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色的月亮,血红色的墙壁,血红色的尸体,映入他眼帘的色彩,除了血红,还是血红。

    他不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只觉得体内有一股力量爆发,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的时候,自己却站在一个荒废的城市里,四周围都是尸体。

    后来,一辆军用直升机从空中降落下来,一个穿着军装的老爷爷走到他的面前。

    “孩子,跟我们走吧!”

    老爷爷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却包含着不容抗拒的语气。

    随后,幼小的他被带走了,整天关在四面都是银白色墙壁的房间里,各种的仪器会连接到他的身体上。

    这里的人好像都很害怕他,每次见到他,那种畏惧的眼神让他感到莫名焦躁和不安。

    他不想这样,他只是想回到那个人的身边。

    尽管,他不太记得那个人的样貌。

    “小驰,快过来这里……”

    这个时候,一阵温柔而略带溺爱味道的声音由模糊到清晰地慢慢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四面都是银白色墙壁的房间消失了,他发现自己来到另外一个地方。

    他慢慢转过身,摸索着往前扑入一个温暖的怀里。

    那个女子娇笑着掐了一下他的肥嘟嘟脸颊说:“小驰真厉害,这么快就会走路。”

    望着眼前这张熟悉而美丽的容颜,他整个人呆住了。

    看他这副发呆的样子,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然后笑着说:“喂,喂,小驰怎么这样看着妈妈?”

    妈妈?

    他仍然一动不动地呆呆看着她。

    看他还是这样,她不禁有点好笑地说:“好啦,知道你又想撒娇,这样吧,等我做早餐吃完,就带你去迪迪妮乐园。”

    望着正穿着围裙、满脸轻松笑意的她,他的视线忽然变得模糊起来。就在这时,他突然伸出两只手从后抱住她。

    尽管因为高度的关系,只能抱住她的双腿。

    “孩子,你怎么了?”她有点奇怪地看着他。

    他没有出声,或者说他根本就无法出声,他唯一可以做到的,只是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地抱住她,紧紧地,紧紧地。

    紧得好像只要稍微一松开的话,她就会消失不见了似的。

    “你真是的。”她轻轻笑了一下,然后蹲下来,伸手温柔地将他的头搂住。

    这时,他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不断地流下来……

    ……

    阮驰真正张开眼睛的时候,刚才脑海里的记忆却翛然消退,坐起来的时候摸了一把眼睛,却发现沾满了泪水。

    “呃,我怎么哭了?”阮驰一脸茫然,随即打量四周围的地方,发现这里居然是一间破败的木屋,连头上的天花都是破的。

    隐约看到外面投射进来的阳光。

    目瞪口呆的看了半天,阮驰才发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里不是游戏里的监房,也不是现实里的监房,这里是……哪里?”

    阮驰清楚记得,自己最后一次有意识的时候,是上次的游戏登出操作,结果进度条去到100%的时候,人就忽然失去了意识。

    为了搞清楚状况,阮驰立刻从床上跳下来,飞快打开那间木屋的门。

    结果外边正好走进来一个小男孩,两人撞在一起,男孩倒飞了几米远,阮驰保持着推门的姿势。

    “哎呀,痛死我了。”男孩看上去只有六,七岁,年纪不大,不过衣衫褴褛,他捂住屁股坐在地上,眼里尽是委屈。

    阮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正想表示歉意将男孩扶起来,眼睛却不经意看到男孩头上顶着的黄色名字。

    庞克

    看到这个,阮驰顿时就无语了,“难道搞了半天,我还在游戏里面?”

    就在阮驰打算想进一步搞清楚的时候,屋外边又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

    两人的年纪差不多,跟阮驰相仿,都是十六,七岁出头,男的名字叫吉姆,留着一个刺猬头,皮肤黝黑,女的叫贝蒂,左眼角下明显有一点泪痣,亚麻色短发,头上扎了一条布巾,相貌清秀,手里还提着一个菜篮子。

    “庞克,你没事吧?”那个叫贝蒂的少女听见男孩坐在地上的哭声,第一时间冲上前将他扶起。

    不过阮驰留意到,少女的动作僵硬,双手不停往前摸了好一会儿才摸到男孩,再看她的眼睛,没有半点焦距,原来她是瞎子。

    “贝蒂姐姐,庞克好疼。”被少女搂住的男孩立刻发出哇哇的哭声,仿佛要将心里的委屈宣泄出来一样。

    阮驰站在哪里,尴尬极了。

    “兄弟,你终于醒啦?”倒是那个叫吉姆的少年反应过来,看见阮驰站在哪里,仿佛明白怎么回事。

    “我醒了?”这回轮到阮驰陷入茫然中,因为从吉姆口中的字里行间,他好像昏迷过一段时间一样。

    “太好了,当初救你回来的时候虽然没看到什么外伤,不过就是怎么叫也叫不醒,害我们以为你已经死了。”说到这里,吉姆明显松了口气。

    经吉姆这样说,阮驰倒是想起自己失去意识前,应该在肯萨斯城的监狱里,就算游戏登出失败,按道理应该还在原来的地方才对,怎么突然跑到这里?

    “你们在哪里救我的?”阮驰连忙问。

    “是我在兰斯特王国的难民营附近找到的。”回答阮驰问题的人,是那名瞎眼的少女贝蒂,她的声音软软的很好听。

    “兰斯特王国的难民营?这是什么地方啊?”

    “你自己不知道吗?”吉姆瞪大眼睛的看着阮驰。

    “我应该知道吗?”阮驰反问道。

    吉姆有点无语,半响摸了摸额头自言自语说,“奇怪,难道你失忆了?”

    “你可以这样理解……”阮驰知道这样下去肯定无法解释,于是干脆接受失忆这个万金油设定,随后问,“我究竟为什么会在兰斯特王国的……难民营?”

    “你应该是兰斯特王国逃难过来的难民吧,出现在哪里有什么奇怪?”吉姆说。

    “逃难,为什么要逃难?”

    吉姆先是露出一个你果然真的失忆的表情,接着说,“三个月前,兰斯特王国的霜月之夜巨人事件,让这个国家灭亡了,所以你应该是那个国家逃难过来的难民。”

    “难民?”阮驰的嘴角抽搐一下,艰难问,“那个想借问一下,这里是啥地方?”

    “奥伯多王国,位于南郡偏东的欺诈师荒地。”

    “擦!”

章节目录

巨神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焰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焰闪并收藏巨神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