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跟大部队汇合,祺风算是松了一口气,知道起码自己的命是保住了。自己这边的戴安娜或者迪克这几个变态高手中,随便站出来一个来,恐怕身后这三千大军也是只有逃命的份儿了。只不过,事后这个暴露真正身份的人,就要面对整个大陆无穷无尽的追杀罢了。

    “你受伤了?要紧么?”玫瑟琳和戴安娜看到祺风的肩头鲜红一片,一前一后的冲了上来。

    “惭愧,只把剑留了下来,人没留住。”祺风试图开着玩笑来缓解大家的紧张气氛。

    “呸!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记吹牛!”玫瑟琳含着眼泪笑骂了一句。

    “嘿嘿。”祺风尴尬的笑了下,看着眼前的戴安娜,正在琢磨着怎么开口要点血喝喝的时候,戴安娜却把手一伸,冲着祺风说:

    “你的小刀呢?我的血可以疗伤。”

    “……丢了。”祺风大为感动,自己努力的想了想,貌似匕首却还插在那个禁卫的肋骨上,忘记拿回来了。

    “……”戴安娜咬着嘴唇没说话,自己躲到一边转过了身去。

    “嗯……”戴安娜掏出了个小瓶子,然后趁别人没注意的时候,用力的将自己的指尖一口咬破,然后点点滴滴的,慢慢的接了整整一瓶的鲜血。

    戴安娜一边看着自己指尖滴血,一边还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而那流出来的鲜血,竟随着戴安娜的嘀咕,隐隐的透出了金色的光芒。

    “把它抹在伤口上就行了。”过了一会儿,戴安娜转过身来,把装满龙血的小瓶子递给了祺风身边的玫瑟琳,然后面色含羞的站在了一边。

    “不是口服的么?”祺风有些奇怪。

    “外敷就可以了,口服……效果太慢。”玫瑟琳想了想,还是忍住没说出来,要是祺风真的打算口服的话,只怕戴安娜需要贡献出来的的鲜血,就不是这一瓶两瓶的问题了。

    “不是口服的话,岂不是会剩下来很多?”祺风又傻傻的问了一句

    “白痴,要是能剩下的话,你就都自己留着吧。”戴安娜又羞又恼,忍不住骂了祺风一句。

    “……嘿嘿。”祺风讪讪的笑了下,不知道自己又犯了哪方面常识性错误,反正是不敢再吱声了,生怕戴安娜一反悔,又把血瓶夺了回去。

    玫瑟琳没再说话,她费了好大的劲,才解开了祺风肩头的包扎。看到祺风血肉模糊的肩膀,玫瑟琳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一颗一颗的掉了下来。

    颤抖中,玫瑟琳将龙血轻轻的涂抹在了伤口上。

    龙血果然神奇,就在龙血遇到祺风裸露的血肉以后,就像忽然有了生命似的,争先恐后的从祺风伤口处钻了进去,并且迅速的隐没消失不见了……

    “不那么疼了!多抹点,好使的很!”祺风只觉得伤口处一阵微热,疼痛感渐渐的就淡了,祺风大喜。

    “嗯!”玫瑟琳点了点头,将瓶口略微倾斜,索性将小半瓶龙血一股脑的都倒在了祺风的伤口上。

    “舒服~”祺风觉得不仅疼痛感完全消失了,而且整个的肩膀慢慢的开始热了起来,就像在蒸桑拿一样,而且这股热流似乎还有逐渐蔓延的趋势。

    “咦?这是什么?”皇帝注意到了大家正在给祺风医治伤口也凑了上来,结果却看到那一小股鲜血,居然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伤口之中不见了,皇帝很是奇怪。

    “……龙血。”祺风犹豫了下又补充道:“戴安娜在偶然的一个机会得到的。”

    “啧啧……这下你可因祸得福了。”皇帝居然朝祺风神秘的笑了一下。

    “不就是伤口恢复得快些么,这也能算得福了?”祺风有点哭笑不得,自己可是宁可不挨那一剑,也不要这种被龙血治疗的福气。

    “你不知道?”皇帝有点奇怪。

    “嗯……好热。知道什么?”谈话间,玫瑟琳已经将一整瓶的龙血,前前后后的都倒在了祺风的伤口上,并且被祺风的伤口吸收了进去。

    “普通的龙血被你吸收以后,会强化你的身体,增加你的魔法力亲和度。可是如果是施了咒语的龙血被你吸收,那你不仅身体和魔力会增强,并且你还将分享龙血主人一部分的生命力,如果你受到伤害,龙血的主人也将替你承担一部分的痛苦。”

    “……”祺风和玫瑟琳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而身旁的戴安娜,脸色却红的快要滴出了血来似的。

    “我去看看小风怎么还不回来。”戴安娜突然站起身,转身走了开去。

    “那怎么分辨是不是施了咒语?”祺风喃喃的问着,神色复杂的看了戴安娜的背影一眼。

    “就像你刚才那样,大股的龙血不仅会被立刻吸收,而且龙血本身也会呈淡淡的金色。”皇帝又意味深长的看着祺风说:“要是被龙血的主人发现居然是跟你分享了生命,你可要自求多福喽……”

    “……”祺风翻了个白眼:难道皇帝还以为这瓶血是某条龙追求戴安娜才送给她的?

    不过祺风懒得解释也不能解释,这会儿他正浑身热得难受呢。如果是蒸蒸桑拿的那种热度也就算了,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祺风如今感觉自己像在火堆上烤着一样难过。

    “他怎么样?”玫瑟琳抱着祺风的上半身,发觉他浑身热的像火炭一样,自己不由又开始慌了神。

    “没事儿,正常反应,过一会儿就好了。”皇帝感叹着祺风的境遇,摇着头走开了。

    “……小风呢?”祺风不想玫瑟琳担心,恍惚中找出了一个话题。

    “呃……我们来的路上,处理了几个正在拼命的疯子,然后就立刻赶过来了。小风看到那只烈焰虎死在了路上,惦记着你的嘱咐,所以拖着烈焰虎还在后面呢。不过估计它也应该快到了。”玫瑟琳紧紧抱着祺风的脑袋,把小风的事情轻轻的解释给他听。

    “……”祺风被小风的可爱逗笑了。

    不知不觉的,祺风在浑身的燥热中,依靠在玫瑟琳柔软的胸前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居然就精神恍惚的睡着了。

    可是形势不等人,就在玫瑟琳和戴安娜为祺风疗伤这一会儿,祺风身后的那些追兵已经慢慢的赶了上来,追兵的吆喝和命令声,已经能清晰的分辨出来了。

    这三千禁卫军不愧是南龙帝国精英中的精英。在看到了祺风等人的位置以后,极短的时间内,他们就在稀疏的树林前排好了整齐的攻击队形。而这期间,三千铁甲禁卫们,除了“啪啪”的马蹄声作响以外,就只有乌黑的盔甲和武器随着他们胯下坐骑颠簸时,磕碰在一起的“叮叮”声音了。

    玫瑟琳怀抱着祺风慢慢抬起了头,强烈不满的看着这些有可能将祺风从睡梦中惊醒的禁卫军们。戴安娜则悄然站在了祺风的身前,心里的怒火也越来越是旺盛。

    阿七和大彪把皇帝和阿兰挡在了背后,莉娜也站到了一旁,抽出了一个通体翠绿的精巧短弓,慢慢的搭上了一支细箭凝神戒备着。只有迪克歪着头,慢慢敲着手头的魔杖,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前方何人?速速报上名来!”禁卫军为首的将领一声沉喝,震的树叶“哗啦啦”的乱响。

    “大胆!皇帝陛下在此,你等还不敢快跪下来迎驾?!”阿七毫不示弱的扬起嗓子大喊了一句,不过气势上却照比对方差了许多。

    “闭嘴!吾皇已返回帝都,何人敢在此假冒陛下!”禁卫军将领须发皆张,伸出手中的长枪“倏”地指向了阿七,又是一声断然大喝:

    “你等识相的,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否则等到本将军亲自出手,嘿嘿……”说完,禁卫军首领将手中的长枪往地上重重的一顿。三千禁卫军整齐的擎出黑色的手弩,齐刷刷的对准了祺风等人。

    淡淡的血腥和死亡的气息,从禁卫军的身上渐渐的散发了出来。

    看得出,这绝对是一只训练有素,并且是久经经沙场磨炼过的队伍。否则,仅仅凭借这区区三千人马,是绝对散发不出来这种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气势来的。

    场上气氛立刻紧张了起来,一场血战一触即发。

    可就是在这格外紧张的氛围中,全场的六千多只眼睛,却突然的被双方中间的空地上突然出现的异像惊呆了。

    只见一只浑身黑色,半大不小的奇怪魔兽,在众目睽睽之下,正吃力的叼着一只比它的身体要大上几圈的烈焰虎脖颈,一步一步的拖着尸体,突然从附近树木的背后慢慢的走了过来。

    “八级魔兽风豹?!”禁卫军首领的瞳孔微微一缩,搞不清楚这是一只路过的,还是对方的什么人蓄养的魔宠。他冷静的没敢轻举妄动,默默地观察着这只风豹的举动,判断着它将对场上的局势,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小风却就像这三千人不存在一样,依旧努力的拖着尸体,慢慢的来到了戴安娜的身前……终于,小风松开了牙齿,将烈焰虎的尸体摔到了地上,然后扬着脖子朝戴安娜兴奋的开始撒娇。

    “喵呜~!”随着一声古怪的猫叫,三千禁卫军齐齐的打了个哆嗦:这居然是只猫?!可它的体形也未免太彪悍了吧?!

    “乖~先上一边去,我们要打仗了呢。”戴安娜柔声夸了小风一句。小风这才扭过头,看了看对面的三千禁卫军。

    “喵呜!”小风这一叫,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味道。只见随着小风释放自己威势的这一叫,对面那久经沙场的三千匹战马闻听之后,几乎都打了个趔趄在原地一阵乱转。

    若不是平时训练有素、配合默契,那些骑在战马上的禁卫军们,恐怕当场就要被摔下马背来了。可即便是这样,禁卫军那原本整齐一致的队伍,也立刻出现了一片混乱,气势大跌。马背上的众人心里都是大为震骇。

    看到这一切,迪克在旁边偷偷的撇了撇嘴,心道:小风叫了一声你们就这样,这要是戴安娜大吼一声,估计你们就该由骑兵都变步兵了……

    “是敌非友!”禁卫军首领看到自己的士气受挫,不敢再拖延等待下去。他猛地扬起了手里的长枪,向前一挥,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众儿郎们,随我一起将前面的反贼拿下,死活不论!回去以后,我为大家请功!”

    “得令!”三千人齐声大喝。

    一瞬间,这整整三千人的齐声的呐喊,真可称得上是地动山摇、威不可挡!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