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所料,杀手看到了祺风拿了一把小刀,嘟嘟囔囔的朝自己走了过来。

    “哼哼,先救活自己再反复的折磨么?这个世界果然实冷酷无情的。”杀手再一次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那眼角曾经噙着的泪水,悄悄的隐了下去……

    却只见祺风径自走向病榻上的杀手,拿着刻刀在杀手身上比划了半天,嘴里还不时地嘟囔着:“材质不一样啊,这刻画起来会不会走形呢?”

    杀手没听明白,睁开眼睛看了祺风一眼。

    “咝~!”杀手全身的肌肉刹那间猛地收缩了一下,浑身的登时有不少地方的伤口又裂了开来,鲜血一丝丝的从身体里又渗了出来。

    “那个奴隶?!自己不是把他杀死了么?!怎么还会站在这里?!”杀手看到祺风身后的阿图,自己本来就紧张兮兮的神经差点一下子就绷断了。

    “别动!你的血本来就不多了!”祺风按住杀手的身体,自己还在考虑着自己的人体试验方案。

    “……”杀手本来就虚弱的身体,随着这一下全身肌肉的紧张之后,顿时陷入了深深的无力当中。

    杀手转动着眼球,努力的在阿图脖子上寻找着当初自己下手的部位,可是真的看到那早已凝固的血痂时,他吃惊的张着嘴陷入了失神状态……

    祺风看到杀手不再乱动,继续思考着自己异想天开的复合炼金试验方案,没注意到阿图原本呆滞的眼球,在看到杀手折断的左手之后,微微转动了一下。

    那只左手,正是阿图临死前最后一眼看到的,曾经帮助自己稳住茶壶的大手……

    祺风从储物戒指中,翻出了《魔法阵总汇大全》,仔细挑选着符合自己计划需求的几个阵图。

    其实祺风的计划很简单,他在制作成功几个简易魔杖之后,突然异想天开的琢磨:要是把这些阵图刻画在人的身体上,那会是一个什么效果呢?可是苦于找不到人能由着自己在他身体上乱刻乱画,所以祺风当时的念头也就是那么昙花一现,并没有继续考虑下去。

    可如今这个杀手送上门来,正好可以让自己满足一下一直被压抑住的好奇心,反正杀手的痛苦,如今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之内。

    祺风考虑到当初这个杀手在整个的刺杀的过程中,使用的一直都是各种狠毒有效的武技,并没有施展哪怕一个小小的魔法。所以祺风在魔法阵图中,甄选了可以让力量和速度分别提高三倍的阵图,打算先刻到杀手身上看看效果。

    祺风先拿出尺笔,在杀手的四肢上,按照阵图的比例一丝不差的先描好了图案,以免他的柔软的皮肤,会随着刻刀出现走形而导致正个魔法阵的前功尽弃。

    这个工程是浩大的,祺风把自己关在房间中,整整一夜未曾合眼,终于在黎明的第一束阳光照射到窗口时,祺风完成了杀手四肢上的,四套八个可以增加速度和力量的魔法阵图,可怜的试验品疼得是死去活来,几度陷入昏迷以后,又被剧痛活活疼醒……

    “感觉怎么样?”祺风布满血丝的双眼,期待的盯着杀手问他的感觉。

    “……”意识几近崩溃的杀手,茫然左右转动了下眼珠。

    “没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祺风看着奄奄一息的杀手,后者完全没有反应。

    祺风觉得自己心里的肥皂泡,一个一个的破灭了。

    “差在哪里呢?”祺风苦恼了,他看着自己桌子上,那一大堆已经完成和即将完成的魔杖出着神。

    “我日!他没有魔晶!”祺风看到每一个魔杖上都有一小块晶核,不由的跳了起来。

    “人,是没有晶核的……难道给他镶嵌一个不成?!”祺风紧接着又陷入了沉思。

    镶嵌,绝对是下策!晶核总归会有耗尽能量的一天,如果能让他自己汇聚四周的魔力的话……祺风脑海中一个新的思路慢慢清晰了起来。

    “没有晶核,我就给你种一个!”祺风哗哗的翻着书,找着可以帮助汇聚魔法能量的阵图。

    “光、暗、水、火、风、土、电、冰……怎么都是单属性的阵图,没有一个整个的呢?”

    祺风嘟囔着把八个阵图列了出来。力量属于土系魔法,速度属于风系魔法……要是自己把这八个魔法都刻上去,那他岂不是全系魔剑士了?!这个结果让人期待啊~那么把这八个阵图按照八卦的方式排列,晶核放在中间?!

    祺风兴奋起来,他迫不及待的准备动手,可是在描画好新的这些阵图之后,他又想起自己还敲诈过戴安娜的一瓶龙血:“不知道把龙血混杂进去,成功地把握会不会大一点?”

    于是,一个让整个大陆都为之震惊的“八卦魔法阵”由此产生了;一个机缘巧合的“人造魔剑士”也即将诞生在祺风的手下。而且在这个诞生的过程中,还出了一个让人惊喜的小小意外……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大亮。

    迪克一大早就跑到祺风的房间里,对阿图反复的继续自己的亡灵魔法研究,他和祺风两个人都不了解对方在做什么,但大家互不干扰,都沉浸在自己的乐趣当中。

    “万事俱备,只欠移植!”祺风站起身,舒展了下自己僵硬的身体。去挑了个米粒般大小的“魔晶种子”,打算植入杀手的皮肤下面。

    “怎么就不听我控制呢?!”一旁的迪克愁眉不展。

    迪克一直感觉似乎是阿图的灵魂未散,始终在跟自己抢夺着那个身体的控制权,而自己,还明显强不过他……迪克不甘心的再次重复着亡灵咒语,看看自己能不能重新获得尸体的控制权。

    朦胧中,陷入深度昏迷中的杀手,似乎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一丝异常。一片黑暗的意识状态下,他那四肢以及胸口传来的一阵阵刀剜的剧烈疼痛,貌似已经渐渐的远离自己而去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虚无。

    “难道他是在为自己疗伤?!”杀手依稀记得祺风在自己身体上做了很多自己搞不懂的手脚。“上次他用针线缝合了自己的身体,结果伤口奇迹般的快速愈合起来,难道这次他拿着小刀在自己身体上刻画,也是为了救治自己?!”

    杀手的意识越来越缥缈,但是他却能清晰地感到自己的身体那失去的力量,突然已经在慢慢的恢复着,还有一种自己不清楚的能量,也随着自己的体力渐渐恢复壮大……一点一滴的,它们汇聚成涓涓细流,然后又从细流中,逐渐变成了奔腾的大河,波涛汹涌的翻滚着、咆哮着……

    “我误解他了,他果真是在救我,他不仅在救我,还在让我比以前更加强大百倍!”杀手恍然大悟,并且被祺风无私的胸怀深深的打动了。他的嘴角终于浮现出一丝了自己这一生第一个笑容。“我苏醒后的第一句话一定要告诉他,从今往后,我将奉祺风为永远的主人,一生一世的追随,永不叛逆!”

    杀手的眼角,隐隐流出了一滴感激的泪水……

    可是,这能量怎么还在往自己体内汇集?!没完没了,自己快承受不住了……疼痛!剧烈的疼痛……“主人,你快主手啊!”杀手在内心大声的呼喊。

    “啊~~!”杀手体内的能量越聚越多、越聚越快。巨大的能量汇集的速度和势头,突然使他胸口产生了爆炸一般的疼痛,他只觉得轰然一声,自己那缥缈的的意识,逐渐远离了自己,隐向那无穷无尽的虚无当中去了……

    “哦耶~!”祺风将细小的晶核埋入杀手体内并且缝合好,拍拍双手站了起来。

    目前祺风就差最后的一步工作:输入第一股魔法力,以次来启动各个魔法阵。然后他就可以看到自己最后的试验成果究竟是什么样子了。

    祺风看了一眼身后的迪克还在喃喃的念着自己听不懂的咒语,自己定了定神,终于把手伸向了杀手胸前晶核的位置,缓缓注入了自己的魔法能量……

    魔法阵沉寂了几秒,突然间一个个的,依次绽放出了各色的光芒,开始是淡淡的,柔柔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杀手身上的魔法阵图全都开始运作起来,所有阵图所发散的光芒,也变得越来越明亮和耀眼起来……

    祺风惊呆了,他感觉四周空气中的魔法分子,似乎都争先恐后的向杀手的身体涌去,就连自己体内的魔力也蠢蠢欲动想挣脱自己的控制。杀手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七彩的光芒将他整个的身体都包裹起来。

    正在施咒的迪克被眼前的异象惊呆了,他匆匆念完了自己的咒语,茫然无措的看着被光芒笼罩的杀手怔住了……

    “啊~~!”光芒中传出杀手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曾经颤动不已的床板也恢复了平静,只有七彩的光芒依旧笼罩在整个床铺的上空。

    “死了?!”祺风一脸痴呆。

    这一刻,谁也没有注意到迪克咒语结束后的阿图,随着杀手的那一声惨叫,眼珠又一次剧烈的转动了一下,随后整个眼球就彻底的变成了死灰色……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