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

    聂锋拉着小月猛然回头,看到了张东北正一脸嘻嘻哈哈的表情看着自己。

    “你小子,不是武徒巅峰吗?”聂锋疑惑的说道。

    张东北走到了聂锋的面前,笑嘿嘿的说道:“这两天刚刚突破了,不突破到武士境界,怎么来参加铁剑门的入门考核啊!”

    聂锋眉头一挑,他才不会相信这个张东北的话。

    他仔细的一想,这个张东北两天之前就和自己说,要参加铁剑门的入门考核。而这个考核只有武士才可以参加,这个家伙之前必定就是武士,伪装成武徒巅峰!

    “你到底是什么境界?”聂锋问道。

    张东北一脸嬉笑,说道:“刚刚突破到武士境界,当然是一级武士了。”

    聂锋撇嘴,他算是正确认识这个张东北了,不仅嘴巴如同机关枪一样滔滔不绝,而且他娘的没一句实话,不靠谱!

    “聂兄,我之前看到你和那个孙青动手了,四级武士吊打七级武士,逆天了哇!”张东北一脸的笑意,想要和聂锋套近乎。

    “不知道聂兄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和武技啊,我张东北这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武技呢。”

    聂锋明白了,这家伙是在打自己武技的主意,于是聂锋笑眯眯的说道:“感觉我这武技不错?”

    张东北点头,贱笑道:“太不错了,我这辈子就没有见过这么高明的武技!”

    “想不想学?”聂锋脸上的笑容更甚。

    张东北脸上的笑容也愈加灿烂了,道:“当然想学,聂兄你想要什么东西,不管什么代价,我都可以和你换这个武技。”

    聂锋拉着小月的手,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淡淡的说道:“想学武技很简单,和小月一样,拜我为师就行了!”

    拜师?

    开什么玩笑,拜一个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为师,张东北脸皮再厚也干不出来。

    张东北偷偷摸摸的压低了声音,对着聂锋说道:“要不,我拿盗门的功法和你换?”

    聂锋摇头,直接拒绝了:“我可不喜欢偷东西再放回去,没那么无聊。”

    就在张东北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铁剑门的一位执事发话了。

    “考核现在就开始,除了考核之人,所有人立即离开这个广场!”

    这个中央广场虽然巨大,但是数万人堆积在一起就有点拥挤了,所以铁剑门的执事开始清理现场。

    聂锋让小月会客栈等自己,非要在不远处看,聂锋也只能由她。

    “聂兄,多多关照哈!”张东北如同狗皮膏药一样又黏了上来。

    聂锋撇嘴:“你要真是一级武士,你觉得会关照一个累赘?”

    张东北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不过瞬间就消失了,这丫的脸皮太厚,都能磨刀了。

    “考核开始!”

    随着黑袍执事的话音落下,整个中央广场立刻暴动了,数万人同时大打出手。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有数十人被抢了令牌,接着又被踢出了广场。

    这些人大多是一级两级的武士,本来就不可能被选中,但是又不甘心,这个时候只能当炮灰了。

    “这混战还真得小心一点,万一被几百个人围中,就算是武士巅峰也没辙啊。”

    聂锋在人群中游走,遇到等级比自己还低的人毫不犹豫出手,玄黄真气一出就是直接镇压抢令牌,然后将人扔出广场。

    片刻后,聂锋的手中已经多出了四枚令牌。

    不经意间,聂锋看到了张东北如同是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这速度这反应能力,绝对不是一级武士,甚至聂锋感觉这家伙比之前遇到的孙青还要强。

    “咦,我的令牌怎么不见了!”有人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他***,老子令牌也不见了,刚刚还在兜里的。”

    “***,谁抢了老子的令牌,刚刚放在手里的。不对,这不是抢,是谁他妈偷走了。”

    “就是哪那个王八蛋偷了老子令牌!”

    …………

    ……

    一时间,很多人发现自己令牌不见了,都是发出了怒吼声。

    “一定是盗门的王八犊子,这群兔崽子,没有个什么大本事,都是些鸡鸣狗盗之辈!”

    “不要让老子逮到,老子一定宰了他!”

    众人议论不止,都是愤愤不平的骂道。

    与此同时,聂锋看到了张东北把手伸进了一个青年的怀里,不知不觉就拿到了一枚令牌。

    “果然是这家伙!”聂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怀里的令牌,还在。

    真气一动,打开储物戒指,聂锋将五块令牌都放到了储物戒指里面。

    聂锋走到了张东北的面前,低声道:“别人打打杀杀累个半死,好不容易抢到令牌,你小子倒是轻松,勾勾手指头令牌就到手了!”

    张东北心头一跳,居然被发现了!要是被人认出来自己偷了那么多令牌,绝对是群起而攻之,死定的下场。

    一看是聂锋这半个熟人,张东北立即低声道:“聂兄,咱两也算有缘了,只要你不说我在偷令牌,到时候我偷到的令牌分你一份,保你进最终的选拔赛!”

    聂锋没有撕破脸,他感觉这个张东北虽然偷偷摸摸了一点,但也是个奇葩人才,关键是对方答应分自己令牌,那自己干嘛损人不利己?

    “好,就这么说定了!”聂锋低声道:“结束之前,分一半的令牌给我,不然的话我就把你偷令牌的事情说出去,大家肯定对你群起而攻之。”

    聂锋也不傻,如果等考核结束了再要令牌,就没有了倚仗。

    结束之前就不同了,如果这家伙不分令牌给自己,就撕破脸公布这家伙偷令牌,到时候肯定有很多人攻击张东北。

    所以接下来这场考核聂锋就轻松了,他不主动招惹别人,别人也很少招惹他。

    有两个不长眼的七级武士来抢聂锋的令牌,结果被聂锋干翻了。

    于是这些人也知道聂锋不好惹,再加上聂锋不抢别人,肯定没有多少令牌,所以这些人也没有来招惹聂锋。

    等到场中认输越来越少的时候,聂锋找到了张东北。

    “我大致观察了,参赛人数一共两万多人,不足三万人。只要我们手中有一百五十枚令牌,就可以过关了!”

    张东北贼头贼脑的递给了聂锋一个小布包,低声道:“这是两百枚令牌!”

    聂锋结果令牌,随意的一扫,绝对超过了一百五十枚。他笑了笑,拍了拍张东北的肩膀,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小布包放进了储物戒指里面。

    “不错,这考核真简单,哈哈!”

    两个人对视笑了笑,然后擦肩而过,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猛然的,聂锋和张东北两个人同时转身,相互指着对方喊道:“就是他在偷令牌!”

    两个人神情一愣,就连说的话都是一模一样。

    他们大眼瞪小眼,皆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又同时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操,你敢坑老子!”

章节目录

异界之超神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风中黑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黑袍并收藏异界之超神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