祺风一边跟朋友们惬意得聊着天,一边冷眼观察着这个新来的阿图的表现。可是他怎么看这个阿图,都仿佛是在用自己全部的能量和热忱做着每一件事情,而且阿图的脸上,始终都荡漾着那发自内心的欢笑……

    “如今的奴隶素质太高了!物有所值!物超所值啊!”祺风观察了许久,实在是挑不出阿图任何的地方能让自己不满意,祺风觉得自己的50金币不冤。

    “祺风你知道么,春天时候南龙会有一次规模巨大的高级武士考核,我和阿七几个到时候都会去参加!”大彪兴奋的把手中的巨剑挽了剑花。

    “哦?不到一年的时间,你就能去报考高级剑士了?”祺风开着玩笑。

    “要是以前打死我也不敢想,可你知道我和阿七他们,一直在坚持按照你的方法锻炼自己,提高很快。我想等到春天的时候,我们应该可以去尝试一下了。”大彪一脸的感激,旁边的阿七。也微笑的看着祺风点了点头。

    “那你们最近可要抓紧练习了。你们有没有胆子要我进行第二次集训啊?”祺风坏笑着看着大彪。

    “呃……”大彪打了个哆嗦,他看了看祺风,猛地一咬牙说:“要是你肯继续培训,那到时候我们的把握就更大了。”

    “哈哈,好样的。你们还在客栈住着呢吧?干脆你们都搬过来算了,我这里空得很,到时候培训起来也方便。”祺风热情的邀请着。

    “嗯……好。”阿七考虑了一下,也就答应了。都是一起患难的好朋友,这时候要是客气的话反而就见外了。

    商量好了以后,阿七等人就去客栈整理自己的行李去了。祺风则哼着小曲回到自己房间,继续制作那些的独特的魔法卷轴去了。之所以称为独特的魔法卷轴,是因为祺风自己赋予了原本是普通的魔法卷轴另一个使用的功能和内涵。

    这个想法产生的理由其实很简单:祺风最近很想家,想自己脑海深处记忆中的那个家。

    这个新的世界,没有元旦、春节这样的日子来一起庆祝,建国日和丰收节就是各个帝国最大规模的节日了。所以祺风自己把每年的二月一日规定为自己的春节,每到这一天,祺风都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庆祝一下。

    如今已入深冬,祺风的春节也越来越近了,祺风在一次研习魔法卷轴的突然想起,每一系的魔法在施放时,都会有自己的色彩和光芒,自己何不制作一些不同颜色的卷轴,在除夕的夜晚一起释放,当作烟花一样增添下气氛呢?!

    所以,最近以来祺风的功课内容,都是在制作一些各系魔法中低级别,但是具有不同色彩的卷轴为心目中的节日庆祝作准备。

    随着祺风的离开,玫瑟琳等几个人也陆续散去,该午睡的午睡,该玩骨头的玩骨头。只有任劳任怨、不知疲倦的阿图,还在继续里里外外的忙乎着各种活计。阿图也忙越开心,他脸上的笑容,都是真正从自己心底里散发出来的。

    阿图很满足,阿图没有寻常奴隶偷奸耍滑的那些花花心思,阿图是个来自乡下的朴实的贫民百姓。因为伺候久病的老母攒了不少债务,如今老母故去,阿图不得已才以身抵债做了奴隶。

    而奴隶贩子为了使每一个奴隶都能卖个好价钱,都会对新送来的奴隶们分别进行各种培训。教导他们各种礼节、规矩、厨艺和其他相关的,作为一个合格的好奴隶都将必须掌握的基础知识和技能。所以阿图在被送到奴隶市场以后,也接受了这一系列的专业、正规的培训内容。

    阿图记得很清楚最后一课被教授的内容:作为一个奴隶,如何判断、确立和加快自己的晋升路程呢?首要的一点就是,当主人交给你的工作越多,那就说明主人越相信你的能力,越信任而且越离不开你。

    阿图如今接到主人的交付的这么多种工作,他兴奋的浑身都颤抖起来。这起码就意味着自己不会再被卖来卖去,也不会有人随意欺负自己了,因为这么大个府邸,只有自己一个奴隶,就算接下来再来新的奴隶,自己无疑就是老资格了~~

    而且,祺风跟阿图交待工作到最后时,居然说了一句:你就是总管,什么都归你管明白了么?阿图感到自己天天向神做的祈祷终于灵验了!自己没听错么?自己是总管了?!伟大的主人啊,卑微的阿图愿一生一世的服侍在您的身边,阿图愿把生命和灵魂永远的奉献给你!

    通常一个人的是很容易满足的。出身低贱的阿图这三十多年来苦苦的挣扎在生存线边缘,一顿饭能吃上三个粗饼,一套整洁蔽体的麻衣一直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辛苦劳累他不怕,他正值壮年有的是力气。

    终于得到自己理想生活的阿图,晚上抚摸着身上的棉被,心里抑制不住的亢奋。

    “新主人真是太慷慨了!嗯,我要去出去看看,也许主人还没睡着,需要我倒杯茶水什么的。”如今志得意满的阿图,心里只剩下了感恩图报四个大字。

    从床上翻身而起的阿图,轻手轻脚的来到祺风的小别墅前观察了一下:祺风房间的魔法灯还在亮着,偶尔还能传出一声声兴奋的笑声。阿图不知道那是祺风又一个魔法卷轴制作成功的标志,他只是想主人看来一时还不会睡觉,这时候自己送上去一杯热茶应该正是时候。

    阿图兴奋的回去准备去了,他没有留意到墙角的阴影里,有一双锐利的眼睛正一直在注意着阿图的举动。

    “看来这就是南宫少爷所说的那个新买来的奴隶了。”阴影中的人在心里分析着自己接受任务前,得到的为数不多的几条信息。

    “真没想到仅仅投奔南宫少爷不到一周的时间,自己就有了立功晋身的机会。这件事情自己一定要办的漂漂亮亮的,不然自己恐怕这一辈子也没有出头的机会了。”一身黑衣的杀手借着夜色的掩护,慢慢的接近着仍在亮灯的祺风房间。

    远处,奴隶阿图端着一壶刚冲上的茶水,又慢慢的返了回来。

    “先杀了这个奴隶,然后借着送茶水的机会下手!”杀手看着越走越近的阿图迅速拟定了一个可行的行动计划。

    一无所知的阿图一边走,一边还在为自己一会能第一次在温暖的被窝里睡觉而兴奋呢,他完全没有想到几秒钟之后,他又将要去伺奉新的主人死神去了。

    杀手小心地将自己的身子隐藏好,等到阿图刚刚经过自己身边,将后背展现给自己的时候,他长身而起,手中的细剑无声无息的毒蛇般向阿图的咽喉刺去。

    阿图走着走着,就突然觉得脖子上一疼,然后似乎有个什么冰冷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阿图努力的想转动下脑袋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自己的脖子却怎么也不听使唤。他正奇怪间,自己的颈部似乎突然有火焰在燃烧一样滚烫无比……

    一团血雾从阿图的脖子上蓦然涌出,阿图身子一软就要倒下,可一双有力的胳膊突然出现在阿图的肋下牢牢扶助了他,腋下伸出来的大手,恰到好处的帮助阿图重新托住了茶壶。

    “茶壶没倒真好,主人能喝上热茶了。”这是阿图临死前最后的一个念头。

    杀手轻松的料理了阿图,这个动作行云流水般没有发出一丝响动。可他那冰冷的眼眸却没显现出任何波动,仿佛这一切是经过了万千次的配合以后才产生的默契。

    转眼间,杀手就换上了阿图的衣服,端着那壶热茶,迈着轻重长短都跟阿图几乎一样的步伐走向了祺风的房间。

    “笃笃。”杀手在敲门前,刻意的让茶壶颠簸出了一丝响动,然后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礼貌的询问:“您要喝茶么主人?”

    祺风听到声音不由愣了一下才恍然大悟:啊!原来自己也有人伺候了!不过他的声音怎么有点奇怪?好像和下午不太一样了。

    “哦?好的,进来吧,门没有锁。”祺风没有多想,继续伏在桌子前,制作着一个新的魔法卷轴。

    杀手握紧了手里的细剑慢慢的推开门,他随着房门间隙的改变而调整着自己的观察角度。

    “运气不错,目标背对着自己而且还低着头。”杀手的身体绷得很紧,随时都做好了被目标发现以后,能挥出致命一剑的准备。

    “放到桌子上好了。”祺风蘸了蘸用来把咒语书写在卷轴上的特制墨水,依旧没有转身。

    “桌子?”杀手心里冷笑着,慢慢向祺风走去,手里的细剑也逐渐的举了起来。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