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后,大家围着祺风的劳动成果开始称赞。

    “多可爱的法杖啊,这一下敲下去,怎么也能砸死个地鼠吧?”

    “那不是浪费了么?看这花纹,这就是传说中的立体抽象派啊~”

    “哦,我知道了,这不是法杖,这明明就是未完成拖把手柄嘛~”

    “哪有那么短的拖把,我看是雕了花的擀面杖!”

    “拖把!”

    “擀面杖!”

    “……”

    只有小风在纳闷,难道这不是祺风给我做的玩具么???

    玫瑟琳在旁边抿着嘴,轻轻的安慰着一旁脸色通红的祺风:“哪有第一次就能成功的?没事,明天我给你定它二百个棍子十把刻刀,你慢慢刻着,不够咱再买!”

    ……

    果然是水滴石穿,铁杵成针!不到半个月的功夫,祺风雕刻水平直追专业人士,除了依然对施法没什么帮助以外,祺风的作品如今已经成为玫瑟琳、戴安娜争相收藏的艺术品……

    若干年后,曾有个小偷在行窃中被主人发现。情急下,他顺手抄起一根棍子敲过去,结果棍折人昏。事后难逃追捕的小偷,被以损坏贵重历史文物罪判了重刑。小偷不服上诉,结果被告知,当时他顺手抄起来的棍子是“祺风制造”。

    小偷瞠目结舌,坦然伏法,内疚一生……

    扯远了,让我们再把镜头拉回来……

    这一日,大清早,祺风在床上正在构思:这次雕个什么样的送给玫瑟琳好呢?镂空的应该不错!想想玫瑟琳娜拿着一个空心的木棍,上面刻着迷人的魔法阵图,透过镂空的花纹还能看到天上的白云~~嗯,戴安娜肯定羡慕死!

    正在床上无限幻想的祺风,突然被门口的喧闹惊醒了。疑惑中,祺风趴窗口上看过去。

    只见萧老太爷被两个下人搀扶着,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直奔祺风的门口……

    “有必要请个门卫了……”祺风嘟囔着下楼迎接萧老爷子。

    “快快快……快随我进宫!”萧老爷子一把抓住祺风的手就要往外走。

    “等等!你说什么?”祺风觉得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本来按照你说的办法,最近十几天以来,陛下的病情大有好转,可是今天早朝时候,陛下又突然病发了!”萧老爷子很急切。“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所以……”

    “可我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治疗!”祺风觉得一股火气就在这清冷的早上燃烧着自己的脑袋。

    “可是……可是你说的那些办法都很奏效啊!”萧老太爷也愣了。

    “当然奏效!这对任何一个老年的患者都会奏效!可是我知道怎么保养不等于就会治疗啊!”祺风急了。他不可能跟这个世界的人解释清楚,要治疗一个冠心病患者是多么高难度的技术活儿。

    “你……你这是欺君!”萧老爷子突然发现一个天大的功劳不仅不翼而飞,自己也将要自身难保,萧老爷子眼前一阵阵发黑。

    欺君!这么大个帽子,任谁也扛不起来。

    “……”祺风也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你不要自己邀功把我也拖下水啊!不管什么事只要跟皇上沾了点边,不死也要脱层皮啊!前世历史书上、电视剧里,都血淋淋的在诉说如果一个皇帝驾崩的话,受牵连的将是身边的所有人啊!我……我招谁惹谁了啊?!

    “算了,我去看看……”祺风知道自己是不能抗旨的。况且如果一个心脏病人要是心肌梗塞的话,估计自己还没到就死透了。只要自己到了还没死,估计就能拖上一阵……

    “那还等什么!快走!”萧老爷子犹如抓到了救命稻草,死死的不肯撒手。

    进宫真的很麻烦……祺风光溜溜的被n个人围观并全身抚摸以后,几乎是像犯人一样带到了皇帝的床前。

    一个老头;一个肥胖的老头;一个肥胖的随时就要翘辫子的老头。这是祺风对当今南龙帝国掌权者的第一印象。

    这个可怜的老头床周围,跪满了宫女、太监、大臣、皇子皇孙还有御用祭祀们。

    祺风突然觉得这群人的表情其实真的很精彩。恐惧、害怕、焦急、茫然、无奈、苦恼等等,甚至还有欢喜和鄙视……

    “咳咳……”祺风尴尬的发现,鄙视原来是看向自己的目光,八成是祭祀之流的。

    “怎么样?”萧老爷子哆哆嗦嗦的声音,听起来一点底气都没有。

    “嗯……”祺风这才看向床上的病人,既然现在没死,估计一时半会儿就死不掉了。

    病人的表情很痛苦。胸口的衣服都快被自己的手攥出水来,张着嘴在拼命的呼吸,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祺风,仿佛他就是救世主一样。

    祺风心里估计再过一会儿,疼痛就应该差不多了。心里定了定神,靠上前去就想察看一下。好歹也要装个样子不是?

    棋风这一靠前不要紧,几十道目光齐刷刷的就砸在了祺风身上。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祺风感觉自己的腿都软了。乖乖~手底下摆弄的,可是一个皇帝啊!都说伴君如伴虎,看来要是一会儿能活着走出宫门,就应该考虑离开南龙帝国了。

    “很疼么?”祺风轻轻的问。

    “……疼……”皇帝嘴唇抽搐了半天,蹦出一个字来。

    萧老太爷冷汗立刻就下来了。这不废话么,疼不疼这还用问?!

    “放松些。今天晚上都吃什么了?”祺风像跟老朋友聊天一样说着话,用手指揉着对方的太阳穴。

    “呃……晚上?……嗯,没注意……每天都是那些东西……”皇帝南宫宏皱着眉头想了想,不过没想起来。

    “有肉么?”祺风在琢磨着,宫廷御膳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应该很美味吧?

    “……当然!……呃……”南宫宏看着祺风好像很嘴馋的样子,忍不住想笑,可从胸口到肩膀乃至后背的疼痛,都随着这个笑被牵动了。忍不住“哼”了一声。

    “你到底在做什么?”祺风身后传来一个带着怒气的声音质问道。

    “缓解一下陛下的疼痛。”祺风扭过头看了一眼。

    说话的貌似是个年轻人,估计听到祺风漫无边际的聊天,并引起了皇上的疼痛心怀不满,所以脸上明显带着点怒气。祺风判断应该是个平日挺受宠的皇孙之类的,不过又扭回来头没搭理他。

    “嗯,给陛下准备的膳食,应该都很好吃才对……”祺风咽了口唾液,继续问道:“美食应该有美酒才相配。你晚上喝得什么酒?烈酒么?”

    “当然。……呃……一个男人……当然要大块……嗯……吃肉,大口喝酒!”皇帝虽然断断续续的回答,但无形中流露出傲然的语气。

    “啊呀!陛下您真不懂得享受,美食应该配淡酒才更有回味。”祺风摇摇头,开始揉着人中穴。

    “淡酒?!……那是女人喝的东西!”皇上不屑地说,没注意到疼痛已经慢慢变弱了。

    “啧啧……烈酒会掩盖美食的原味,而且我觉得浸透着肉香的蔬菜才是真正的美味!”祺风瞄了皇帝一眼,用可怜的语气说道。

    “蔬菜永远是蔬菜,怎么可能吃出肉的味道?”皇帝急了。

    “不信一会儿我给你做到菜,让你尝尝怎么才能从蔬菜里面吃出肉的味道来。我一大早被拖过来,早饭还没来得及吃呢~~”祺风开始抱怨。

    “哈哈,好!我就看看你怎么把蔬菜变成肉来。”

    ……

    闲聊了一会,皇帝在不知不觉中,疼痛已经过去了。

    “难道你不是祭祀?你是个厨子?”皇上觉察到身体恢复了正常,可是却没有一丝的魔法波动,所以很奇怪的问。

    “很荣幸的向您介绍一下自己:祺风※#183;流。虽然我不是一个厨师,但是我对美食有特殊的爱好。一般的来说,我称呼自己是一个美食家。”祺风站起身,优雅的鞠了个躬。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