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阿七当机立断。在亚伦精准的箭矢掩护下,几个人分头仓皇逃遁……

    “那烟有毒么?”玫瑟琳依然紧紧跟在祺风身后,偷空问到。

    “毒是没有。不过眼泪遇到生石灰,嘿嘿,估计他们后半辈子看不到东西了。”

    “……太歹毒了!”玫瑟琳突然发现炼金实在是一种很可怕的职业。

    旅馆内。劫后余生的几个人终于胜利会合。可是由于亚伦的失陷,房间内气氛异常沉重。在彼此面面相窥了半个小时后,依然还是没有人能想出什么好的办法。

    束手无策下,大家都用自己的方式表现着烦躁。莉雅趴在桌子上嘤嘤的哭泣着;大彪不停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阿七习惯的缩在角落里愁眉不展;而玫瑟琳正一眨不眨的看着祺风,貌似祺风脸上就写着办法。

    “我去拜访下萧府,看看能不能打听到点什么消息。”沉默中,祺风突然想起来帝都还有个大户一直没去。

    “好!”众人异口同声。

    呈上小白脸的推荐信,祺风很顺利的蒙受了萧府老太爷的亲自接见。

    “不知道萧大人当朝为官,草民倒是失礼了。”祺风作了一个揖。

    “无妨,小小一个礼部侍郎而已。不用拘谨。”萧老太爷红光满面。

    “适才途经拍卖中心,正看到一场热闹。不知拍卖中心是何背景,竟敢当街伤人?”祺风貌似不经意的随口一问。

    “贤侄可曾参与其中?”萧老太爷眼中精光一闪。

    “萧大人玩笑了,此等麻烦小民躲还唯恐不及,哪里会参与。只是其中被抓的是个旧识,故有次一问。”祺风打了个哈哈。

    “哦,那你这旧识麻烦可大了。”萧老太爷摇头一叹。

    “此话怎讲?”祺风急忙追问。

    “刚刚得到消息,被当场缉拿的凶徒已经因公然行凶抢劫,打入刑部大牢了。其余逃逸的几人正全城搜索,一旦逮获就要同时问斩了。”萧老太爷不紧不慢的说。

    “问斩?不会这么严重吧?”祺风有些吃惊。

    “本来罪不至此。可那魔导师摩亚被歹毒暗器所伤,双目已盲。魔法师工会十分关注此事。更何况这拍卖中心与当朝的户部尚书还颇有些瓜葛。”萧老太爷露出一丝口风。

    “不知这刑部大牢可容探视?”祺风话中有话。

    “万万不可。刑部大牢已布下天罗地网,去了不是自投罗网么?”萧老太爷连忙阻止。

    “……”

    接下来的一番闲聊中,萧老太爷流露出招揽之意,祺风以志在四海云云婉拒了,在萧老太爷不胜遗憾中祺风拜别,回到了旅馆。

    “夜探户部尚书府!”祺风与阿七一拍即合。

    三更时分,月不朗,星不稀。在户部尚书府围墙外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祺风正鼓捣一堆长短不一的木棍。随着阿七在旁边越来越惊讶的表情,一个简陋的小梯子慢慢成型。

    “功夫不到家,只好借助偏门。”祺风对着阿七嘿嘿一笑。

    大拇指一伸,阿七又一次对祺风刮目相看。二人轻手轻脚翻过围墙摸进了府内。

    “往最大的房子那边走。”祺风理所当然地认为主人应该住最大最宽敞的地方。

    专业的盗贼就是不一样。祺风跟在阿七后面,有样学样的闪挪腾移,慢慢摸到一扇窗下。窗上映出两个人影,隐隐还有话语声传了出来,可却模糊不清。

    阿七正皱眉间,只见祺风又翻出两个小茶杯来。阿七学着祺风的样子把茶杯反扣在墙壁上,将耳朵贴上去,果然声音清晰了很多,已经可以分辨出大部分谈话内容。阿七真的服了,怎么感觉祺风做盗贼好像比自己更有前途……

    “……”一些无关紧要的、不知所云的废话之后,突然两个人被吸引了。

    “福王准备动手了?”房间内一人问到。

    “是,极有可能在丰收节庆典上动手。”一人恭谨的回答。

    “哈哈,让他们闹腾去吧,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对了,下午拍卖那边怎么回事?”

    “小事儿,已经派人处理好了。”祺风心里一顿圈圈叉叉。可仔细一想,这在人家眼里还就是一桩小事。

    “嗯,不要节外生枝,误了上面的大事。”

    “不敢,不敢。”

    “精灵那边反应如何?”房间内的人忽然问了一个听起来很奇怪的问题。

    “精灵的斥候又后退了20里,我已派人加快了木料的收购。用不了多久,相信精灵和南龙的冲突势不可免。”借刀杀人么?果然好计,可为什么呢?祺风一肚子问号。

    “很好,陛下会奖励你的。你的家人在凯特生活得很好,用不了多久,你们就可以团聚了。”原来是凯特的间谍!祺风大吃一惊。

    不敢再听下去,两人又偷偷的潜出了尚书府。回到旅馆里,祺风和阿七仍然在心里震惊不已,一桩歹毒的阴谋昭然若揭。可谁也不敢乱说出去,说出去估计也不会有人相信。

    “嗯,我再去找找萧老太爷,也许有个办法能救亚伦。”祺风清理了下思路,觉得事有可为。

    再说萧老太爷在美梦中被叫醒,心里倒是颇有些期待。肯定是有什么要紧事,不然不会深夜来访。说心里话,萧老太爷对祺风还是很高的。有理有节,不卑不亢,是个人才。

    “深夜来见老夫,莫非有事情发生?”萧老太爷喝了口茶,提了提神。

    “后日丰收节上,福王恐怕要造反。”祺风一张嘴就把萧老太爷下了一跳。

    接下来,祺风将偷听来的谈话和自己心里的分析向老太爷一一道来,但并没说户部尚书勾结凯特帝国,欲挑起精灵族和南龙帝国冲突的阴谋。这个毕竟抓不到证据而且事不关己。

    “此事当真?!那贤侄欲待如何?”萧老太爷一脸凝重。

    “不敢,如果萧大人将此事密奏陛下,相信对您会有极大的好处。而我只不过是想救出一个朋友罢了。”祺风就不信萧老太爷不想升官发财。

    “福王岂是那么容易扳倒的?”萧老太爷心中犹豫。

    “您只要上奏丰收节期间鱼目混杂,当严防宵小、防止叛乱即可。何必指名点姓?”祺风指出一个中庸之道。

    “若有谋逆则立大功,若平安无事您也没什么错不是。相信陛下心中都有数的。”祺风继续劝诱。

    “好,如有微功,老夫一定尽力周旋,救出你的朋友。”萧老太爷得此良策,愈发看重祺风。

    “如此多谢了,深夜打扰,就此告辞。”祺风目的达到,离开的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转眼就到了丰收节庆典的日子。祺风对能够身临其境的旁观传说中的宫廷政变兴奋不已,出来旅游这个决定实在太英明了,好玩的事情一桩接着一桩。

    其他几个人对祺风的表现莫名其妙,忐忑不安的随着祺风挤到了临时搭建的看台前,找了一个可以鸟瞰全局的极佳的位置。

    远处广场中心,矗立着一座巨大的铜像,那是为纪念开国帝王南宫烈的而修建的。来自各地参加丰收节庆典的人们,在食品区、娱乐区、交易区形成了几个巨大的,漩涡一样的人流。丰收的喜悦,感染了每一个身边的人。

    可若是稍微留意一下,就能发现许多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宫廷禁卫。他们一律身穿着黝黑的重甲,手持韩光四射的武器,在各个角落里死死的盯着每一个游人,形迹稍有可疑的就将被悄无声息的带走。

    而大量的巡逻队,也正一遍一遍的在各个路口游荡。空气中透露出一丝凝重的紧张。可绝大部分的老百姓丝毫没觉得不妥,陛下亲临嘛,出动宫廷禁卫也是应当的,就算多了点,也不影响自己不是。要不怎么说无知最幸福……

    “陛下到!”随着一声三声礼炮。满面红光的当代帝王南宫宏走上台来,接受了阵阵欢呼之后,抑扬顿挫的开始了自己一年一度的丰收节演讲。陪伴的一干重臣也都个个面带微笑、神态自若,丝毫看不出什么异样来。

    随着让人昏昏欲睡的演讲即将到了尾声,台下的祺风心里可急了。眼看着演讲结束,皇帝就要走了,怎么刺杀还不开始?没有了谋逆,萧老头怎么领赏?萧老头丢了功劳那亚伦岂不是放不出来了?!

    祺风哪里知道,自古帝王多怕死,正因为采纳了萧老太爷的建议,南宫宏才在出发前,突然发布了紧急换防的手谕。调派了自己一手掌握的宫廷禁卫军进行护卫。所以福王措手不及下,只好匆匆吩咐身边的人去通知计划有变,取消刺杀计划。

    而这一刻,福王的心里其实也是在惴惴不安的祈祷:那些高价收买回来的的死士啊,你们可千万不要动手啊,你们若是动手肯定是死路一条啊,到时候自己的钱又打水漂了。

    祺风可不管这个。难道计划取消了?这可不行!功劳一定要落实在萧老头身上!祺风急中生智,大喝一声:

    “有刺客!!!保护陛下!!!”

    话音未落,自己甩手就是一个烟雾弹,拉着玫瑟琳就溜掉了。

    现场顿时大乱。人群中的刺客都在心里纳闷:不是取消了么?怎么又动手了?难道计划又恢复了?不管了,上!

    几十道身影挥舞着利刃就朝台上杀去……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