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钓鱼吧?看看最后谁钓的多!”寂寞的旅途中,玫瑟琳的提议得到了大家一致的响应。

    别的不说,钓鱼祺风前世可是从小就耳暄目染、深谙其中之道。所以祺风准备的,是传统的鱼钩和鱼线,当然,这鱼钩是用储备的叉子弯起来制成的,鱼线是祺风从翻出来的绳子上抽出了一股。

    玫瑟琳没事就喜欢蹭在祺风身边,这次她也有样学样的弄了一副钩线,并从祺风准备的饵料中抓了一把,也撒到了跟前的海面上。按照祺风的解释,这是所谓做个鱼窝,好吸引更多的鱼靠上来,提高自己的命中率。

    其实玫瑟琳哪里知道,祺风的这种钓鱼方法压根就是江河湖泊里钓淡水鱼的方法,根本就不适用于在大海上的这种船钓方式。而且做什么鱼窝,饵料撒下去转眼就就被远远的抛在船后了,丁点的作用都起不到,反而白白浪费了祺风不少的秘制调料……

    祺风的一知半解和自作主张导致的结果就是颗粒无收,最终被玫瑟琳好生一顿埋怨。当然这是后话,现在先暂且不说,后面也不会再表……

    而戴安娜生性就没什么耐心,所以她手握一利刃,将自己庞大的魔法感知力沿着水面四处辐射,遇到个较大的鱼类就释放出自己强大的威压,胁迫着可怜的鱼儿乖乖上前,自己好上前恶狠狠的一刀砍下……

    迪克钓鱼的方式相对就比较斯文,他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将数十根骨头扔进水中,暗地里让这些骨头在海水中拼装成一个个骷髅,尾随着木筏四下里轰赶着鱼群来到自己脚下,然后自己再施施然的一条一条捞上来……

    亚伦身为一个热爱生命的精灵,压根就不喜欢这种残酷的运动,所以,他表面上也作出一副凝神钓鱼的样子,其实不是暗地里在破坏戴安娜的胁迫计划,就是悄悄的又把迪克捞上来的鱼再一条一条的扔回海里去……

    戴安娜显然是这次竞赛的佼佼者,虽然她出手不多,可是每一次都能弄回来一个大家伙儿,其收获论质量要远远超过数目虽然众多,但个头都极小的迪克。而其他人尽管也看出了其中作弊的味道,奈何自己水平不够也只能嘴上抱怨几句,讽刺对方不懂得垂钓真正的内涵也就罢了。

    不过,戴安娜却没想到自己的下一个猎物,居然锁定了一只巨大的龙龟,而这只龙龟虽然实力强大,但它却放弃了抵抗寻着这熟悉的上位者气息慢慢游了过来。

    硕大的龟壳一露出水面,顿时引起了不小的漩涡,简陋的木筏一阵晃动,祺风几个人站立不稳差点都被掀翻了下去,顿时众人都紧张了起来。

    “银龙大人?”龙龟似乎都快遗忘了这种语言交流方式,口吃不清的说着龙语。

    “啊?……嗯,你是?”戴安娜连忙把贪婪的表情收起来,一边往身后藏着那把血淋淋的砍刀一边慢条斯理的问着。

    “达克,达克※#183;法比尔※#183;奥拉※#183;秀耐斯。”龙龟呜噜呜噜的说了一长串名字,听得戴安娜是直皱眉头。

    “达克是么?这是你的地盘?”戴安娜知道每一个龙族的地域观念极强,一不小心就会惹起敌视甚至是猛烈的攻击。

    “呵呵,算不上,我老了,随便走走罢了。”达克叹了口气。

    龙龟虽然也是龙族的近亲,可是却没有变化人形的本领,只好终日里在海水中游荡,不能像金龙和银龙这种最高阶层的龙族那样的自由自在。

    “那你知不知道附近有什么宝贝之类的?”戴安娜的本性立刻暴露得淋漓尽致。

    “……大人您是来寻宝的?”达克一怔,呛了半口海水差点没岔过气去。

    “啊!不是……”戴安娜醒悟过来自己一行真正的目的,只好暂时收起自己迫切的目光,又摆出一副高高在上、大义凛然的样子来。

    龙龟的诧异,而且还居然翻了个白眼儿,这让旁边摸不到头脑的祺风等人看得目瞪口呆。不过对方没有敌意这是肯定的了,尽管他们的对话谁也听不明白,可是大家却也不敢打扰,只能静等着戴安娜对话结束后再来给自己解释。

    “你叫我戴安娜好了,我是来寻找水族的。精灵族有点困难求我帮他们一下,所以我来弄点海藻。”戴安娜毫不迟疑的把自己摆到了一个急公好义、乐善助施的崇高地位上。

    “水族?水族可不好惹哩……”达克晃了晃,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前面倒是有个小岛,上面有一些水族和人类在聚居。”

    能够意外的得到一个新的水族聚居地,戴安娜无疑是立了大功,如果再能找到一个向导,那还不知道祺风会怎样夸自己呢……戴安娜知道这个时候命令对方是不合适的,所以她对着老达克就露出一副小儿女情状,开始发嗔发嗲的无论如何也要将对方拿下。

    “真滴么?那你带我去好不好?”戴安娜双手握在胸前,眼皮朝着对方就是一顿乱眨。

    “得了,您就饶了我这把老骨头吧!前面也不远,我就带你走一趟,权当遛弯儿了。”达克哭笑不得的答应了。

    “耶~!”戴安娜兴奋得大叫一声,忙不迭的跟祺风等人表功去了。

    “啊呀!不好!”迪克忽然大叫一声,来到木筏后面盯着海面表情说不出来的奇怪。

    “怎么?”亚伦也忘记了询问戴安娜是如何懂得龙语,也凑了上来。

    “我的卫队在下面遇到了敌人……”迪克说着说着,忽然脸色大变。

    亚论正奇怪间,只见海面上的水流渐渐混乱起来,然后一根惨白的人骨头忽然从水底窜出,在迪克的眼前优雅的翻了一圈以后,又“扑通”一声沉入了海底。

    “我圈圈你个叉叉的!下手还真歹毒啊!”迪克不知不觉地学会了祺风的口头禅。

    随着迪克的紧急召唤,他在海里的私人卫队纷纷浮出海面,而穷追不舍的敌人也相继跟着溃逃的骷髅们露了出来。

    “额滴神呀……水族都这么丑陋么?!”祺风在一旁惨叫一声。

    呈现在大家眼前的鱼人,虽然已经与人类很相似了,但是他们别扭的五官和身上挂满绿藻的鳞片,怎么也达不到祺风心中的审美观。而且他们手里拿着的,毫无例外也都是一些锈迹斑斑的铁叉之类的垃圾。

    “丑陋的人类!赶快离开我们的家园!否则我就把你们剥光了捆在这……这也能叫船?呃……捆在这条破船后面,泡进海里三天三夜到浑身浮肿,最后欲求无路、饥渴而死!”一个稳稳的骑在海豚上的鱼人从水里慢慢升起,然后就是唧唧咕咕的大陆通用语。

    “酷~!”祺风顾不上对方口齿不清的叫嚣,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对方慢慢浮出海面的海豚坐骑,打心眼里的羡慕对方的造型。

    “好一张伶牙俐齿!”迪克大怒,什么叫这条破船?什么叫欲求无路、饥渴而死?这家伙儿的通用语是跟谁学的?口音倒还能勉强听懂,可是怎么能乱用成语呢?!

    “咳咳……”祺风乐了,骂阵是吧?小爷我别的可能不行,要是用这通用语再输给你个水族,传出去还不被全大陆的人用吐沫给淹死?!

    “呔~!对面的阉人听着!你们要是不立马在我眼前消失,回去搬家远遁千里之外!否则小爷我就从你的肚子里拽出你的鱼肠,然后在你脖子绕上三圈打个死结挂在这……这粗壮雄伟、坚挺有力地桅杆上风吹日晒、游街示众直到你羞愧而死!”祺风回头指了下木筏中间悬挂着“期待没风呀,敌吐号”的木棍,那上面的破布还迎风“咧咧”作响,仿佛也应和着祺风的威胁。

    “……太恶毒了!”所有人的冷汗就下来了。

    “把这句话记下来,回头我们的口号也换成这个,这个听起来更唬人些!”海豚上的鱼人悄悄的吩咐着下属。

    “敢在大海里跟俺们鱼人叫号的人类还真没见过!”

    “那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大海航行靠舵手,敢用鱼人来下酒!”

    “小子休得猖狂!你凭什么这么嚣张?!”

    “就凭咱这满腹经纶,一腔热血!”

    “……”

    “到底还打不打了?!”一旁的迪克急了,这什么跟什么啊?!都扯到哪里去了……

    “攻心为上,攻敌为下!你懂什么叫不战而屈人之兵么?!”祺风苦口婆心的教育着迪克,而后者正打算为少了一根肋条骨的骷髅报仇雪恨呢。

    “且慢动手!后面的龙龟大人也是你们一伙儿的么?”鱼人也不是傻子,他也知道龙龟的厉害,所以还是觉得有必要先问个清楚。

    “路人甲而已!”祺风可不知道老迪克有什么本事,那把老骨头还能不能经得起眼前的折腾。

    “那好,我数到三,咱们就刀枪上说话!”尽管鱼人的巡逻队有十几条铁叉在手,可他们还真没把握留下眼前这帮人类,刚才水里那些骷髅就让他们好一阵头疼。

    “且慢!”关键时刻,祺风却又一次阻止了双方的行动。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