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盯着系统地图的阮驰这个时候发现,代表贝蒂的绿点突然在移动,并且往军营的边沿地带移过去。

    虽然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不过阮驰却知道这是一个机会。

    “吉姆,你留在这里,我现在就去救贝蒂。”阮驰站起来忽然说道。

    “现在?我们不是等午夜吗?”吉姆不解问。

    “情况有变,贝蒂的位置突然发生变化,现在关住她的地方,看守比刚才薄弱了很多。”阮驰解释说。

    “那么我跟你一起去。”吉姆虽然不知道阮驰如何了解敌人的分布,不过他选择相信阮驰。

    “别开玩笑了,你跟着我只会碍手碍脚。”按住跟着站起来的吉姆,阮驰毫不客气说道。

    吉姆神色复杂,他也知道自己实力不足,最终咬牙点了点头。

    “放心,我会救贝蒂出来的。”阮驰丢下一句后,立刻一个加速离开,很快就消失在吉姆的视线里。

    阮驰并没有往军营的方向跑去,而是按照地图上标记的贝蒂位置,绕着军营的边沿跑。

    军营所在地方虽然是一片平整的岩地,不过四周围依旧满布各种奇突嶙峋的怪石,借着夜色掩护,阮驰在这些怪石中间穿行,基本上军营那边的哨兵很难发现他。

    围着军营绕了一个大圈子,阮驰花了近半小时的时间,才跑到距离贝蒂最近的地方藏着。

    跳进一条岩坑里,阮驰悄悄把头往外伸,目光落在不远处那个帐篷里。

    这个帐篷在系统地图上处于军营最边沿,附近移动的红点只有十来个,也是说这里是守卫最薄弱的地方。

    不但这样,阮驰还发现,代表贝蒂的绿点就在帐篷里面。

    “虽然这里的敌人只有十几个,不过万一在救到贝蒂之前被那些人喊来救兵,到时候想脱身也不是那么容易。”

    阮驰想了想,决定再等等有没有别的机会接近那个帐篷。

    ……

    就在阮驰潜伏的同一时间,位于主帐篷里,阿基多伯爵正忙着招呼穆修克王子,除此之外,帐篷里还多了两位贵客,正是同行的血手骑士团使者邓肯和他的朋友。

    “王子怎么有兴趣突然到访?我们明明约了七天的狩猎时间,今天才第二天呢。”阿基多伯爵笑盈盈道。

    “没什么,我见夜里无事,所以想过来探望一下伯爵,狩猎毕竟只是游戏,我们何必太紧张,这样吧,这次我来这里的时候带了一些我族的美酒,伯爵不妨品尝一下。”俊美的狐族王子穆修克拍了拍手掌,一个人族侍女捧着一个瓶子进来。

    逐一斟酒后,穆修克率先敬道:“各位,我这次出使贵族也没什么好东西带来,连侍女和护卫也是贵族提供,这杯算是本王子敬各位的。”

    阿基多伯爵举杯笑了笑,“王子客气了,天说你们野性部落一年一次的五王试炼很快就要开始,狐族向来足智多谋,想必这次试炼信心十足吧?”

    “伯爵说笑了,比獠牙,我们不是狮族的对手,比力气,我们不是熊祖的对手,比人多,我们更加不是狼族的对手,更何况王者之虎族?我们狐族充其量只是五王族的臭皮匠罢了,出点小计谋还可以,争夺五王试炼还是算了。”穆修克笑眯眯摆手道。

    两人在哪里说尽客套话,互相抬举,恰逢此时,一把唐突的声音插了进来。

    “听说你们狐族这次出使我们很多人族国家,莫非有什么举动需要我们人族协助?”声音来自那位红甲骑士,此人进来到现在,面前酒水未沾半点,而且一直坐着没有发话,甚至头上的头盔都没有脱下。

    狐族王子的笑容一僵,半响故作不解问:“邓肯先生这话何解?我们狐族向来主将跟人族修好,何况我们两族千年来都是中立阵营的联盟,出使贵族各国是很自然的事情。”

    “也对,那就当我没说过吧。”红甲骑士淡淡的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阿基多伯爵在旁边看得抹了一把汗,心里同时暗骂穆修克这个不知好歹的狐族娘们,作为自由联邦的第一骑士团,邓肯对坐在任何人都有生杀大权。

    回想当初听说穆修克把邓肯带到这里的时候,阿基多可是差点连觉都睡不着。

    刚才穆修克在红甲骑士面前说话,阿基多差点就把嘴里的美酒吐出来,他担心穆修克说错什么,自由联邦会怪罪到他的头上。

    毕竟,人族和兽人族虽然千年前是联盟,可是,千年前毕竟是千年前,现在两族的关系虽然说不上水深火热,不过绝对没有想象中的好。

    非我族其心必异,这句古怪从来都没有错,昨天是盟友,今天说不定就是敌人。

    为免自己惹祸上身,阿基多伯爵连忙转移话题,目光落在红甲骑士旁边的冷峻青年身上,此人年纪不大,不过能够跟在红甲骑士身边,身份恐怕不低。

    “邓肯先生,我还不知道阁下的朋友如何称呼,可否介绍一下?”阿基多伯爵笑道。

    红甲骑士还没说话,那名冷峻青年却率先开口道,“我叫阿伦.塞班,乃前兰斯特王国骑士团副团长。”

    ……

    阮驰在外面等了半天,总算抓住一个机会,一名士兵人有三急,正好往阮驰躲着的岩坑跑过来。

    这位兄台似乎真的很急,跑到阮驰旁边都没有发现,自顾脱下裤子把自己的小兄弟解放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阮驰从岩坑里跳出来,一手快如闪电般的探出,准确抓住了这个倒霉士兵的喉咙。

    “咔嚓”几乎没有半点声息,那名士兵的颈骨被扭断了,脑袋歪到一边去。

    阮驰连忙把这个士兵拉进土坑里,接着将头上的黑龙女王收进宠物栏,顺便换上这个士兵的衣服重新走出来。

    因为晚上太黑,加上遗忘之国的大地上空终年灰蒙蒙一片,根本没有半点月色,所以阮驰这举动一点都没有引起远处别的士兵注意。

    阮驰假装成这名刚刚解手完的士兵回来,眼睛同时飘向贝蒂所在那个帐篷,接着小心往那边靠近过去。

    然而就在阮驰差不多走到帐篷门口的时候,两名守在哪里的士兵却突然阻拦,“站住,你是那个岗位的,这里好像不是你负责巡逻?”

    阮驰暗暗翻了翻白眼,没想到这岗位还有不同分工?看来假冒士兵进去救贝蒂的计划行不通,阮驰只好改变策略。

    “这问题是我问你们才对,没有接到命令吗?现在够时间换岗了。”阮驰故作严肃道。

    “命令,什么命令?”其中一名士兵似乎十分警惕,根本不相信阮驰的说话,厉声道:“讲,你是那个支队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可是比你高级,你当然没见过我。”阮驰装模作样道。

    “不可能,这次出来狩猎的老兵我都认识,从来没见过你,讲,暗号是什么,说不出来休怪我不客气。”

    没想到这士兵还油盐不进,阮驰简直要疯了,没好气道:“逗比,暗号是床前明月光!”

    说罢,不等那名士兵反应,阮驰右手一晃,一根两米长的铁棍变了出来,当头就砸了过去。

章节目录

巨神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焰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焰闪并收藏巨神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