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日子就有趣多了。

    大彪和阿七两个难兄难弟一边相互鼓励一边坚持着祺风的魔鬼训练教程。十几天过去后,二人已经逐渐适应了50斤的负重而增加到了80斤;每天的手臂分解动作也增加到了每种800次。同时双腿还要按照祺风传授的跃步、滑步等前世拳击步伐来配合移动;其他还有诸如跳绳、蛙跳、越野跑等经典项目,已经成为整个商队茶余饭后的最大看点,尤其是每天睡觉前阿七和大彪帐篷里传出来的高低起伏、痛并快乐的呻吟,让第二天每一个商队的成员在看到他们的时候,眼神都有点古怪。流言蜚语正一步步向帝都靠近着……

    不过这一切都不耽误祺风开设的地下赌档。针对阿七和大彪的竞赛,每一个人都投入了自己最大的热情。谁中途中倒下;谁第一个完成;他们还能坚持多少久甚至帐篷里传出的声音谁的更高亢给大家带来无穷的乐趣。

    在祺风的口号:一个铜板不嫌少,一个金币不嫌多;小赌可以怡情,大赌就能致富中,商队的上上下下几乎集体都参与了进来。最后,连两个当事人都每天半夜三更的钻进祺风的帐篷,塞过来若干金钱押在自己身上……于是,祺风的口袋和心情也就一天比一天的鼓胀。

    令人鼓舞的好消息是,魔鬼般的训练带来的成绩是卓有成效的,是有目共睹的。两人最近进攻时的动作更加的迅捷有效,步伐也愈发的轻灵敏捷。往往寒光一闪,空中飞舞的落叶就能被二人精确的划成两半。这一切都彻底的贯彻了祺风的理论:最短的运动轨迹+最快的挥舞速度+最有效的要害攻击+无从判断的移动=最完美的生命收割。

    检验训练成果的机会,在一个暖洋洋的下午,无征无兆的出现了。

    “呔!”匪徒甲一声大喝。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匪徒乙熟练的顺茬接着喊。

    “要敢蹦出半个不字……”匪徒丙补充。

    “管杀不管埋!”众匪哄声齐喝。

    祺风一个趔趄,差点从肥马上摔下来……

    商队的成员确实久经考验。不用人吩咐,大家已经默契的围成一个扇形,把货物团团的护在了自己的身后。萧大叔率阿七等人迎上前去。

    “各位好汉,咱们是给帝都送货的商人。要是好汉们缺少盘缠,这里有些许薄礼奉上。”

    “好,爷们够爽气。货物留下一半,咱们一拍两散。”匪徒甲大手一挥。

    “货物是万万不能留下的。东西少了一箱,帝都萧老爷子肯定轻饶不了咱。”萧大叔有礼有节的暗示后台的势力。

    “老大别跟他们废话了,抢丫的!”匪徒乙献策。

    “上!”匪徒甲一点头,众匪蜂拥而上。

    “我最瞧不起这些劫道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阿七齿缝里蹦出一句。

    祺风终于从肥马上摔了下来……

    “收缩防守,是爷们儿的跟他们拚了!”萧大叔拎起大刀,油然而生出一种豪气。

    大彪一人一剑,站立在队伍的最前面,左边一刺,右边一撩,干脆利索的结果了两个,但,瞬间又被数十人淹没了;再看阿七,鱼儿一般,在匪徒中间神出鬼没,每一次挥手,都有一个匪徒掩着喉咙不甘的倒下;而亚伦,则站在队伍最后面给大家掠阵,在伙伴或者商队的伙计遇到危险的时候,就会有一支利箭,无声无息、恰到好处的解决掉敌人。

    玫瑟琳显然错过了施展大面积范围魔法的机会。双方几乎瞬间就已经混战在了一起,所以玫瑟琳立刻施放了一个大型防御魔法,先把所有货物都保护了起来。玫瑟琳最近受祺风的影响不可谓不深,变故发生的第一时间,她首先觉得的是应该把值钱的东西先看好。祺风就有点紧张。毕竟二十人对上百人,这双方实力明显就不在一个起跑线上。

    “谁杀了那个魔法师的,重赏20金币!”匪徒甲看到大型防御魔法的出现,心里也有点忐忑。这要是魔法师先动手的话,可能一眨眼自己就要倒下一大半手下。丰收节出来打点野食还真是不容易!

    裸的刺激下,众匪们眼睛都红了,不要命的向玫瑟琳冲去。大彪被七八个人缠住了冲不出去,急得直跳脚。

    眼看着五六十号人,转眼间就冲到了玫瑟琳面前。而玫瑟琳面对众人的漫天的杀气,一时间想不出来该做什么,该怎么做。头脑短路中……

    看到情况不对,祺风大声提醒道:“不要命了!快放魔法呀!”,然后随手一个火球就扔向跑在最前面的匪徒乙,匪徒乙下意识的把刀挡住火球来的方向,然后将身子一扯同时呼喊着:“还一个法师!”

    众匪一愣,眼看着火球正砸在匪徒乙的刀面上,噗的一声,刀面一片焦黑,刀身却纹丝不动。众匪哄堂大笑,“小美人,纳命来!”的叫声也越发的宏亮起来。祺风也没想到自己的火球差到了这种地步,有点傻眼。

    眼看着一脸残暴的土匪们距离玫瑟琳仅仅只有几步之遥了,玫瑟琳终于两眼一闭,口中念念有词。随着双手的乱舞,风刃、冰锥、火球杂乱无章却源源不断地向匪徒飞过去。惨叫声在匪徒中此起彼伏,匪徒戊、己、庚、辛等人立刻倒在血泊中。

    “50金币!”匪徒甲的声音适时响起。

    被鲜血激发了的野性,和脑海中闪闪发光的金币,让更多的胳膊举起钢刀,裹着寒风向玫瑟琳呼啸而去。祺风顾不得隐藏了,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本书第二章中出现过的黑球,就往土匪群里扔去,同时揉身一把将玫瑟琳扑在身下。

    “轰”的一声巨响后,地面上四处散落着几个倒霉匪徒四肢不全的尸体,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匪徒赵、钱、孙、李。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的傻看着地上的大坑,双耳嗡嗡作响,一时都忘了彼此身处的环境呆了下。

    “擒贼先擒王!”祺风忍着后背的剧痛,犹自提醒着亚伦。

    只见亚伦搭上弓箭,抬起来的瞬间就锁定了土匪甲的咽喉。弓弦轻响,说时迟,那时快。无羽箭转瞬间就到了土匪甲的身前。土匪甲大骇,急扭身,堪堪避过要害处,不过依然在脖子处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匪徒甲正心中暗自侥幸中,却不料面前黑影一闪,原来是阿七到了。“咯咯”两声干咳,匪徒甲终于身子一软,扑倒在地上。

    “这次又是什么?”玫瑟琳被震的头昏眼花还不忘问了祺风一句。

    “tnt。”祺风哧牙咧嘴的回答开了句前世的玩笑术语,顺手又从怀里摸出一个来,抛向匪徒中间。

    “捂上耳朵!”祺风顺势把脸埋在了玫瑟琳的胸前……

    这边大彪青筋四起,大力剁翻了身前的两个土匪,不顾一切的杀出了个豁口向祺风靠拢。不设防的后背立刻就添了几道血淋淋的伤口。大彪红了眼,潜能最大限度的激发了出来,完全感觉不到背后的疼痛,喉咙里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

    再说死伤大半的匪徒,经过两次黑球的洗礼后,眼睁睁的看着祺风又从怀里摸出来一个黑乎乎的圆球,脚步都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而此时阿七正一刀割下土匪甲的脑袋,举在手中大喊:

    “土匪首领已经死了,大家杀啊!”

    顿时,剩余的土匪一哄而散,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步伐之矫健,身形之鬼魅,一如出现时的不可捉摸。

    战斗胜利后的喜悦无疑是巨大的,可身体的伤痛却比喜悦的感觉要强烈的多。祺风和大彪就是体会最深刻的两个。在大家畏惧的目光中,两人被搀扶进阿兰的帐篷里。

    “圣光术。”一道白光笼罩在祺风的身上,清清凉凉的,感觉舒服极了。其实祺风贴身的防弹背心抵挡住了大部分的致命伤害,其余的基本都是飞来的砂石划破了皮肤而已。赞叹着祭祀的神奇,祺风有点转行的念头产生。

    大彪的伤势就比较严重,阿兰施放的初级治疗术对深可见骨的伤口作用极其有限。而战斗过后的疲惫更使得大彪感觉痛到了骨头里,只不过因为眼前有女士,大彪不好意思大声呻吟强行咬牙忍耐而已。失血过多的大彪,脸色苍白的像厕所里面的糙纸一样可怜。

    祺风看了下大彪的伤口,对阿兰说了句:“让我练练。”

    大彪闻言,索性直接晕了过去。

    祺风把半碗掺进白色粉末的不明溶液,捏着大彪的腮帮子强行灌进了嘴里。玫瑟琳刚要张嘴询问,祺风慢悠悠的飘过来一句“蒙汗药。”再看大彪,估计明天早上也醒不来了。

    玫瑟琳嘀咕着:“你家祖传的东西好多啊……”

    祺风跟阿兰借了根最大号的绣花针,又顺手从大彪脑袋上揪下来几根头发。在周围观众一阵阵面部抽搐的表情里,一点一点将大彪狭长的伤口像缝补袜子一样缝合了起来。最后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又在伤口撒了半瓶消炎粉,祺风终于挺身拍了拍手。

    “大功告成!嗯,针脚难看了些,下次改正。”祺风一脸的得意。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