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在大家享受完晚餐,围着篝火互相吹嘘自己如何见多识广的时候,果然大彪按奈不住去找阿兰去了。祺风看到后不动声色,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玫瑟琳聊着天。

    “护手霜么,就是秘制甘油和雪莲、灵芝外加盛开不超过6小时的茉莉花榨汁调和而成的。”祺风随口吹嘘着。开玩笑,这能告诉她护手霜其实就是猪油熬制的么?如果让她知道每天摸在自己手上的是滑腻腻的猪油,那她还不掐死自己?!祺风决定坚决守口如瓶。

    “果然好珍贵噢,可是你不是魔法师么?怎么会这些东西?”玫瑟琳继续套着祺风的老底。

    “嗯,嗯,这个……”祺风四周看了看,故作神秘的贴近玫瑟琳的耳边说:

    “……祖传秘方。”

    “去死!”知道自己又一次被耍的玫瑟琳一脚踢开祺风,瞬间火热的左耳似乎还能感受到刚才祺风呼吸时带出的,令自己心跳加速的男性气息。

    “不理你了。”玫瑟琳带着一抹嫣红跑回自己的帐篷。

    “这就害羞了?嘿嘿。”祺风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不可否认,这么近的距离贴近玫瑟琳的耳边,自己确实有一些些心动。

    “那一刻,我距离她只有零点零一公分……”祺风开始摇头晃脑。

    经过一段日子的朝夕相处,虽称不上绝色,可也勉强排的进美女行列的玫瑟琳,活泼可爱、聪明又兼实力不错,委实是女朋友的上佳人选。可男子汉大丈夫,能这么快就为了一棵树放弃整个森林么?一定要慎重,再等等,没准明天女神就降临到自己身边了呢。祺风给自己打气。

    “那一年,

    我正好十八岁,

    轻轻的,

    你来到我身旁,

    那一夜,

    星星都闭上了眼,

    风~儿

    都在为我欢唱,

    哦~~哦~~

    我的初吻丢失在十八岁~

    我的处男结束在十八岁~

    我的单身终结在十八岁~

    我的爱情燃烧在十八岁~

    我的孩子……

    诞生在十八岁!”

    祺风含糊不清的哼着调子,一步三晃的走回帐篷结束了自己今天的夜生活。

    第二天一大早,祺风穿着宽松的运动衫,众目睽睽中,开始了例行的晨跑。

    沿途的风景那个美妙:青翠的草叶上,三五不十的挂着一颗颗晶莹的露珠,颤动着、被旭日的光辉染成了透明的粉红色;几只早起的小鸟,在远处的草丛中忽隐忽现,忙得不亦乐乎;天际淡淡的云朵,映着朝霞被晨风不紧不慢的推着逐渐远去……祺风心中,迸发出对生活深深的热爱。

    呼吸着野外特有的甜香,祺风带着一身臭汗回到了露宿的营地。商队的伙计们已经在准备早餐和清点察看出发前的货物了。远远的看到大彪笨拙的摆弄着阿兰缝制的沙包,祺风终于发现,自己的乐子来了。

    “来,我教你怎么穿。”祺风掂量着大约50斤上下的沙包,一脸坏笑的一一帮大彪固定好。

    “上午就先穿着,要是受不了再给你调整。”

    “就这么简单?”大彪活动了下身体,感觉不出多大的压力。

    “等你适应了我再教你技术上的配合。”祺风捏了捏大彪结实的肌肉,心里确实有点羡慕。

    “啊!……”一声惨叫突然从玫瑟琳的帐篷传出来。祺风和大彪浑身都是一哆嗦。

    在大家好奇的注视下,阿兰用力的甩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帐篷里走出来,水珠还顺着贴在她脸上的那几缕凌乱的发丝,滴滴答答的掉个不停,似乎在诉说刚才是如何巨大的一个水球,曾无情的砸在阿兰无辜的脸上。阿兰身后,帐篷中突然探出玫瑟琳的脑袋,表情讪讪的冲着阿兰的背影说: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众皆跌倒……

    萧大叔站在远处摇头微笑:年轻真好。

    小小插曲过后,一干众人重新踏上征途。

    祺风伏在肥马上,一直跟在大彪身后,等待着大彪的笑话。其他几个人也隐约知道了大彪和祺风之间的故事,都在默默关注着事态的发展。而对于祺风所说的功效,基本上所有人都保持着怀疑态度。

    于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彪,义无反顾的走进了祺风设下的陷阱。

    第一个小时后:大彪微微有些喘,出了点汗;

    第二个小时后:大彪弓起了腰,大颗的汗水东一个西一个的滚下;

    第二个半小时:大彪步履蹒跚,脸色涨红,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浸透了,竭尽全力才能跟着商队的速度;

    第三个小时后:大彪举步维艰,祺风开始在旁边冷嘲热讽,就差拿个鞭子羞辱大彪了。此时,大彪已经落后商队一段不短的距离;

    第三个半小时:前方的商队停下休息,开始准备午饭,大彪不见踪影中;

    第四个小时后:商队即将午餐结束时,大彪拖着两条腿终于赶了上来,双手抱着水桶就是一顿牛饮。

    “太差,太差……”祺风摇着头流露出不屑的口吻。

    众人嗟叹:看把可怜的孩子都快累成牲口了!再看向祺风的目光,也都带着几分惧意。

    下午,大彪被批准恢复体力。但晚饭后,大彪又被祺风拖到角落里,披挂上还浸透着汗水的沙袋以后,大彪被迫从头演练了一遍自己最得意的剑术套路。祺风思考了一会儿,将大彪的剑法分解成“劈、刺、撩、扫以及拔剑”几个简单的动作,并让大彪每个分解动作重复500次,并强调做不完不能睡觉后,祺风叼着根草茎晃晃悠悠找玫瑟琳聊天去了。

    “这么做有用么?”观察了二人半天的阿七,凑上来问祺风。阿七还从没见过大彪什么时候累得这么惨过。

    “咦?你也应该试试的,这会让你速度更快,身法更轻盈。”祺风两眼放光的看着阿七犹如看着砧板上羔羊。

    “那……我也试试?”更快的速度和轻盈的身法无疑是每一个盗贼的终生追求,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

    “呃,明天你们一起。”祺风一锤定音。

    “一会等大彪睡觉前,你把这个涂在他身上按摩15分钟,不然我怕他明天起不了床。”祺风掏出一瓶舒筋活血的药膏递给阿七。“明天你们就可以互相按摩了,我保证,嘿嘿。”

    阿七夜跃跃欲试地拿着药膏找妹妹做沙包去了。

    “你给他的是什么?”玫瑟琳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可以不让他第二天肌肉酸痛的东西,顺便还能防止和治疗肌肉拉伤。”祺风尽量通俗的给玫瑟林解释。

    “这个也是你祖上传下来的秘方?”玫瑟琳故意问道。

    “谁家孩子,咋这聪明捏?!”祺风刚眉开眼笑的揉了下玫瑟琳的头发。就被后者一手拨开了。

    “对了,我答应送给阿兰一套化妆品。”玫瑟琳把手往祺风面前一伸。

    “你……你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送礼?!”祺风捂着胸口,做出因刺激太大随时可能迸发心肌梗塞的样子。

    玫瑟琳不说话,看着祺风妩媚的眨了下眼睛,慢慢绽放了一个动人的微笑。伸出的手指轻轻晃了晃。意图坚定而明显:不给,我就跟你没完!

    “……”面对典型的美色陷阱,祺风无语

    “做起来很麻烦的,你悠着点送……”祺风不甘心的去翻背包。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