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海洋之心被她给吃了?!”枯瘦老头经过简单的质询,却听到了祺风毁灭性的答复之后,确认自己十年来日思夜想的东西彻底消失,他不禁立刻暴跳如雷。。。

    “那我儿子怎么办?!啊?!我儿子怎么办?!”海洋之心的消息,不异于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了枯瘦老头紧紧地绷了十年的神经上。

    咆哮了半天,老头的神经终于彻底的崩溃。刚刚还抓着祺风的衣领,恨不得把他剥皮生吞了才解心头之恨的老头,转眼间就就泪水纵横的捂着自己的老脸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呃……”面对老头的愤怒,祺风倒是没怎么生气,毕竟他也隐约的判断出了这个老头,就是水精灵玛莎曾经提过的那个人,祺风心里一软,犹豫着是不是稍微晚点再把他儿子早已死去的消息告诉他。

    “你儿子早就死了!”与祺风心灵相通的小风不知道轻重,脆生生的就把噩耗直接说了出来。

    “什么?!”老头停止了哭泣,抬头看了小风一眼张了张嘴,然后眼球一翻居然就那么直挺挺的昏了过去。

    “哇~”小风被对方沟壑纵横的老脸和僵直的动作吓到了,嘴巴一撇就开始哭了起来。

    “别哭小妹妹,他只是晕过去了。”美人鱼自一上来,就对灵秀可爱的小风打心眼里的喜欢,她把小风楼在怀里小声地安慰着。

    “小妹妹?!”祺风心里嘀咕着也懒得去跟对方辩解小风性别的问题。不过他对小风这越来越人性化的表现还真是头疼的很。

    “十年了……他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来挖这个隧道,只为了拿到海洋之心去救他的儿子。”美人鱼带着自己也被迫虚度十年青春的的怅然向祺风解释着。

    “结果就在他马上就要贯通地道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上面有人而不得不强迫自己不分昼夜的拼命挖掘以后,身体和精神本来就到了即将崩溃的临界点。你们却一连地告诉他海洋之心没了,他儿子也死了这些坏消息,他当然坚持不住就晕了过去……”

    “还好,只要别精神崩溃就好……”祺风叹口气,他可不想跟这个据说实力超级变态的老头呆在一起,要是对方精神失常的话,自己的安全肯定更是无法保障了。

    “还我儿子……”地上的老头发出阵阵轻微的乞求,随着声音的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老头的眼睛突然睁开又恢复了神志。

    “你还我儿子!”老头再一次的揪住了祺风的衣领,恶狠狠的威逼着他。

    “你儿子……是自己病死的,死了好多年了!”祺风提醒着对方。

    “我不管!你还我儿子!”老头说着,眼神却转到了正躲在祺风身后瑟瑟发抖的小风身上。

    “就是她了!”老头也被小风湛蓝色的双眼所吸引,毫不犹豫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可她是女的!”祺风打着马虎眼。

    “是你做我的儿子还是她,你自己选!”老头上下打量了下祺风,裸的继续威胁着。

    “……”祺风头大起来。

    “可他是我儿子!”祺风又找了个借口。

    “儿子……?”老头的表情又惊又喜顾不得追究祺风方才的欺骗,一把拽过来小风掀开了他的裤子往里面看去。

    “哇哈哈……我又有儿子了!”确认了那个尚自幼嫩的小话儿确实存在以后,老头毫不掩饰的在众人面前表达着自己的喜悦。

    “……这也行。”祺风很无奈,不过他又转念一想,如果趁着这个老头眼下神志不清的时候,索性让小风拜了对方做干爹……那自己岂不是又间接的多了一个强大的靠山?!

    “好吧,我答应了,你以后就是我儿子的干爹了!”祺风奸笑着把小风推到对方怀里,让小风趁机拜了对方这个便宜干爹。

    “干爹?!我不要做干爹,我要做亲爹!”老头一脸的倔强。

    “……他亲爹是头豹子!”祺风在肚子里咕哝了一句,却不得不好好的开导这个实力强大的老头。

    “要不这样,我做他老爸,你做他老爹,咱们平起平坐行不?”祺风怕自己一让步,小风就要被对方带走,不得不努力的作出一副“这可是俺亲生的!”的表情来。

    “嗯……就这么定了!”老头想了半天,没发现爸爸和爹爹有什么区别。

    “恭喜恭喜!”一旁的美人鱼看到自己的苦日子总算熬到了头,也上前祝福着这个绑架自己的人类。

    “啊呀,一直忘了问孩子他爹怎么称呼?这位美女姓甚名谁?”祺风说完,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孩子他爹?怎么感觉问话的自己像孩子他妈呢?!

    “微微※#183;雨涵。”美人鱼莞尔一笑。

    “我就是埃德尔※#183;康克兰奥”老头在说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傲然。

    “我是孩子他爸,祺风!”祺风也不甘示弱的作出一副高傲的样子心想:你的名字很嚣张么?可惜恕在下孤陋寡闻了!

    “这是咱们儿子小风……”祺风说完又把小风推到了众人面前,可介绍的时候心里是更加的别扭:什么叫咱们儿子?!

    “孩子他爹,你看咱们是不是出去再聊?”祺风也不管这称呼是多么的古怪了,决定还是先出去再说。

    巧得很,老头带的气囊刚好够人手一个,只不过现在谁也不知道其实小风跟美人鱼微微一样,压根就用不上这种东西,他已经基本上算是所有水元素的化身了……

    几个人再次从海底隧道里游出见到阳光,心情都是一片大好。可是等到祺风再次回到悬崖顶上找到玫瑟琳等人,看到他们还在努力的搓着那已经堆积成一座小山似的草绳时,不禁捂着肚子笑的蹲在地上站不起身来。

    “祺风?!”“祺风……”几个人看到祺风居然从他们身后出现,都是喜出望外。

    “哈哈……你们,你们就打算用这个救我?”祺风踢了踢草绳,那堆积在最地下的一部分都已经慢慢的开始腐烂了。

    “……”几个人脸红了,迪克和亚伦上前一人给了祺风一个热烈的拥抱表达自己的心情。

    玫瑟琳和戴安娜倒是也想效仿一下,可是看着祺风身后跟来的陌生老头、美人鱼和一个可爱非常的小女孩,终是放不下自己的矜持,只能含情脉脉的看着祺风的眼睛,传达着自己曾经的担忧和此时无尽的欢喜。

    而阿图,依然还是冷酷的放下了手里草绳,一声不吭的站到了祺风的身后再也不肯离开。

    “小风呢?”心细的玫瑟琳看着眼前女孩熟悉的眼神,突然想起来这个重要的问题。

    “妈妈……”出乎玫瑟琳的意料的是,漂亮的小女孩居然嘴巴一咧扑在她怀里号啕大哭起来。

    “我……这个……这是谁家孩子?”玫瑟琳傻眼了。

    “千里寻母记?还是遗女孤岛认亲记?”一旁的迪克眼珠滴溜溜的乱转,一时间曾经在贵族嘴里传颂的大量绯闻、花絮涌上了心头。

    “这是?”戴安娜心里也很疑惑这个似曾相识,却有很陌生的漂亮女孩。

    “咳咳……他就是小风了!”祺风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这件事情的始末,只好先含糊的告诉大家一下。

    “不是吧?!”众人无不大吃一惊,掉了一地的下巴和眼球……

    “咦?当妈的还有不认识自己的儿子的?”老头和美人鱼微微也怔住了。他们只知道是小风吞掉了海洋之心,却没想到他吞掉之前居然仅仅是头魔兽还不是人形。

    “娘~!”小风哭了半晌,居然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扑到了戴安娜的怀里继续未竟的事业。

    “……”戴安娜和玫瑟琳对望一眼,都是满脸的羞涩和尴尬,谁叫平时就她们两个最宠溺小风呢。

    “他居然还有两个妈妈……”这下子美人鱼微微是彻底的服气了。

    “来吃糖……”戴安娜摸出一块珍藏版的糖果递给小风,却一时确定不了该叫女儿还是儿子,不由抬起头来看了看祺风。

    “儿子……”祺风点了点头,虽然小风长得也忒漂亮了点,可好歹那最重要的家伙儿还带在身上……

    “管那么多呢,是我们的孩子就好,小风还是小凤都一样!”玫瑟琳居然也跟着默认了自己的身份,从怀里掏出一个镶满了宝石的发卡给小风别了上去。

    “嗯嗯,小风好漂亮,再带上这个看看!”玫瑟琳端详了一下,又掏出一个精美的项链挂在了小风的脖子上。

    “得!这下我说他是男孩恐怕都没人信了……”祺风无奈的看着越来越漂亮的小风在他妈和他娘的打扮下“咯咯”的发着银铃般的笑声,那举手投足、顾盼之间,整个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灵气逼人的小小玉女下凡……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