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每天不重样的料理着各种肉类,从巴西烧烤到日本生鱼片,韩国烤肉到石板串烧,可祺风自己还是比较喜欢蔬菜类。所以,看到前面的小镇子的时候,祺风真得很开心。这几天夜里没下雨实在不能不说自己运气不错。当然这也可能是每天晚上吊床上的睡前祈祷够虔诚的结果。

    漫步在小镇街头,看着身边人来人往即将获得丰收的人群,祺风的心情也被感染到愉悦起来。可怎么看左手大把玩具,右手大把零食的玫瑟琳怎么像偷跑出来的大户人家小姐呢?居然没被拐卖还真是奇迹,自己不会有朝一日被她家人抓住状告拐骗幼女吧?再仔细看看……嗯,凸凸翘翘,该有的都有了,起码也算是步入少女阶级,就算被抓住也能少判几年。嗨,自己这是乱想什么呢……

    “二位楼上请”经过醉仙楼,正被它的招牌唬的一愣的时候,小二一把拉住祺风的手臂,热情的就像久别不见的亲人似的,拽着自己的就往里面拖。算了,反正也饿了,就这里了,美食~~我来了!!!

    特意挑了小说上描述的经典位置:靠窗临街休闲二人座坐下来,看看四周顾客盈门,生意火爆得很,菜的味道应该差不到哪去。祺风潜意识里又一次发挥了记忆中的经验。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性急的祺风又抬头看了看周围桌子上看起来不错的各种菜式,随手指了2种,凑了四菜一汤,完全符合吃好吃饱不浪费的原则。然后就在小二欲言又止的表情中催促他上菜要速度,味道要纯正。开玩笑,就算菜式搭配错了俺也愿意,当俺农村人么?一副什么表情?!不知道有钱就是大爷么?不知道顾客的要求永远是对的么?

    “赞!味道还真是不错。”菜齐后,祺风与玫瑟琳一顿风卷残云,最后双方针对盘子里仅有的一块香嫩润滑的菌类围追堵截。

    “嗯,确实不错,不过你点的菜怎么看不到几块肉的?”玫瑟琳充分发挥了稳、准、狠的三字方针毫不放松。

    “天天吃肉不利于消化,容易得高血脂。”祺风已经逐渐领悟到快如疾风,势如闪电的境界了。

    “高血脂?”在玫瑟琳一愣神,祺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到,立刻囫囵咽了下去。

    “你……”玫瑟琳七窍生烟,眼睛里似乎已经飘出了一列列拿着小叉子的恶魔向我挥舞。

    “高血脂就是……”祺风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角,正打算适时发挥一下现代医疗养生之道,彻底侃晕小丫头然后准备趁天黑一举将其擒下的时候,一个破锣嗓音尖锐响起:

    “敢坐我们少爷的位置,你们胆子不小哇!”

    经典位置果然有经典场景,小伙计的表情原来是这个意思,失策,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退一步海阔天空,算了。不过就算让步也不能太不是?祺风一整衣襟,脸上微微一笑,做出一副才子佳人的形象,玫瑟琳憋着笑赶忙配合,摆出一副恬静的面容看祺风怎么应付。

    “对不住,不知道你们订了这个位置。”祺风准备要伙计结账。

    长得细皮嫩肉的少爷注意到祺风一身法师打扮,而且举止不俗,眼睛不由一亮。要知道,在这种普通的小镇上,就算是魔法学徒都属于难的一见的稀有品种,如能拉拢住的话,无疑是一件极有好处的事情,拉拢不住也不能轻易得罪。谁知道对方背后是哪个大魔法师在给他撑腰呢?!

    “无妨,看二位像是外乡人,如不介意,大家一起边吃边聊,交个朋友如何?小弟东明,敢请教二位尊姓大名?”小白脸略作了个揖。

    “在下祺风,这是舍妹。请坐”祺风口头的便宜刚讨上,对面玫瑟琳插了一句“姐弟!”说完还扔过来一个白眼。

    “舍妹顽皮,呵呵,顽皮。”祺风满脸黑线尴尬的暗示玫瑟琳不要添乱。玫瑟琳撇了撇嘴。

    套路不对啊?!怎么不是小美人之类的对白?这纨绔子弟地头蛇,于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外地民女的吃饭触发剧情压根就没发生!这不按剧情发展不是在误导我浪费感情么?!这帮起点的大大们看来都没有异界重生的亲身体验啊……一群胡编乱造之辈,鄙视下。

    ……

    重新布菜以后,在上酒,上好酒的呼唤声中,祺风拿出了高级经理以上级别的陪客待遇与小白脸开始了云山雾罩的吹捧……

    大约2个小时,在宾主尽欢的氛围中,小白脸态度诚恳、语言热烈的发出了欲与祺风一行至府上抵足畅谈的邀请,却被祺风以高山仰止的荣幸,俗事缠身的无奈婉言推拒,小白脸不胜遗憾,在一旁唏嘘不止。至此晚宴濒临结束,祺风满意的打着饱嗝,用眼神暗示玫瑟琳可以买单付钱了。

    在祺风眼屎都快挤出来的时候,玫瑟琳依然用她那天真无邪,极其无辜的目光回应。

    无奈,祺风另起一策:

    “多少钱?伙计?”

    “3个金币2银币,您给个整数得了您呐”小伙计眉开眼笑,3个金币可算得上是一笔大买卖了。回头老板一高兴,没准还能赏自己两个。

    “呃……阿玫,你那里有零钱么?3个金币。”祺风一脸的若无其事。

    “我身上从来不带钱。”玫瑟诧异的回答,一副你明知故问的架势。

    倒~~下午明明看到她大把的零食玩具的往回买来着。

    “怎么能让贤兄妹破费,小弟地头,理应由小弟给二位接风才对。伙计,记少爷账上,回头去府上领。”小白脸一脸的真诚吩咐着。

    “如此,破费了”好人啊,谁再说纨绔子弟强抢民女我跟谁急。你们见过这么懂事的孩子么?!该赏!祺风一把抓住小白脸的手,悄悄塞过去一小瓶“伟弟二号”,

    “夜御十女的宝贝,为兄高价购买的。”祺风在耳边小声嘱咐着,立刻小白脸眉开眼笑。

    “伙计,给贵客开间上房,也算在少爷账上。”

    “两间!”玫瑟琳一个白眼。

    “两间。”祺风一脸无辜。

    “两间……”小白脸冲祺风眨了眨眼睛,表示爱莫能助。

    ……

    在第7次互相表达遗憾之后,祺风几乎是半推半搡的将依依不舍的小白脸送上马,宾主双方终于正式分道扬镳后。祺风旋风一般跑回去恰好拖住正打算回房休息玫瑟琳,然后双方就关于彼此意识形态上产生的某种未能达成共识的异差迫不及待的开始磋商。

    “不是说好了你跟我混,食宿你负责的么?”祺风忍不住的透露出一丝气急败坏。

    “我有说过么?”玫瑟琳一脸回思状。

    “……”这还了得?祺风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连续吃过这么大的亏。

    祺风耐下心来,从二人溪畔偶遇那一刻起,开始回忆与凯瑟琳经过的每一个细枝末节中……

    25分钟里,斜倚在房门口的玫瑟琳,脸色由似笑非笑变成古怪,由古怪变成不耐,由不耐变成无奈,又在无奈的脸色中开始打起了哈欠,若干个哈欠之后,玫瑟琳终于忍不住了。

    “好了好了,那就先从那5成赏金里扣好了。”说完玫瑟琳转身开门、进房、关门、插门、偷笑。

    玫瑟琳房门外:祺风一脸黑线,半晌,垂着头,进自己房,关门,插门,睡觉。

    玫瑟琳房间内:“老爸,我遇到的那个人类,越来越好玩了,你听我说啊……”玫瑟琳超时空无线电话煲粥中。

    一夜无话。

    玫瑟琳喜欢睡懒觉,在窗外的太阳快升到头顶时,强烈的饥饿感才能迫使她不得不离开那温暖舒适的被窝。对于玫瑟琳来说,自从遇到祺风之后,生活变得有趣起来,每一刻时光似乎过得都很开心。如果说当初是因为祺风妙到毫巅的厨艺所折服,打算多蹭今天伙食所以结伴同行的话,那么这几天祺风的神秘和层出不穷花样越来越让玫瑟琳感到当初的这个决定是多么的英明绝伦。

    玫瑟琳一边优雅的整理着衣饰,一边想着昨天祺风吃瘪的样子,嘴里不时发出“吃吃”的低笑声。这个菜鸟祺风,身上没多少魔法波动,却一本正经的说自己打算去魔兽森林,真期待如果我偷偷弄那么一只两只低级魔兽,然后塞进他的帐篷里面,嘻嘻,祺风手忙脚乱的样子,一定是很有趣的。嗯,34级魔兽就可以了。本小姐不会让他受伤的。玫瑟琳嘎嘎的阴笑了两声以后立刻又真诚的赞美了自己一句:哦,自己真是太善良啊~~将来谁娶了本小姐,可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哦!突然一个念头不可抑制的从脑海里冒了出来:如果嫁给祺风会怎么样呢?一定很有趣的生活~~啊呀,脸上好烫!

    洗漱过后的玫瑟琳,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在换了七八个角度后,终于确定再也找不到哪怕很小很小一块的死皮或者痘痘。自己粉嫩、白皙的脸庞,依稀在散发着茉莉刚刚绽放的味道。皮肤的清洁感让自己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适。

    “好神奇!”玫瑟琳也不得不再一次表示对祺风的赞叹,真不知道这些从未见过的霜啊,露啊是怎么做出来的,如果拿到市场上,肯定是每个都价值不菲的。可昨天祺风酒桌上不苟的礼节、优雅的风度、还有得体的谈吐,却转眼就为了几个金币的饭钱跟自己煞有其事的讨论,愈发的引起玫瑟琳对祺风的好奇。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追求女孩子的,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哼哼,他肯定也是一副市侩的嘴脸。玫瑟琳眼前似乎浮现出祺风点头哈腰、卑躬屈膝的样子,不由狠狠地在心里鄙视了一下。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