、从来没吃过的东西,而不愿意千篇一律的每次下馆子都重复着单一的菜式。更何况是餐馆的招牌特色菜,哪怕是贵了许多祺风也不愿意因为心疼几个金币的缘故,使得将来离开这里以后却深深懊悔当初的悭吝。

    “红烧狮脑、酱炸鲨睑、魂断凤舌……”祺风一口气点了十几种前所未闻的菜式,最后又意犹未尽的补充道:“最后再来份招牌香汤……就穹蛇玉液了!记得都是大盘的!”

    狗头人招待点了点头,转身向后厨方向唱了一大堆菜名以后又躬身问道:“几位喝点什么?我们这里酒水免费~!”

    “还有这好事?!”迪克惊叫一声。

    “酒就免了,来点饮料吧!”玫瑟琳想起祺风不胜酒力的样子,不免有些担心。

    “女士一律春波荡漾,男士就来蜂乳非吞!”迪克扫了一眼酒水菜单,立刻就被这两个让人遐想的名字所吸引。

    “诸位请稍等。”狗头人彬彬有礼的告罪一声,然后就离开去准备上菜去了。

    “这里的服务不错啊,菜单不仅丰富就连酒水单上也都标注了容量大小,我点的饮料后面标注的都是五百的单位,喝起来会不会不够?”迪克松了松腰带,做好了大吃大喝的饭前准备。

    “五百?这是什么单位?不会是金币吧?”祺风奇怪难道这里有流行毫升制?!

    “你没听他说酒水免费么?我估计可能是五百克!”玫瑟琳一向对折扣、优惠、促销、酬宾、免费等字眼极其敏感。

    “五百克也有一斤了,应该够了!”戴安娜想到马上就要尝到的美食,口水都快流了下来。

    “菜来了~!”随着一声吆喝,狗头人招待高举着托盘走了上来。

    “这是您点的菜,这是您点的饮料。”

    “你们这速度可是够快的~!”祺风有点吃惊十几道菜居然这么一点工夫就做好,不知道对方究竟养了多少个大厨。

    “你没有搞错?这是我们点的?!”迪克将桌子上的各种菜式扫了一遍以后,脑门上挂满了问号。不说这盘子也忒小了点,就是盘子里的青菜豆腐好像也不是自己要的那些东西……

    “怎么可能搞错?!这里可就你们一桌客人!”狗头人招待一脸的委屈。

    “那这是什么?”迪克指着一盘炒豆腐问。

    “红烧狮脑啊!”狗头人招待殷勤的介绍着。

    “这不是辣椒油炒豆腐么?”

    “您看,狮脑在这里!”狗头人招待将一根粘满了泥垢的手指差点戳到了豆腐上。

    “哪里?”祺风等人在豆腐上找了半天,除了一些花椒面般的黑点再也没发现什么其他。

    “这黑色的,看到了没?那就是狮脑!”狗头人招待显得十分的有耐心。

    “这是狮脑?!怎么可能?!”祺风跳了起来:“再说狮子的大脑怎么是黑色的?!”

    “废话!这可不就是虱子的脑袋,你见过白色的虱子么?”狗头人招待反倒是一脸诧异。

    “等等……你说是脑袋不是大脑?”祺风发现了双方表述上的差异。

    “咦?你这人好奇怪,虱子那么小一点难道你还能挖出来它的大脑不成?”

    “狮子很小么?”戴安娜在一旁搞糊涂了。

    “你等下。”狗头人招待看跟眼前这帮人解释不清楚,索性在自己身上一顿翻找,不多时就捏着一个虱子递到了众人面前。

    “你倒是把它大脑剥出来看看!”狗头人招待一脸的挑衅。

    “我靠!你这菜单上明明写的是狮子!”迪克怒了。

    “哦,没错!这狮子和虱子是通假字,你没念过书么?!”狗头人招待鄙夷的打量了衣着华丽的迪克一眼,不慌不忙的从后腰上拿出了一本破烂不堪的教科书,似乎在询问着他是不是要亲自查证一番。

    “通假字?!”祺风的身子禁不住一阵摇晃。

    “……算你狠,那这个是什么?!”迪克勉强压抑住心头的怒火,又指了下桌子上的炒青菜问道。

    “魂断凤舌!”狗头人招待的回答干净利落。

    “哪里有凤?哪里有舌?你别告诉我这也是通假字!”迪克的表情有点发冷。

    “哪那么多通假字?!我们也要照顾一下广大的农民兄弟不是?念不起书又不是他们的错……”狗头人招待琐碎的正要继续耍嘴皮子,却被祺风不耐烦的打断了。

    “快说!凤舌在哪里!”

    “魂断凤舌,顾名思义就是喂鸡的青菜。你想啊,绿油油的一株青菜长的正欢呢,结果被老母鸡一口吃进嘴里,这青菜不就魂断了么?”

    “……”听到狗头人招待的解释,祺风几个人浑身像是被突然抽光了力气瘫在椅子上搬上说不出话来。

    “那……那这盘鱼鳞呢?”迪克此时已经头脑一片空白,却依旧不甘的嘶声问道。

    “酱炸鲨睑!”狗头人招待干脆也不用祺风等人的追问,就自顾的继续解释:“鲨鱼大家想必都知道,这些鳞片正是由鲨鱼的眼皮上剥下来,用上等酱油大火翻炒而成。”

    “我……服了!”祺风沉默半晌,再也不敢小看狗头人的智慧。

    “青菜豆腐,大家先凑合下吧……”祺风无力的举起勺子,率先狠狠地掘了一块豆腐塞进嘴里,随即醒悟过来这上面沾满了无数狗头人身上的虱子脑袋,祺风一口又喷了出去抓起桌子上的饮料就开始漱口。

    “噗~!”随着嘴里的东西吐净,祺风缓了口气自我安慰了一句:“幸好这水还算地道!”

    “水?!我们点的可是蜂王浆饮料!”迪克楞了。“就算不是蜂王浆,好歹也有点蜂蜜吧?”

    “这可不就是水!不信你尝尝!”祺风一脸的无奈。

    “那个谁……你过来!”迪克咂了口“蜂乳非吞”以后,表情大变。

    “几位又有什么吩咐?”狗头人招待忙不迭的拿着手里的活计靠上前来。

    “你这是饮料?我怎么喝着像水?!”

    ————————————————————

    下周一新书《贪官克星》打算开始冲榜,请大家到时候去那边支持下,链接地址在下面,可以先收藏,呵呵

    《br》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