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人群越来越是热闹,想过不了多久,恐怕就连城防卫队都会被惊动过来了。祺风几个人顾不得其他,直奔自己的目标而去。

    “账本!我找到了!”迪克大是兴奋,好像这是皇帝交给他去完成的任务一样的尽心尽力,而且发出的喜悦也是由衷的真诚。

    “少废话!快点把这些珠宝打包,金币能拿多少就拿多少!”祺风眼睛都红了,他心目中也只有传说中的贪官和绅的财富,才能超过眼前的这些珠宝了。

    “你拿的那个是赝品!”阿七不愧是专业出身,瞥了一眼,就看出祺风正忙着往自己储物戒指里面塞的一幅字画不是真迹。

    “画得这么好,怎么也能值几个钱!”祺风可不管那么多。蚂蚱再小,那也是肉啊!

    “……”阿七发现自己还真不是一个合格的盗贼,他照比祺风的贪婪,差的远了去了。

    三个人大肆搜刮完毕,肩扛手拎的,拿着大小的包裹又趁乱爬到了房子顶上。

    “储物戒指太小了!”祺风感叹着,掏出了几个挂钩分给了迪克和阿七。然后以身示范,率先搭扣在空中的滑索上遛了出去。

    其他两个人一点即通,也有样学样照做不误。于是夜空中,三道黑黢黢的身影映着满天的火光,在上百个尚书府的仆人和家人注视下,像鸟儿一样悠悠的滑出了围墙,消失在了远处……

    “不好!快去看看尚书大人!”有几个头脑灵活的先反应了过来,匆忙扑向尚书大人的卧室。

    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脑袋上还在汩汩流血尚书大人,昏迷中犹自还挣扎着双手指向了床铺之下。等众人七手八脚的把主人救醒,按照他的示意搬开床铺以后,尚书大人面对着空荡荡的密室惨叫一声,又一次的昏死了过去……

    第二天,南龙城内这一桩新鲜事,再次迅速的传遍了大街小巷。

    “听说昨天晚上户部尚书府失火,愣是把尚书活活烧死了!”

    “什么啊!明明是恶贼去行窃,被尚书达人发现以后,被他们残忍的杀死,最后纵火掩盖现场逃走了!”

    “你们说得都不对,我听宫里面传出来的消息,原来这尚书大人是个尖细,被朝廷发现以后畏罪自杀的!”

    ……

    不管怎么说,户部尚书确实死了。其一干家人和仆从,也连夜席卷剩余不多的财富四散逃空。目前南龙城内正紧闭城门,四处搜索呢……

    而祺风几个人,却心满意足的躲在自己家里,你一个我一个的,分赃分的不亦乐乎。

    又过了几个月,户部尚书私通敌国一事终于尘埃落定,牵扯到的大大小小上百个官员,都被一一的量刑收押处理了。精灵森林采伐一事也正式中止,祺风的名字迅速的在南龙帝国和精灵族的嘴里流传开来。

    一时间,又红又紫的新贵祺风,成了众多人争相拉拢的对象,搞的祺风的大门不断地被人敲响,礼物几乎快把半个操场给堆满了。

    一开始还颇有些欣喜的祺风,在检查过所有礼物之后,发现大部分居然是不值钱的小吃和茶叶等零碎之后,终于狠下心来雇用了十数个仆人守在门口,对前来骚扰的人群一律宣称:主人身体欠佳,暂不见客,留下礼物以待后约。

    这一举动果然有效,祺风等人因此享受了不少清静,所收取的礼物质量,也立刻提高了几个档次。

    可是这一天,正在跟几个人聊天打屁的祺风,却看见一个平时颇为灵活的仆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祺风很奇怪,看他这架势,难倒还有人来砸场子不成?!

    “有个人很奇怪,声称是这房子的主人,来找您收房租来了。”

    “……”祺风狂汗。

    可不去年早就过去了,如今第二年也到了年底,自己还始终欠着房租一直没给呢。当初第一年的房租,还是自己当时交到了萧老太爷手里的,可接下来事情太多,时间过的又久,一来二往的,祺风倒忘记了还有房租这么一码子事情。

    可是怎么不是萧老太爷派人来收,是原主人亲自上门了呢?!祺风心里很奇怪。

    “请到书房伺候,我这就到。”祺风如今家大业大,有了十几个下人之后,自己也慢慢开始摆起了谱来。

    “祺风大人一向可好啊?”随着祺风走进书房,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之秋!”祺风大吃一惊,没想到上门的债主自己不仅认识,他还是那个险些要了自己性命的敌人。

    “如今要见上您一面可真难啊!”叶之秋微笑着拿出来一张房契继续说道:“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房子的主人,拿了这房契才被破例带了进来。貌似我还是这两个月以来,第一个蒙您亲自接见的客人吧?”

    “嘿嘿……你真的是来收房租的?”祺风如今在自己家里,可是心中大定。他微微一笑,等待着对方表明来意。

    “开什么玩笑?!你不知道如今自己有多红么?就算你霸占了这房子不走,谅来也没一个人敢说半句闲话。”叶之秋像老朋友一样揶揄着祺风。

    “那你这是……”祺风不耐烦了,再不说明来意,自己就打算开始报仇雪恨了。

    “不知道您对我上次的建议,考虑得如何呢?”叶之秋其实心里对祺风恨的是咬牙切齿,可是表面上还不得不做出友善的表情来。

    叶之秋上自从经过上次的狩猎一事,不仅是折进了人手,还被一道密旨倍加责训,最后居然被下达了不限手段,一定将祺风活着带回凯特效力的命令。

    “呵呵,如果我再次拒绝,是不是立刻还会出现大批的人手追杀呢?”祺风好整以暇的坐了下来,慢悠悠的说道。

    “相信你也是个聪明人,你也知道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对抗不了一个帝国的。大家不妨把话往明了说。”叶之秋话语中威胁的意味越来越浓。“南龙帝国国主昏庸,后继无人,不出十年国内必将大乱,而我凯特王朝,经过数代帝王的苦心经营,相信用不了多久必将蔑视天下,独霸整个大陆,先生何不顺水推舟,以助一臂之力呢?”

    “……”祺风略略回想了一下,凯特帝国地处西域,常年与兽人征战不休,确实趁机积蓄了大量的精兵猛将。不过要自己投奔过去做个奴才,貌似自己还真是打心眼里的不乐意。

    “叶先生此言甚是,可惜在下真的无意于荣华富贵,只愿做闲云野鹤一只。不过叶先生可以转告你们陛下,我祺风虽不能去效犬马之劳,可也决不会与你们为敌便是。”祺风思量了许久,终于还是不肯轻易的得罪一个虎视眈眈的帝国,给自己以后的生活找来一个硕大的麻烦。

    “嘿嘿……无意于荣华富贵么?不知道原户部尚书府内没来得及移交的,那价值数百万金币的珠宝字画都到哪里去了?!”叶之秋冷笑一声,抛下最后一句话以后,居然就扬长而去了。

    “……”祺风愕然。

    进了自己口袋里的东西,那就是自己的,谁也休想在把它往外掏出去!可是看对方的架势,感情此事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祺风思前想后,决定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自己跑路算了。

    打定了主意,祺风第二天再次面君请辞。

    “说实话,你为南龙帝国立了不少的功劳,不能将你留下,是朕的损失。”南龙皇帝心里真得很失落。“不过你既然坚持要继续云游天下,不如再帮朕一个小忙如何?”

    “……什么事?”祺风看着这个老奸巨滑的胖子是彻底的无语了。

    “你既然是要四处云游,那么必将是要去精灵森林的了?朕这就修书一封,你顺便带给精灵族长如何?”

    “你随便派个人去不就行了么?”祺风又是很郁闷,不过精灵森林自己倒还真的是比较仰慕的。

    “精灵森林岂是那么容易就进去的……若不是你最近声望大涨,我还真找不到一个可以托付的人去一趟精灵森林呢。”

    “……”祺风知道南龙皇帝不榨干自己最后一滴油水,是不可能轻易放行的了,只好免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只可惜大彪和阿七两个人自春季武考之后颇得南龙军方赏识,都已经答应了留在南龙效力不能随祺风一起走了。还有阿七的妹妹阿兰,欲往神圣帝国皇家学院专修自己的祭祀水平,也不能一起同行了。这让迪克和祺风都有点微微的怅然。

    这样下来,原本和睦的一众年轻人,又一次的被分开了。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