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那里太可怜了,大家没事去点点吧,先收藏了养肥了在看也行啊~~

    ————————————————————

    “既然炼金可以做到复合法阵的相催相生,那么魔法也应该可以做到这一步!”祺风极力的把自己擅长的,炼金方面的心得套在魔法攻击上。

    “而自己最拿手的就是风系和水系两种魔法,如果把它们结合起来的话……”祺风似乎找到了一点门路。

    “风系是擅长速度,不过水系的攻击方式就多了,它还可以衍变成冰系……不过这些好像都不属于自己的所擅长的优势啊……”祺风的思路又一次地陷入僵局。

    “速度,如果任何东西有了速度,那么它所具备的冲击破坏性,绝对也可以轻易地做到那些什么水龙啊等高级魔法所能达到的效果。”祺风在记忆里寻找着相关的事例,想用来验证一下自己的新思路。

    “就比如子弹!普普通通的一个铁疙瘩,它在火药的激发下突然赋予了极高的加速度,所以它可以在上千米的范围内做到贯穿目标、一击致命。”祺风的眼睛倏然一亮。

    “要是我用风系魔法随意赋予一个东西以极高的初速,那么我不就等于拥有了一杆狙击步枪了么?”祺风的思路渐渐清晰、完善起来。

    “初速度,只要在自己身边半尺的范围内,相信已经足够能够达到一个恐怖的速度了。而赋予的目标,自己随身携带大量的铁砂或者石子之类的并不现实,还不如用自己近乎于无穷无尽的水元素来的直接有效。甚至,自己还可以考虑让风元素推动一个压缩火球,来达到爆炎弹的强大杀伤效果!”

    “挖嘎嘎~!我果然是个天才!谁能想到我会在一个普通火球的后面隐藏了有精神力凝聚控制的风系魔法~!”

    祺风不难想象当敌人面对着他施放的,个头小的可怜的普通火球时的嚣张,和转瞬间就被贯穿身体以后并且爆炸时他的惊恐表情。祺风终于阴险的笑了,他最喜欢这种扮猪吃老虎的事情了……

    新的实验进行得相当顺利。虽然第一次压缩火球和用精神力凝聚风系魔法,并且控制推动加速的过程稍微慢了点,但是祺风很欣慰地看到手里的火球突然像受惊了的兔子,猛地窜向前方击中目标并且“轰”声炸裂后,一棵碗口粗的树干拦腰折断并且还在四处燃烧时,祺风终于骄傲的笑了……

    祺风的实验爆炸声,在寂静的森林中传出很远,不仅惊动了大量的蚁族巡逻兵,还把温柔美丽的玫瑟琳吓了一跳。

    虽然大家早就习惯了当初祺风在南龙时期就经常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时地有爆炸声或者浓烟冒出的情景,不过玫瑟琳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担心着他,害怕玩火的祺风终有一天会将自己灼伤。

    匆匆赶过来察看后,蚁族巡逻兵很快就散去了,迪克也打着哈欠离开。至于贪吃好睡的戴安娜,她压根就不受这种没有威胁气息的小儿科爆炸的骚扰干脆没起床。

    祺风看到玫瑟琳关心过后,依然是满脸担忧的不肯远离,他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恶作剧的念头。

    悄悄的凝聚了一个水球,并且出其不意的向玫瑟琳发射过去以后,祺风这才挂着坏笑提醒了对方一句:“看招!”

    “呃……”玫瑟琳果然没有料到原本普通的水球会突然加速,并且转眼之间就到了身前。她猝不及防之下,被彻头彻尾了淋了个湿透,曼妙的身材登时就展现在了祺风眼前。

    “哇哦~!”祺风看到眼前凹凸有致的愣住了。

    深夜惊醒的玫瑟琳显然来的匆忙,身上只是披了一件单薄的衣衫遮体。而这个世界里又没有传说中的胸罩,所以湿透了以后呈现半透明状态的衣裳,再也隐藏不住玫瑟琳整个的身体……

    羞怯之下的玫瑟琳一时不知道如何才好,只能无助的看着正在用目光肆意轻薄自己身体的祺风越走越近……

    虽然祺风也知道非礼勿视这个道理,并且已经在心里拼命的命令着自己,可是他的眼睛却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离不开眼前的目标……

    “我……我只是想开个玩笑……”祺风盯着玫瑟琳胸前那两点嫣红只觉得口干舌燥,所表达的道歉也显得丝毫没有一点诚意。

    等到祺风终于走到玫瑟琳的身前站定,他才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在对方慌乱的眼神中脱下自己的衣服并且轻轻的将对方包裹住。而就在祺风的双手接触到玫瑟琳柔软身体的那一刹那,从对方身上突然传来的颤动又一次将祺风好不容易聚起的君子风度冲了个粉碎。

    这一刻的祺风,情动了……

    “阿玫。”祺风亲昵的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动情地将玫瑟琳揽入到了自己怀中。

    “嗯……”也许是祺风温柔让玫瑟琳心安,也许是祺风的体贴让她感到温馨,玫瑟琳依靠在祺风的胸前渐渐中止了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的却是满腹的柔情和爱意。

    “谢谢你!”祺风轻吻了下玫瑟琳的额头,真诚的感谢着上苍,感谢着冥冥之中的命运之神。

    “谢我做什么?”玫瑟琳扬起精致的笑颜,娇嗔着责问了一句。

    “谢谢你一直以来陪伴在我身边,不嫌弃我木讷,不嫌弃我的笨拙还一直照顾我、鼓励我。”祺风此时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玩世不恭,取而代之的是目光中无尽的深情和满腔的爱意。

    “傻瓜!这都是我愿意的!”看到祺风终于想自己敞开心扉,玫瑟琳的心此时快乐像小鸟儿一样,就要“扑楞扑楞”的从自己的胸膛里飞出来。

    祺风闻言不由又使劲的把怀里的玫瑟琳紧了紧,将头埋在她丝般浓密的长发和雪白的脖颈之间久久不能自己,生怕自己这么一放手,怀里的玫瑟琳就会离开自己永远不会回来。

    玫瑟琳被祺风的双臂勒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不过她轻皱了下眉头又释然了。爱人的如此表现,正说明了他对自己的真情已经到了恨不得将彼此融为一体的地步。深情至此,这一点点的胸闷又算得了什么呢?!

    玫瑟琳甜蜜的笑了。她抬起手拨弄着祺风特有的黑色发丝,感受着颌下还有些孩子气的男子,玫瑟琳的眼角、唇间无不流露出幸福的笑意。

    “你会离开我么?”鼻息间还滞留着玫瑟琳体香的祺风,忽然冒出了一个恋爱中的男女经常出现的白痴问题。

    “不会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直到地老天荒!”玫瑟琳柔柔的说道,但是语气却透着无比的坚定。

    祺风这一霎那心里莫名的感动,他慢慢抬起头,痴痴的看着玫瑟琳的眼睛,情不自禁的说出三个字来:

    “我爱你!”祺风的语气是那么的坚定和深邃,一下子就让玫瑟琳迷失了自己。

    “我也……爱你!”玫瑟琳脸上的红晕瞬间就蔓延到了耳垂上,沉醉许久之后她嘴唇轻启,略带着羞涩的接受了祺风的表白。

    巨大的幸福感如春天里的炸雷一样,一下就将祺风炸了个头晕目眩。他抑制不住的从里到外颤抖着,热血一下就涌到自己的脸上。冥冥中,玫瑟琳那粉红湿润的嘴唇就像宇宙中的黑洞一样,突然之间就爆发了巨大的吸引力,吸引着祺风心里有一种靠上去,恨不得咬进自己嘴里的冲动……

    一点点的、一点点的,祺风试探着低下头去,接近着眼前那微微开启、接近着那露出一线珍珠般雪白的玉齿,接近着玫瑟琳那红润的诱人的嘴唇……

    这短短的一瞬,祺风感觉到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僵硬了起来,自己隐隐的似乎还能听到脖子上的颈椎关节在不断摩擦着发出“咯咯”直响的声音……

    仿佛是经过了整整一个世纪,也仿佛只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沉浸在爱情中的祺风和玫瑟琳,双唇终于亲密的接触到了一起。

    柔柔的、软软的、湿湿的、暖暖的……

    两个人仿佛同时被麻酥酥的电流击中,脑海里再无一丝杂念,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提醒着自己“吮吸……再吮吸……”

    两个人的嘴唇拼命的挤压、辗转。祺风大着胆子用舌头将对方的贝齿敲了开来,然后捉住玫瑟琳的香舌就是昏天黑地的搅动……

    烈火一般的激情,迅速点燃了祺风和玫瑟林两人的身体,低粗的喘气声中,祺风的手掌不由自主地开始在玫瑟琳柔软的身体上游走,而玫瑟琳却似乎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力气,软软的倒在祺风的臂弯里轻微的颤抖着……

    进攻、推挡;再进攻、再推挡……祺风和玫瑟琳的手臂不屈不挠的做着斗争,直到两个人的呼吸都因为深吻而越发的艰难了起来以后,双方这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彼此凝望着对方的双眼慢慢恢复了神志。

    “我……我要去睡了。”玫瑟琳看着帅气的祺风,内心禁不住的有点慌张,刚才她的内心里就有着一种莫名的想要被对方撕裂和占有的渴望。

    “嗯……”虽然内心舍不得,可是祺风的嘴里却违心的答应了一声。

    玫瑟琳慢慢的从祺风的怀里脱离出来,含羞的笑望着祺风的眼睛倒退着,彼此的双手紧紧地握着越拉越远直到不得不分开的那一刻,两个人的指尖再也勾不住对方,玫瑟琳忽然绽放了一个极其美丽的笑容说了句:

    “晚安好梦~!”说完,玫瑟琳就像回复到了天真的童年,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晚上记得梦到我~!”祺风眼看着玫瑟琳的身影就要消失在视线里,连忙扯着喉咙在她背后大声喊了一句。

    “咯咯……”玫瑟琳银铃般欢快的笑声,随着夜风慢慢的吹到了祺风的耳边,更是让他意驰神迷,久久的品味着刚刚自己人生的第一个初吻。

    这一夜,注定有一对初涉爱河的男女不能成眠……

    躺回到自己的床上,祺风可谓事业、爱情双丰收,心满意足之下的祺风回味着刚刚的旖旎时光好不容易等到天明时分,他立刻迫不及待的冲出房门,四下寻找着玫瑟琳的身影。

    “这天气,咋就晴朗的这么可爱捏?这大树,咋就绿的这么招人稀罕捏?这肚子,咋就长的这么像蚂蚁捏?”祺风的心情是格外的愉快,一路上是见什么夸什么,就连蚁人的屁股都被他狠狠地摸了一把,然后欢笑着跑开继续逮谁夸谁。

    等到大家起床聚在一起以后,迪克第一个发现了祺风的不对劲。他那饱经风月、经验老到的贵族出身和自己那刻骨铭心、痴婉缠绵的爱情经历,更是让他第一时间就抓住了暗地里眉目传情的两个伙伴儿。

    “行啊~!昨天晚上搞定的?”迪克抽了个空子,偷偷的取笑着祺风。

    “嘿嘿,要么不出手,出手咱就有!”祺风精神上的解放和爱情上的收获,无疑在这一刻达到了自信的最高峰。

    “给讲讲~”迪克提出了无耻的要求,企图分享祺风的快乐。

    “你个老变态!”祺风一梗脖,转身离开了。今天可是蚁后的超级轮椅组装竣工的大日子!

    “小白脸儿~!皮肤愈发的细嫩了,怪不得能手到擒来……”迪克无奈悻悻的嘟囔了一嘴。

    “小白脸儿?切~”不过祺风心里却冒出了一种颇为奇怪的感觉,似乎自己最近是白嫩了些。

    “最近好像自己的脸上是光滑了许多,昨天一夜没睡居然也没长什么青春痘……”祺风虽然也二十出头,在身体上也算得上是个成熟的男人了,可是他每次通宵地进行炼金试验以后,第二天早上总是能在自己的脸上发现个红肿的疙瘩,这一直让他头疼不已。

    边走边想的来到热火朝天的组装现场,祺风也没找到心里那个隐隐的困扰根源到底是什么,他索性抛开了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工蚁们的身上。

    超级轮椅组装的很顺利,简易吊车也很结实。看到数百的工蚁们奋力的绕动绞索,将肥硕的蚁后逐渐调离地面,并且将轮椅取代了原来的床铺之后再慢慢放下,祺风的心脏随着轮椅“咯吱咯吱”的声音一阵阵发紧。

    不过幸好制成轮椅的材料够结实、够粗壮,起码暂时撑过了眼前竣工验收的关键时刻,这让祺风的心跳好不容易恢复到了正常。而轮椅上的蚁后,在被工蚁们推着四处游走时那快乐的心情,显然丝毫不比刚刚得到爱情滋润的玫瑟琳要逊色多少。

    “大功告成!”众人纷纷上前贺喜。

    “可这也是时候功成身退了~!”祺风很谦逊的表达了自己的去意。

    看着先敌后友的祺风等人执意要离开,蚁后那难得激动地声音再一次在众人脑海中响起,只不过她说出来的话却着实吓了祺风一跳。

    《br》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