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驾!”福王第一个蹿到了皇帝身边,心里一片苦涩。亲眼看着这些天价请回来的刺客,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大魔导师,和数不清的高级武士重重包围。没几分钟,在漫天的刀光剑影下,同时还混杂着大量的风火雷电中,变成了满地的碎肉……福王感到自己口袋里的金币,随着那一个个倒下的身影,一摞一摞的消失不见了。

    祺风在远处默默地看着那些被屠戮的倒霉杀手,心中充满歉意。不由喃喃的说了一句:出来混,果然是要还的……

    看到天大的功劳已经结结实实的砸到萧老爷子的头上,祺风知道亚伦算是得救了。心中大定后,祺风带着众人准备开溜,不然被误认成刺客同党就麻烦了。就算不被误认,让那些刀枪棍棒捎带上一下,自己也肯定是追悔莫及。

    可开溜中,祺风怎么总觉得后面几伙人死盯着自己不怀好意呢?示意阿七后,阿七回头扫了一眼。要不怎么说还是阿七眼界高明,扫了一眼答案就出来了。

    “麻烦了!摩亚瞎了以后,昨天就冒险工会就发布了一个新任务,重金悬赏那天扔烟雾弹的人。”阿七歉意地看了祺风一眼继续说:“估计刚才你扔烟雾弹的时候被有心人盯上了,看起来他们是接了任务的佣兵。不过这里禁卫军太多,他们现在不敢动手。”

    “……”祺风听傻了。

    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祺风立刻决定跑路。

    “各位,此间事情已了,咱们就此别过。从此山高水长、后会有期。”祺风一嘴江湖口吻,然后迫不及待的嘱咐玫瑟琳:“你回去收拾一下,咱们西城外碰头。这鬼地方呆不下去了。”

    “知道了。”反正丰收节也过去了,热闹也看完了,玫瑟琳倒是很期待接下来的魔兽森林之旅还能有什么花样。这段日子节目太丰富了,玫瑟琳有点上瘾的说……

    一路无言,虽说有些狼狈,可总算脱离了虎口。

    被人追杀的日子难熬啊……又是一路狂奔的祺风仰天长叹。

    已经离开帝都三百多里了,可身后贪婪的佣兵却似乎越聚越多。可恶的玫瑟琳这几天老是在祺风身边嘟囔着:“临走时候怎么就忘记了问阿七呢?到底摩亚出了多少赏金?太失败了!”

    要是玫瑟琳私下里偷偷的嘀咕也就算了,可她一边说还一边盯着自己看,上上下下的瞄着就像看一座金矿……这不,玫瑟琳又要张嘴了。

    “打住!”祺风忍无可忍。“再提赏金晚上没你饭吃!”

    “那……我要吃肉!”一路的风餐露宿,玫瑟琳早就牢骚满腹了。

    “……”

    终于逃窜到魔兽森林的边缘,祺风不由松了一口气。这藏匿着无数凶禽猛兽的原始森林,无疑是二人目前最好的避难场所。至于魔兽们的饮食口味,祺风对自己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祺风骑在瘦了足足一圈的肥马上,眺望着身后一阵冷笑。对于这些穷追不舍的财迷,祺风是又气又恨,也曾想过干脆在路上做个陷阱,一举把他们都毒死算了。可自己又于心不忍。

    “这次我进了魔兽森林,倒要看看你们追还是不追。”祺风恶狠狠的从牙缝里迸出来一句。

    将伴随了自己几个月的肥马,寄存在魔兽森林旁边的村子里,嘱咐纯朴的村民一定要善待之后,祺风留下十个金币义无反顾的和玫瑟琳踏进了传说中的魔兽森林。

    扑面而来的潮湿,让祺风兴奋得战栗。上一世,祺风就是一名户外运动爱好者,而且出生在山区。对于森林,祺风感到实在是太亲切了。

    祺风习惯掏出自制的指南针,确认了一下将要前进的方向。而玫瑟琳在旁边看着圆盘上晃晃悠悠的绣花针,始终指着一个方向大呼神奇。

    “这比地图好用么?”玫瑟琳对比着自己手里简陋的、高价购买的、由当地向导绘制的羊皮纸问祺风。

    “在森林里,各处的地形看起来都差不多。只要能确定的自己行进的方向我们就不会迷路。那个地图只能作参考。”祺风耐心的解释。

    “这边走。”祺风迫不及待的想见识一下魔兽森林的魅力,也担心被后面的追兵赶上凭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我来带路。”玫瑟琳闻言欢快的跑在了前面,让身后的祺风一阵感叹: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啊,初生小龙才对……

    其实玫瑟琳是真的没把魔兽森林放在眼里。她自小在魔界长大,见惯了各种凶残嗜血的猛兽。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本来就是魔界的生存规律。魔兽森林对于她来说,也就相当于是比自己家略大一些的后花园而已。

    由于魔晶的市场供不应求、价格昂贵,而且魔兽的皮毛也有很高的坚韧度、抗魔性,所以每天都有大量的狩猎者徘徊在魔兽森林里谋生。当然在不具备相当实力的前提下,魔兽森林的深处,相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个禁区。

    森林里很安静。盘根错节的树木之间,隐隐有着前人踩踏出来的小径。常年积累的的落叶踩在脚下,柔软而舒适。不时的,祺风还能在比较宽阔的区域看到篝火的痕迹和一些生活垃圾。一切都表明,这里是森林的边缘,不会有比较危险的魔兽出现。所以祺风的脸上透漏出几分轻松。

    “风定花犹落,鸟鸣山更幽。”轻拂着脸庞上的微风,听着远处清脆的鸟鸣,祺风诗兴大发。

    “风定花犹落,鸟鸣山更幽……”玫瑟琳默默的咀嚼了一会儿,两眼放光,崇拜的看着祺风说:“没想到,你这么有才学!”

    “咳咳……”祺风剽窃了前世佳句,不禁有些脸红。

    “明日林间照,清泉石上流。”祺风稍微改了下,索性剽窃个彻底。

    “饿地神呀!”看着祺风随口又是一句,玫瑟琳彻底晕了。

    “我可能爱上你了。”玫瑟琳看着祺风的背影,突然严肃地的冒出一句,表情似真似假。

    毫无防备的祺风脚下一个踉跄,右手连忙扶住身旁的树干……稳住身形,然后祺风猛地一回头,额前的几缕头发飘逸的扬到了头上,两眼深情地凝望着玫瑟琳,一字一顿的说:

    “大姐,能不能不耍我?!”

    “没意思。”玫瑟琳嘻嘻一笑,转身又一蹦一跳的向前走去。眼角,却流露出一丝黯然。

    祺风无奈的摇摇头跟上。心底里在琢磨:效果不错哦,还有什么名言佳句来着?得好好回想回想……

    “白芨草你知道哪里有么?”晚上,祺风一边翻转着树杈上的兔子烧烤一边问。

    “不知道。”玫瑟琳硬邦邦的扔回来一句。

    怎么得罪这小姑奶奶了?不会是真的爱上自己了吧?祺风摸不到头脑。整个下午,玫瑟琳一直就是不冷不热地样子,就连这兔子都是祺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到的。要知道平时这可都是玫瑟琳的活儿。她抓猎物,自己烹饪,这已经是默契了。

    祺风之所以不愿意往爱情的方面去想,是因为自从降生在这个世界以后,祺风就感到很不习惯。这里迥然不同的大陆风俗、贫穷落后的生产方式、光怪陆离的魔法技能还有稀奇古怪的各个种族都让祺风觉得这像是自己在做的一个梦。

    祺风总觉得,整个大陆的兴衰、社会的进步跟自己毫无关系。他只是一个游客而已。走走看看,就是他此生的目的。他一直以来的行为,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在赚了一定的钱,并攒了较长的假期以后,背上行囊,去非洲大草原考察一样简单。祺风还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融入到这个新的世界里面了。

    对于曾经在自己身边示意过好感的女孩子,祺风也不是不知道。可他始终觉得双方是两个世界里的人。就像一个游客在草原上,遇到一个原始部落的女孩一样,很难擦出火花。于是这就有了诸如爱伦城酒吧里,不屈不挠的服务员第344次的失败。

    对于玫瑟琳,祺风其实心里也是颇为意动的。几个月以来的朝夕相处,玫瑟琳的活泼可爱、聪慧狡诘、善解人意都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要是能再柔情似水一点就更完美了~祺风心底里笑笑,发现自己似乎已经习惯了有玫瑟琳在身边陪伴的日子。

    另注:看书的朋友,我打算在接下来12周的时间里,冲击下新人榜,具体事宜请查看我发的置顶评论。推荐、收藏统统砸过来吧~~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