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机会已经很渺茫,不过阮驰还是想碰碰运气,跟贝蒂一起在附近走走,说不定能有别的发现。

    贝蒂听见阮驰要一同前往自然很高兴,连忙答应下来,那些流浪者妇女更加是激动不已,冲阮驰这个大恩人猛放电眼,害得阮驰后悔得差点想跑。

    虽然一群女人要到外边采集野菜,不过活动的范围也仅限于距离营地不远的地方。

    贝蒂的眼睛不方便,过去采集野菜的时候,都是跟着一名平时要好的妇女在一起行动的,不过今天阮驰在这里,那名妇女就很不负责任的将贝蒂交给了他。

    “那么我们要从哪里开始?”没想到自己真的要帮忙,阮驰有点无语了。

    贝蒂忍住笑意,小声道:“不好意思阮驰,这下要麻烦你了,一会儿你沿着地面往前走就可以,不过要尽量注意岩石缝之间的地方,银线菜和赤朱果一般生长在哪里。”

    阮驰无奈的点点头,接着走在前面,贝蒂跟着后面,一只手搭在阮驰的肩头上,把阮驰充当盲公竹。

    两人这样走了百来米,很快在一条岩石的裂缝里找到一棵不起眼的小草,巴掌大小,又黄又瘦,菜叶中间明显有一条灰色银线,根据贝蒂的形容,这株小草就是可以食用的银线菜。

    阮驰蹲下来把它挖出放在手里,发觉这棵野菜也够营养不良了,虽然还没吃过,不过回忆起那天晚上从肉汤里散发出来的气味,阮驰大概知道它并不好吃。

    “想不到今天这么快就收获第一棵的银线菜,阮驰你的运气真好。”贝蒂从阮驰手里接过这棵银线菜,放入篮子后笑盈盈道。

    “平常这玩意很难找?”阮驰站起来问。

    “嗯,银线菜作为几种勉强可以在这种岩地上面生长的植物,数量虽然不至于稀少,不过因为被大家过多采集的缘故,近年来已经越来越少见了,有时候运气不好,说不定找上半天都找不到一棵。”贝蒂吐了吐舌头道。

    阮驰怔了怔,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那天晚上,你好像往肉汤里下了不少银线菜,难道……”

    贝蒂没想到阮驰会突然提起这个,顿时有些腼腆说,“这没什么,因为那天你刚刚醒来,身体虚着,我和吉姆才决定把积攒下来的银线菜和灌狸肉煲汤给你补充体力。”

    原来那肉汤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最后的贮备,阮驰听了不禁有点感动,半响很真诚的说了一句,“谢谢!”

    贝蒂连忙摆摆手,“这没什么的,何况那肉汤你最后都没有喝,反而帮我们从流星里争夺到食物,该说谢谢的是我们。”

    这是一个善良的女孩。

    阮驰看着眼前的少女,心里不禁这样评价,不过眼睛却又不自然的落在贝蒂的头上,那个淡绿色的名字在阳光下有点刺眼。

    ……

    在一望无际的荒地上采集野菜,是一件十分枯燥无趣的事情,阮驰低着头看地面的同时,跟身后的少女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

    通过交谈,阮驰发现贝蒂的性格虽然很文静,不过只要跟对方熟络,能聊的事情还是很多。

    于是聊天之余,阮驰问起了自己被救那天的事情。

    “那天我同样正在采集野菜,恰好路过兰斯特王国的难民营,就在附近找到你的。”贝蒂回忆道。

    “那个难民营在哪里?”阮驰问。

    “在黄叶谷,那边距离这里不算很远,我们半个月之前还在哪里待过。”

    “哦,那为什么突然来到这里?”

    “因为突然涌入境内的流浪者实在太多了,作为两国交界的黄叶谷,食物一下子供不应求。”

    “涌入境内的流浪者?”

    “就是来自兰斯特王国的难民……”贝蒂正想说下去,突然意识到阮驰也是难民当中的一员,于是有点不好意思说,“对不起,我忘记他们是你的同胞。”

    “哦,没事。”虽然自己是从兰斯特王国那边跑过来没错,不过阮驰压根底儿不是什么难民,所以一点都不在意。

    贝蒂小心倾听阮驰的语气变化,确认他没有生气后才缓缓说,“霜月之夜的巨人事件,让兰斯特亡国,哪里逃过来的难民无家可归,除了贵族通过大量金钱在别国高价购买到平民的身份落户外,几乎所有难民都逃到我们这块土地上,虽然生活环境艰苦,不过好歹也有一个容身之所……”

    可以看出,贝蒂说到这里的时候,眸子里流露出明显的同情之色,

    “……”阮驰听得满头大汗,连忙转过身不看贝蒂的眼神。

    贝蒂自然没有留意阮驰的举动,反而安慰道,“阮驰,我想你失忆以前,应该还有家人,如果他们没死,说不定就在这块土地上,或许有一天,你会跟他们重逢。”

    我只是假失忆,能在游戏里有什么家人?

    阮驰嘴角抽搐一下,却不能这样说,正想转移话题,贝蒂却忽然又问了一句话。

    “阮驰,你想你的妈妈吗?”

    阮驰浑身一震,忽然停了下来。

    贝蒂因为看不见,一下子撞在阮驰的背上,她连忙说对不起,同时问,“阮驰,你没什么事吧?”

    阮驰打了个突,半响捂住自己的脑袋僵笑道,“没,没事。”

    刚才贝蒂说起妈妈两个字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阮驰脑海里闪过一个人影,只是这个人影太模糊了,阮驰一点印象都没有。

    “难道那个是……妈妈?”阮驰嘀咕一句,领着贝蒂继续往前走。

    前面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灰色岩石,阮驰问贝蒂要不要绕过去,贝蒂却惊喜叫道,“巨大的岩石?这种岩石下的缝隙可是很大机会长有银线菜,我们去看看。”

    阮驰也不懂这些,径自带着贝蒂走到那块岩石下面。

    还真别说,那块岩石下面,有一处往里面凹进去的缝隙,足足有五,六米长,半米深,下面长满了银线菜,还有阮驰之前吃过的赤朱果。

    把这个消息告诉贝蒂,贝蒂激动得双眼泛着泪光,“阮驰,你真的是我们的福星,这么多的银线菜,足够我们吃上一段时间。”

    “大概是我的幸运值点满,不过说福星太夸张了。”阮驰谦虚的摆摆手,示意贝蒂在旁边等着,而他则直接往那条裂缝跳下去。

    正打算将里面的银线菜拨出来,眼睛余光却看到别的东西。

    “咦,这玩意不是八珍草?”阮驰扒开密密麻麻的银线菜,从里面拔出一株青翠欲滴的小草。

章节目录

巨神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焰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焰闪并收藏巨神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