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小风被留在了操场上睡觉,祺风临走前将早上的那只鸡腿随手丢在了小风的身边。。。鸡腿已经不再新鲜了,而且周还沾上了不少碎草和沙粒,那可恶的几根鸡毛依旧顽强的挺立在上边。

    小风如今饥寒交迫,实在是需要补充点能量了。它看了鸡腿老半天,终于闭上眼睛尝试着去咬了一口。生肉的腥味立刻就薰了小风一脸,而且这生肉远比煮熟了以后坚韧的多,小风费了半天功夫才撕下了小小的一条。

    小风把肉含在嘴里咀嚼了半天,无滋无味的难吃无比。小风想要吐出去,可是脑海里祺风临走时那绝情的面孔,仿佛依旧在冷冷得看着自己。小风哀叫了一声,生生的把生鸡肉咽了下去,可他的眼角,却有大滴大滴的泪水抑制不住地落了下来……

    它就不明白,怎么一夜之间,大家就都变了,变得这么狠心?!此刻,小风好想念自己的父母,它想在自己父母身边,最起码不会饿着肚子被拎着棍子的骷髅满操场的乱追。

    而且如今,小风再也没有玫瑟琳那温暖的怀抱让自己睡觉了,陪伴自己的只有冰冷的沙地和沉沉的寒风。要不是训练间歇休息时,玫瑟琳和戴安娜都争抢着将它抱在怀里安慰鼓励着,小风就会以为自己已经被这整个世界遗弃了……

    为什么自己一定就要变得更强大?为什么要吃生食?为什么要学会自己生存和捕猎?以前的日子不是挺好么?难道自己以后要是受欺负了,祺风他们会袖手旁观?难道有一天大家都会离开自己?难道世界末日就要来了?!

    小风胡思乱想中,迷迷糊糊的蜷缩成一团睡着了。

    岁月是无情的,压力是有效的。经过一段时间痛苦的煎熬,小风已经逐渐的熟悉了这种生活了。

    它慢慢的学会了如何吃生食。它懂得了利用自己那日渐锐利的牙齿,怎样才能轻易的把坚韧的兽皮撕裂,并在之后面不改色的将鲜血淋漓肌肉或者内脏一口吞下肚去。

    它也变得更加敏捷和灵活。它学会了如何让风元素帮助自己,让自己变得更轻灵,让自己在奔跑中产生飘移和改变方向来躲避四周手持木棍的骷髅们。

    戴安娜受祺风的指使,跑到魔兽森林去找各种猛兽去已经半个月了,至于她怎么带回来,这就不是祺风的思考范围了。总的来说,这段日子祺风过的还是比较舒畅的,要么去皇帝那里晃一下,然后跟金度聊聊天,要么陪玫瑟琳大街小巷的乱窜培养感情,要么就是自己锻炼下魔法,做些卷轴什么的。

    这一天晚上,训练中已经能轻松戏耍骷髅的小风,精力还是相当旺盛的对付着面前难吃的鬃狼大腿,可在它撕下来一条肌肉以后突然冒出来个想法:为什么非要呆在这个院子里守着这让自己恶心的东西呢?为什么不溜出去自己找点烤肉吃呢?

    小风还是很怀念那在日上三竿以后,自己还可以在玫瑟琳怀抱里赖床的好日子,也更加思念那记忆中的烤肉、点心和一系列浓汤等各类美食。

    小风愣了半天,终于恍然大悟,它在心里不停的大骂着自己愚蠢,实在是个最大最大的笨蛋。

    它看了看四周一片寂静,终于按捺不住这个美妙想法的诱惑,敏捷的跃上墙头翻了出去……

    正在房间内冥想的祺风被“嘀”的一声惊醒了,那是在围墙四周布置的防御魔法所发出来的警示,说明曾经有个不明生物穿过了防御结界。祺风来到窗前,看了看操场上失去了小风的身影,不由得笑了:“终于学会思考了么?这个小笨蛋!”

    过了没多久,打着饱嗝的小风心满意足的从墙头又翻了回来。“家家都有厨房,自己真是个天才!”它赞叹着,慢悠悠的踱回自己睡觉的地方,舔掉了嘴角挂着的几块肉饼碎屑,第一次香甜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南龙帝都的城卫大队接到了一桩莫名其妙的报案。据失窃的主人称,该人家仆人清晨去准备早餐时,发现自家的厨房被歹徒疯狂洗劫,现如今厨房内仍是一片狼藉没敢收拾,等着相关人员去勘验现场。

    一干办案人员匆忙来到现场,经过严密的检查后却啼笑皆非的发现:称得上值钱的物品和餐具居然一件也没有丢失,包括餐桌上价值不菲的,镶嵌多粒宝石的而且是用纯金打造的装饰工艺品也丝毫无恙。但是几乎所有柜子里的食物却都不翼而飞,现场只留下一些吃剩下的残羹冷炙、舔的很干净的盘子和一些爪印。

    城卫的专家们初步判断:这肯定是一些快饿疯了的什么动物溜了进来,而且通过地上凌乱的爪印轨迹和大小来判断,溜进来的动物数量并不太多,体形也应该不大。可是从消失的食物总数上看,这些动物要么是饿疯了,要么就是长着细小爪子却拥有巨大肚子的怪物。

    鉴于该人家厨房只是被偷吃了所有食物,而且又非人为的财物盗窃案件,城卫人员只好先立案以观后效,并告诫其要加强防范意识,减少厨房储备的食物等等言之无物的一些废话。

    可是临走时候,一个看似经验老到的城卫人员悄悄的把厨房失窃的主人拉到了一边:“看那个爪子的模样,我怀疑是一个八级魔兽风豹留下来的,你最好当心点。”

    “……”该主人冷汗立刻就下来了。

    “八级魔兽?怎么会到这里来?”该主人感觉事有蹊跷。

    “嗯,我想也不可能,所以没敢说出来。可是这爪印真的很像。”这个经验丰富的城卫年轻时候曾做过一阵赏金猎手,所以对大陆的各种魔兽都下过一番苦功。

    该主人想了半天想不明白:途经路过的?不可能啊!南龙城附近都是人烟,要是有这种高级魔兽出没的话,早就满城风雨了,而且自己的房子又几乎在城市的中心……

    难道是人养的?可也没听说南龙城里谁拥有八级风豹的魔宠啊?!更何况就算有,主人也不可能忍心把它饿成这个德性啊!

    不可能是八级魔兽!该主人思量了半天得出这个结论。他只好吩咐夜间增派人手多加巡逻也就罢了。

    第二天,又有一家人的厨房遭到几乎类似的洗劫去报了案。

    第三天,第四天……

    城卫的人火大了!连续八天有六处人家厨房失窃,其中两家被连续洗劫两次!可现场却没有什么新的证据出现,基本每次都是大同小异。

    无奈之下,城卫人员召集人手,连续几个晚上出动埋伏,可最终也没抓到什么类似的可疑生物。整个城卫处的人都憋了一肚子的火气。

    于是,关于午夜饿兽的流言蜚语,迅速的在南龙城里蔓延开来。街头、酒吧、饭店等人多的地方,都经常地能听到有人在诉说一个长着细长的四肢,却有一个巨大的肚子和嘴巴的怪物,最近在南龙城很多人家的厨房里肆意出没。

    当然大多数人也就是把它作为一种谈资,只是对新的一天里,又有谁家的厨房遭到洗劫保持了相当大的兴趣和关注,听了以后,大家往往都是一顿嘲笑刚被洗劫的人家,然后猜测明天又会有谁家厨房会这么倒霉也就算了。

    可是这几家厨房失窃的人却开始认真了。这六家人成立了一个保护厨房,珍惜食物的非官方自治联盟,并且纷纷施展了不同的手段和措施来应付这头饥饿的午夜怪兽。甚至有几家坚持每天采购当天的食物,决不让一颗粮食从餐桌回归厨房的举动。

    一无所知却贪吃上瘾的小风,又一次深夜溜出去偷嘴的行动中,遭受到了第一次沉重的打击……

    第二天,南龙城里终于传出来了好消息。午夜饿兽在昨天夜里的作案中,遭到了某人家新近高价收购的看家巨獒坚决攻击。可惜的是,听到搏斗声以后迅速向厨房集合的众人,只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迅速消失隐没到了黑暗之中。厨房和厨房里面的食物总算是保住了,搏斗的现场,也留下了一些对方的血迹和几根黑毛……

    其他受到鼓舞的联盟成员们互相击掌相庆,并且纷纷托人去购买相同的巨獒回来,以便看守好自己家的厨房,不再受到饿兽的骚扰。

    这一切的事情起因,最清楚的莫过于祺风他们几个人。并且在祺风的授意下,大家都对事态的发展保持了一定的关注,却没有一个人打算制止小风的偷嘴行动。大家都在等着,看小风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一个大亏。

    特别是后期才带着大量各级魔兽归来的戴安娜,她对小风的举动最是好奇,她甚至两个晚上偷偷的去跟踪小风,看它如何躲避那些乱七八糟的陷阱从而进入厨房偷嘴的。

    就在这个早上,戴安娜捂着肚子笑着闯进了祺风的房间。

    “笑死我了!小风终于吃亏了!”戴安娜是第一个发现小风受伤的人。

    “噢?严重不?”祺风最担心的就是小风的对头太厉害。

    “没事儿,都是一些皮外伤。”戴安娜拉着祺风就去看热闹。

    再说玫瑟琳,当她早上刚刚打开门,等候已久的小风就立刻跳到了她怀里,委屈的叫着开始撒娇。玫瑟琳看到它身上几条血痕和凌乱的皮毛,就知道昨天晚上小风偷嘴失手了。

    她心疼的检查了下伤势看看严不严重,然后忍着笑开始给小风上药。还没处理完小风的伤口,祺风几个人就闻讯赶到了。

    “咦?小风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半夜睡不着自己玩自残?”迪克一本正经的逗弄着它。

    “喵呜~~”小风可不敢说,不过它也说不出来,只能委屈的叫这么一下。

    “哈哈……”几个人终于忍不住了,围着它一顿狂笑。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