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字屏蔽,所以我在中间加了一个顿号,希望大家不要有阅读障碍。

    ————————

    发泄归发泄,生活还得继续,聂锋当然知道自己回不了地球。日子还得过,逼也还得装!

    房间里面,聂锋摸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自言自语道:“完成这一个任务,我就可以得到1000点装逼值,这对我而言是一笔极大的财富!”

    1000点装逼值,对于如今的聂锋来说,就算是天天装逼,也要装逼半个月才能够累积到。

    “用言语来吓退对方,这种装逼手法十分老套,兵不血刃,这在地球古代的电视剧里面经常听说,我得好好想个办法。”聂锋躺在床上,脑海里面开始仔细的思考。

    三十六计、孙子兵法……

    聂锋开始想着这些计谋,到底怎么样才能够用言语把那个王宇飞吓退。

    “让对方不战而降,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自己的实力惊人,一句话就可以把王宇飞逼退。二就自己能够找到王宇飞的致命弱点,利用这个弱点来逼迫恐吓王宇飞,让他不得不投降!”

    聂锋在沉思,这一点很显然是不可能的,想要用绝对的实力和气势来逼退王宇飞,除非自己成为了真正的武士,才有可能做到。

    半个月之内由五级武徒变成一个真正的武士,就算是聂锋拥有“极品装逼系统”,也不可能做到!

    “想办法,想办法……”聂锋用自己在地球上的思维考虑,他知道装逼系统居然颁布了这个任务,就一定能够做到,而且方法绝对不止一种。

    一个时辰之后,聂锋把刘清风喊了过来。

    “清风,从现在开始,你给我时时刻刻的盯着王家的王宇飞,只要他一离开王家,你就给我盯着,他干了什么你都通通给我记下来!”聂锋拍了拍刘清风的肩膀,一脸凝重的说道。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脸上表情如同是君王下了圣旨一样严肃,这在刘清风的眼里又成了装逼。

    在刘清风看来,自家这个少爷简直就是无时无刻不在装逼,这日子已经是没法过了。

    事实上聂锋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刚刚不经意间的装逼了一场,因为装逼系统里面的装逼值由167变成了168。也就是说聂锋刚刚那个装逼的表情,让他成功的得到了1点装逼值。

    听到聂锋的话后,刘清风脸色倒是一喜,兴奋的说道:“少爷,你意思是我以后不用跟着你了?只要去监视那个王宇飞就行了?”

    聂锋点头,道:“是的,如果你监视不到位的话……”

    没有等聂锋说完,刘清风立即大叫道:“少爷你放心,我一定把王宇飞监视的严严实实,他见了哪个人,去哪个茅房,去了几次都不会放过!”

    离开聂锋房间的时候,刘清风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这是激动的,真的是太激动了!

    “终于不用再陪少爷装逼了,老子解脱了,老子以后再也不用当傻、逼了。”

    就在刘清风兴高采烈的去监视王宇飞的时候,聂锋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月了,为什么我还是感觉无法融入这个世界?”聂锋叹息道。

    孤身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其中的苦楚与无奈,也就聂锋一个人能够明白和体会了。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一切都变了,唉……”

    刘清风离开之后,聂锋也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如今时间已经快到傍晚,夕阳开始暗淡,渐渐就要落山了。聂锋离开聂家,在紫荆城里面漫无目的的走着,他不喜欢一个人待在聂家,那样会有一种深深的孤寂感觉。

    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聂锋想在睡觉前再装装逼,多赚一点装逼值。毕竟在聂锋的眼里,装逼值等于实力。

    走着走着,聂锋走进了一个茶楼里面。

    “小二,上两壶最好的茶!”聂锋对着吧台喊道。

    小二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对着聂锋说道:“客官,我们这里的茶水可以随意添加的,您一壶喝完了我们可以继续给您添。”

    聂锋眉头一皱,道:“什么意思?”

    小二道:“客官,我意思您点一壶茶水就够了。”

    聂锋淡淡的看了小二一眼,道:“哥一壶漱嘴,一壶留喝不行吗?”

    “行,当然行!”小二尴尬的退了下去。

    装逼成功,聂锋得到了1点装逼值。

    撇了撇嘴,聂锋有点无奈,这么低级的装逼手法,如今已经只能够得到可怜的1点装逼值了。

    看着小二端上来的水壶,聂锋叹息道:“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

    同时也更加坚定了聂锋要在半个月后打败王宇飞的决心,因为这么轻描淡写的两壶茶,居然要十两银子!!

    如果自己打输了,家产全部归于王家,自己身无分文怎么装逼?

    这年头,没钱绝对无法装逼!

    “一定要找到王宇飞的致命弱点,最好是能让他听了后能崩溃的弱点!”聂锋喃喃自语,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半个时辰之后,聂锋摸了摸茶壶,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小二,给我再来一缸!”

    再来…一缸……这是什么意思?小二愣住了。

    聂锋脸上的笑容更甚,这一次足足2点装逼值到手。

    一个时辰之后,聂锋打着饱嗝从茶楼里面走了出来。喝茶喝到饱,这个人生不够幸福啊。

    吉春院!

    聂锋刚刚出了茶楼,发现隔壁居然是一家传说中的——青、楼。

    “古代的洗浴中心啊,我还真没有逛过!”聂锋轻声的说了一句,然后掉头就走了。

    一个人逛青、楼,没意思。

    可是掉头走了几步之后,聂锋还是回头了,不是抵挡不住诱、惑,而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刚刚走进吉春院的大门,聂锋就看到一个浓妆淡抹的女人冲了过来,对着自己大叫道:“哎呦喂,锋少爷啊,您可是有段时间没来了呢,真是够绝情的哈。”

    聂锋眉头一挑,仔细一想,自己以前这个身体的主人还真是经常来这里溜达。

    对于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聂锋也是有印象的,不过平时聂锋并不想回忆这些记忆,因为毕竟是地球上的记忆占据主导。

    “今天是哪个花魁出场啊?”聂锋平静的说道。

    换做是以前的聂锋,可能还有心情和这个女人调侃一下,甚至是揩揩油什么的,但是很显然如今的聂锋没有这个习惯。

    “今天是小雪!”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聂锋没有搭理那个女人,自顾自的到二楼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

    那个聂锋已经不记得姓名的女人撇了撇嘴,鄙视的盯着聂锋的背影说道:“没良心的家伙!”

    吉春院的二楼,上百个公子哥坐在那里,都是在静静的听着中央处一个蒙面女子弹琴。

    很显然,这个女子就是花魁小雪。

    聂锋点了点头,虽然对方蒙着面,但是从身段就能够看出这是一个大美人。

    身段绝佳,那么就必定是美人,因为吉春院不会让一个脸蛋难看的女人来当花魁。

    高山流水,让人沉醉,一曲终了,不少人鼓起掌来。无论如何,不管弹奏的人是谁,这曲子值得人真心称赞。

    “妙,实在是妙,小雪姑娘的琴音果然扣人心弦,让人沉、沦啊,哈哈。”一个羽扇纶巾的青年说道。

    “付公子,沉、沦两个字用的很妙啊,不知有没有兴趣将小雪姑娘赎回家中,夜夜沉、沦呢?”另一个人附和道。

    蒙面的小雪姑娘抚着琴,低眉顺耳,不管是琴音弹奏的再好,她始终不过是风尘女子,被人戏弄调侃也只能忍气吞声。

    这个时候,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她掐着嗓子大声的说道:“各位大爷,今天可是小雪姑娘出阁的日子,喜欢小雪姑娘的大爷们,可不要心慈手软哦!”

    天元大陆的青、楼女子,只要在青、楼待满三年,就必须要出阁!

    而所谓的出阁,事实上只是将青、楼的这些女子以一种拍卖的形式拍卖出去。说穿了和拍卖奴隶没有多大区别,只是更加冠冕堂皇一点。

    所以说青、楼女子不管曾经多么的风光,被人追星捧月,可是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凄凉,沦为别人的玩物。

    “心慈手软,哈哈,本少爷一向都是怜香惜玉的人!”一个穿着华丽衣服的公子哥大笑着说道。

    “哦?我怎么听说你薛少喜欢辣手摧花啊?”

    “惜花还是摧花,不都在一念之间嘛,嘿嘿!”

    …………

    ……

    那个花魁小雪低着头,一句话不说,不管别人用什么来调侃她,她都只能够默默的忍受。这就是青、楼女子的悲哀,属于她的宿命。

    哪怕是昨天她还光芒万丈,但是今天她出阁,就注定了日后悲惨人生。因为,没有任何人会真心的爱上一个青、楼女子。

    ps:屏蔽的词我在中间加了顿号,希望大家不要有阅读障碍。

    <a><a><a>

章节目录

异界之超神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风中黑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黑袍并收藏异界之超神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