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锋的动作已经很快了,为了不惹麻烦,他将徐山打伤了之后,就准备直接离开月台城前往暗灵城。

    结果,徐山的动作比他更快!

    就在聂锋准备离开月台城的时候,一队士兵堵在了月台城的城门之前。

    “封锁城门,严查凶手!”

    一声令下,月台城的城门封上。

    接着,一群士兵将聂锋围住,虎视眈眈的盯着聂锋,杀气腾腾。

    “小子,就是你杀了徐山的弟弟,还伤了徐山?”一名身穿盔甲的将军骑着马,居高临下的看着聂锋。

    聂锋侧目,瞥到了这个将军背后的徐山,很明显是这个徐山向上面告状,来抓自己。

    徐山指着聂锋说道:“就是这个小子,目无王法,在月台城随意杀人,置望月皇朝的法律与不顾。”

    半个时辰之前,徐山还躺在地上难以行动,如今虽然勉为其难的骑在马上,但是却一脸的痛苦之色,很显然他的伤势不轻。

    不过为了防止聂锋逃跑,他忍着伤痛喊了守卫军的统领,带着一群士兵就冲了过来。

    “王法,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王法?”聂锋一脸的冷淡,提到王法,他还真不怕这些士兵。

    徐山前方的盔甲将军一脸的怒容,呵斥道:“放肆,在我月台城行凶杀人,打伤士官,如今还蔑视王法,真是岂有此理!”

    “给我拿下!!!”

    一声怒喝,声如奔雷,气势如虹,真的是如同晴空炸开惊雷,让人心头震颤。

    聂锋目光一凝,这一声厉喝中饱含了真气,真气外放,这是武师才能够做到的。

    这个盔甲将军,居然是一名武师!

    据说月台城的城主也不过是武师而已,这个将军居然也是武师,那么地位必定是极高,没想到徐山居然能够请动这种人物。

    聂锋眉头一挑,面对武师,如果是真的动手,他是万万不敌的!即使是使用开碑大手印这门玄级武技,最多也就能够和普通的两级武士抗衡一下。

    “本少爷就站在这里,谁敢冒犯,谁死!!”聂锋一声怒喝,舌绽惊雷,气势骇人。

    这一声怒喝,还真的是惊到了不少士兵,这些士兵不知道聂锋有什么底气敢如此猖狂。与此同时,系统提示聂锋得到了五十点装逼值。

    盔甲将军一声怒喝:“放肆,给我拿下!”

    “铿锵!”一对士兵统统拔出长剑,对着聂锋压了过去。

    聂锋背上,小月瑟瑟发抖,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看到这么多拔剑的士兵冲向自己,心头忍不住的惊慌。

    将小月从背上放了下来,聂锋摸了摸小月的头发,意思有师傅在,不用害怕。

    “居然敢惊吓本少爷的弟子,你们今天通通都吃不了兜着走!”聂锋满脸冷酷。

    徐山站在盔甲将军的背后,对着聂锋喊道:“张恒大人在此,居然还敢造次,还不跪下求饶!”

    这个时候说话明显有点逾越了,但是他却是在拍这个盔甲将军的马屁,十分有分寸。

    听到徐山的话,聂锋知道这个穿着盔甲的将军叫做张恒。

    之前的聂锋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会再用假的身份去欺骗别人,更何况这个时候说谎,别人也根本不会相信自己。

    他之所有敢这么呵斥对面的士兵和将领,是因为他的确有这个底气。

    徐山依旧在对着聂锋大喊:“跪下向张恒大人求饶,还有一线生机!不然的话,不仅你得死,你背上的小丫头也要死!”

    张恒淡淡的看了徐山一眼,他知道自己这个手下之前吃了亏,也就没有责怪徐山此刻的大喊大叫。

    周围持剑的士兵已经将聂锋团团围住,不留一丝缝隙,这一刻聂锋插翅难飞。

    聂锋冷冷的看着徐山,他已经怒了,对方不仅想杀自己,还想杀小月!既然如此,今天这个徐山必死!

    “你们敢对我拔剑?知道我是谁吗?”聂锋的语气很平淡。

    张恒眉头一皱,这一刻他还真的有点害怕聂锋是什么大人物。

    徐山也是心头发愣,他做事一向小心谨慎,没有弄清楚对手底细,一般不会得罪人。但是这一次听说自己弟弟被杀,他连聂锋的名字都没问就提刀上去要杀了。

    难道这个小子,背景深厚?

    看到周围人的士兵长剑离自己越来越近,聂锋冷冷的说道:“本少爷,姓聂!”

    姓聂?

    徐山和张恒的心头同时一凉,冒出了一股寒气。

    因为,聂姓,是望月皇朝的皇姓!

    聂家之所以能够在屹立在紫荆城,就是因为聂锋的祖父聂神行,乃是望月皇朝的一名亲王。

    而聂锋,是真真正正的皇亲国戚!

    聂神行死后,聂家虽然落没,但依旧是紫荆城一等一的大家族。哪怕如今聂锋的家人全部失踪,哪怕紫荆城聂家和皇室的人情稀薄,也不能抹掉聂锋是皇室家族成员的身份。

    聂锋从腰间掏出了块令牌,朴实无华的木质令牌,上面只有一个简单的“聂”字。

    令牌的反面,有一条印上去的龙印,这是帝王玉玺的印章,整个望月皇朝无人可以仿照。

    聂家子孙,即使皇城外的支脉,出生时都会得到一块令牌,这是聂家子弟的象征,上面有皇帝玉玺亲自印上的龙印!

    “不想死,就把手中的剑归鞘!”聂锋的语气无比冷淡,但是却充满了一股淡淡的威压,逼人心脉。

    这股威压,来自聂锋手中的木质令牌。

    张恒愣愣的看着聂锋手中的令牌,那上面的龙印无法作假,淡淡的皇气散发,必定是望月皇帝的玉玺所印。

    “噗通!”张恒立即下马,双膝猛然跪下!

    “铿—铿—”盔甲上面的铁片相互撞击,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铿锵有力。

    这块令牌,对于紫荆城王家金家那些大家族完全没用,因为他们的背景深厚,甚至敢放言杀掉聂锋。

    但是对于这些小城池里面的将士,聂锋的这块令牌就不一样了,这就如同圣旨,他们完全不敢放肆,甚至毕恭毕敬!

    “噗通!”“噗通!”

    …………

    看到将军都下跪了,那些士兵虽然一脸茫然,但是很识趣的立即跟着下跪。

    聂锋淡淡的说道:“谁还要拦我?”

    语气轻描淡写,但是却充满了装逼气息,系统立即奖励了一百点装逼值。

    “不敢!”张恒低着头,语气里面充满了恭敬。

    事实上如果张恒只是一个普通武者,他反而不会这么恭敬聂锋。

    但是身为士官,他若是敢对着持着皇室令牌的聂锋不敬,一旦传出去,他的这个官职就保不住了。

    “开城门!”聂锋冷淡的开口吩咐道。

    张恒一挥手,那些士兵立即将城门打开。

    聂锋将令牌收了起来,温和的对着小月笑了笑,重新将小月背到了背上。

    顿了一下,聂锋目光露出了冷芒,指着徐山对张恒说道:“杀了他,然后滚!”

章节目录

异界之超神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风中黑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黑袍并收藏异界之超神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