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兴奋地指挥着工人把车上的石头搬下来,然后又让人小心翼翼地把石头堆放好的罗定,卫兰也不由得笑了。

    自从认识罗定以来,罗定表现出远超他的年龄的成熟,但是此时却仿佛是一个得到了好东西的小孩子一般,让她不由得莞尔发笑。

    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罗定走到卫兰的身边,笑着说:“卫小姐,有了这些石头,你的这个石亭就有着落了,我敢保证,这个石亭一建起来,所起的作用比天然的水口山毫不逊色,一定能把阴气都锁住,以达到阴阳调和的目的。”

    “哦,你原来不是说还要找一个法器来才行么?”卫兰一听,不由得大奇地问。

    “原来我并没有想到能找到这样的石头,现在不用了,光是这些石头就已经足够了。”罗定兴奋地说。从这些石头他已经感觉到了相当强度的气场,如果能加以巧妙的配合,造出来的石亭的地基就已经足够形成把阴气锁住的气场了,所以法器也就可以省下了。

    “嗯,反正这方面我是不太懂的了,你全权处理,不过罗定,我有一点奇怪的是这些不都也是花岗岩么,为什么这个就比较好?而且我发现那个邓建华,也认为这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也不会堆在那里了。他是开石料厂的,如果这是好东西那他不会不懂吧?”卫兰疑惑地问。这个问题从在石厂她就开始想了,只是到现在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正所谓隔行如隔山,邓建华不过是搞石料的,又不是风水师,他怎么样看得出来这样的石头的价值?”

    停了一下,罗定又继续说:“后来在我验石头的时候,那个邓建华也起了疑心了,他不也在又敲又听的么?不过他是看不出来罢了,如果看得出来肯定不愿意卖给我们了。”

    卫兰点了点头,罗定说的确实是道理,不过,她还是很好奇这种石头为什么会是好东西,不过她并不知道罗定是不是愿意告诉她这里面的秘密,因为这已经属于罗定的“商业秘密”的范围了。

    罗定笑着说:“没事,我给你说一下。”

    事实上,罗定对此也很好奇,在刚才回来的路上,他手里抓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碎石,一边感应着上面传来的气场的力量,一边在想这到底为什么同样是花岗岩,绝大部分的花岗石却没有这种气场。

    最后,罗定得出的结论是也许在形成花岗岩的地质运动之中,小部分的花岗岩的颗粒排列的方式与别的不一样,也正是因为这些排列的方式不一样才会让这些石头凝聚起与众不同的气场来。

    当然,这不过是罗定的一个猜测,到底是不是这样他也不能肯定,既然现在卫兰也想知道,那倒是不介意一起探索一下的——还有什么比和一个美女一起分享一件事情更让人兴奋?

    就在小河边,罗定把从卡车司机那里买下的一个旧砂轮沾了水之后,就仔细地磨起了手里的那块花岗岩来。阵阵浊白色随着罗定一下接一下的动作流到取溪水里。

    卫兰好奇地看着罗定,她不知道罗定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这个秘密就藏在这石头里面?

    十几分钟之后,罗定已经把手里的花岗岩磨出了一个平面来,停了下来,罗定把石头浸入溪水里洗了起来,洗干净之后,罗定把石头反了过来,仔细地打量着上面的那些散落着的颗粒,好一会,他甚至又把自己的右手的手心印上去感应了一下,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从磨开的这个平面上,他感应到气场明显强大了不少,这印证了自己的猜想是没有错的。

    把石块递给了卫兰,罗定笑着说:“卫小姐,你看一下。”

    接过石块,卫兰看了半天,最后还是疑惑地抬起头来看着罗定,问:“这不就是一般的花岗岩么?有什么特别?”

    罗定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是太想当然了,以为卫兰和自己一样是风水师了,他笑着说:“你仔细看了一下,这上面的颗粒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

    卫兰点了点头,把手里的石块举得更高一点,然后仔细地看了起来,经过罗定的指点,此时卫兰再看手里的这块石头的时候慢慢地就看出一点门道来了,好一会之后她有一点不太肯定地说:“这上面的颗粒似乎和天空的繁星一般,是不是这样?”

    “没错,正是这样。”

    罗定竖起了大姆指接着说,“这种花岗岩的特别之处就正是在这里。一般的花岗岩讲究的是颗粒均匀,所以这种颗粒的人在邓建华这样的人的眼里自然是看不上眼——他们自然就认为这样的石头是废物,所以他们才会把这样的石头堆在一边不要。而且,这样的石头因为颗粒排列不一样,质地自然也就不可能像那些颗粒排列均匀的花岗岩那样密度一致,所以在敲击起来的时候声音也就沉闷,不可能清脆了。正是因为如此邓建华最后虽然起疑却还是把花岗岩卖给了我们,因为他根本看不出这样的花岗岩的价值在哪里。”

    “原来是这样,那是不是所有的颗粒不均匀的花岗岩在你们风水师看来都是好东西?”卫兰好奇地问。

    “当然不可能。像你看到这一块的花岗岩,之所以是好东西是因为它上面的颗烂的排列非常接近天上的星辰的排列的方式,所以才能凝聚起我们所需要的气场,我们把这样的花岗岩叫做满天星,这样的岩石并不是随便就能形成的。”罗定摇了摇头说。

    卫兰想了一下也明白了,确实如罗定所说的那样,花岗岩形成的过程之中,这些岩石内部的颗粒的运动完全是不受控制的和随机的,最终会形成什么样子的排列顺序,谁也不知道。所以不是每一块石头都会产生罗定要的气场就很正常了。

    “有了这些石头,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卫兰问。

    “把它们依照一定的方式组合起来,形成一个风水阵,把每一块的石头上的气场都利用起来,这些气场叠加在一起就会被放大,形成一个比它们所有自身的气场都大得多的气场,这样我们就可以用它来锁住水口了。”

    罗定虽然说得简单,但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样吧,明天我们就来开始建这个石亭的地基,工匠要在我的指点上来施工,地基打好之后,上面的就让他们来建就行了。”

    “行,没有问题。”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