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新书《贪官克星》,欢迎去捧场收藏推荐~~~多提建议多评论谢谢~~

    ————————————————

    “亡灵法师就是牛啊!”迪克的表现也让祺风大跌眼镜。

    祺风开始还没看上迪克那几十个骷髅卫兵,可谁料到看似笨拙的骷髅们,在迪克这个变态的指挥下,竟然略通阵法的一直保持着群殴的队形!

    骷髅们一直保持着四打一的优势不说,在骷髅们杀死敌人以后,竟然还有一个骷髅会伸手把地上的尸体拉起来,然后那个尸体也在迪克的控制下加入自己一方的阵营,转头回去跟自己曾经的战友厮杀起来……

    眼看着迪克的骷髅卫兵从几十个迅速增加到上百个,然后就是数百个,而每一个骷髅的身份从最初的士兵上升到小队长,再从小队长升级到大队长,祺风这才第一次见识到了亡灵法师的威力和邪恶……

    祺风看看大家都在各展所长,尽情的屠戮着可怜的蚁人战士,再看看自己身边,只有神勇的阿图一个人在竭尽全力的保护着自己,祺风有了一种深深的失落感。

    阿图虽然强大而且不知疲倦,但是他一人一剑的就是蚁人排着队让他砍,他的速度也是绝对追不上其他的那几个变态。祺风想到自己好歹也是个万中难求的炼金天才,他连忙四下翻找着,看看自己有什么变态的大面积杀伤药剂没有……

    “魔法手枪换了船票了;那个震天雷也早就断了货了;香之类的倒还有点,可是这东西它不致命也不够唬人啊!”努力的找了半天,祺风丧气的发现自己逃跑的家伙倒是不少,可是进攻性的东西好像弄一个没一个……

    “难道现场制作一些地雷?”祺风紧接着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要是等自己的地雷做出来,不说那些蚁人士兵会不会傻傻的在那里等死,恐怕已这几个队友的屠杀速度,眼前这几千士兵也早就杀得一干二净了。

    “做一个智者,不应该老是想着冲锋陷阵在第一线跟敌人厮杀。应该是从全局的形式来判断分析,从战略上和战术上的角度指导队友们以达到用最小的代价、最短的时间、最有效的方法来赢得最后的胜利的那个核心人物!”祺风脑袋里迅速闪过了一系列前世经典的战例和战术。

    “太过分了!什么闪电战、游击战、歼灭战……我手头上一没那些装甲、武器;二没那么多数量的部队可以提供指挥;三记忆中实在没有以寡到三五个人抵抗数千敌人的战例……等等!”祺风突然想起来著名的阉人张缺德来。

    “当年张缺德桥头大喝一声吓退百万熊兵,凭的是什么?!凭的就是当时的环境啊!”祺风眼睛一亮,似乎找到了突破口来展现一下自己的智者威力。

    “当初要不是那个豆腐渣工程的代表作——半坡桥,被阉人张缺德用声音共振的低劣手段弄断以后镇住了追兵,哪还有后来的质检衙门的成立,哪有质检先驱红卫兵们嚣张的打砸抢运动啊!”祺风的脑袋高速运转着,剥茧抽丝般的分析着当年事件的本质核心。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什么?!五、四、三、二……”似乎冥冥中,王脚丫的面孔出现在了祺风眼前,不断催促、鞭挞着他……

    “我想到了!这是环境在战争中的伟大作用!”祺风兴奋的跳了起来。

    “什么叫地利?!什么叫气候因素?!什么叫贻误战机?!什么叫拖敌人后腿?!”祺风想起了牢山的窑洞、想起了淋海雪源、想起了瓢泼大雨下经过两千五百里长征的石大开,在面对露腚河时悲怆的呐喊……

    祺风一瞬间就如拨开云雾看到了小鸟,抽出稻草疏通了管道般思路清晰明朗。他一拍大腿终于找到了真正适合自己的定位!

    “北风……那个吹起来吧!雨花儿……那个飘起来吧!”祺风仰天高歌,树林里立刻卷起了阵阵的旋风,天空中也迅速的凝聚了大量的水元素,并化成大颗的雨滴落了下来。

    要说此时有人看到祺风这强悍的魔法能力,肯定还以为他是个实力强大的天才魔法师了。年纪轻轻的他不仅同时身兼风系和水系两个中级以上的魔法水平,那精确而持久的魔法控制力也真能让老一辈的魔法师们大吃一惊。

    “你在干什么?你到底是哪一伙儿的?!”正闭着眼睛陶醉在自己意外强悍魔力里的祺风,忽然被戴安娜怒气冲冲的声音惊醒。

    “怎么了?我不是在帮你们拖延蚁人的进攻节奏和增加攻击难度么?”祺风不明所以。

    “你自己再好好看看……”玫瑟琳也是苦着个脸,看上去也是又气又恨。

    祺风转过头打量了一下战场,蚁族士兵们“啪哒啪哒”的踩着泥泞脚步,狂风中倒并没有增加多大的进攻难度,反而是戴安娜点燃的森林,火势越来越小眼看着就要被祺风的大雨淋灭了……

    而玫瑟琳负责的战场方向,原本让蚁族士兵头疼无比的黑雾,竟然被祺风这个自己人搞出来的大风给吹散吹淡,并且还免费的帮着蚁族士兵冲洗着沾附在他们身上的腐蚀粘液……

    “还好迪克这边没什么影响……”祺风讪讪的说着,自己也确实是帮了个倒忙。

    “谁说我没受到影响?!你又是风又是雨的,还有那么刺耳难听的歌声,根本让我集中不了注意力,你看我的队伍不仅没有增加,反倒损失了上百个手下!”迪克也搞不懂祺风这莫名其妙的弄出这么多花样来有什么企图。

    “这个……那你们继续。就当我是在护林防火、保护环境……”

    “算了别打了!我请你们过来好吧?”一直在通过蚁人士兵关注战场上局势的蚁族之王,看到这几个煞星眨眼就屠杀了自己数千个战士还不肯罢手,连忙主动把前面发布的命令上加了个请字,算是正式邀请祺风等人到自己的城堡做客了。

    “唉!这就对了,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好呢?既浪费力气又伤了大家的和气,就算是有什么矛盾,也不要牵连这些无辜的树木花草嘛……”祺风嘟囔着一些毫无营养的废话,在那些隐藏着深深畏惧的蚁人士兵注视下,慢慢的向蚁人城堡走去。

    “我想起来了!”祺风忽然意识到在自己的记忆里,蚂蚁都是由蚁后生育并控制的常识。

    “你又想起来什么了?”迪克等人虽然中止了战斗,但是刚才热血沸腾的杀戮和口袋里收获的大量蚁族士兵,还是让他心情仍然十分亢奋。

    可是祺风却没有回答迪克的问题,反倒挪了几步凑近了身边的一个蚁族士兵,然后捅了捅他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你妈贵姓?”

    “……”迪克的脑门上渗出一颗大滴的冷汗。

    “他们不会说话,你忘记了?”玫瑟琳在一旁好心的提醒着他。

    “噢~!忘了这茬了!”祺风一拍脑袋,深深的遗憾着自己失去了一个让蚁人士兵呕吐的机会。

    “刚才下大雨,你们忘记收衣服了么?!”祺风不甘的朝着前方的天空又大声呐喊了一句,结果他身边的队友仿佛要跟他划清界限似的悄悄的往后撤了一步,好省得跟他在一起丢人现眼……

    走进了蚁族的聚集地,祺风等人这才发现蚁人原来是这个世界上最勤劳、最听话的种族。而且蚁族的阶级制度之森严,工种分配之明确都让祺风等人大开眼界。

    “真没想到着上万的蚁族,都是由一个蚁后用那庞大的精神力来控制的。”祺风看到一队队工蚁们井然有序的搜集、运输食物,搭构、修建房屋,而居然只有少数几个颜色略呈土黄色的蚁人在监督、协调时祺风吃惊了。

    而那些四处巡逻、警戒的士兵们,所走的路线和时间仿佛都是经过了严密的科学计算一样,不仅毫无重复而且还绝对没有一个会被遗漏的死角产生,这也让祺风等人感到十分的惊讶。

    “你说他们真的有自己的智力么?”赞叹中,祺风不禁怀疑其对方的智商来。

    “……”迪克对于这个高深的问题没做过什么研究,不过他刚才控制起对方的尸体来,倒是要比其他人类等种族要简单有效的多。

    不怪祺风心里有这么奇怪的疑问,这要是换作其他的种族,恐怕长年累月的这么劳作下去任谁也受不了。这些可怜的蚁人貌似不仅没有工资、假期不说,就连自己的性生活都被先天的剥夺了,所以祺风想不通这些蚁人活着到底还有些什么乐趣可言……

    这种情况要是发生在人类自己身上,让所有的平民老百姓过这样的日子,恐怕不到一个月的工夫大家就纷纷罢工、造反了……就算是人类的监狱中,那些重刑犯人虽然也过着类似的生活,可祺风坚信绝对没有一个犯人不曾暗地里怠工并且诅咒、痛骂着上位者们。

    “要是他们也算得上是个种族的话,我想他们不是天生弱智,就是他们已经提前进入了!”祺风考虑来考虑去,这两个答案都占据了一半的可能性。

    等到大家进入到那像是被埋在土里的超大型鸡蛋般的城堡里,祺风又发现了蚁人族那天生的建筑基因和巧妙的空间布局实在是匪夷所思,并且这也跟蜂巢的结构太相像了些。

    “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没有蜂人一族,不然我倒是很期待蜂人族的城堡根这里是不是一样的……”祺风看到鸡蛋城堡的内部每一个房间以及墙壁,竟然都是由大大小小不等的蜂巢式结构组成的时候,又开始琢磨起这个问题来。

    “疯人族?没听过……不过据说兽人狂化以后倒是跟疯子差不多。”迪克的脑袋可没有祺风转得那么快,思维跳跃也跟不上祺风的节奏。

    “除了死尸你还知道什么?!”祺风随口讽刺了一下,眼神就被大厅正中间的硕大肉球吸引住了。

    “你们好,欢迎来到我的城堡来做客。”肉球似乎嚅动了一下,众人的脑海里也泛出了蚁人之王的欢迎词。

    “蚁后?”祺风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蚁后?怎么这么说?”蚁人的王有点奇怪的反问。

    祺风确定了眼前的大肉球就是整个蚁族的最高统治者,心里也不禁有点可怜起她来。这么肥硕的身体,恐怕她这一生都走不出这里见不到阳光了,生儿育孙这工作看起来代价也挺大的……

    “啊!是这样……”祺风收起了自己的胡思乱想,针对蚁后这个新名词就开始乱诌起来。

    “男性至尊称之为王亦或为皇,例如国王或者皇帝;那么女性至尊通常被称之为后,例如王后、皇后。而您贵为蚁族至尊,又是生养他们的母性,自然就要尊称您一句蚁后了!”祺风诌完,觉得自己的急智不逊于当年的“老头子”事件。

    “唔……不错!这个名字我喜欢!”蚁后沉思半晌,声音有些欢喜起来。

    “来啊,给贵宾上甜品!”蚁后能统治着数千万的子民自然也不是普通之辈,眼前这几个实力非凡的人既然惹不起,那么化敌为友自然就是上上之选。

    “哦?甜品?”戴安娜眼睛亮了起来,她一向喜欢各种甜品。

    “不会是……不会是什么蚜虫分泌出来的吧?!”祺风心里叫苦。蚂蚁喜欢捉住蚜虫,然后逼迫它分泌甜浆这件事情,祺风脑子里还是有点印象的。

    等到几个蚁卫们稍后送上来几杯透明但是却很粘稠的液体时,祺风凑近了研究半天,始终不能确定这东西到底是不是由某种蚜虫屁股后面挤出来的产物。

    “确实有点甜耶!你也尝尝!”戴安娜小啜了一口,然后表情很是欣喜地向祺风推荐。

    “无知真是幸福……”祺风不知道如果把自己的推测告诉给这几个闭目回味的队友,那他们会不会把隔夜饭都吐了个干净。

    蚁后注意到祺风的脸上一连变换了几种表情,倒好像自己在甜品中做了什么手脚似的,从而对祺风这种藐视自己尊严的这种挑衅行为又生出一股怒气。

    《br》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