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这样,咱们要文斗不要武斗如何?”祺风自打开始就没抱着让双方和解的希望,只不过是想转变一下对方争斗的手段罢了,所以他又重新拾起了不久前的话题。

    “什么叫文斗?”在场的人都是满脸的问号。

    “所谓文斗,就是换一种比较文明不血腥的方式一较高低!”祺风嘿嘿一乐。

    “……”众人茫然。

    “战争消耗的是什么?”祺风问

    “是什么?”两个鱼人首领齐声问。

    “资源!你们知道什么是能源?”祺风冒出来个新名词。

    “什么是资源?”众人摇头。

    “人力、物资都属于资源!”众人点头。

    “资源等于什么?”祺风又问。

    “等于什么?”众人一头雾水。

    “等于财富!等于金币!”祺风一声大喝。可是他看众人似乎还有些不明白,就继续解释。

    “孩子长大要吃喝吧?这锅碗瓢盆、衣食住行缺了哪样能行?”

    “不行!”

    “这些东西不都是每一家人的财富?不都是你们自己劳动换来金币、再用金币买来的?别告诉我这些东西都是它自己凭空蹦到你们面前的!”

    “不是自己蹦出来的……”

    “那你们的孩子们长大了,消耗了无数的资源最终变成了勇猛的战士以后,结果战场上‘嘎嘣’一下被对方用铁叉戳死了,那这无数的资源,无数的金币是不是就打水漂儿了?”

    “打了水漂儿了……”

    “而且你们打来打去,是不是就为了抢东西、夺地盘、占资源?”

    “不是!我们之间恨比海深、仇比天高!”两个鱼人首领立刻脸红脖子粗的奋力辩解着彼此的冤仇。

    “……那这些仇恨还不是老一辈们为了抢东西、夺地盘、占资源留下的?”祺风就不信这世界上有无缘无故的仇,有无缘无故的恨。毕竟他们双方都是供奉着同一个水神,不涉及什么宗教信仰问题。

    “呃……”两个首领闷头想了半天,好像确实是因为长年的战争中,自己死在对方手下的人越来越多,才导致双方见面就厮杀,没事就去偷袭。

    “那你们说战争消耗的是什么?”

    “是金币……”

    “那战争的目的又是什么?”

    “也是金币……”

    “这不就对了!”祺风看到双方都开窍了,又开始进行自己第二步的计划。

    “如果有个办法能让你们分出胜负赢到财富,又不损失什么人力物力,你们做不做?”

    “什么办法?”两个鱼人首领兴趣大增。

    “竞技大赛!”祺风一脸的莫测高深,其实他好不容易才把奥运会几个字咽了回去。

    “什么意思?都有什么竞技内容?”

    “你们可以比投掷、比射箭、比奔跑、比游速……”祺风把能想到的竞技项目,挑了一些跟水族息息相关的都一个个解释着说了出来。

    “每年举办一次,每次双方都带同样多的财物,然后根据不同项目的胜负情况,赢取相应的战利品。”

    “那最后好像也没什么赚头啊?”两个首领掰着手指算计了半天,发现在这些项目上彼此的胜负几率,基本上还是各占一半的机会,弄不好大家还是打个平手自己带着自己的东西回去。

    “笨!你们可以针对自己有信心的项目,在场外多加重注啊!”祺风又把地下赌场的投注方式给两个首领介绍了一下。

    “高!实在是高!”两个鱼人首领眼中金光四射,似乎看到了大把的金币、无数的财富都涌向了自己。

    “可是我们的战士在战场上才是无敌的,这些东西他们未必会喜欢啊?!”沙华鱼人的首领对自己军队的战力一直充满了信心。他也一直认为对方梭螺鱼人的繁殖能力实在太强,所以这么多年以来双方才不得不屡次以平局收手。

    “你们可以把自己最强壮、最勇猛的战士挑出来,一对一也好还是三对三也好,总之别搞那么大的血腥场面就行了,再制定个规则,大家点到为止不得故意伤害,否则就算违例判输不就行了?!”祺风又把拳击、击剑等比较凶狠的运动介绍了一下。

    “嗯……”沙华鱼人首领点点头,觉得自己这方面正是比较擅长的地方。

    “这不公平!我们梭螺鱼人可不是这种胸大无脑的野蛮人,我们……”梭螺鱼人的首领急了,可是话说到一半就被祺风给打断了。

    “就凭你们?哈哈……开什么玩笑!”刚从祺风这里学了不少战术的沙华鱼人首领大声的嘲笑着对方。

    “你们很聪明是吧?!”祺风赶紧又把梭螺鱼人的首领安回到自己的小凳子上。

    “这样,你们还可以举办一些策略方面的比赛,比如沙盘推演、下下军棋什么的……”祺风无奈之下,又教给两个鱼人几种智力上的对抗游戏。

    “你们有什么阴谋诡计、阴昭圈套尽管在沙盘上体现出来,既没有真正的人员伤亡又能一决高下,顺便还能测试、提拔出来优秀的指挥官,大家何乐而不为呢?!”

    “这个好玩!”两个鱼人首领点着头,立刻就被沙盘和军旗的种种魅力所迷惑住了。

    “你说了这么多,咱们到底有什么好处?”一旁的戴安娜看了半天,尽管也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可是一直没想明白到底祺风打算怎么在这里捞到好处。

    “……”祺风一愣,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此行的目的和角色以后,他差点没当场哭了出来。

    感情自己浪费了半天口舌,化解了两个世仇的鱼人一族的恩恩怨怨,最后居然没自己什么事!要是自己能留下来,主持个裁判工作或者张罗着做个赌场的庄家,想必倒也能捞上不少,可惜自己又仅仅是个过客而已,回头交易谈妥还不知道哪辈子才能再回来看看……

    就算是交易,好像自己也是免费在帮助精灵一族完成的,就算鱼人双方进入了冷战时期展开军备竞赛,这里面的利润也会被精灵一族赚了去……

    “算了!就当自己在积德行善了!”祺风不得已勉强找了个借口安慰着自己。

    “现在我们可以谈一下海藻的交易了吧?”祺风既然发现了继续说下去也没什么油水,当然就转入了自己最关心的话题。

    “听说你要海藻是为了帮助精灵一族的?”沙华鱼人的首领获得的口供还不是一般的全面。

    “是的……”祺风欲哭无泪,给他人做嫁衣的感觉真的不好。

    “既然这样,你不说我也会帮你,精灵一族永远是水族的朋友!”沙华鱼人脸色凝重、信誓旦旦的说完以后,又小心翼翼的问祺风:“那么关于武器的事情……”

    “……”祺风没想到精灵一族的名头在外面居然这么管用,白白枉费了自己这么多的心机。

    “其实武器的事情很简单……”祺风得到两个鱼人对着水神立下的誓言之后,索性就将自己电镀的奥秘倾囊传授给了对方。

    “……虽然表面上的那层膜是关键,可是里面的材质其实还是老样子,也就是延长一下武器的使用寿命罢了。”祺风不可谓不坦诚,最后将自己的老底都兜给了对方。

    “什么亏不是吃?!反正自己损失的已经够多的了,索性再赤诚一点,没准以后大陆上混不下去了,自己还要投奔这两个鱼人族过下半辈子呢……”

    “祺风兄弟,啥也不说了,你永远是我们沙华鱼人的朋友,有事儿您就说一声,只要我们沙华鱼人办得到的,上刀山、下火海也去帮你把事儿办了!”

    “我看以后这综合竞技大赛就叫‘祺风杯’大赛!以后我们梭螺鱼人每年大赛的战利品百分之三……不,百分之五都是你的!兄弟是个生意人,总不能叫你吃亏白忙活儿不是?!”

    “我这里的百分之五也给你留着!”沙华鱼人也不甘示弱的表态。

    “谢谢!谢谢……”祺风紧紧抓住两个鱼人滑腻腻的手,差点就跟对方烧香拜了把子……

    其实两个鱼人首领算盘打的也是精的很。没有了战争上的消耗,自己就可以安心的休养生息、占领其他更大、更富饶的海域,那样的话每年能给自己带来的财富总值,恐怕就远远要超过付给祺风的这点利息了。而且祺风留下的武器改造秘诀,也不是用金币可以衡量出来价值的东西。

    虽然祺风永远也不可能回来取走这笔会越攒越多的巨大财富,但是能交下来两个水族朋友,消弭无数的血腥自己还是心里很得意的。好歹自己来这个世上走了一遭,若干年后没准还有水族的朋友跟自己的孙子讲述今天自己的伟大事迹呢……

    事情到了最后,结果居然是这样的出乎意料,在场的人无不惊诧欢喜。两个曾经的死敌紧紧握着祺风的双手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只是恨祺风不能永远地留下来,三个人一起共创未来的海上霸业。

    海藻的事情解决,祺风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在找到那插着无数箭矢的“期待没风呀※#183;敌吐号”以后,祺风等人辞别了两族首领,在上千的鱼人战士护卫下,风光的扬起那件破旗踏上了归航的旅途……

    “不知道,若干年后这里会不会有个‘祺风杯’的整个水族竞技大赛呢?”祺风站在渐渐驶远的木筏上,看着天边已经变成黑点的孤岛自己嘀咕了一句,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br》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