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是专心的逃命,一个是神志模糊的追踪,超常发挥的祺风和大打折扣的追命者,最后居然是一前一后的来到了事先安排好的接应地点。。。

    “怎么回事?”祺风气喘吁吁的赶到以后,意外的发现阿七几个人正对着地上的死马发呆。

    “接应的人和马都被杀了……”大彪一脸的沮丧。

    “陛下说他事先也安排了三千禁卫军在附近策应,我们应该向大帐靠拢,所以都在等你回来好一起出发。”阿七补充了一句。

    “那还不走?!”祺风乐了。三千人马肯定可以高枕无忧了,区区几个谋逆的乱党还不手到擒来。

    几个人于是再一次上路,又朝着皇帝原来的营地走去。在他们身后,那个暗中追命的人,小心的隐藏着身形始终跟在了后面不肯放弃。

    随着距离新的目的地越来越近,地上的尸骸也逐渐多了起来,每个人都不难想象到皇帝的营地也确如祺风意料般,曾经发生过剧烈的战斗。看到这一切,皇帝的脸色开始越来越差,几个人说也不知道此刻他心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来者何人?!”几个人默默的沉思间,突然一小队禁卫打扮的人拦住了去路。

    “吾皇在此,还不速速迎驾?!”阿七一声大喝,显示出无尽的威势。

    “不知陛下在此,恕臣等不敬之罪。”为首的一人躬身行了个军礼,然后吩咐着身边的人回去报信。

    “这些禁卫军首领是谁?”祺风心里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颇有些紧张的悄悄询问着皇帝。

    “……”皇帝突然怔住了,因为他想起这个禁卫军的首领貌似正是福王推荐上来的。

    “小心。”心细阿七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小心提醒着祺风。因为他看到这几个禁卫隐隐的将自己等人围到了中间封住了退路,而且有意无意间,手都按在了自己得刀柄上面。

    祺风跟阿七等人打了个眼色,然后同时突然爆起,挥舞着自己的匕首分别扑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禁卫。

    “撤!”祺风大喊一声,揉身又扑向了正在跟大彪缠斗的禁卫小头目。

    隐匿在祺风等人不远处的追杀者,此刻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杀皇帝?杀祺风?机会稍纵即逝,再不决定可就来不及了!”

    终于决定了优先刺杀目标以后,追杀者挥舞着长剑扑向了阿七。

    阿七猝不及防下全力举起匕首架住了势大力沉的长剑,胸口却被狠狠踹上了一脚,身不由己的凌空倒飞了几米后,跌落在地上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形势的突然变化,让场上的几个人都是一惊。祺风刚和大彪做了一个完美的配合,将匕首插进禁卫小头目的左肋,就看到突然出现的袭击者又把长剑刺向了皇帝心口。

    祺风的匕首似乎被卡在了肋骨之中,被喷涌的鲜血弄得湿滑的右手一时没能将匕首拔出来,情急之下,祺风竟将一直握在左手的魔法手枪当作暗器朝袭击者扔了过去。

    不知道是祺风的运气好,还是关键时刻祺风的意识一直锁定了目标,魔法手枪划了一道弧线,正砸在了对方的鼻子上,顿时鲜血就从他那脆弱的鼻腔流了下来。

    袭击者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登时涌了出来,手中的长剑也不由自主地一抖刺偏了过去。他抹了一把自己的眼泪和鼻血,恨恨的看了祺风一眼,毫不犹豫的又挥着长剑刺向郑仓皇逃命的南龙皇帝。

    祺风在魔法手枪脱手的那一刹那心里就后悔了。自己真是猪啊!明明放着绝好的武器不用,非把它扔了出去!祺风狂骂着自己同时也迅速向黄帝身边奔了过去。

    “乔治?!”祺风在袭击者回头瞪自己的那一瞬间,这才发现对方居然是自己曾经见过的人。

    “来不及了!”看到乔治又一次向黄帝出手,祺风心里判断了一下,发现自己这次实在是没什么东西可以阻挡住对方的长剑了。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祺风忽然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种类似于物我两忘的境界。祺风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脱离了身体一般,四周的环境无不历历在目,可是却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声音传出,大家的动作也几乎处于静止的状态。对了!前世自己作为一个守门员,在扑救对方高速转动的足球射门的时候,自己由于当时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状态,也出现过这种情况。

    一片寂静中,乔治的长剑缓缓的在向前伸着,皇帝肥硕的身躯正不知所措的颤抖着,祺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身正双手,突然就出现在皇帝的身旁,然后两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痛!巨痛!”在落地的一刹那,祺风仿佛魂魄归壳一样,各种感觉一下子就都恢复了过来。惊呼声和剧痛感立刻就冲向了祺风的脑袋里。

    祺风趴在皇帝柔软的后背上,略一抬头,正看见目呲欲裂的阿七正不要命的握着匕首冲向了乔治。而乔治却惊异不定的看着自己的肩头。

    “我靠!”祺风心中狂骂。我说咋这么疼呢,原来自己肩膀上插了一把剑!

    乔治心里也慌啊……阿七和大彪两个人都恶狠狠的一前一后向自己扑过来,可自己的武器却偏偏穿透了祺风肩膀一时拔不出来。乔治用尽全身的力气,连豁带抽的就想在最后时刻收剑抵挡阿七的时候,却骇然发现祺风此刻居然朝自己诡秘的一笑,然后身子一翻,向旁边滚了过去。

    “叮~~!”的一声脆响,长剑的剑尖由于卡在了祺风的肌肉里,并且剑面在乔治的大力作用下随着着祺风的突然翻转,竟然受力超过负荷,硬生生的从根部被拗断了。祺风一声不吭的,直接就晕死了过去。

    饶是乔治应变超快的撒手弃剑躲闪,胳膊和后背上依然被阿七和大彪割出了一个深长的刀口。乔治闷哼一声,再也顾不得其他什么狗屁任务,直接逃命去了。阿七和大彪察看祺风伤势心切,居然也没追赶。

    阿七小心的将断剑从祺风肩头抽了出来,洒上从前他送的金疮药粉包扎好,将祺风的上半身小心的扶了起来。一旁的皇帝此刻也是百感交集的说不出话来,死死的盯着祺风苍白的面孔希望他早点醒来。

    “疼……”不知道过了多久,祺风悠悠醒转呻吟了一句。

    “你再忍忍,后面好多追兵。”大彪喘着粗气安慰着祺风。

    祺风这才发现自己一颠一簸的,原来是大彪在背着自己逃命呢。自己的肩头已经疼得麻木肿胀,并且鲜血也慢慢的渗了出来。

    祺风挣扎着从大彪后背上爬了下来,在自己的储物戒指里乱翻了一气,不论是什么补充营养的还是补充体力的一股脑的灌进了自己的嘴里。这个时候,他忽然想起了戴安娜的龙血来。据说龙血是用来改造和加强一个人的体质的,可如今祺风也不求能改造还是加强一下自己的身体了,此时要是有随便什么的血让自己喝下去,好补充一下自己失去的那些血液的话,那他就心满意足了。毕竟这个世界可没那种先进的技术和设备来验证彼此的血型,然后配套好了给自己输血的事情。

    “戴安娜怎么还不回来!”阿七等人一直不知道戴安娜的真实身份,所以祺风只能是自己小声的抱怨了一句,后悔以前没多弄点龙血来备用。

    “前面就是刚才的接应地点了,要不是刚才我们去了大帐那边,说不定现在我们都汇合了……”阿七后悔当初没有直奔帝都而去,不仅暴露了自己一行让祺风受了重伤。还惹来了三千大部队的疯狂追杀。

    祺风回头看去,身后不远处的树冠不是的大面积摇晃,而且地面传来的震动也越来越厉害,祺风摸着肩膀苦笑了一下。要不是还有着稀疏的树木遮掩和阻拦,那些追兵应该早就到了。

    “你们先走吧,我先找个地方躲起来,风头过了你们再回来接我。”祺风失血过多,头晕的利害,感觉自己怎么也走不动了,只能拖累大家。

    “不行!”一声娇喝在天空中炸响。

    “戴安娜?!”众人一愣。

    祺风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激动坏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下我有救了!祺风差犹如见了亲人一般,身上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了一股力气,他脚步轻盈的向远处的戴安娜跑过去,嘴里还喃喃说着:

    “血……我要喝血……”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