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祺风被这三千人发出的震天怒吼给惊醒了。

    “把你吵醒了?感觉怎么样了?”玫瑟琳检查了一下祺风的伤口,柔声问道。

    “呃……就是感觉特别饿。”祺风稍微活动了下身体,感觉自己好像跟以前有点不同了。

    “你等下,我先去料理了那些呱噪的禁卫,然后我们就回家。”玫瑟琳说完,站了起来冷冷得看着敌人板起了脸。

    那三千禁卫催促着坐骑,张弓搭箭慢慢的接近了祺风等人,然后随着禁卫首领的一声令下,数千只羽箭齐射而出,集中飞向祺风等人站立的,只有巴掌大的那么一小块地方。

    “土墙,起!”随着戴安娜的一声咒语,一道厚重的土墙从地面突然升起,正挡在了箭矢的前面。

    “噗噗……”的一阵闷响,土墙在强劲的弩箭不到三轮的疾射下,逐渐开始崩裂开来,十几秒钟之后土墙终于坚持不住崩溃倒塌了。玫瑟琳眼疾手快,就在土墙倒塌的那一瞬,一道水幕凭空出现,将祺风等人罩在了当中,这才勉强遮挡住了最后一批漏网的利箭。

    “倚仗着你们人多么?!”戴安娜脸色一变,仰头默念了几句咒语然后一挥手,将大面积的高级群攻魔法“流星火雨”施放了出来。

    龙族的魔法操控力果然精准,漫天落下的巨石自戴安娜面前十步起,波浪一般就向着对方的阵营一路席卷过去。

    “大魔法师!”惨叫声中,冲在最前面的禁卫军纷纷落马,禁卫军的士气再一次的落了下来。

    “住手!”一直躲在众人身后的皇帝不忍眼看着自己的精锐惨遭屠戮,终于忍不住站出来。一身明黄色的帝袍煞是晃眼。

    一时间,进攻中的禁卫军们犹豫了,慢慢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戴安娜也停止了魔法等待着事态进一步的发展,如果情况稍有不对,她也就准顾不上什么惊世骇俗,准备随时变身了。

    “本皇在此,你等还不速速退下?!难道连朕也不认得了么?”皇帝一褪原来的颓废之色,脸上显示出无尽的傲然来。

    “大胆贼子,居然敢假扮皇上!”禁卫军首领觉察到士兵的犹豫,连忙大声怒喝。

    “嘿嘿……原来真的是有人想造反呐!”一个声音远远的从空气从传了过来。紧接着无数鲜衣亮甲的御林军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却原来是亚伦和东明搬的救兵到了,说话的正是从忙赶来的金度大师和一干宫廷供奉的高手。

    “末将救驾来迟,望陛下恕罪!”十余骑头戴红翎的将军鱼贯而出,来到了皇帝面前翻身下马叩拜。

    “……”禁卫军首领立刻傻眼了。刚刚自己以多欺少还吃了个大亏,现在对方又增加了不下五千人马,自己这还怎么打?!

    “尔等受谣言蛊惑,不辨是非。还不立刻下马请罪,难道都想株连九族么?!”为首的御林军统领行礼后,转身朝着对方就是一顿臭骂。

    “株九族?!”剩下的两千余伤残狼狈的禁卫军,此时面面相窥,已然斗志全无。

    “末将被贼人蒙骗,冲撞了陛下,险险酿出大祸来,实在是罪该万死!”禁卫军首领眼见大势已去,就势顺着对方给的台阶,抛下武器就下马就跪伏在了地上。堪称一棵墙头劲草……

    “罢了……都起来吧。”皇帝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也知道此时不是跟这帮禁卫军算账的时候,还是先赶紧回宫稳定政局要紧。

    几度险些丧命的祺风见大局已定,身子一软就势又倒在了玫瑟琳的怀里装晕了过去。玫瑟琳和戴安娜见状连忙仔细察看,半晌之后,玫瑟琳红着脸把祺风抱上了马车,戴安娜也一脸古怪的表情尾随其后,只是心里在不停的咒骂着祺风无耻。

    “是非之地啊!回去以后赶紧打包走人,要不然还不知道今后会有多少麻烦找上自己呢。”祺风眯着眼睛依偎在美人的身旁暗暗下定了决心。

    可是事情的发展总是那么的不尽人意。就在祺风找了个时机跟皇帝辞别时,一个小意外又一次产生了……

    当时,祺风刚刚说出要离开南龙的打算,他就被皇帝那凄婉的目光中所感动。祺风一时心软之下多了一句嘴,婉转的嘱咐皇帝要小心凯特帝国的阴谋,维护好南龙帝国与精灵族的关系停止森林砍伐的时候,又被皇帝死死的拉住,非要祺风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个明白不可。

    可是在听完祺风的叙述后,南龙皇帝沉思了半天,居然提出了一个让祺风目瞪口呆的任务。

    “什么?!要我帮你处理户部?!”祺风一时着急,连“陛下”的称呼都顾不上,直接就变成“你”了。

    “你看看,我现在忙着彻查福王一事,哪有功夫分心呐……”皇帝装模作样的对祺风诉苦。

    “你那么多臣子,何必非要我趟这个浑水?”祺风还是觉得不可接受。

    “我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结党的同伙,最后一起来蒙骗我呢?!这里边你最公正不是?而且这件事情也只有你最清楚,交给你办最合适了。”皇帝无助而殷切的,就等着祺风上套了。

    “……”祺风算计了一下,马上阿七和大彪就要武考了,再停留几个月倒也无妨,想必自己最近老实点,也不至于出了什么大的乱子。于是最后,他也不得不点头答应了下来。

    回去后,祺风找了个偷懒的办法,把彻查户部的任务交一股脑的交给了平时就嫉恶如仇,看那些贵族、高官不顺眼的迪克去处理,自己终日在家调戏下美女、耍弄会小风,日子过的也是快哉、乐哉。

    福王谋逆一事,经过几个月的风风雨雨,最后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被皇帝以怀柔的手段化解了。除了几个倒霉蛋被撤职法办之后,福王被冠上了个虚职,正式开始了赋闲在家养老的日子。南宫少爷偶尔也来祺风家里过几次,不过他明显老实了许多,整个的人也透着一股颓丧之气。

    再说迪克这一阵子,整日里三番五次的去户部耀武扬威是好不得意。如今整个朝廷的大小官员们见到迪克都是远远的避开,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他,被冠以私通敌国的罪名弄进大牢去,不死也要被折腾去几层皮。不过让迪克感到郁闷的是,不管他怎么查,户部的账面上就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我怀疑他们还有本底账藏起来了,目前就是抓不到什么确实的证据好来定他们的罪……”迪克终于忍不住地去找祺风商量。

    “那你就去找啊!跟我说有什么用?”祺风这几个月忙于琢磨自己的身体变化,连阿七和大彪的武考都没去参加。

    “拜托!这本来就是你的事情好不好?”迪克差点被祺风的话给气死。

    “啊……这样啊?!”祺风愣了下。“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想去夜探户部尚书府。”迪克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祺风想了想以后终于点头说:“好吧,我就陪你走一遭。”

    到了第二天,祺风拿出一个长长的单子,交给了迪克让他准备。

    迪克接过来一看,上面列了一大堆看起来乱七八糟自己搞不明白的东西。上面写的内容里,尚书府地形图、建筑结构图之类的迪克倒还不难理解,可是这牛皮、水晶、食油、铁珠、超长的绳索甚至红烧肉都是干嘛用的呢?

    疑惑中,迪克陆续的将材料准备好交给祺风,并特意的留在他的旁边,观看着祺风的具体用意。神奇的是,那些迪克原以为一件件毫无关联的东西,在被祺风稍微摆弄了几下以后,居然就变成了一个个稀奇古怪的物件。祺风甚至还将一个超大的火球压缩变小之后,用浸了食油的牛皮包裹了起来,中间只用了一层薄博的风元素进行间隔……

    这风元素可是很活跃的,要是等到风元素不知不觉地散发到了空气中以后,火元素遇到了油脂……迪克在心底里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大功告成!”祺风终于把所有的东西都弄好以后,顺手拿起一块红烧肉塞进了嘴里。

    “这……这红烧肉是吃的?”迪克一直在特意的关注着,这清单上最后列出的红烧肉到底是派什么用场,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祺风最后居然把红烧肉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废话,红烧肉不是吃的,难道还能用来揍人不成?!”祺风嘿嘿一笑,把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和剩下的红烧肉都转移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

    “……”迪克到底还是一件也没看明白,只能无语的等待晚上再看看这些东西的用处了。

    终于到了深夜,祺风率领着满脑门问号的迪克和职业盗贼阿七,悄悄的来到了户部尚书府的围墙外面。

    “你这是在干嘛?”阿七对祺风的可拆卸式梯子已经见怪不怪,可是他看到祺风在墙外的大树上组装滑轮和绳索就搞不清楚了。

    “你的老师没教过你未思进、先思退么?”祺风自上次遇险之后,愈发的小心起自己的安危来。

    “逃跑用的?!”迪克怔了下。难道祺风准备了那么多东西,就是怕被别人发现,为自己逃跑准备的?!

    “然也~”祺风微微一笑,将绳索拴在屁股后面,率先翻墙进去了。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