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人之间的战事结束了么?谁赢了?”祺风突然想起正经事来,向迪克问道。

    “还没有,这两天打的正激烈着呢!”迪克一提起这件事不由眉飞色舞起来。

    “你这么开心干什么?难道鱼人的尸体你也有兴趣?!”祺风的印象里鱼人战士差劲得很。

    “热血沸腾啊!不信你去看看!”迪克骨子里那男人好斗争胜的天性原形毕露出来。

    “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不过我就陪俺的乖儿子去耍耍!”老头一把将小风抱了过来,轻轻一举让他跨坐在了自己的脖颈上率先走了出去。

    祺风一边大致诉说着悬崖地下的遭遇,一边和玫瑟琳等人尾随着来到了一个地势较高,可以俯瞰全局的平地上。

    下面的两伙儿世代仇敌打的果然是热火朝天、难分难解。数千的鱼人在不大的小岛上正上演着抢滩登陆、防守反击的种种好戏。

    沙华鱼人果然个个不畏生死、悍勇难当,就算是自己身上插了一根铁叉居然还能抱着对方口咬手掐的继续拼命。奈何数量和地势上都不如对方有利,打了几天还是仍旧停留在偷袭、强攻并且企图站稳脚跟的初级阶段。

    “惨烈啊!”祺风看着洁白的沙滩上躺着上百具尸体,鲜血早已染红了整个的战场的时候,他不由连声地感叹着生命的脆弱。

    “咦?他们怎么停了?”祺风看了一会,正打算架起炉子做点东西边吃边看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下面的厮杀声居然停了下来。

    “说起来他们也可怜的很,那些上了锈的铁叉根本就不够他们扔的……”迪克老到的解释着。

    祺风抻头往下一看,可不是双方停止了攻防,都在三三两两的打扫着战场,搬回自己受伤和死掉的战友,并且搜集着刚才战斗中投掷出去的武器。一些鱼人还就地上的破铁叉的归属问题不时的爆发出局部的骚乱来……

    “可怜啊……”祺风摇摇头,不知道自己一行的身影,已经落入到了战斗双方有心人的眼里。

    过了没多久,就在祺风等人大快朵颐的时候,两拨不速之客摸到了祺风所在的观望之地。

    “祺风好兴致啊!我们在那里拚命,原来你却躲到了这里逍遥!”说话的是梭螺鱼人的首领。

    “俺是个生意人,对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一向是最害怕的了。”祺风嘿嘿一笑。

    “生意人~!我们沙华一族也想跟你做笔买卖!”随着话语,另一伙儿人也走了过来。

    “呛啷”一声,梭螺鱼人的武器都抽了出来,笔直的对准了越走越近的沙华鱼人们。

    “别紧张!别紧张!”祺风看到本来挺舒适惬意的地方突然充满刀光叉影,他连忙阻止着双方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现在是休战时期!再说了,你们好歹也是个高级领导,怎么能像普通人那样一见面就掐架呢?!”祺风摸出来两个小板凳塞给双方的族长。

    “你跟梭螺鱼人的交易我知道了,我也要跟你做这个生意!”沙华鱼人的首领坐下后,立刻就提出了自己上来见祺风的目的。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梭螺鱼人的首领奇怪的问他。

    “嘿嘿!你们梭螺鱼人都是懦夫,铁叉还没架到脖子上呢,就连喜欢自己姐姐的事情都招了!”沙华鱼人首领一脸的鄙夷。

    “你!……”梭螺鱼人集体大怒。

    “打住!打住!”祺风赶忙又将双方的人推开。

    “生意上的事好说,可你们就这么一直打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就算我提供给你们了更好的武器,也只能让你们双方的人死的更快些罢了。如果有一天梭螺一族和沙华一族就剩下了你们两个首领,你们难道还要继续拼命让自己灭族?!”

    “……”听到祺风的话,两边对立的鱼人首领都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沉默。

    祺风倒是想发战争财,可战争财风险也太大了不是?如果自己能让两边都是只搞军备竞赛,从而进入冷战对抗的那种阶段,自己不是会更加稳妥地达到自己发财赚钱的目的?!

    “哼……世代血仇岂是你这么三言两语就能化解开的?!”一旁在逗弄着小风的老头突然插了一嘴。

    “呃……这么说吧,如果大陆上的种族突然对水族宣战,那你们是继续内斗不休呢?还是铁叉一致对外?”祺风翻了个白眼没搭理孩子他爹,却问了双方一个帽子很大的问题。

    “当然是一致对外!”“当然是一致对外!”两个声音异口同声地响起来,却又彼此狠狠地瞪了一眼将各自的头扭到了一边去。

    “这不就得了?!其实你们都是水族的一份子,何必自己消耗自己的实力,让旁人看笑话捡便宜呢?!”

    “不打是不可能的!我梭螺一族不知道有多少勇敢的战士死在了他们的手里,此仇不共戴天!”

    “彼此彼此,哼!”

    说话间,沙滩上的登陆战和反击战又一次拉开了序幕。两边无数的鱼人一边挥舞着铁叉一边冲在了一起。

    “啧啧……真是笨啊!”祺风看到下面又有了热闹,一时也忘记了继续劝解。可是当他看到梭螺鱼人居然傻乎乎的也放弃了那么多天然的掩体,跟着以凶残著称的沙华鱼人近身肉搏时,再也忍不住地摇头叹息起来。

    “怎么了?”梭螺鱼人首领凑上前问道。

    “你们就不会找一些膀大腰圆、臂力惊人的战士集中起来,趁着对方拥挤在一起还没散开的时候把铁叉先扔出去重创一下对方么?”

    “……”梭螺鱼人首领愣了下,低头寻思半天之后,他挥手招过来一个侍卫吩咐了几句,然后那个侍卫小跑着就离开了。

    过了没多久,下面防守的一方在采取了祺风的建议之后,大量的沙华鱼人战士刚刚上岸,就遭到了漫天的铁叉暴雨顿时死伤大半,局势果然就有好转。

    沙华鱼人首领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他恶狠狠的盯着祺风,脸上的横肉就是一阵乱抖。

    “你们也笨!你就不会分兵几路,从侧面迂回包抄插进对方的腹地么?!”祺风赶忙又给沙华鱼人支了一招弥补一下对方的损失。

    “嗯……”沙华鱼人首领也招过来一个侍卫吩咐了几句,然后那个侍卫也小跑着消失不见了……

    经过祺风又一次的干扰战场,原本只懂得闷头横冲直撞的沙华鱼人战术也灵活了起来,他们大队的人马忽然分散开来,呈现出几把尖刀的队形,从各个角度开始冲击着防守一方的软肋。

    “这可如何是好?!”梭螺鱼人的首领看到自己的队伍出现阵阵慌乱,眼看着就要被对方突破防守以后又开始紧张起来。

    “对方知道分兵,你就不知道集中优势兵力一个一个的包饺子么?!”祺风感叹着这个世界战术的死板和落后。

    “什么是包饺子?”梭螺鱼人首领明显没尝过祺风的手艺,不过集中优势兵力这句话他还是能明白什么意思的。

    还没等到梭螺人的传令兵跑远,沙华鱼人的首领在听到祺风的损招以后,立刻又把脑袋凑过来,询问着自己这时候应该怎么应付。

    “你别光告诉他,你也告诉下我!”

    “……对方集中兵力,你不会先逃跑么?以小队人马牵制住对方的大部队,其他兵力伺机骚扰、蚕食。一对一难道你们沙华鱼人还会输么?”祺风嘿嘿一笑。又给沙华鱼人了一条活路。

    “对啊!”沙华鱼人首领对自己的单兵能力自信的很,一对一正是他最喜欢的战斗方式。

    就这样,祺风左边支一招,右边教一手,渐渐的竟等于自己跟自己玩起攻守的游戏来。而两个鱼人首领在每次学到新的一招后,都觉得自己一方好像马上就柳暗花明、形势大好、胜利在望而心中充满了期待。

    可是深知自己出的主意有什么弱点的祺风,却每每能在关键时刻又帮助对方扭转败局,变成另一方掌握先机、占尽优势,还是让场上的局面继续陷入了尴尬的僵持阶段……

    不知不觉的,随同两个鱼人首领上来的侍卫们都已经被支使光了。再一次得到祺风妙计的沙华鱼人首领挥了半天手,扭头却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没有侍卫可以吩咐命令时,自己不由愣住了。而且另一方梭螺鱼人首领也觉察到了自己同样面临着这个尴尬问题。

    “你到底在帮哪一边?!”两个鱼人首领又一次同时喊出了同样的问题。

    “……”祺风搔了搔脑袋,自己也不由乐了。

    “我谁也不帮,我是个生意人……”祺风的话立刻遭到了所有人的白眼。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