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祺风就会念个开头而已。看到预期目的达到,祺风顺势一个懒驴打滚,藏到早已窥准的大树后面。一仰脖,将握在手里半天的隐形药水喝了下去,在身形慢慢的消失中,祺风悄悄的离开了。

    再说紧跟在祺风身后的狼群,埋头正狂追祺风呢,突然目标消失了不说,迎面突然出现了数百个魔法攻击。血狼一下就被打懵了。

    这些风刃、火球一个都没浪费,全都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受陷害的血狼身上。一转眼,跑在最前面的血狼就在人间蒸发得干净彻底。

    血狼大怒,同类的鲜血严重的刺激了神经,诱发了残暴。

    而此时,那动作最快扑向祺风的武士,正为找不到祺风纳闷呢,突然就遭受到了群狼最凶狠的反扑。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已然深陷狼群了。

    血狼闷声不吭的就是一顿撕咬。武士大声咒骂着仓促应战。一干佣兵知道自己被算计了……

    远处藏在树上观战的玫瑟琳和迪克,看得是目瞪口呆,满肚子的钦佩。祺风兵不血刃的就解决了两个天大的麻烦,方法虽然简单,可构思之巧妙,布局之完美,以及胆量和勇气却让人叹为观止。

    玫瑟琳久久的沉浸在祺风祸水东流的阴毒有效中。而迪克却已经开始职业性的在考虑:好多新鲜的尸体,发达了……这下可以补充一大批骷髅卫队了。

    “嗨,我回来了。”听到祺风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边,二人都被吓了一跳。

    “我怎么看不到你?”玫瑟琳好奇的用手摸向声音的来源。却一不小心探到了祺风的嘴唇上……

    棋风一愣,下意识的亲吻了一下柔润的指尖。

    玫瑟琳感觉到了异样。待分辨出发生的事情来,立刻羞的满脸通红,忙不迭的缩回手指。可停留在指尖的柔软和温暖,却久久不散,荡漾在玫瑟琳的心头。

    祺风也是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尴尬的搔了搔头发,嘴唇却不自觉地抿了又抿,似乎还在回味那光洁润滑的手指的味道。

    一丝旖旎悄悄的弥漫在两人心头。

    “是啊,你会隐身?”毫不知情的迪克无意中破坏了这难得的片刻柔情。

    “咳咳……我服用了隐形药水,药效还没过去。”祺风回过神来解释道。

    “隐形药水?能隐身的?好东西啊!这可是偷窥的极品啊~~”迪克一脸的猪哥像。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玫瑟琳一声低骂,迪克也闹了个满脸通红。

    下面的战事已经快接近尾声了。被上千头血狼团团围住的追兵们,杀之不尽、逃之无路。干掉了数百头血狼以后,终于还是一个个倒下,填进了血狼的肚子里。剩下的七八个高手,也是濒临力竭,勉强在苦苦挣扎,随时都将被狼群淹没……

    “走啦,一会狼群再转回来就麻烦了。”祺风看到追兵难逃覆灭的命运,心情大好。

    三个人悄悄的离了狼群,每个人都怀着自己的心事。

    迪克一直对新鲜的尸体恋恋不舍,打算过一阵一定要回来看看。

    玫瑟琳也没有了往日的活泼,捻着手指尖,低头默默的赶路,自己还不时地在偷偷傻笑。

    祺风一直在玫瑟琳的后面,盯着她白皙的小手,心里老有一种冲上去一把握住它的冲动。

    三个人心不在焉的走了半天,还是迪克忍不住打断了宁静。

    “差不多了,休息下,明天再走吧。”

    “哦。”二人慌忙同声应道。

    安营扎寨,点火烧饭。忙碌总是充实的。

    在玫瑟琳的温情的注视下,祺风麻利的施展了全部的手艺。第一块散发着诱人香味的剑齿猪肉屁,被祺风颠屁颠的送到了玫瑟琳的面前。玫瑟琳嫣然一笑的笑纳了。

    迪克看着两个人小儿女妆,心里涌起一丝温情。这让他想起了已经故去的妻子。慢慢的,他也沉浸到对亡妻的思念当中去了……

    饭后,三个人围着篝火在闲聊。

    “你们来魔兽森林做什么任务?我在这里呆了快一年了,看我能不能帮你点什么。”迪克自告奋勇。

    “呃,我们在找8级风系魔晶和一棵白芨草。”祺风回答。

    “8级晶核?那可是接近神兽的存在。”迪克果然大吃一惊。

    “有那么厉害么……”祺风发现自己似乎真得太乐观了。

    “白芨草我这里就有。”迪克随手掏出一棵枝叶均是白色的小草递给祺风。

    “挖嘎嘎……”祺风是得意的笑~~得来全不费工费。

    森林之旅才刚刚开始,任务物品就全到手了了。3万金币唾手可得,祺风很开心。

    “8级的风系魔兽比较少,不过我知道前面是风豹的地盘”迪克说得有些犹豫。

    “是么?我就想看看风豹呢。”祺风大感兴趣。能多赚一个魔晶总是好的。

    玫瑟琳对祺风的无畏或者称其为无知,还是十分的无奈。不过也许祺风有办法呢?他新鲜的手段总是层出不穷。

    “前面有一对风豹夫妇带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豹子的,就在附近觅食。”迪克缓了一下接着说:“要知道,当小豹子还在幼年时期的时候,它的父母是最护崽的,任何接近的生物都将立刻受到攻击。我曾经不小心路过一次,几乎损失了全部骷髅战士我才逃掉。”迪克想想还心有余悸。

    “可怜我辛辛苦苦半年多才找到的啊,这里的魔兽吃人都不吐骨头的……”迪克说着说着又想起那些佣兵,也不知道能剩下几个完整的骨头架子。

    “这么说有两只正处于狂暴期间的风豹?!”祺风觉得完全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是啊,谁规定魔兽都是单身的,怎么自己就总主观的认为风豹是单个行动的呢……

    “你害怕了?”玫瑟琳发现祺风似乎有退却的倾向,在旁边煽风点火。

    “怕?!长这么大我就不知道字典里有这个字!”美女面前可不能丢脸,祺风梗着脖子说。反正对他来说,不管是一只还是一群,一片迷幻药撒过去,统统倒下。

    “嘻嘻。”玫瑟琳越来越觉得祺风的样子好可爱。

    第二天,在迪克劝阻无效下,祺风执意踏上了拜访风豹三口之家的征程。

    迪克惦记着那片诱人的尸骨,也不想再去招惹那对豹子夫妇,于是大家相约晚上再回到这里碰头。互道小心后,三人各奔东西而去。

    一路上很安静,祺风估计是因为进入了风豹的地盘的缘故。玫瑟琳也收起了那一路上轻松的表情,提防着四周的动静。8级魔兽毕竟不是小角色,何况还有两只。

    可是二人走到中午,也没看到所谓的处于护崽期的风豹夫妇出现。祺风感觉很懊恼,摸了摸瘪瘪的肚子,决定先进入午饭时间再说。

    玫瑟琳看到祺风自己在忙着准备午餐,也一反常态的上去帮忙。祺风立刻就感觉受宠若惊,于是,祺风决定拿出轻易不露的绝活来:烤肉串!

    说实话,烤肉串是件很麻烦的事情,要把肉切成小块,还要串在一起,不过味道好极了。祺风前世最喜欢的就是烤肉串……

    祺风把剑齿猪肉切成大小相当的肉块,示意玫瑟琳就照这么大小的个头切就可以了。玫瑟琳第一次动手,虽然笨拙,但很开心。看到没什么大问题,祺风从储物戒指中摸出上百根请人专门定做的精铁签子,就在一旁串了起来。

    两个人你切肉,我串肉,好不快活。祺风琢磨,有机会,一定要跟玫瑟琳开一家夫妻烧烤店。那小日子,肯定红火!

    准备工作就绪,祺风熟练的洒上香料、芝麻、辣粉,抹上植物油和秘制调料,架到火堆上,开始烤了起来。不多时,滋滋制冒油的肉串散发了烤肉和各种调料混杂在一起的香气。

    玫瑟琳在一旁看得早就按捺不住了,不停的追问:“好了没有?”“还不能开始吃么?”

    第一批出炉。玫瑟琳顾不上炙热的温度,全部揽了过来开吃。

    玫瑟琳的吃相绝对是惨不忍睹,一边不停的把香气四逸的肉串塞进嘴里,又不停的张嘴哈着气,试图缓解一下肉串的滚烫和辛辣。尽管她鼻尖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珠,可仍然不肯有一丝的停顿。

    祺风根本跟不上她吃的速度。幸好不时地,玫瑟琳还把手里的肉串塞进祺风的嘴里以资鼓励,要不然祺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自己……

    在两人嘶嘶哈哈中,祺风忽然发现一个小东西,耸着鼻子左嗅右嗅的朝自己慢慢走过来。

    小东西全身黑色,阳光照射下还泛着蓝光,皮毛像绸缎一样光滑无比,胖乎乎的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一脸虎头虎脑的模样煞是招人喜爱。

    “不会这么巧吧?”祺风正咬着签字上的半块肉愣住了,转过去问正在埋头苦干的玫瑟琳道:“这个不会就是风豹的孩子吧?”

    “什么?啊~~好像就是小风豹,这么小看起来才刚刚断奶。”玫瑟琳也愣了。

    “不过它好可爱啊,你看它胖乎乎的,摸上去一定很舒服!”玫瑟琳看着越走越近的小豹子,恨不得一把抱在怀里。

    “它的父母呢?”祺风还保持着一份冷静,悄悄的摸出来〈迎风倒之改良版〉以策万全。

    “周围没什么动静。”玫瑟琳也意识到它背后还有两头不讲理的父母,四周察看了一下。

    “看来它是饿了。难道这么小就要自己出来觅食了么?”祺风看到面前的小豹子可怜兮兮的看着手里的肉串,立刻就明白了它的意思。

    难道魔兽还喜欢吃熟食?还是咱的手艺太高超?祺风小心的把肉伸到小东西嘴边。

    它果然是饿了,开始还比较斯文,每块肉还咀嚼两下,后来干脆就一口一块不停了。

    祺风看着可爱,就大着胆子把它抱在怀里,用手指捏着肉一个个塞到它的嘴里面。它居然也颇通人性,只吃肉不咬祺风的手指,偶尔还冲祺风“呜呜”的叫两声,以示撒娇。

    “我也要喂它!”玫瑟琳看的心动,也忍耐不住了……

    看这里的大大们,推荐收藏下,支持咱冲击下新人榜,谢谢各位了!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