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内,祺风正竭尽全力的蛊惑着皇帝陛下一起去参加自己郊游狩猎的计划。

    “生命在于运动!天天窝在皇宫里您不觉得闷么?”

    “流通的空气最新鲜,自然的景色最迷人!您也该让自己轻松一下了。”

    “您不是在担心安全问题吧?!那还不简单?到时候你多带点禁卫军也就是了。”

    “陛下?您倒是说句话啊?别睡了陛下!”

    “……”

    “终于说完了么?”皇帝睁开了眼睛看了看祺风:“朕早就动心了,可是你一直不停的啰里啰唆,实在是让我插不上嘴啊……”

    “……”祺风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感情这半天吐沫星子全是多余的。

    “是后天早上出发啊,到时候记得多穿衣服,可千万别感冒了。还有不许弄虚作假,让禁卫军帮你狩猎,不然到时候撤销您的参赛资格。还有……”

    “闭嘴!来人啊,快送祺风出宫去!”皇帝大喝一声,捂着耳朵先躲进后宫去了。

    “嘿嘿,任务完成!”祺风目的达到,吹着口哨找金度大师聊天去了。

    不成想,郊游狩猎的风波愈演愈烈,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几乎南龙城内所有有点身份的人都知道了这一活动。等到狩猎这一天早上,祺风等人来到南龙城门口时,被眼前黑压压的人群惊呆了。

    “太夸张了吧?”东明对着几十组不同打扮得的人马咂舌惊叹。

    “拖家带口的,八百里外的兔子也早就吓跑了……”迪克叹了口气。

    “没关系,我听说皇帝陛下临时放生了几百头各种魔兽,到时候咱们比比看谁的收获更多一些。”不知道南宫少爷从哪里突然冒出来插了一嘴,嗓音透着一种奇怪的尖锐。

    “要打赌么?”戴安娜自从最近从南宫少爷手里搜刮了不少好处以后,再看着他的目光就像盯着一个会移动的金库一样眼冒绿光。

    “这家伙儿几天不见,怎么细皮嫩肉的好像比我的皮肤还好?!”不仅是戴安娜看到了心里在琢磨,其他几个人看着南宫少爷也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嘿嘿,早就有人开了地下赌场,不过我不介意跟你们私下再赌一手。”南宫少爷尖锐的嗓音再一次响起,说完居然还冲着祺风嫣然一笑。

    “那就别赌太大了,来个一万金币就算了,再多了就伤和气了。”祺风咔吧了下眼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意的开了个赌注。

    “……”周围几个人无语。

    “我怎么觉得他有点奇怪?”等南宫少爷走后,敏感的玫瑟琳偷偷的问祺风。

    “这才刚开始,再过几个月你再看看,嘿嘿,就怕到时候你就认不出来他了。”祺风心里真是好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都安排好了么?”祺风打发走了玫瑟琳,又把东明拉到一边小声的问他。

    “没问题,昨天几个方向接应的人马就都到位了。”东明点了点头。

    “嘿嘿,小心无大错,用不上最好,要真的出了事,这些可都是能救命的。”祺风心里又踏实了点。

    “出发!”随着三声号角,皇帝下达了狩猎正式开始的命令。

    喧闹的人们该骑马的骑马,该上马车的上马车,数不清的奴隶们挑着帐篷、铁锅紧紧的跟在自己主人的后面,浩浩荡荡的向目的地开去。

    “有不少高手啊!”经验老到的阿七逐个观察了一圈以后,凑到祺风身边汇报着。

    “实力最强的应该属于皇帝那组和南宫少爷一组,他们队伍里不仅有天空级武士存在,还有不少大魔法师甚至魔导师级别的人物在队伍里面。其他的人水平倒是一般,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反正到时候大家都会散开,我们距离皇帝那组近点扎营应该问题不大。”祺风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计划着。

    南龙城虽然地处整个大陆的南方,但是在冬天里气温依然十分的寒冷,连绵的阴风嗖嗖的吹着。上路了没多久,还在骑马左盼右顾的祺风就忍受不住这阴冷的天气,钻到了温暖的超大马车里再也不肯出去了。

    “估计傍晚时分就能到地方了。南宫少爷那组从一开始出发就不见了踪影,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头。”祺风把冰凉的双手伸到了小风的肚子下面,惹的小风不住的躲闪。

    “他们……不会弑君吧?”阿七还记得上次的谋逆事件,此时突然冒出了一嘴。

    “……”祺风愣了。

    荒郊野外,又是临时组织的活动,如果福王真的打算进行上次未竟的谋反大业的话,那此时还真是个绝佳的机会。

    “弑君?可能么?”不了解福王底细的东明吓了一大跳。

    “还真难说……”祺风琢磨了半天,觉得要是换做自己,肯定也会挑这个时间下手。

    “那我们怎么办?”东明立刻慌了神,其他几个人事不关己,都是一脸的不在乎。

    “怎么办?凉拌!”祺风一把将东明按回了座位上,开始分析着对方下手的最佳时机。

    “换做是我的话,我肯定是挑大家都正式开始捕猎,人手都分散出去以后再动手。”

    “那也就是明天中午时分了!”阿七一点就透。因为早上起床吃过饭以后出发,然后到了晚上再统一回营地集合,那么中午时分,正是人手分散到最远距离来不及回防的时刻。

    “如果南宫少爷一伙要对付皇上的话,我们基本上就没什么危险了。所以,要想个办法把皇帝弄出来跟我们走。”祺风觉得这次自己把皇帝拖下水,心里有点愧疚。

    “可能么?”迪克摇了摇头。如果想要皇帝离开,那么他的那些禁卫军们肯定也会跟着他一起离开的,如此大的人马调动,是怎么也不可能隐藏形迹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祺风看了看马车外的阴风依然嗖嗖的吹着,一咬牙又钻了出去骑上马追赶皇帝的队伍去了。

    “哈哈,朕早就知道你在后面跟着我了。怎么?想跟着朕捡点便宜?”皇帝斜靠在毛茸茸的卷毛兽皮上打趣着祺风。

    “怎么可能?!”祺风连声否认。

    “是不可能,因为朕也不知道那几百头魔兽都跑到哪里去了。你跟着朕也没用。”皇帝笑了笑。

    “我不是因为这个来的,我有件好玩的事情,不知道陛下您感不感兴趣?”祺风压低了嗓音,装出一种很神秘的样子问道。

    “哦?说来听听。”皇上难得的出来玩一次,心情正是大好。

    “陛下觉着您这么前呼后拥的狩猎有趣么?”祺风不待皇帝回答又继续说道:“且不说魔兽看到您这么多人马会不会跑的远远的,就算他们不跑,几百头魔兽分散在偌大个森林里,嘿嘿……不过,估计到时候您的禁卫军会主动把方圆几里的魔兽都赶到了您的眼皮底下,相信陛下您就是闭着眼睛乱射一气,也能蒙到几个吧?可这样就失去了狩猎的真正趣味所在了。”

    “……”皇帝眯着眼睛想了想,确实有点道理。

    “依你之见?”

    “我的意思是,陛下您偷偷的到我们队伍来,人手一个都不带,跟着我们好好的品尝一下狩猎真正的乐趣。”祺风诱惑着。

    “我们可都是把魔兽森林当成自己家后花园一样的精英,区区这几个魔兽绝对是手到擒来。”

    “……”皇帝有点动心了,自己被这些卫兵、侍卫们跟了几十年,还真有点怀念当初年少轻狂的好日子。

    “陛下不是在担心我有什么坏心思吧?”祺风看出了皇帝的犹豫,又将了他一军。

    “什么啊?!我是担心怎么才能溜出去还不被别人发现!”皇帝瞪了祺风一眼。

    “这个嘛……你找个忠心的属下伪装成你不就得了?他要是走漏了风声您就判他个欺君什么的……明天早饭后出发时,您就悄悄的混到我们队伍里来,保证神不知、鬼不觉地无人能发现。”祺风进一步的蛊惑着皇帝。

    “……就这么办!”皇帝童心大起,自己也开始兴奋起来。

    搞定了皇上,祺风立刻就返了回去安排接下来的具体事宜去了。当天晚上,祺风的营地特意的驻扎在了皇帝营地的旁边,好方便他第二天出发时能够顺利的溜到自己的队伍里面来。

    “明天皇帝跟我们在一组,你们几个都收敛着点,别露出了马脚。”祺风临睡前特别把迪克、玫瑟琳还有戴安娜叫过来反复的嘱咐着。

    “没事儿,我们看热闹还不行么?”迪克有点不以为然。

    “那可不行!我可是跟南宫少爷赌了一万金币的,要是我输了,我回头就把你卖给魔法工会的,估计怎么也能奖励我几万金币补偿一下了。”祺风恶狠狠的威胁着迪克。

    “……那怎么办?”迪克搞不清楚到底要不要自己出手。

    “明天我把皇帝跟阿七他们安排在一起,你们三个就跑的远远的放开手脚大干一场。据说有个六级的烈焰虎也被抓过来放生了,明天你们要是不能活捉它晚上就别想吃饭!”祺风可是了解到地下赌场对于捕获烈焰虎的小队设立了高达2万金币的重赏。

    “……”三个人一起鄙视了祺风一下,各自回去休息去了。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