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侄?”萧老太爷看着祺风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莫非,贤侄有什么良策?”

    萧老太爷对祺风的高深莫测抱有一丝期望。这要是能治好陛下的病,不又是一桩天大的功劳?!

    “我哪有什么良策,只不过看多了生生死死而已。”祺风想起来自己前世貌似还是先天性心律不起,幸好现在没事了。

    “对了,萧大人,在下此次前来,实是有事相求。”祺风看着萧老太爷绿油油还在发光的眼睛,连忙岔开话题,以免惹上什么意外的麻烦。

    “呵呵,贤侄但讲无妨。”精明的萧老太爷一眼看出了祺风打岔的意图,微微一笑。

    “您知道,我在帝都没什么熟人。所以此次前来,想请萧大人帮忙留意个住处,我打算在南龙休养一段时间。”祺风停了一下补充道:“房子么,当然是越大越好,租金当然是越低越好~~嘿嘿”

    “还找什么住处,老夫这里就是贤侄在帝都的家!”萧老太爷决不放弃每一个可以拉拢祺风的机会。

    “谢萧大人抬爱,可是小侄还有几个朋友在一起,所以……”祺风心想:自己身边这几位,貌似没一个正常的,还是自己住安全些。

    “嗯……”萧老太爷沉吟了一会儿。

    “据老夫这里不远,倒是有个宅子空闲着,住上三、五个月倒也无妨。”萧老太爷想起来一个刚刚被罢了官回老家的将军,府第正好空着待卖。自己去打个招呼,想来短期内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如此,我这就回去准备下搬进去。”祺风大喜,连连道谢。

    “呵呵,来啊,送客。”萧老太爷看着离开得祺风背影,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要么说,还是萧老太爷办事妥当。当棋风回去与几个人会合不到一顿饭的功夫,萧府的小厮就上门来禀告:“房子已经料理好了,请各位大人收拾一下随我去吧。”

    这个新租的房子位置还真不错,在一片住宅区和闹市区的交界位置。而且院子也很宽敞,正当中居然是一个小操场,几个祺风心目中前世的小型木制别墅,错错落落的掩映在花草树木当中。

    小风在操场上尽情的撒欢、打滚。其余几个人欢呼着,奔向自己中意的别墅,只给祺风留下了最角落里的,既没有光线,距离厨房又最近的房子……

    还好,祺风心里安慰自己:玫瑟琳的房子跟自己也就先搁一个小花坛而已。要是自己在傍晚月光下,来一首情歌,估计能收到不少奇效吧?嘿嘿。

    结果傍晚时分,情歌还没开始唱,萧老太爷就登门拜访了。

    “房子真的不错,多谢萧大人了。不知道这房租是多少?”祺风小心的问。

    “哈哈,你满意就好。房租便宜得很,一个月才500个金币。”萧老太爷笑着直摆手。

    “500?!”祺风眼前一黑。

    “怎么?莫非贤侄还嫌不够便宜?”萧老太爷很纳闷:这么大个府邸,500金币的租金已经算很低的了。

    “……”祺风哀叹,帝都的房价果然高的吓人。

    “还好,还好。”祺风打着哈哈。反正也就几个月,自己还承受的起。

    “贤侄,最近老夫总是觉得胸闷,喘不上来气,厉害的时候,心口一阵阵揪心的疼。找了几个大祭祀也不见好,贤侄以为如何?难道也是老夫祖上传下来的病么?”萧老太爷捂着胸口,咳了几声。

    “应该是心脏不好,平时多注意饮食就好了。”祺风随口敷衍道。看萧老太爷满面红光的样子,哪有一点生病的迹象,明显是来试探自己的。

    “怎讲?”萧老太爷一脸急切地询问,满是褶皱的眼皮中,黄豆大小的混浊眼珠迸发出阵阵光芒来。

    “呃……就是多吃菜;少吃肉;多运动;少喝酒什么的。”祺风随口扯着老年人养生之道。

    “这就行了?”萧老太爷将信将疑。

    “是啊,这就行了。主要是保养身体就可以了。哈哈,我一个小小魔法师,也实在是不懂这些。”

    祺风猜测着,估计这是萧老太爷替皇上来问的。听起来,当今陛下是属于冠心病一类的情况,这病自己可没辙,自己又不是医学院毕业的。不过,这些办法也应该有些功效,就送老爷子一个功劳好了。

    将一脸窃喜的萧老太爷送走,祺风决定先找黛安娜收点高额房租的利息。

    “戴安娜。”

    “嗯?”

    “给我瓶血。”

    “不给。”

    “为什么?”

    “疼。”

    “可你还欠我的。”

    “嗯,等我哪天受伤的时候,你接几瓶就是了。”

    “……”

    “戴安娜。”

    “嗯?”

    “有些事情想跟你商量下。”

    “你说。”

    “你知道,这么大个宅子,加上接下来吃喝玩乐,这个……花销实在不菲。”

    “嗯”

    “这样,我这个人爽气得很,你给我一瓶龙血,你的吃住我就都包了。”

    “你怎么不找他们要?”

    “这次的任务玫瑟林拿了风系晶核,迪克拿了白芨草。所以赏金他们都有份,这些金币我没分给他们,就当作他们在这里吃住的费用好了;小风的帐我都一笔一笔的记着呢,等它长大了再跟它算。”

    “……”

    “你给是不给?难道你堂堂一个龙族,还要白吃白住不成?”

    “……”

    “你不反对,我就当你默认了啊。”

    “……”

    戴安娜看着最终胜利得归的祺风背影,恨恨得骂了句:“丫丫呸的,敢给龙族放血,咱们走着瞧~”

    祺风可不管这龙血目前到底有没有什么用处,反正听说这是好东西,能放到自己口袋里总归是好的,一般人想要还弄不到不是?

    翌日,祺风就投入了自己新的构想当中。在定制了一大批炼金设备和相关书籍之后,祺风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开始了自己的各种试验。

    尝试做一个魔法器械,祺风还是第一次。所以,他决定先从简单的入手,先做一个魔法杖好了。

    看着面前镶嵌着小得可怜的火系晶核的劣质法杖,祺风心里不禁开始大骂奸商的黑心。也不知道是哪个炼金师拙劣的试验品,居然也能卖出300金币的天价。

    看看这个破棍子,总价值能有50金币就不错了。棍子本身居然还是带着疖子的下等核桃木!不过上面的魔法阵刻的倒是挺好看,虽然自己看不懂……

    把魔法杖握在手里,祺风召唤出了一个火球来。立刻,祺风能感觉到火系能量,源源不断地从法杖传了过来,发出去的火球也比平时大了一圈。而且,祺风觉得很轻松,完全没有平时发出去一个火球之后那淡淡的脱力感。

    “好神奇!”祺风啧啧有声的赞叹了一句。

    看来这是一个增幅的魔法阵,祺风抽出一本魔法阵入门的初级教科书,开始研读起来。

    半晌,祺风晃了晃脑袋,没看懂……他只是大致明白了,按照这个阵图的样子,把一些咒语刻上去以后,就能使施放的魔法有一定的增强。具体能增强多少,貌似要看刻画阵图的人的水平怎么样。

    祺风开始羡慕起那些有老师亲自教导的孩子来。按照自己这自学的速度和领悟力,估计再过八百年也研究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原理。不过好像目前的学生,大多数也都是属于那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人。

    祺风看看这个劣质的法杖,决定先克隆一个看看效果。

    三个小时之后,祺风呲牙咧嘴的嘬着手指头上的伤口,看着眼前更为劣质不堪的棍子,笑了。心血啊~~炼金这行也不易啊!

    小心翼翼的把魔晶装上,祺风深吸了一口气,握着“祺风制造”的处女法杖开始呼唤火球……

    半晌,一个小得可怜的火球扭扭捏捏的出现了,一如平时祺风生活做饭时候的水平……

    “我考!一点面子都不给!”祺风骂骂咧咧的检查着魔法阵,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刻错了。

    “没错啊,一模一样啊!”仔仔细细的看了三遍以后,祺风更纳闷了。

    反复的折腾了半个小时,终于累得浑身上下一点魔力也没有的祺风放弃了。恼羞成怒之下,祺风劈手将刻着丑陋花纹的木棍从窗口扔了出去。

    半晌,只听见楼梯处传来“噔噔噔……”的一阵声响。祺风扭头看过去,小风头摇尾巴晃得的从祺风的房门探了出来。它邀功似的跑到祺风面前,把头高高扬起,嘴里叼着的,赫然是祺风刚刚扔出的那根“处女”棍子……

    (为了新人榜,大大们手里的票砸过来吧~~目前我还差6个位次就上榜了~~)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