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祺风的指挥下,昏迷中的杀手被拖进了祺风的房间里。。。

    “他马上就要死了。”阿兰检查了一下杀手的伤势之后说。

    “哦,太好了!”迪克兴奋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阿七几个人齐齐的看了一下迪克,再次往后倒退了一大步,

    “迪克……是亡灵法师?”大彪的声音带着控制不住的颤抖。

    “嗯,不过别担心,迪克是我的朋友。”祺风随口安慰了一句,心里在琢磨着所有记忆中的逼供手法。

    “咔叭。”祺风强行的将杀手骨折的手臂折了一下,杀手原本扭曲成奇怪形状的胳膊一下变得挺直。

    “嗯~!”杀手硬生生的被剧烈的疼痛从昏迷中弄醒。

    杀手因失血过多而显得脸色苍白,他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群人,知道自己接下来自己会遭受到更加严酷的折磨。

    “我什么也不会说,你们还不如直接杀了我省事。”杀手忍着痛苦,断断续续的说完之后,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任何一个人。

    “……”祺风火大了。宁死不屈的硬汉自己还只是在小说里看过,没想到今天倒真的有幸能遇到一个。

    “他失血过多,很快就要死了。”阿兰作为一个初级祭祀,一眼看出了问题所在。

    “他死不了的,相信我。”祺风狞笑着,可惜对方闭着眼睛没看到。

    “阿图呢?叫他拿点针线过来。”祺风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阿图的身影。

    “阿图……死了。”阿七经验老到,刚刚检查过了整个府邸。

    “死了?!”祺风一愣,继而大怒。

    “现在你又欠我一个奴隶还有100金币,你更死不了了!”祺风想起能干的阿图,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不是50……”迪克在一边觉得奇怪。

    “闭嘴!”祺风猛地打断了迪克:“阿图现在归你了。”

    “……”众皆愕然。

    迪克想想阿图,武技、魔法一窍不通,貌似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不过好歹也能为自己做点贡献,他看了看床上的杀手,叹了口气摇摇头找阿图的尸体去了……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派你来的。”祺风接过玫瑟琳递过来的针线,坐到了杀手的身旁。

    “你很想死么?”话语中,祺风狠狠地将针刺入了杀手血肉横翻的伤口上。

    “……”旁边的几个女孩子脸色已经开始不对劲了。杀手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一下,仍是闭着眼睛不吭声。

    “有我在,你死不了的……”祺风又狠狠地在伤口另一侧穿了个洞,然后就将贯穿整个伤口的线打了个结。

    “我就佩服你这样的硬汉!”祺风揶揄着,继续戳着另一个伤口。

    杀手闭着眼睛在心里冷笑:就这点手段么?自己从小接受的训练不知道比这要痛苦多少倍,这点小疼小痛算什么,这也太小瞧自己了。

    天色将明的时候,杀手终于在祺风咬牙切齿的穿针引线中疼晕了过去。祺风得意地看了看杀手满身爬满了像蜈蚣一样的针脚,又顺手拿了两根自己雕刻精美的魔杖,把杀手的断臂固定住,然后看着自己第一次的外科手工,祺风不由笑了:“大夫貌似也不难做么~~”

    “先让他就这么养着,等我回头再慢慢收拾他~”祺风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人体试验构想等待验证。

    被折腾了几乎一夜的祺风,打着哈欠爬到了自己的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祺风难得的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奴隶阿图似乎还没有死,他依然在开心的打扫着庭院、料理着大家的饮食、给自己端茶送水并一直在自己需要他的时候,躬身静立在自己身旁等待吩咐……

    睡梦中,祺风不由再一次发出由衷地赞美:“太棒了,阿图!”

    “主人,您请喝茶。”祺风的枕旁突然传来阿图那恭谨的回答。

    “嗯……啊!鬼啊!”祺风睡梦中被回答惊醒,等突然醒悟过来以后,他吓得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

    “怎么回事?!”祺风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房间已经站满了人,其中距离自己最近的赫然是面如白纸但是躬身侍立的阿图。他脖子上暗红色的伤口上还有着早已凝固的血痂。

    “我也不是很清楚……”迪克远远的小声解释,其他的人都是一脸的古怪表情。

    “我本来想把阿图变成我的贴身侍从,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在我施法以后,却不听我的命令,一直在重复着‘主人,您请喝茶。’然后就来到你的床头站着不肯走了……”迪克喃喃的解释。

    “诈尸?!他不是死了么?”祺风只觉得一股冷气从自己的脊梁直串向后脑。

    “理论上是的,可是他似乎临死前把灵魂献祭给了某人,所以在我把他变成亡灵后,他不承认我是他新的主人……”迪克将自己揣测半天的答案小心翼翼地说了出来。

    “……”所有人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的意思是……我是他潜意识里的主人?他早就把灵魂献给了我?!”祺风觉得事情太过诡异,禁不住又往墙角缩了缩。

    “……我想,是的。”迪克终于肯定的点了点头。

    “现在什么时候了?他在这里站了多久?都干了什么?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祺风大串的问题脱口而出。

    “现在是下午了,阿图在迪克施法以后,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站在你床头已经至少两个多小时了,我们大家也陪他站了两个多小时了。”玫瑟琳语音干涩的回答。

    “……那你们怎么不叫醒我?!”自己睡觉的时候,身边居然一直会站着个死人!祺风觉得自己要疯了。

    “你睡得太死了……”戴安娜在一旁无奈的嘟囔着。

    祺风小心翼翼的盯着阿图慢慢的起身下床,阿图也随着祺风的位置的转换而改变着自己垂手的方向,并紧跟在祺风身后,始终保持着一步的距离,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其它骇人的动作和语言。

    祺风在其他人远远的注视下,反复折腾了一下午之后终于确认,阿图已经变成了自己一个立体的影子,永远会保持着一步的间距跟在自己的身后,但是只要他听到自己的话中带有‘阿图’两个字,他就立刻会机械而恭谨的回答:

    “主人,您请喝茶。”

    这叫什么事啊?!祺风曾经提出过把阿图碎尸万段以摆脱目前诡异的局面,可是却被迪克死死的拦住,说什么这种前所未有的奇迹,一定会让他对亡灵魔法奥秘的研究有极大的帮助云云。祺风只好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不管自己干什么,都亦步亦趋的跟在自己身后的奴隶阿图。而迪克,则亦步亦趋的跟在阿图身后……

    “那个杀手醒了么?”放弃了对阿图的各种测试以后,祺风想起了那个仍然躺在床上的罪魁祸首。

    “嗯,刚才醒过来的。你昨天就那么缝缝补补一番,今天他的伤口居然就开始复原了,真不知道原来你还是个不错的裁缝。”迪克难得的开了个玩笑。

    “……醒了就好,希望今天的实验他能坚持下来!”祺风掏出来一把刻刀,嘿嘿冷笑着就冲上了楼。

    却说那个杀手因失血过多,后来又经过祺风长达几个小时的蹂躏昏迷过去以后,也终于在这个临近黄昏的下午悠悠醒转。

    他在还未消失的头晕目眩中,努力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打量着整个房间和自己。“这是自己行刺的那个房间,应该是祺风的卧室了;自己的左臂骨折部分貌似被复原了?!他们怎么会这么好心?自己昏迷前还记得他们在蹂躏自己的伤口来着。”

    杀手转动着眼珠,看向昨天被针扎针刺的地方:“天啊!原本血肉横翻的伤口被歪歪扭扭的缝上了,貌似还经过了简单的恢复魔法治疗,因为自己已经从伤口疼痛的感觉里,察觉到一丝丝的痒麻,那是伤口在愈合的征兆!”

    怎么自己去刺杀祺风,他还会转而救活自己呢?!杀手震惊了,自己从小到大生长的环境只有血腥、残酷和无情的杀戮,从来没感受过任何人给予的哪怕是一点点的关怀。往常自己受伤了,第一反应通常是重金找到一个祭祀来治疗后杀之灭口,或者干脆躲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慢慢的等伤口自己愈合。因为在自己疗伤的这个过程中,一旦行踪被仇家或者其他人掌握,那么最后自己很可能就会面临一个结果—惨死。

    “他们一定有什么阴谋!”杀手告诫着自己,没察觉自己冰冷的内心已经有了一丝松动,眼角也溢出了一滴罕见的泪珠。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