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别帮我!看我自己怎么收拾它!”戴安娜刚答应了要保护众人,结果就有这么不长脸的东西给自己上眼药,所以她也是急于拿眼前的怪物开刀好炫耀下自己的庞大实力。

    “唉呦……”祺风刚把一个压缩火球弄好瞄准了对方的胳肢窝发出去,结果听到戴安娜话语不由又把手茫然搂了几下,试图把转眼就消失的火球再收回来……

    “轰~!”的一声闷响,火球在蔓生怪身上爆发出了一个小型的蘑菇云。

    戴安娜随着声音一个后仰,不知不觉间连续倒退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

    “搞什么?!”戴安娜缓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上竟然还拖着一个十几米长的怪物手臂。

    蔓生怪此时那个疼啊,跟随了自己几十年的左手好不容易才长得这么粗壮容易么?!可活生生的就被眼前这几个变态给炸断了,蔓生怪想不通也想不开,它想呐喊可使自己却天生不会说话,它想报仇却没有了血性……

    “看来这后半辈子的幸福,就要依靠你了!”蔓生怪默默地跟自己的右手说了声,然后就急速下潜钻进沼泽里打死也不肯再出来了。

    “祺风厉害啊!”看到祺风这古怪的魔法攻击速度和效果,大家都是大吃一惊。

    论实力,祺风虽然一直是众人中最弱的一个,可大家还都能理解,毕竟祺风擅长的是炼金方面而不是魔法和武力。可是从刚刚祺风的攻击表现来看,只要给祺风一点点准备时间,恐怕在场的人里谁也不敢硬接他的这么一下。

    “你这招叫什么名字?”迪克好奇的凑上前去,他可谓见多识广,但是他却从未听说过一个普通的火球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呃……”祺风也没料到自己全力压缩后的火球加上风系魔法阵图推进会有这么好的效果,他眼珠一转立刻大言不惭的吹嘘起来:“这算什么,这不过是我把小火球稍稍改良了一下罢了!”

    “不过我看大家这么喜欢,那就叫……就叫人间大炮怎么样?”祺风自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一下,都快赶上反坦克火箭筒的威力了。

    “……大炮是什么?”

    “……那就叫霹雳火弹吧!”祺风无奈,怎么总感觉自己在给四川唐门做广告呢?!

    祺风对这个世界的军事装备还真不太清楚,只知道基本上大家都处于冷兵器时代,同时又配合了一些各系的魔法师等随军参战什么的。至于到底各个国家开没开发出来魔晶炮一类的大规模杀伤武器,或者其他的什么炼金产品他还确实不清楚,毕竟这个大陆已经数百年没有什么大规模的战争了,就算是研发出来估计也属于极度保密状态,大家都藏着掖着的不肯说出来。

    哼哈打发了同伴的询问,祺风很奇怪的上前去捅了捅又缩回沼泽里面的怪物:“很疼么?疼你倒是跑啊?你缩回去不出来这不是傻狍子么?”

    可是蔓生怪还就来了脾气,任凭祺风怎么折腾它就是不肯出来。此刻它正辞牙咧嘴的在心里喊冤呢:“好家伙儿!看来以后在沼泽里出现的人类都惹不得,自己能惹得起的恐怕也走不到沼泽里让自己填肚子……”

    首战告捷祺风很是兴奋,虽然这对于其他几个队友来说算不得什么大阵仗,可是自己的理论得到验证,自己也再不会成为拖累大家、让大家分心保护的那个角色,这让他很是骄傲了一阵。

    骄傲过后,祺风也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最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施法速度太慢。要知道在战斗中,敌人即使不是偷袭那对方也不会给自己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来凝聚法力,所以祺风的炼金式魔法如果想得到更好的攻击效果,那就非要跟自己的几个队友做好配合不可。

    意识到这一点,祺风在接下来的路上很是热心的跟每一个人探讨着相关的问题。毫无疑问魔族和亡灵一系都有一些阴损缺德的魔法种类,诸如“迟缓”“重力”“迷雾”等都可以跟祺风打出一些绝妙的配合来。

    “我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祺风笑嘻嘻的最后也不忘调笑一下玫瑟琳。

    “那我呢?”戴安娜在一旁凑了过来。

    “我们是绝世搭档!”祺风早就想好了,等自己再遇到敌人时就往戴安娜身后一躲,任他过来多少个对手也架不住戴安娜这一膀子力气!

    戴安娜顿时喜笑颜开,美滋滋的朝迪克一仰头。迪克嘟囔着:“交友不慎啊!重色轻友啊!”表情甚是哀怨。

    “乖~!别哭哦,你永远是我最最好的……”祺风顿了一下引起大家的注意后,在迪克一脸希冀的神色中缓缓吐出四个字:“最佳损友!”

    “我呸!”迪克恶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吐沫,惹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别……别动!打……打劫~!”哄笑中,一个突兀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愣住,只见身旁的草丛里“瑟瑟索索”的钻出一条手持短刀的鳄鱼来。众人正疑惑间,鳄鱼却翻身站起露出了一张人类的面孔,嘴里依旧不依不饶的叫着:“看什么看,这儿正打劫呢~!”

    “你就是蜥人?”祺风乐了。这对方要是趴在地上,恐怕自己还真的丝毫也看不出来他跟鳄鱼有什么区别。

    “咦?你认识我?我就是袭人!”打劫的蜥人有点踌躇的收起了短刀,盯着祺风上下打量了几遍也不口吃了,只是想不起来对方是谁所以表情很是苦恼。

    “我咋不记得你捏?莫非以前我打劫过你?”蜥人觉得这也很有可能,毕竟自己总在这里混,遇到个把回头客也属正常。

    “你一个……打劫我们一帮?”祺风想不通对方到底有什么依仗之处。

    眼见着祺风成功的跟劫匪搭上话,欲待进一步跟对方沟通一下打劫的相关事宜的时候,远处却又有一个人上气不接下气的边跑边喊:“刀下留人~!”

    “这是我先发现的!今天你来晚了!”蜥人一边扭头喊了句一边更加急迫的催促着祺风几个:“快点快点!随便给点什么都行,要不我今天又白忙活了!”

    “他又是干什么的?”祺风朝越来越近的第三者努了个嘴,问着蜥人劫匪。

    “丫是一狗头人,你再不快点我都要被他劫了!”蜥人尖尖的鼻子上明显渗出了几滴汗珠来。

    “怎么?你们这行竞争还挺激烈?”祺风更加得奇怪了,没听说还有连同行也一起打劫不放过的,这不招忌么?!

    “来不及了,我先走了!”蜥人劫匪在新赶来的狗头人抵达前的一刹那,脸色煞白的匆忙告辞以后,慌慌张张的朝另一个方向跑远了。

    “有趣!真的很有趣!”祺风几个人被一连串的事情搞得有点头晕,不过他们倒是对这后来的狗头人颇有些期待,想知道为什么他能让一个比他强壮许多的蜥人落荒而逃。而且这沉沦沼泽里难道打劫的都是独行侠么?怎么都是单枪匹马的就敢冲上来要挟一大票人马……

    狗头人长得看上去确实有点难过。好端端的人脸上却偏偏被安插了个一个狗嘴,并且脑袋上耷拉着一对长长的耳朵毫不别扭,这幅尊容任谁这么一打眼看上去也要被吓一跳。幸好祺风这几个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好歹也经历过各种稀奇古怪的种族魔兽,所以大家还都能够做到表面上不动声色,言辞上温文尔雅。

    “请问,您也是来打劫的?”祺风等狗头人站定喘匀了气以后,微笑着向他询问着。

    “切~!打劫那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是咱狗头人干的么?!”狗头人撇了撇嘴。

    “那你这是?”祺风几个人是更加得糊涂了。

    “你们这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有路条么?”狗头人脸色一板,一本正经的质询起大家来。

    “……路条?”迪克不明白,这怎么比南龙帝都门口查岗的还厉害呢?

    “就是路引……介绍信懂不?”狗头人不耐烦了,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开面的乡下人。

    “没……我们就是路过……”祺风两手一摊,自己从哪里去弄介绍信去啊?!也没听说狗头人的地盘还要盘问这个……

    “那你们还没有预定酒店了?有购物计划么?有兴趣看一下我们狗头人的名胜古迹么?”狗头人眼睛明显的就是一亮。

    “……”祺风有点明白为什么蜥人会逃跑了。

    “嗯哼~!”也许狗头人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态,他连忙清了清嗓子又恢复了公事公办的面孔毫无平仄的一口气继续说了下去:“这里是狗头人地面请过往行人先缴纳一个金币介绍费三个金币过路费五个金币导游费十个金币建设费非旅游旺季暂不打折谢谢合作!”

    “……”祺风等人集体打了个哆嗦,冷汗瞬间就从额头流到了眼皮上。

    “我们……绕过去行不?”祺风只觉得嘴里有点发苦。

    “不好意思,你们现在脚下站着的,就属于狗头人的领地!”狗头人不动声色的回答。

    这种衣着艳丽的假大款他见过得多了去了,可从来就没有一个是完好无损的从他眼前溜过去的。要说唯一的一次他因为早上老婆流产,他为了庆祝即将节省下来的一大笔开销而发的那次善心,也只不过让一个确实穷的穿不起内裤的人撕下了两条裤腿,只保留了大腿根处的一块遮羞布才离开的。

    “这简直比打劫还狠!”戴安娜怒火中烧,握紧的双拳由于太用力整个指关节都在“嘎巴嘎巴”的响个不停。

    “你们要干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狗头人看着戴安娜的拳头吓了一跳。

    “每一个路过的人都要收这么一笔费用?”祺风挡住了即将暴走的戴安娜,好奇的问狗头人。

    “是啊是啊~!日子难熬啊……”狗头人明显被戴安娜吓住了,马上露出一幅可怜巴巴的模样来。

    “可是……你多久开一次张?”祺风看了看荒凉的四周,有点啼笑皆非。

    “你等等,我算下……”狗头人真就扳着手指自己在那里嘀咕起来。

    “一五得九,三五四十六……嗯,都有大半年没开张了!”狗头人长长的叹了口气,用无比哀怨的语调说:“我那可怜的孩子哦~都大半年没啃过骨头了,我那年迈的老母哦~都大半年没碰过荤腥了……”

    “……”众人默然。摊上这么个收费点,这大半年没饿死他们几个就算运气不错了。

    “你们收费这么高,就不怕把路人都吓走?”祺风的理财观念一向是薄利多销,所以他很诚恳地提出了一条建设性的意见。

    “不高啊!我这不是一下子就把这大半年的费用都收回来了么?!”狗头人一愣。

    “我日!”祺风等人差点没昏过去。原来这个狗头人把这半年的费用都折算在自己身上了……

    “给?不甘心……不给?狗头人家里凄惨的生活实在是触动了大家柔弱的内心……”祺风思量许久,实在抵挡不住狗头人的眼神终于掏出了自己的魔晶卡。

    “额滴神呀~!原来是个真大款!”狗头人看到魔晶卡不由低声赞叹着自己真是时来运转了。

    “你说什么?”祺风没听清楚,对方的口音和音量实在是太难分辨了。

    “咕咚……”狗头人咽了口吐沫,马上呈现出了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诚恳地向大家道歉:“不知道是贵客大家光临,刚才实在是失礼了!”

    “……”祺风等人怔住。

    “俺们狗头人有个规矩可能您还不清楚,不过一向以诚实著称的俺格朗台却不能昧着良心瞒您!”狗头人骄傲的按了一下自己的胸脯继续道:“在俺们这嘎达,持有魔晶卡的贵宾是享受特殊待遇的,前面的那些费用您都不用管了。不过……”

    “不过什么?”祺风一乐,没想到魔晶卡在这荒郊野岭的还能享受vip待遇。

    “我恳请诸位能让卑微的在下,来引导您的这次狗头人家园之旅!”狗头人格朗台异常的恭谨。

    “……”祺风也是个仗义的人,对方都给自己免单了,那他提出这么个小小的要求自己还能忍心拒绝么?!再说有个当地导游也能更方便的了解狗头人的生活习俗不是?!

    “头前带路~!”祺风大手一挥,顿时让狗头人似乎感觉到了眼前飘过无数金币的身影。

    《br》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