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后追兵的实力来看,烈焰虎肯定阻挡不了多久,如今之计,还是走为上。祺风粗略的辨别了一下方向,向预先安排好的撤退接应地点摸了过去。

    一边跑祺风一边检查着身上可以救命的东西,震天雷和隐形药水早就消耗光了,自己也一直没来得及补充炼制,药倒是还有一些,可使森林里太潮湿,药效肯定要打个很大的折扣。

    另外还有一点迷雾幻天,这时属于精神刺激类型的,原本做出来是打算抢劫银行的。因为这个药粉可以在不知不觉间让人产生恍惚的幻觉,祺风到时候好趁机让对方往自己的魔晶卡里多划过来点金币什么的。

    可后来祺风的生意越做越好,也就慢慢的放弃了这一不劳而获的打算。之所以还没销毁是因为祺风原想说不定哪一天套取个口供什么的还用的上。可是类似于这些的小玩意,零零碎碎的自己倒还是有不少,不过目前看起来都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鞋垫啊……我的鞋垫,我怎么就把你送人了呢?”祺风握了下手里唯一可以保命的魔法手枪,自己叹了口气。

    森林里漫步闲逛倒还风雅的紧,可是对于逃命的祺风来说,体力上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没完没了的树木和草丛,数不清的枝杈和深沟浅壑,没多久就把祺风折磨得像一个原始的野人。他浑身上下的衣服是支离破碎,遍体划伤。

    正逃命间,祺风突然注意到前方稍微平坦处的一人多高的草丛在大面积的晃动,看起来有不少人马或者魔兽在其间行走。祺风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找了个隐蔽的地点藏了起来,打算先看看虚实再说。

    “祺风?”就在祺风摸到了一个较为凹陷的地方趴好,扯了点碎草往自己身上遮掩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自己的身边传了过来。

    祺风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巨响,魂不附体的向对方看了过去。

    “真的是你……怎么弄成这个模样?!”原来是先逃命的阿七等三个人也在一旁注意到了前方的异状,正躲起来观察中,却看到一个貌似祺风的可疑人物鬼鬼祟祟的摸了过来。

    “……你们怎么才跑到这里?”祺风长出一口气。

    “……”阿七看了一眼身边的皇帝没说话,想来原因大半是出在他的身上了。不过也不奇怪,一个平日里养尊处优的胖老头,让他在丛林里逃命怎么也不可能跑得太快的。

    “嘘~对方好像是南宫少爷的人!”一直负责警戒的大彪突然认出了草丛里晃动的人影,正是平时跟在南宫少爷身后的随从之一。

    “那不就是自己人了?”皇帝闻听大喜,抻着脖子就要大声呼喊。

    “别!”阿七一把捂住皇帝的嘴,强行把他又按到了地上。

    “不一定是自己人,八成也是来找我晦气的。”祺风心里这个苦啊,前有宿日仇敌,后有异国杀手,自己看来是在劫难逃了……

    “怎么会?”皇帝迷惑不解,追问着祺风。

    “是这样的……”祺风把自戴安娜约会起双方结下的怨仇,简单的根皇帝解释了一下。

    “现在有我在,你还怕什么?”皇帝对此事其实也有所调查,不过由当事人重新的复述一遍,他还是依然感到十分的有趣。

    “呃……”无奈之下,祺风只好又把福王意图谋反一事和目前的潜在危机,又简单扼要的跟皇帝说明分析了一下。

    “所以,昨天你是故意让我离开行营的?”皇帝似笑非笑的问祺风。

    “嘿嘿……我这不是担心你么。”祺风有点尴尬。

    “那……刚才那些黑衣人又是怎么回事?”皇帝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

    “……他们是凯特帝国的人,想邀请我去做客,我一直都比较忙就拒绝了,谁知道他们这么小气,非缠着我不放。”祺风难得的装傻充愣了一回。

    “嘘……他们好像发现我们了!”大彪突然插了一嘴,打断了祺风和皇帝之间的对话。

    “距离接应地点还有多远?”祺风大急。

    “应该不远了,出了前面的树林用不了多远应该就到了。”阿七曾参与了这些防范的布置,一直心里有数。

    “你们先绕过去,我在这里吸引他们的注意,稍后去跟你们会合。”祺风当机立断,慷慨激昂的下着命令。

    祺风自认为不是什么牺牲自我的英雄之类的伟大人物,可是考虑到对方的人数不多,极有可能只是针对自己而来的,所以不得不摆出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多争取点同情票。果然皇帝和阿七他们,望着祺风的的眼神立刻就深情了许多。不过居然没有一个人出言反对,这让祺风心里多少有点遗憾,自己本来还准备了许多话好来再进一步煽情的……

    看着阿七和大彪掩护着皇帝偷偷从另一边绕了过去,祺风不再遮掩,猛地站起身来转身就往相反的方向跑去。他的身影立刻落入了草丛里众人的眼中,呼喝声顿时在他背后不断地响起来。

    “这么个跑法肯定不行,自己早晚被两帮人追上蹂躏至死!”祺风一脚深一脚浅的逃命中,脑袋里高速运转了起来。

    “两伙人?继续借刀杀人?可双方都不是魔兽那种低能,怎么可能?”

    “啊!迷雾幻天!”祺风一拍大腿,又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祺风掏出来能让人精神恍惚的迷幻药粉,分了一半陆续的撒在了自己逃命的沿途,然后毫不迟疑的迎着凯特帝国追兵的方向继续跑去。

    “别动手!我想通了!”祺风远远的看到被烈焰虎折腾得狼狈不堪的一干人马,立刻高举着双手大声打着招呼。

    “……”叶知秋的脸色此时是无比的难看。有心杀了祺风以泄心头之恨,又怕身旁的众人之中有人会密告自己故意杀害任务目标,影响自己的前途。

    “怎么这么快就想通了?泰德先生还真是善变啊!”无奈之下,叶知秋只好狠狠地用语言来讥讽祺风几句。

    “良禽择木而栖,自古皆然。更何况我在南龙已经无法容身,只好投奔你们凯特这个明主了……”祺风混进对方的队伍里,一边说话一边在人群里绕着圈子,暗暗的把另一半药粉撒了出去,然后站到了上风口处。

    “你如今正受南龙皇帝宠信,怎么说无法容身?”叶知秋抓住祺风话语里的疑点,立刻详细的追问起来。

    “南宫少爷与我有隙,相信叶先生不会不知道吧?而且我与南龙皇帝仅仅是君子之交而已,这么久了,你可看到我可曾受过什么封赏爵位?这些都没有,何谈什么宠信一说?”祺风所说的都是实情,倒也不由得叶知秋不信。

    “那你刚才怎么不曾答应,现在又跑回来了呢?”叶知秋还是有几分怀疑。

    “唉……实话说了吧,南宫少爷正是要趁这个狩猎的机会对我下手呢,杀手就在前面,马上你就可以看到了……”祺风的表情无比的委屈。

    “……”叶知秋一时气结。

    “敢情你是来找我消灾避祸,让我们帮你处理麻烦来了!”

    “南宫少爷如此欺我,你们要是不给我撑腰,那让我如何拜服?!”祺风此刻倒是一脸的理所当然,硬是让叶知秋说不出话来。

    说话间。祺风估计着药效也差不多开始发作了,南宫少爷的人马也应该要到了。果然随着祺风的四处查看,南宫少爷的人陆续的在不远处显露了身形。

    “呔!”祺风站到队伍前面,朝着南宫少爷一方大喝一声。

    “你等何苦如此相逼,以为少爷我还是一个人那么好欺负的么?”祺风不等错愕的两边人马反应过来,自己就张牙舞爪,大声吟诵着莫名其妙的魔法咒语起来……

    南宫少爷队伍里还真是不乏反应机敏、能力高超之辈,随着祺风的咒语刚刚说了两句不到,弓箭和各种魔法就朝着凯特帝国的队伍扑面而来。

    “先别动手,大家自己人!”一个声音淹没在了众人的怒骂和无穷无尽的咒语里。

    “日!”精神恍惚的两方人马来不及思考和分辨其中的误会,迅速地卷入了这场莫名其妙的战斗,血肉横飞中,双方开始大打出手而且越来越凶狠、残忍起来。

    惨叫在彼此纠缠的身影里不断地响起,残缺的的尸体喷洒着鲜血倒在了草丛之间,如今两边的人马都已经杀红了眼,彼此捉对厮杀着,局面刚好呈现均衡之势。

    此时的祺风,趁着这个混乱不堪的局面,左躲右闪中,悄悄的移动到战场的边缘然后悄无声息的又一次溜掉了。

    “想跑?!”战场上一个祺风曾经见过的人,随手荡开攻过来的长剑,努力的咬了下自己的舌尖保持着清醒,然后也悄然的跟了上去。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