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往常一样,泰德踱着方步,走进爱伦城最热闹的冒险者酒吧。

    酒吧里很热闹,用座无虚席来比喻并不为过。来自各地的冒险者和佣兵们,在黄昏的时候,通常都会聚集在这里,交流下彼此经历、经验,认识更多的朋友和寻找新的商机。

    泰德慢吞吞的走到整个大厅视线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一张空桌子旁坐下,立刻就有一位漂亮的女侍者送上来一杯“蓝色海洋”,这,已经成为了惯例。

    “晚上好,泰德先生,希望您今天晚上愉快。”

    “谢谢瑟琳娜小姐。”泰德礼貌的微微一笑,接过了色泽如大海一样深邃的美酒。

    ……

    “见鬼。又失败了,白白浪费了3个金币的顶级香粉,据说这可是精灵森林出产的正品,还是不能吸引他么?难道他这几天感冒了?!”侍者瑟琳娜转身嘀咕离开,心里还在总结着“如何让爱伦城最完美的钻石王老五爱上自己”的第344次失败经验。

    “噢,该死的,为什么那个小白脸可以坐在那里?我却站了半个小时没有位置?你想侮辱一个伟大的兽人战士么?”吧台旁因站立过久而不断将重心从左腿移到右腿,右腿再移回到左腿的兽人对酒吧老板抱怨道。

    “你新来的吧?”兽人身旁斜靠在吧台柜子上的吟游诗人瞥了一眼因愤怒而青筋暴起的兽人战士。

    “他就是爱伦城最伟大的炼金术士泰德先生,天知道你想明天早上醒来,却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老鼠而被人活活打死么?哦,得了兄弟,没准哪一天你就需要跪下来求他肯天价卖给你一小瓶某种古怪的药剂拯救你的爱人呢,而且你敢得罪整个爱伦城的少女甚至少妇心目中的最完美的存在么?尽管他精明的让每一个人都咬牙切齿……”

    “……”兽人战士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雪白,低头大口喝着廉价的麦酒。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得罪的角色。

    ……

    品着美酒,泰德抑制不住地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来到这个疯狂的世界已经18年了,上一世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在当初的迷茫经激动过后;泰德告诉自己,生活舒适度的唯一的保障,追根究底就是——钱。真正开始**生活、自筹自支的那年,自己正好12岁。

    于是旁人眼睛里曾经的本应该是可怜的孤儿,却突然拥有了让所有商人都感到沉重危机的精明。想到这里,泰德轻轻一笑,浅浅的呷了一口“蓝色海洋。

    那段日子实在够混乱,尝试多种谋生手段之后,终于发现,原来武士即辛苦又危险;魔法师太枯燥;盗贼自己没天赋;吟游诗人简直就是街头卖唱;弓箭手其实不错,永远在最后面发冷箭,可练习太枯燥,再说精灵是天生弓箭手,抢精灵的饭碗貌似难度有点太大……至于铁匠、木匠、花匠之类的,又辛苦赚的又少,还是算了。自己开店做老板?餐饮不错,这里的烹饪水平简直让人难以忍受,可要我自己天天下厨这不等于要我的命么?!君子远庖厨这点我还是记得的。

    最初发现炼金术士这个职业的时候,泰德斗不禁赞叹自己的幸运。哇塞,这简直是给自己量体定做的职业!经过全面分析、论证以后,泰德终于无怨无悔的从事了这个钱途无量的工种。

    练金术士:绝对不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去练习,只要按照配方精准的加入各种古怪的原料就可以,产品却价比天高,唯一的难度就是配方和精准。

    每次回想起当初做的这个决定,泰德就忍不住的得意,没错,配方大家都可以搜集,创造难度毕竟大了点嘛。低买高卖、投机倒把的那段日子,自己留心收集了不少各种练金配方。也曾重新勘定编排以后,找人抄写了几本,可后销路却不怎么好,勉强才收回成本。投资失败根本原因就是这个大陆玩炼金的人实在太少了。因为配制药剂过程中,精准是最大的障碍。毕竟一丝一毫的误差导致的不仅仅是产品的失败,带来的往往是练金术士本人的鲜血甚至生命……

    哈哈,可谁能料到自己却有个先天优势呢?!咱上一世碰巧是一个半吊子化学工作者,虽然文凭是混来的,可各种化学试验做了上千次,别的记不住,分析天平咱可是天天摆弄,这东西没啥技术含量,重金请矮人工匠仿一个简直太容易了。所以还在别人都在用相当于物理天平普及版为0.1克的误差而苦恼的时候,咱的精准率已经轻松达到0.001克了。

    从此以后,从爱伦城拍卖场流出去的99%的各种毒药、伤药以及乱七八糟的麻药、泻药、变形药等基本都是从我这里批发出去的。偶尔还有生命药剂、隐性药水等罕见的惊喜哦……什么?你问我这世界还有隐性药水?!要不怎么说这是个疯狂的世界呢,这个大陆西南角有个魔兽森林,恰巧魔兽里面就有一种叫蛇蜥的小动物天生会隐性,从它的皮肤里可以提炼出一种白色粉末状固体,稀释后涂抹到身上,就能达到隐形12分钟左右的时间,简直是鸡鸣狗盗、偷香窃玉、杀人越货之辈必备良药……

章节目录

异界旅游自助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鸟并收藏异界旅游自助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