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锋笑了,冷笑。

    他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楼梯,整个人面色淡漠,没有丝毫的怒气和暴躁。

    “今天本少爷倒要看看,你如何将人碎尸万段!”

    徐山眼含狂怒,看到聂锋不仅不对自己低头,反而十分狂傲的模样,他直接抽刀对着聂锋砍了过去。

    众人闭上了眼睛,那个掌柜的和小儿都是一声叹息,因为聂锋帮他们除掉了徐大头这个祸害,所以他们已经尽力的帮聂锋了。

    刚刚掌柜拖延时间,小二去通风报信,聂锋是完全可以逃脱掉的。

    “终究是年轻人,容易冲动,不该回来的,唉!”掌柜摇头苦笑,为聂锋不值。

    一个武徒对付一个真正的武士,傻子都知道结局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时候聂锋已经走到了一楼的大厅里面,徐山气势汹汹,直接一刀对着聂锋砍了过去。

    “如何将你碎尸万段了,你是看不到了,你只能够看到老子将你一刀两段!不过你放心,你死之后,老子一定将你大卸八块。”徐山一边持刀立斩而下,一边口中狠狠的怒道。

    聂锋冷笑,他不退反进,一步踏出,口中冷喝道:“蝼蚁之光,也敢放光芒!”

    典型的装逼话,并且是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下面对一名武士,让聂锋在此俘获了50点装逼值。

    富贵险中求!

    对付比自己等级低的人,聂锋最多得到十几二十几点装逼值,可是对付徐山,一句话就得到了50点装逼值!

    “不知死活!!”徐山怒吼,手中的砍刀立劈,距离聂锋已经不足一米。

    锋利的刀芒让聂锋头皮发麻,不过自从聂锋成为巅峰武徒之后,整个人的定力和眼力都有了十足的提升。

    徐山这一刀只是随意一刀,并非什么武技,所以在聂锋眼中不算什么。

    “一级武士而已,很厉害吗?”聂锋眼神中精光爆射,猛然发出了一声暴喝,舌绽惊雷,让人耳鸣目眩。

    开碑大手印!

    这门玄级武技,被聂锋第一次用来对敌,爆发出一股骇人的气势。

    这一刻聂锋没有使用装逼神掌,因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是装逼神掌能够爆发出五级武士的气势也无用,因为对方的刀近在咫尺,不可能被吓退。

    掌柜和小二同时闭上了眼睛,似乎是不忍心看到聂锋被一刀劈成两半,死无全尸。

    之前在大厅里面没有来得及离去的食客也摇头叹息,他们同样都不喜徐山,有点不忍心看到徐山逞凶斩杀聂锋。

    这个时候,小月也冲了过来,她一个人在屋子里面很担忧聂锋,实在是坐不住。结果一出来,就看到了自己师傅头顶上悬着一柄砍刀,已经砍了下去。

    “师傅!!”小月悲呼,语气里面充满了凄凉,她母亲刚刚去世,不愿意刚刚有了感情的师傅也死在别人刀下。

    “嘭!”一声巨响,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清脆悦耳。

    众人心头为聂锋伤感,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巅峰武徒,前途无量,想不到就这么陨落在这里了。

    等等……

    陡然的,许多人同时瞪大了眼睛,往聂锋的方向看去。

    砍刀砍人,怎么可能会有骨头断裂的沉闷声,应该是直接切成两半才对。

    结果他们看到了让他们终身难忘的一幕,聂锋依旧站在那里,白衣如雪,连脚步都没有挪动一步。

    至于徐山,他手中的长刀已经飞出,整个人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嘴里喷血。

    “这,怎么回事?”许多人都迷茫了,因为刚刚他们不忍心看到聂锋被砍死的样子,所以错过了关键的一幕。

    为什么倒下的不是聂锋,而是徐山?

    “师傅!”小月一声惊喜的呼喊,立刻冲到了聂锋的背后,一把抱住了聂锋。

    她有一种失而复得的狂喜,她以为师傅和母亲一样,也要永远的离开自己了。

    聂锋摸了摸小月的头,笑着说道:“傻丫头,对师傅这点信心都没有?”

    倒在地上的徐山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他捂着胸口,不可置信的说道:“怎么可能,我虽然初入武士境界,但也不可能被一个武徒打败!”

    “不可能!这不可能,等等,你刚刚使用的掌法,威力好强……”

    “这不是一般的掌法,至少也是黄级上品的武技,你到底是谁?”

    徐山语气中充满了震惊,在他看来黄级上品武技已经是极为珍贵的武技了,整个月台城只有城主一家有资格学习。

    “不对,就算是黄级上品的武技,最多也就能让你和我持平,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打败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徐山的话语,所有人都在震惊,不可思议的盯着聂锋。

    难道说,这个年轻人会传说中的玄级武技?

    对于月台城这种小型的城池来说,玄级武技真的就如同是传说中的存在一般。

    聂锋一脚踩在了徐山的胸膛上,淡淡的说道:“有什么样的哥哥,才会有什么样的弟弟,不过我没有看到你做什么大恶事,所以我今天不杀你!”

    “武士,不过如此!”背起小月,聂锋径直的往客栈的门外走去,留给众人一个瘦弱却不懦弱的背影。

    装逼成功,一百点装逼值到手!至此,聂锋身上的装逼值已经接近6000点。

    “师傅,你把小月放下来吧,小月自己可以走的!”聂锋的背上,小月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聂锋虽然只有十六岁,看上去也有些瘦弱,但是却很成熟,看上去如同十九二十岁的青年一般。

    “你的腿还没有好,走路多了,对你的恢复不好!”聂锋淡淡的说道。

    杀了徐大头,如今又将徐山狠狠得暴揍了一顿,看样子自己在月台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

    因为徐山是一个真正的士官,俗话说官官相护,如今再在月台城待久了,可能会有麻烦!

    “小月,师傅准备去暗灵城,你是想要留在月台城,还是跟师傅一起去暗灵城?如果你要留在月台城,师傅从暗灵城回来的时候,会来接你!”聂锋对着小月说道。

    小月沉默了一下,她从小到大就没有离开过月台城,听到离开月台城,她下意识的就开始犹豫了。

    顿了好久,小月才露出笑脸,对着聂锋说道:“师傅去哪里,小月就去哪里,小月现在只有师傅一个亲人了。”

    听到小月把自己当成是亲人看,聂锋心头顿时冒出了一种复杂的伤感,有点淡淡的同病相怜。

    自己,更加没有亲人,甚至对于整个天元大陆,自己都是外人!

    最终聂锋预料的没有错,他还没有离开月台城,麻烦就来了。

章节目录

异界之超神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风中黑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黑袍并收藏异界之超神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