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欢迎去捧场,谢谢

    ——————————————

    “幸好它们嘴上长的不是锉刀……”祺风几个人蜷缩在同一个帐篷里,看着不时地有一个个的尖刺“噗噗”的戳进来,他庆幸的开起了玩笑。。。

    迪克小心的解开上衣露出被蚊蝠叮咬过的地方,可把帐篷里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在迪克的肩头之处,赫然有着一个馒头大小的扁平突起,红得发紫的颜色中似乎还有这一股异味传出,似乎这蚊蝠的唾液里还有着一点麻痹和腐蚀的效果。

    “丫丫呸的!”迪克的脸色愈发变得惨白,他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把剪刀,窥准了刚刚扎进帐篷里的尖刺就是一下……

    “吱~!”随着帐篷外的一声尖叫,迪克看着掉到地上的蚊蝠尖刺乐了。

    “叫你咬我!”迪克终于找到了泄愤方式,每剪下来一个尖刺都兴奋得大叫一声,看得祺风等人是目瞪口呆、心头发痒。

    “大家也别闲着了!一起来吧~”

    随着帐篷里的几个人刀剑挥舞、剪刀乱飞,没多久地上就散乱的铺了一层蚊蝠的尖刺。天色还没亮呢,帐篷外的吸血蝙蝠终于受不了了……帐篷里这几个压根就是变态,剪断了自己的嘴巴那跟人类的阉割还有什么分别?!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蚊蝠们终于下定决心放过眼前这这顿美食四散离去,只留下了几百个已经陷入精神错乱状态的蚊蝠,任由它们自生自灭去了。

    “没了?!”帐篷里祺风几个人拿着刀剑等了很久也没见到蚊蝠们继续的进攻,终于身子一软瘫在了地上。

    旭日初升,森林里的早起的小鸟儿和虫子们也开始了新的一天里的鸣叫。祺风睁开朦胧的双眼,看了下从千疮百孔的帐篷透射进来的万缕阳光不由乐了。

    祺风小心的将枕靠在自己大腿上的戴安娜轻轻移开,又将熟睡的迪克搬到帐篷的最角落里,努力的让他远离玫瑟琳以后,这才走出帐篷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

    祺风活动了下四肢慢跑了几步,突然看到树根旁一块条形的石头,他站住琢磨了半天然后运了运气,咬牙将石头搬起捧回到帐篷里面放在迪克身旁,彻底的将他和自己的两个心爱女人隔开。

    做完这一切,祺风略微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气喘展颜一笑,终于放心的出去继续跑步去了……

    等到日上三竿,祺风悠悠的端着一碗香浓的肉汤品尝着,看到迪克一脸尴尬的从帐篷里钻出来。身后跟着的同样是满脸羞红的玫瑟琳以后,他嘿嘿一笑假惺惺的关心问候了迪克一句:“肩膀好些了么?”

    “……”迪克不屑的瞥了祺风一眼回道:“啊~!今天的太阳也好圆呐!”

    祺风登时脸色涨红……

    “早啊~”玫瑟琳温柔的打了个招呼,祺风连忙讨好的重新盛了一碗肉汤递了上去。

    “这个世界就是好!”祺风心里暗爽。这要是前世的丈夫被妻子知道了自己半夜去偷情,第二天还不让他跪cpu?!

    昨夜经过蚊蝠的袭击,祺风揣测着自己等人很可能已经来到了精灵森林的边缘地带,想必今天就应该能见到著名的沉沦沼泽,并且附近应该还有个半身人的部落存在才对。否则仅仅依靠精灵森林里的几个魔兽,是填不饱那些贪得无厌的蚊蝠肚子的。

    关于半身人的情况,神圣大陆上可供查阅的资料就很多了,毕竟半身人除了个子矮点以外,其他跟人类并没有什么分别。而且半身人也喜欢融入人类的社会,并且也有不少半身人混得不错,或拥有一定的财富或占据一官半职,在人类的社会上都有了自己一定的地位和影响力。

    果然,在祺风等人踏上征途后走了没多久,心细的玫瑟琳就发现了一个明显是人工制成的捕猎陷阱。

    “很巧妙啊~!”祺风对着陷阱研究了半天,终于看明白这是通过一些薯块引诱猎物,并且触发收网将其活捉的小型机关。

    在接下来祺风几个人故意沿着半身人踩出的小路前进途中,又一路上收获了不少飞禽、野兔之类的小东西,再一次的证明了祺风等人开始的判断。

    “站住!”就在祺风又将一只鸷鸟从陷阱上取下递给阿图时,他的行为激怒了前来检查收获的半身人。

    “你们为什么拿走我的猎物?”半身人举着长矛喝问。

    “你的?”祺风将鸷鸟远远的抛过去,示意自己毫无恶意。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在这里?”半身人不敢放松警惕。

    “路过……我们要去神圣帝国。”祺风说着,又将这一路上收获的各种猎物都抛了过去。

    “你们从哪里过来的?”半身人很纳闷。

    “我们就这么穿过了精灵森林,然后就到这里了……”祺风一摊手。

    “勇者!”半身人惊讶起来,赶忙收起了长矛行了个庄重的注目礼。

    “嘿嘿……”对方的这一举动,反倒让脸皮不薄的祺风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尊贵勇敢的客人,到我家里去吧!”半身人热情的发出了邀请。

    “好,好!”祺风了这一路可算遇到个正常的种族了,忙不迭的连声答应着并帮助半身人拾起地上的猎物。

    “这些不是我的!”半身人只是拿回了自己的鸷鸟,坚决不肯接过祺风递给他的其他猎物。

    “肯定都是你们族人的,这都是我一路上在你们下的陷阱里面捡到的!”半身人的诚实打动了祺风。

    “哦!那肯定是修文克的猎物,这一片只有我和他下了一些陷阱。他是我们半身人中最好的猎人!回头我给他送过去。”半身人点点头接着又热情地介绍自己。

    “我叫萨尔,几位贵客怎么称呼?”

    “祺风……”祺风一边跟着萨尔走向半身人的部落一边介绍着自己和身边的队友们。

    萨尔的人缘显然是混得相当不错,这一路上遇到的半身人都在不断的主动跟他打着招呼,同时也好奇的打量着祺风这几个陌生的面孔。而萨尔也骄傲的回应着,并且不断的指着祺风向他们介绍:“祺风,我的客人。穿过精灵森林的勇者!”

    听到萨尔的话以后,几乎所有的半身人都惊讶的张着嘴一副不可致信的模样,然后肃然起敬的目送着祺风等人渐渐走远。而此时的萨尔就更是显得自豪,并且熟稔的跟祺风他们聊天介绍着自己部落里面的大致情况。

    “这就是我家,欢迎你们来半身人部落做客。”萨尔领着祺风等人来到了一个又低又矮的草棚,掀开草帘热情的邀请着祺风几个人进去。

    “……”刚刚弯腰跨进萨尔的家,一股发了霉的味道夹杂着汗臭味就冲进了所有人的鼻子里。

    “不好意思,我还是单身汉,家里乱了点……”萨尔黝黑的脸上有点泛红。

    “哈哈……”祺风扫了一眼萨尔简陋的房间和杂乱的物品,不由自主地又倒退了出去。

    “我们……个子太高!”祺风比划了下自己的身高,又指指萨尔的草房找了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嗯……”萨尔看了看祺风,又看了看自己的草房也表示认可。

    “请坐!”萨尔冲进自己家里翻腾了半天,终于找出来几个黑的发亮的草垫放在了门口翠绿的草地上,然后又说了句:“你们先等一下,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

    “……”看着满是油腻还不如草地上干净的坐垫,祺风几个人的脸色都绿了。这个萨尔热情到还是真热情,就是不知道他做出来的东西自己到底还有没有勇气吃下去。

    “不用麻烦了……”迪克涩声道:“我们刚刚吃过了,现在不饿……”

    “啊?不饿?那我去给你们弄点喝的!”萨尔在房间里快活的答应了一声,不一会就捧出来几杯用果壳装着的,淡绿色的不知道什么饮料首先递给了祺风。

    “这是什么?”祺风小心翼翼的问。

    “水啊!嘿嘿,我们沼泽里的水就是这种颜色。”萨尔憨厚的笑了笑,又把手里的果壳举了举。

    “……”祺风苦着个脸接过来,脑子里急速转动着然后突然眼睛一亮。

    “你们这里没有酒么?”

    “赞!”旁边的迪克几个人偷偷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一半,仍然十分紧张的等待着萨尔的回答。

    “酒?没有……”萨尔想了想为难的回答,他对于自己不能满足贵客的需求感到深深的内疚。

    “我们自己带了!”一旁的迪克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慌忙从自己的魔法空间里摸出一坛珍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美酒。

    “你们就喝酒不喝水?”萨尔看到传说中的魔法空间,看向迪克的目光更加的崇拜起来。

    “如此尊贵的客人到自己这儿做客,居然连家里的一口水都没喝上,这传了出去萨尔的老脸可往哪儿搁啊?!”萨尔只是单纯的想尽可能让祺风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我们只喝酒不喝水!”祺风和迪克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回答。开什么国际玩笑?让他们喝这种草甸子里弄出来的水,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几个合适……

    “那……好吧。”萨尔有点失望,不过客人以酒代水的习惯虽然有点怪异,可谁知道正是这个原因才让他们这么强大呢?

    “……”祺风几个人长舒一口气,又摸出几个杯子来争先恐后的各自倒了一杯陈酿喝了下去,以次证明自己真的是没有喝水的习惯。

    “爽~!够解渴!”迪克打了个酒嗝犹自赞叹着,浑然忘记了自己等人凝聚个水球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嗯!解渴……”祺风酒量浅,不过幸好这酒浓醇不烈,喝下去倒也没有呛口的感觉。

    ……

    半身人部落来了贵客的消息不翼而飞,转眼间几乎每一个这里的居民都得到了这个消息。勤劳、热情的半身人难得有机会接触外界的人类,更何况是祺风这种从精灵森林里走出来的勇者,所以他们立刻就张罗了一场盛大的晚会邀请祺风等人参加,并趁机向他打听着外界的各种民风习俗和逸闻趣事。

    等到祺风几个人被拉到篝火前,手里被塞进香喷喷的烤肉时,祺风已经开始酒劲上涌,身体摇晃、口齿不清起来。

    好家伙儿,就是铁打的身子也架不起这般狂饮啊!这个世界的酒虽淡,可是迪克摸出来的这坛老酒却不知道到底已经存放了多少年。祺风还没等三碗喝下去,这脸上就如猴儿屁股一般红得吓人了。

    有了祺风的下场,其他几个人哪里还敢再继续喝下去,纷纷找着借口和机会躲在无人的角落里拼命的凝聚水球往自己嘴里灌……

    “同志们好~!”祺风醉醺醺的扬了扬手。

    “贵客好!”四周的半身人回以一片善意的笑声。

    “同志们辛苦了~!”祺风朝四周又是一抱拳。

    “……不辛苦,不辛苦!”半身人愣了下连忙回答着,已经有几个人被祺风的幽默笑倒在了地上。

    “……咦?”祺风更加的迷糊了。不对劲啊?!下一句不应该是为人民服务么?他们怎么能乱来呢?!

    “他们怎么不按台词来呢?导演?导演?!”祺风四周瞅瞅,终于身子一晃栽倒在地上。

    “……”玫瑟琳几个人狂冒冷汗,慌忙上前把祺风拖了回来。

    “不好意思,他就这样!天一黑就困……大家继续,继续!”迪克一边向四周靠上前关心的半身人解释着,一边把祺风塞到了玫瑟琳和戴安娜德怀里。

    “真没想到,他的酒量居然这么差……”玫瑟琳吐了吐舌头,跟戴安娜一样脸上挂满了无奈的苦笑。

    “他刚才最后说的是什么?”迪克有点奇怪。

    “好像在叫谁的名字,谁叫导演?”戴安娜揣测着。

    “……”众人不解摇头。反正祺风经常自己就胡言乱语,大家也渐渐得有点习惯了。

    晚会继续进行着,只是偶尔会传来某人震天的酒鼾声……

    《br》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