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首饰2000金币,三个武器800金币,2套软甲600金币……”祺风躺在草地上笑嘻嘻的在计算着大家的收获。。。

    “呵呵。”玫瑟琳坐在旁边含情脉脉的注视着祺风,享受着这难得的二人时光。

    “这丫有钱啊,昨天花掉快4000金币,眼皮都不眨一下。”祺风又有点愤愤不平。

    不过想到这几个人最后不仅在妓院狂吃海喝,闹了个乌烟瘴气不说,最后居然还大肆打包带走,着实让南宫少爷丢尽了脸面。祺风这心里才稍微舒服了点。

    “你真的打算要去回访?玫瑟琳有点担心地问。”

    “不去能行么?不过你放心,目前有皇帝罩我,他不敢把我怎么样的。”祺风想到临别时候南宫少爷的邀请,自己也有点头疼。

    “回访你总要送礼的吧?这下轮到你出血了。”玫瑟琳想到祺风的吝啬,忍不住笑着打趣他。

    “……咱可是穷人,到时候送他包茶叶就不错了。”祺风撇撇嘴。

    “……”玫瑟琳无语。

    “对啊!看我这次怎么耍他一下!”祺风灵光一闪,突然兴奋得跳了起来。

    “怎么耍他?”玫瑟琳也兴趣大增。

    “嘿嘿,这次我叫他生不如死,看他以后还怎么泡妞!”祺风一脸的阴险去找大彪去了。

    “大彪!别打了,过来找你有点事。”祺风叫着操场上正在被阿图蹂躏的可怜人。

    “哎!”大彪痛快地答应了一声,对祺风难得的解救自己一次感激不已。

    “你去上街搜集点桂花、茉莉花什么的,多弄点,再买一匹怀孕的母马,我有大用!”祺风神秘兮兮的交待着大彪。

    “没问题!”大也没问祺风要这些做什么用,直接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他巴不得自己溜出去逍遥下,要不然他早晚要被阿图蹂躏死。

    “阿七加油!天级武士在呼唤你!挖哈哈。”祺风交待完毕,又朝正被死亡特训的阿七喊了一嗓子。

    “……”阿七一愣神,立刻被阿图一脚踹在了屁股上飞了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祺风就爬起来哆哆嗦嗦的跑到了马厮里,阿图拎了个大桶等着那只刚买来的母马早上的第一次的溺尿。

    “根据我的经验,憋了一晚上的尿,浓度应该是最高的。嘿嘿。”祺风自言自语着,整日里像影子一般一直跟随在身后的阿图,他已经做到视若无睹了。

    “哗~~”终于如愿以偿的接到了马尿,祺风捏着鼻子,让阿图拎到了自己的炼金实验室去。

    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祺风终于把马尿蒸干,提炼出来一小堆淡黄色的粉末状固体来。经过去味的处理后,已经一点也闻不出早上那刺鼻的尿骚味了。

    “去把那些茶叶拿到厨房去,今天免费教你怎么炒茶!”祺风计划完成大半,心情好极了。

    “你是想拌到茶叶里?!你这是想让谁喝马尿呢?”等在旁边看了半天的大彪也不是傻子,略一琢磨就明白了过来。

    “你说还能有谁?!”祺风一阵奸笑。

    “我明白了!你狠!”大彪兴奋的跑出去准备去了。

    “要是只是想让他喝马尿,还用得着我费这么大劲?!”祺风摇头晃脑的哼着调子早已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唱腔跟了出去。“汝等凡夫俗子,焉知山人妙计哉~~”

    第二天,祺风拎着两包秘制的茶叶,去福王王府做客去了。为了安全起见,他特意带上了戴安娜和阿图两个人。

    “我送礼的时候,你就说这是你按照我的配方亲自炒制的,明白了么?”祺风将茶叶交到戴安娜手上,反复的叮嘱着。

    “哎呀,明白了!不就是掺了马尿么,我看你是不想自己拿出来这么寒酸的回礼吧?!”戴安娜讽刺着祺风。

    “你个妇道人家懂几个问题?!过几个月你就知道效果了。”祺风懒得解释,也跟这个世界里的人解释不明白。

    “啊呀,南宫兄弟,可想死我了!”祺风进了副王府看到南宫少爷,又是一个热烈的熊抱。

    “……里面请。”南宫少爷好不容易从祺风怀里挣脱出来,立刻倒退了几步。

    “咦?南宫兄弟还有客人?”祺风意外的发现了客厅里居然还坐着一个人。

    “这是来自凯特帝国的乔治先生。这就是我跟你提到的才子祺风。”南宫少爷为两个人介绍着。

    “久仰大名,祺风先生的一句‘裙裾飘兮,舞余香。’真是令人回味无穷啊!”乔治站起身,连连抚了几掌。

    “嘿嘿,乔治先生过奖了。”祺风没想到凯特帝国的人居然也懂得南龙的文化底蕴。

    “乔治先生素来仰慕南龙文化,自从我跟他说了你当日临街做的诗之后,这不就非要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南宫少爷在中间周旋着。

    “几句酸文,倒叫大家笑话了。”祺风打着哈哈,心里老是觉得南宫少爷的这一安排让自己琢磨不明白。

    “对了,敢问南宫兄弟,最近你是不是总感觉莫名的烦躁,经常困乏而且夜里流汗,枕头上有许多断发呢?”祺风换了个话题开始给南宫少爷下套。

    “呃……好像你说的都有,怎么?有什么不对么?”南宫少爷想了一下,自己莫名紧张起来。毕竟祺风是以治好了皇帝的重病才得宠的,他的话如今谁敢大意?!更何况这些特征貌似都不时地在自己身上出现过。

    “嗯……前几日我看你面色过于苍白,兼且皮肤粗糙,故此这里在进一步求证下。”祺风作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其实在心里狂笑不已。

    南宫少爷就是想否认恐怕也不容易,任谁被宰了十几个手下外加损失数千金币都会忍不住憋气狂躁,再说这大冬天让人犯困打盹也是常见的事情,睡觉么,当然就要盖被子,盖了被子当然就会出汗,祺风就不信他堂堂一个皇族子弟夜里睡觉会被冻醒。

    再加上冬天里日照不多、空气干燥,这个世界里又没什么皮肤滋润养护的手段,皮肤白一点,粗糙一点也是正常的,可这几个正常的地方加在一起,由一个目前是给皇帝看病的人说出来,那意义就大不相同了。

    “可是我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妥啊?!”南宫少爷握了握拳头,依然是那么的苍劲有力。

    “倒不是什么大毛病。只不过……”祺风慢条斯理的解释,乔治的胃口也被调的老高。

    “只不过什么?”南宫少爷急忙追问。

    “只不过长此下去,恐怕会对你的那个方面颇有影响啊……”祺风凑到南宫少爷的耳边,意味深长的说道。

    “……祺风兄弟可要帮我!”南宫少爷此时也顾不得刚才对方一口一个兄弟叫的是多么肉麻了,自己也立刻开始套起了近乎。

    想一个正是年纪轻轻,而且不愁荣华富贵的南宫少爷,平日里本来就过惯了花天酒地、声色犬马的逍遥日子,冷不丁的突然被告知以后自己“小弟弟”有可能会出现问题,他如何不急?!

    “呵呵,南宫兄弟不要慌。我几天按照祖传秘方特意调制了一种茶叶,只要你能坚持每天饮用,这一切自然就不必再担心了。”祺风心里头头的冷笑:等你的性趣彻底转移以后,少爷我早就脚底摸油,逍遥天下去了。

    “这可是某位小姐按照配方亲自调制的哦~~”祺风朝戴安娜打了个眼色。

    “原来那个‘黑色妖姬’是罕见的珍品,这个茶叶就当作是我的回礼了。”戴安娜言罢嫣然一笑,差点让南宫少爷把魂也丢了去。

    “就是冲泡着喝掉么?”南宫少爷接过茶叶,进一步详细地询问着饮用方法。

    “其实最好是冲泡之后,连茶叶也一起吃下去,这样药效才一点也不会浪费。”祺风想了想,觉得还是都吃下去才不会有一点点的浪费。

    等祺风几人离开以后,南宫少爷对着茶叶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按捺不住,找了个仆人先喝了半个月,经过观察其确实面色见好,证明茶叶无毒之后,南宫少爷也开始放心大胆的开始饮用起来。

    “你到底在弄什么玄虚?那茶叶真能治病么?”回去的路上,戴安娜忍不住地问祺风。

    “嘿嘿,你喝么……倒还是真有点好处。”祺风瞄了瞄戴安娜的前胸,轻笑了几声。

    “呸!想骗我喝那马尿?做梦!”戴安娜给了祺风一个白眼。

    “不过要是他喝么……皮肤倒是真的能越来越白嫩,至于其他?嘿嘿……”祺风微笑不语,继续保持神秘状。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