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孙国权,又看了一下卫兰,罗定发现卫兰虽然没有出声,但是从她脸上的表情也可以看得出来她同样很疑惑。

    “没错,一般罗盘分为天池、内盘和外盘,外盘上有一系列的同心圆,上面刻有八卦、天干、地支等等,现在我手里的这个是比较简单的,是专为这个八卦罗盘阵而设的,不用太复杂。同时,这也是一只没有完成的罗盘,这里面的针是特别设计过的,是不能指南的。”

    打开一袋米,罗定把米小心地倒进了石板处专门留出来的空心处,倒到一半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这是干什么?”看到罗定已经全神贯注,就连脸上的神色也弯得凝重无比,卫兰已经不好意思再打扰罗定,只得看向孙国权,小声地问。

    孙国权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倒完米之后,罗定抹平一下,就把手里的罗盘放进了石板中央留出的空心处,轻轻地摇动着,然后仔细地看着罗盘天池中的磁针。

    把米放进去,其实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把罗盘调整到水平的位置上,如果是泥土,不太容易操作,而米粒比较小,在挤压之下比较方便来调整是否水平。

    眯起眼睛,罗定的双眼观察到天池中的碰针在一轮上下颤动之后慢慢地像漂浮在水面上的草叶一般悬空停在那里不动。

    罗定的双手离开罗盘,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可以了?”卫兰问。

    “哪有这么简单,这才是第一步,接下来的把磁针调对才是最重要的地方。”罗定摇了摇头说。

    卫兰看了看罗定,发现他的额头上已经隐隐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她心里不由得大吃一惊,刚才看罗定的那个动作虽然是小心翼翼,但是却不觉得怎么样困难,怎么样这才一会额头上就冒出了一层细汗?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罗定再一次蹲坐下去,向着罗盘伸出了双手按在两个角上,轻轻地转动着罗盘,突然之间,罗盘中央的天池里的磁针仿佛是碰到了强大的磁场一般急促地抖动起来。

    “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卫兰不由得惊叫出声,便是马上就反应过来,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担心打扰罗定。不过,卫兰是想多了,这个时候罗定已经慢慢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直至心跳也降了下来,仿佛整个天地之间除了自己和手里的这只罗盘之外,已经没有别的东西。

    而且,在卫兰惊叫出声的时候,罗定感觉到当自己手里的罗盘转到正南的方向时,天池中的磁针仿佛是捅了马蜂窝一般,飞快地颤动起来。

    但是,事实并不仅仅如此简单,也许在旁观者如卫兰和孙国权的眼里这不过是磁针急剧颤动,但是只有罗定才知道罗盘中的这根磁针真的是捅了马蜂窝——捅到了随着河流而来的阴气而形成的一个强大的气场上,而这种气场的力量急剧地冲击着磁针,所以碰针才会剧烈地颤动起来。

    像卫兰和孙国样这样的人感觉不到这一股气场相冲撞的力量,但罗定不一样,他右手的气团带来的异能让他对气场的力量异常敏感,所以锋利的磁针与河流阴气形成的气场冲撞而形成的那一股力量全部都清晰地反映到罗定的右手,让他在刹那之间仿佛是承受了千斤的重力一般,先是双手因为过于用力而变得青筋冒起,进而是脸也慢慢地变得通红,然后条条青筋也开始越来越明显地出现在罗定的脸上。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孙国权和卫兰都惊讶地看了一下对方一眼,根本不知道罗定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的一幅样子。

    罗定心中越来越焦急,因为从右手传来的感应告诉他罗盘之中的磁针承受的河流带来的阴气的压力越来越大,甚至是那一根磁针都开始弯曲起来。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赶紧的话,那根磁针说不定会在下一刻就会因为压力过大而变形甚至断裂,那就前功尽弃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地平息着自己的气息,罗定艰难地转着手里的罗盘,而磁针颤抖得越来越急,甚至发出一丝丝嗡嗡的声音。

    闭上了双眼,罗定凭借着右手的气团的感应寻找着河流带来的阴气形成的气场的直冲而来的角度,然后,旋转着手中的罗盘,把磁针指向气场的中央。

    “是时候了!”

    罗定先是一闭眼,然后就是猛地一睁开,双手极细微地一转,磁针的针头猛然直直地迎向河流阴气形成的气场的正中央,而原本“软弱”的磁针在这一刹那之间仿佛是得到了巨大的助力一般,猛然往前一弹,然后就不动地指向前方。

    罗定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也慢慢地放松下来,就在刚才自己把罗盘旋转到正确的位置之后,最中面的罗盘与外面的由石块的纹路形成的八卦终于连接在一起,整个八卦罗盘阵也发生作用,最中面的天池的磁针正是得到了八卦罗盘风水阵形成的强大的气场的支持才能“顶”住了迎面而来的河水阴气而形成的气场的冲击力。

    松开双手之后,罗定慢慢地站了起来,他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仿佛是虚脱了一般,软弱无力,连站也站不太稳。

    罗定看了看卫兰和孙国权,看到两个人还呆如木鸡一般看着那只罗盘。

    “怎么了?”罗定笑着问。

    “啊,这针怎么突然之间不动了?”被罗定的话惊醒后,卫兰马上问。

    “之前针的剧烈颤动是因为感应到夹着河水而来的阴气气场的冲击,后来不动是因为我把设下的这个八卦罗盘风水阵起作用了,八卦罗盘风水阵形成的强大气场全部集中到罗盘天池中央的磁针上,顺针而出‘刺’向河流的阴气气场,因为八卦罗盘风水阵的气场力量远比对方强大,所以这磁针也就稳定下来了。”

    罗定解释说。

    “这样一来,这石亭建成之后,就能起到了紧锁水口的作用?”卫兰马上就问。

    “没错,正是这样,整个八卦罗盘风水阵的力量都顺着这枚磁针的导向‘刺’向小河的这一处弯曲处,把阴气紧紧地锁住,以至于形成地户闭的风水格局。”

    罗定点头说。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是不敢相信啊。”孙国权感叹着说。

    原来他一直都以为风水是神秘而不可见的,但是今天看到罗定这一布风水阵,却发现风水也是可以看得到的,真的是大开眼界。

    “嗯,确实是这样。”

    卫兰心里也很感叹,原来她一直以为罗定的风水不太可靠,但是现在看来却远不是这样,或许罗定的风水改造真的能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东西。

    “卫小姐,麻烦你看了下现在几点了。”罗定突然说。

    “十点五十六分,怎么了?”卫兰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疑惑地问。

    “没什么,这是一个伟大的时刻,因为从这一刻开始你这个庄园里的葡萄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想这个时间应该值得你记住。”罗定笑着说。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