祺风听到门口的脚步声继续朝自己走过来,心里觉得很纳闷。阿图难道是傻子?以为我说的是自己这个堆满了卷轴的桌子?房间中间明明就有一个小茶几……祺风觉得有点奇怪刚刚抬起头来,他的眼睛忽然注意到眼前的魔法灯罩上闪烁起一道光芒。

    那是杀手的金属细剑,被灯光照射后发出的光芒,在一个恰当的角度,被类似于球型凸透镜的魔法灯罩表面接收以后的效果。

    “不对劲!”祺风眯了下眼睛。

    阿图的脚步声依然是不紧不慢,不轻不重的一点点向祺风靠近着……

    气氛有点诡异!诡异的原因呢?

    祺风突然醒悟阿图走过来时,一切显得太安静了!

    祺风记得阿图是个不通魔法或者武技的贫民,可如今他却能端着茶水在自己乱七八糟的房间里,像游鱼一样行走却没有一点杂声,祺风意识到了这是气氛诡异的缘由。因为就算最熟悉这个房间的自己,都很难做到无心的穿行过来而不碰到任何东西。

    “有人入侵!”祺风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凝神的倾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判断着莫名侵入者的距离和动手时机……

    几个呼吸之间,杀手就已经快到祺风背后了。此时,无论是距离还是角度,都进入了一个进攻偷袭的最佳的位置。

    杀手手里的细剑急速的向祺风后心刺了过去……

    几乎在就在杀手动手的同时,祺风也动了。

    祺风斜斜的扑向桌子的右侧,左手扫过桌面,摸到了计划中的几个魔法卷轴之后,顺势将魔法照明灯也扫到了地上。

    “叮当”的一声,祺风的房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杀手的反应速度也是奇快无比。他一击不中,就势将手腕一拧,直刺的细剑变成了斜扫,按照自己在魔法灯灭之前看到并判断的目标躲避轨迹,撩向了黑暗之中的祺风背部……

    就在杀手的判断中,细剑即将切入祺风的身体时,他忽然心生警惕。猛然回头,一股携着风声的黑影正朝自己的咽喉扑来……

    杀手左手迅速将茶壶扔了过去,“喵~”的一声惨叫,凄厉的划破了寂静的夜空。那正是被祺风逼着在床上冥想的小风,突然在脑海中得到祺风的求救信号之后,悄悄赶来支援,却被整壶的开水淋了个满头满脸的痛苦后果。

    杀手正暗自侥幸中,忽然听到“砰……咚”的一声闷响,原来是祺风趁机从窗口跳了出去。杀手回手一剑,再次将正要冲上来的小风逼退之后,一个箭步也从窗口跳了下去。

    “救命!”先一步跳下来的祺风,呲牙咧嘴的揉着擦伤的胯部大声喊叫了起来。

    杀手寻声冲了过去,凭籍微弱的星光却看见突然祺风回身,双手不停的向自己扔着一些轻飘飘的的东西。杀手手腕一抖,刹那间就将这些跑过来的东西拨挡了开来。

    熟料“啵”“啵”……的一阵轻响,一阵阵淡淡的魔法波动荡漾了开来,紧接着就是五颜六色的光芒瞬间绽放,光芒中间,水球、火焰、旋风等等乱七八糟低级魔法四向散射开去……

    杀手的眼睛一时适应不了刹那间的的光明,被迫闭上眼睛手忙脚乱的应付着那些碎裂的卷轴散射过来的攻击。

    黑暗中,住在祺风别墅四周的人被祺风呼救吓坏了,刚刚搬进来入住的阿七和大彪等人,常年从事冒险生涯的经验优势的到了最大的体现,他们在第一时间操起武器,并直接翻出窗户冲了过来……

    四周纷乱的脚步和众人关切的问候,立刻影响到了视力还在恢复当中的杀手,再不速度解决的目标,自己可能连脱身都成问题了。

    可就在杀手眯着眼睛,打算再一次向祺风进攻的时候,那股在祺风房间内感受到的寒风,又一次向杀手咽喉扑了过来……

    “这是什么东西?速度这么快!”杀手看着小风熟练的幻化出了三个身影头朝自己冲过来,他的头脑有些发懵。

    杀手拼命舞出一片剑网,可是自己左侧还是露出了一个破绽被小风抓住冲了进来。他无奈之下举起左手握紧拳头向对方轰去,可是只听“咔嚓”一声,自己的左臂却被生生咬断,自己的身体也被强大的力量带了个跟头。

    几秒钟的时间里,发生了诸多的变化让杀手始料不及。可这也为祺风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祺风迅速从怀里摸出来了震天雷,刚打算扔过去,可是突然看到小风跟杀手正纠缠在一起,祺风不禁犹豫了一下……

    强忍着剧痛的杀手滚动间,迅速的摆脱了小风,也瞥到了手拿着什么东西的祺风恰好呆了一下。杀手判断着自己和目标之间的距离,扬手将自己的细剑用力的向祺风抛了过去……

    杀手的动作,被马上赶到小风身边的几个人看得一清二楚,可是就差那么几步,这几个人硬是已经来不及救援了,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细剑朝祺风胸口扎了过去,目光中都充满了惊骇之色……

    “不!”“趴下!”朋友们的呼叫撕心裂肺的回荡在寒冷的夜空。

    祺风一脸的不可思议:自己就这么死了?!面对细剑,祺风勉力扭动着身子想要躲避,可心里却明镜似的知道这一剑,肯定的是要在自己身上留个窟窿了……

    嘴角还残留着杀手断臂鲜血的小风,在落地回头后,突然看到杀手依然顽强的奋力将细剑投向祺风的胸口,急的眼睛都红了!

    就在小风愤怒的嗥叫中,它突然脑海中一热,平时冥想积攒的魔力急速的涌向喉咙,一个逐渐成型的风刃飞快的向细剑射了过去……

    一直是面无表情的冷酷杀手,眼中终于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他突然看见风刃斜斜从侧面掠了上来,就在细剑即将抵达目标胸口不到一尺的地方,终于撞击在一起……

    “魔宠?风豹?!”杀手震惊了。

    撞击后的细剑仅仅是堪堪偏离了一些,还是在周围赶来的人们眼睛里,转瞬就没入到尚在努力挣扎的祺风身体里……

    “啊!……”祺风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惨叫,他只觉得腋下是火辣辣的疼痛。

    小风暴走了!刚刚体会到如何发射风刃的它,忘记了自己平时自己擅长的速度和牙齿。它疯狂的发射出一道又一道的风刃,玩命儿似的向杀手疾射过去……

    杀手勉强闪避了几下之后,终于还是被凌厉的风刃割的如同一个血人,摇摇晃晃中,失血过多的杀手和耗尽魔力的小风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没人告诉我这里有风豹……”这是杀手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祺风!”玫瑟琳和戴安娜哭泣着跑向祺风,内心一阵阵如同刀搅般的剧痛。

    “嗯?我好像没事。”祺风吸了口气,朝大家挤出了个难看的笑容。

    奇怪……剑呢?祺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肋部,都是完好无损。摸了摸还在火辣辣的疼痛的腋下,祺风明白了:细剑原来正好从自己胳肢窝穿了过去,剑柄在穿过去时刮到了腋下的两侧,所以火辣辣的疼……

    祺风傻笑着跟大家解释了这一切之后,陷入了小风在突然领悟并发射风刃的那一霎那。

    祺风在那一瞬间,自己的脑海里接收到了小凤强烈的的情绪波动。那是与自己施放魔法完全不同的一种感觉,他在当时小风强烈的愤怒中,捕捉到了脑海深处那突然绽放的魔力之源的存在。小风当时应该是积攒在脑袋里的晶核在一霎那起了什么作用,可自己脑袋里并没有晶核,怎么却也有一种魔力澎湃的感觉在脑海里激荡呢?

    “小风没事,只是耗尽了魔力昏过去了。”戴安娜检查了下了小风的伤势跟祺风说。

    “我知道,我能感觉到。”祺风被打断了思路。

    “这个人没死,只是昏过去了。我们怎么办?”迪克眼里居然流着一种贪婪的目光。

    毫无疑问,迪克是对于杀手的强大感到兴奋,这要是能把这个杀手变成自己骷髅卫队的一员,迪克自己肯定毫不犹豫的让他做队长。

    “怎么办?”祺风恨的牙根直痒痒。

    “肯定是那个南宫少爷派人跟踪发现了我们,派人过来行刺的。直接杀了算了。”迪克舔了舔嘴唇,看着昏迷中的杀手就像看着一个宝贝。

    “就这么杀了他太便宜他了!”祺风恶狠狠的说:“我正愁好多人体试验找不到材料呢!等我把所有的试验都在他身上做一遍之后再说,要是我中途不小心玩死了,他就归你了迪克!”

    “……”周围的人集体倒抽了一口冷气,只有迪克表情甚是遗憾。

    “那我就再等几天……到时候你小心点,别伤了他的脑袋!”迪克恋恋不舍的看了杀手一眼,反正自己要的是那副骨架和脑袋,其他的也就无所谓祺风怎么玩了。

    不了解迪克底细的阿七等人脸色瞬间变得惨绿无比……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