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迷人的精灵,因欠下香客来大酒店巨额债务偿还不起,根据相关条令今日卖身偿债。。。她还是完璧之身哦~”

    “女的?”听到主持人意味深长的介绍,祺风二人倒是松了口气。不是熟人就跟自己没关系了。不过两人长得还真像。

    “好可怜的精灵,那么漂亮怎么会欠下巨额债务?”玫瑟琳同情心开始泛滥。

    “呃,本人估计,是刚刚闯荡江湖的菜鸟。不知道吃住是要花钱地,更何况香客来那种超豪华五星级大酒店。听说那可是涉外宾馆……咳咳,我说的意思是,可以接待外国使团的特级宾馆。”祺风猜了个不离十。

    “你说精灵怎么看起来都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似的,都那么高贵、漂亮”

    “都高贵、漂亮不假,可她和亚伦确实挺像。”

    “不会是什么亲戚吧?”

    “没那么巧吧,你要不要英雄救美?”二人有一嘴没一嘴的聊着。

    看着漂亮的女精灵手足无措的茫然看着四处叫价的人们,玫瑟琳也只能深表同情。可现场那叫一个火爆热烈。这要是能收入房中,绝对是美不胜收,异国情调。以后家里再来个亲朋好友什么的,一声轻咳,只见一个女精灵上来端茶送水,殷勤伺候,那也绝对是倍儿有面子的事情。

    暧昧的笑声中,竞标的价格开始节节上攀。场上的气氛愈来愈炽热。可就在这个时候,。拍卖大厅里突然传来一声恶骂,紧接着一张桌子被狠狠地砸在了一个豪客身上。周围的人纷纷闪避,现场有些混乱。周围的警卫立刻赶上前去,一边制止斗殴的双方,一边示意大家不要惊慌。这种因故意抬价而发生的矛盾,隔三差五的总要上演那么一次的二次的。

    可就在警卫靠近的一刹那,斗殴的人迅速分开,开始对着警卫大打出手。几个警卫瞬间就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失去了战斗力。而靠近拍卖台的人群中,突然闪出一个人,“噌”的一下跳上去,一把抓住被竞拍的女精灵就往门口跑。主持人不由一愣神,已经很久没有没有人敢在南龙拍卖中心捣乱了。谁不知道这里常年驻守着一个魔导师和两个接近天级的武士。那可是花了大价钱聘请的高手。

    可就是这么一愣神,一把匕首就架在了主持人的脖子上。倒霉的主持人身不由己的被带向门口,心里一阵哀叹:貌似几个高手都出去游玩去了……

    “亚伦大哥!”女精灵惊喜地喊着。

    “别怕,冲出去再说。”

    “闪开!挡我着死!”一把挥舞的长剑呼呼生风在前面开路。现场一片混乱。

    “亚伦!”“阿七他们!”祺风和玫瑟琳大吃一惊。

    此时,已经有十几个武士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将阿七等人围在了中间。看身手,最差的也是初级武士的级别,其中最前面的三个人,赫然是中级武士。

    阿七心里微微一沉,知道倘若再拖延片刻,几个人势必一个也走不了。阿七战意顿起,对方固然人多,可是自己和大彪经过一个月的魔鬼特训以后,也已不是昔日吴下阿蒙。

    “我和大彪拖住他们,亚伦掩护你妹妹快走!”阿七一拧身,首先冲了上去把对手搅了个鸡飞狗跳。大彪也不甘落后,一把巨剑招招指向敌人要害,所向披靡。众武士也就是个打工仔,焉肯拿自己的性命相搏?几个呼吸之间,亚伦已经护着妹妹冲了出去。

    祺风和玫瑟琳混在人群中,本打算能在关键时刻施以援手,出其不意的帮阿七他们脱困的。可跟着阿七等人到了门口的时候,这个念头在看到被簇拥在醒目位置的,倒背着双手,身着土黄色魔导师法袍的老头,就立刻烟消云散了。

    开玩笑,魔导师面前动手,明显活腻了。就像一个婴儿张牙舞爪的想要去揍一个成年人,可人家挥挥手,这边就死翘翘了。这明显不在一个档次上,可是能眼看着阿七他们不管么?祺风暗地里思量着脱身之计。

    “浑水摸鱼!”祺风突然灵光一闪,紧接着一顿翻找,摸出一个白色小瓶子来。

    “什么东西?”玫瑟琳也很紧张,可看到祺风一脸诡异的样子,拿出一个瓶子在傻笑,就知道对方又有了鬼主意。

    “烟雾弹。我不小心掺进去了不少辣椒粉、胡椒粉、生石灰什么的,嘿嘿”祺风一顿坏笑,他实在很期待到时候的现场效果。

    “……”

    “好大的胆子,敢在这里闹事。还不束手就擒?!”有摩导师及时赶到,一个貌似管事的心中胆气顿时一壮。

    “还不赶快放了我?不想活命了么?”被挟持的人质也明白风水转过来了。两条腿登时也不软了。

    “闭嘴!”阿七色厉内茬。心里那个苦哇。自己打小就怕麻烦,结果怕什么来什么。

    本来阿七等人交了任务,领了佣金,心情都不错。在安排了阿兰去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之后,其余几个人就在大街上随意的逛着。当溜达到拍卖中心时,大家都被其豪华的门面震住了,于是一合计就想进来看看热闹,长长见识。可天知道亚伦的妹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拍卖台上!

    “莉娜!”当亚伦认出自己的妹妹后,愤怒的表情就像刚吃了狂化药剂。

    将心比心地说,谁面对这种情况都会失去理智。可怜的莉娜妹妹是一定要救的。可摸摸口袋里可怜的几个金币,阿七无奈之下只好决定先制造混乱,然后抢人逃逸。可如今面对一个魔导师,阿七的也无语了。

    “我用人质缠住对方的魔导师,你们分散走,然后老地方会合。”事以至此,拼了。阿七隐讳的吩咐大家。

    “我手里有人质,你们不要过来!”阿七把匕首一紧,然后低声喝道:“跑!”

    “想跑么?没那么容易。”土系魔导师摩亚从传讯石得到拍卖中心出事的消息,不得不和家人分开赶到这里,心里正十分的不爽。

    “大地母亲,请聆听您子民的呼唤……”摩亚一张嘴,赫然就要发动高级土系魔法。

    阿七知道,越高级的魔法施放,其咒语就越繁琐。相反一些低阶魔法反而可以做到瞬发。所以一定要在他念完咒语前逃出攻击范围,或者打断对方的施咒才有生路。所以阿七毫不犹豫把人质向摩亚身前一推,同时右手一甩,一道寒光直奔对方的咽喉而去。

    摩亚眉头一皱,不得不立刻喊了句:“土墙!”将匕首和人质统统挡在身前。咒语被打断,等于强行散去召唤来的魔力,这是魔法师大忌。此刻摩亚就面色潮红,胸腹内气血不断翻涌,摩亚不由勃然大怒。自己一个大意,吃了个暗亏,这脸面往哪里放?

    “听从我的召唤吧,穿刺术!”摩亚开始痛下杀手。

    亚伦护着莉娜和大彪刚跑出两步,听到咒语声知道不好,扭头飞快的一箭射去,可是明显来不及了。只见三个巨大的石锥在话音中凭空出现,向着毫无防备的阿七头胸处扎去……亚伦顾不得多想,纵身一扑将阿七斜斜推开,自己却被一根石锥正扎在了大腿上,顿时鲜血如注……

    而祺风从一开始就在默默凝聚魔力,巧妙地将水晶瓶外围用水球包裹了起来,然后再将水球最外层凝结成冰,处理成“母球”的样子。此时刚刚弄好的祺风看准角度,将“母球”扔了出去。晶莹的冰球划出一道弧线撞在远处的柱子上,一声脆响,冰层受撞击后,在反弹中碎裂了开来,里面的瓶子经中间水层的缓冲,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按照设计好的路线向摩亚脚下飞去。一如祺风前世潇洒的桌球反弹技术:正中靶心!

    “噗……”滚滚白烟弥散开来。烟雾笼罩中的人咳嗽声、喷嚏声、咒骂声瞬间混杂在一起,眼泪、鼻涕更是滚滚而下。

    摩亚处在烟雾中心更是苦不堪言。他的双眼在烟雾刺激下一直在不断的流着眼泪,眼睛传来的刺痛也越来越厉害。摩亚已经凝聚了几个水球冲洗眼睛,谁料不仅没有减轻痛苦,反而感到越来越灼热,越来越疼痛的难以忍受起来……

    祺风借着烟雾的掩护,冲到亚伦等人身边,一把撕下阿七的衣袖,将水浸湿后分给众人掩住口鼻。莉雅在旁边正努力的想把亚伦扶起来。

    “我不行了,你们快走”亚伦按住流血不止的伤口嘶声道。

    周围烟雾渐渐散去,已经有人开始围了上来,再不走就一个也走不了了。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