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定在叠得整整齐齐的花岗岩上东敲敲西敲敲,好一会才对邓建华说:“邓厂长,麻烦一下把这一块给我拿下来,我看看。”

    邓建华点了点头,招呼两个工人过来,把罗定相中的那一块条石搬下了下来,然后横搁在两块小石头上。

    “花岗岩是一种岩浆在地表以下凝却形成的火成岩,主要成分是长石和石英,不易风化,颜色美观,外观色泽可保持百年以上,由于其硬度高、耐磨损,是不错的室外建筑石材。”

    邓建华根本不相信罗定这样的人会懂石头,所以就简单地介绍说。

    “嗯,我仔细看看。”罗定不置可否说。

    卫兰自然不会说话,当然她心里也不认为罗定真的懂花岗岩——罗定是一个风水师,懂风水不奇怪,如果也懂石头,就怪了。虽然罗定说要自己来选石料,不过估计也只是看看就算了。

    邓建华听到罗定的话,也不出声了,抱着一丝看好戏的心情看着罗定的动作。

    罗定此时把自己的所有心神都集中在面前的一块花岗岩上,这是已经精加工过的条石,用手抹去上面粘着的石粉,罗定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点了点头,说:“粒细而排列均匀,有细腻的质感,不错。”

    说完,罗定用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条石的表面,然后侧起耳机细细地听了好一回,遗憾地摇了摇头,说:“太可惜了,不知道地质发育的原因又或者是开采时不注意,这块石头的里面有一条线缝,这块石头是真的废了。

    验石的一个很重要的步骤就是听,就是用手或者是小锤子轻轻地敲石头,听它的声音,如果声音清脆悦耳那么就证明石头的质量是好的而且内部致密均匀且无显微裂隙,反而如果声音粗哑,那这样的石头就不行了绝对不能用。

    “看来罗先生确实是一个懂货的人啊。”邓建华看到罗定这一摆弄,不由得收起了轻视的心,正所谓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就算说知道这样的验石的方法不是什么秘密,但能作出准确的判断的人就少了。

    刚才罗定敲石头听声之后说这石头内部有一点小缝,他也听出来了,但正是因为如此邓建华才觉得惊讶,因为这条缝真的不大,就算是在石场里工作了三五年的工人也分辨不出,罗定又怎么可能分辨得出来?

    “难道这小伙子以前也在石厂干过?可是不像啊。”邓建华心里直嘀咕,但不管怎么样邓建华都已经把罗定当成是一个专业人士了。

    看到邓建华的反应,卫兰的脸上也不由得出现了惊奇的表情,罗定又一次给自己带来了惊喜。此前的葡萄酒品鉴罗定就给自己带来了一次惊喜,现在这次来选石料又是一次。

    “他怎么仿佛什么都懂一般?”卫兰的视线在罗定的身上来回打量了好几回,不由得想。

    罗定当然不是什么都懂,这些看岩石的办法都是昨天晚上他上网查来的,为的就是要掩饰自己的真正举动。其实刚才罗定在抹石头上的石粉和敲石头的时候用的都是自己的右手,当手心与岩石相接触的时候,他已经用气团感应了一下这一块花岗岩,而那条细缝并不是他从声音里听出来的而是用气团感应出来的。

    这些卫兰和邓建华都不清楚,所以在他们的眼里罗定此时就变身为一个岩石专家了。

    罗定建的这个石亭是用来封锁水口的,所以选用的石料必须拥有一定的气场,再加上自己淘来的法器,就能形成一个风水阵,达到把阴气锁住的目的,对建石亭的亭基所用的石料根本不敢掉以轻心。

    挑了半天,罗定有一点失望,这里的石料不少,但是真正能达到自己的要求的却不多,再这样找下去估计自己倒下了还找不足够。

    想了一下,走到邓建华的面前,指了指自己挑出来的那两块,罗定说:“邓厂长,老实说吧,你这里的石料都不错,但是能达到我的要求的没有多少,我挑了半天才挑出两块来。这样吧,我要的就是这样品质的石料,你这里如果还有,就卖给我,价格好说。”

    邓建华点了点头,走到罗定挑出来的那两块花岗岩前府下身来仔细地打量了起来。

    十来分钟后,邓建华直起身子,一由不太敢相信地问:“罗先生,你要这样的花岗石?”

    刚才罗定挑石头的架势仿佛就是一个专家,但是看到他挑出来的这两块石头,邓建华却不由得有一点失望,心想难道刚开始的时候罗定是蒙对的?

    首先,罗定选出来的这两块石头不太规则,而自己的这个石厂出来的石头虽然不是精细打磨,但是在规格上是严格控制的,这两块石头虽然看似方方整整,但是在邓建华的眼里一看就知道是次品,肯定是工人偷赖的时候混进来的。

    还有,刚才邓建华敲了敲石头的时候发现声音比较哑闷,这说明岩石里面不是有裂缝就是有空气,这样的石头承受不了太大的压力、容易破碎。

    “没错,邓厂长,你这里有多少这样的石料,我就要多少,价钱好说。”

    罗定毫不犹豫地说。

    邓建华脑子里飞快地盘算起来,这样的石头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这个叫罗定的人根本看不出来,既然这样那自己宰一刀,谁叫自己最近缺钱呢。

    打定了主意之后,邓建华笑着说:“罗先生,这种石头可不多,如果你想要的话,这价钱得高一点。”

    一看到邓建华脸上的表情,罗定哪里还不知道邓建华已经在打鬼主意了?不过他不在意,真正看不出这种石头的价值的不是自己,而是邓建华,不过有一条邓建华说对了,那就是这种石头真的不多,要不自己也不会挑了半天才挑出两块来。

    “我刚才就说过了,只要有这种石头,价钱好说。”

    卫兰一直站在罗定的身后,也不出声,不过此时她轻轻地拉了拉罗定的衣角,然后就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这动作虽然小,但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不要上当。

    卫兰不懂石头,但这并不代表她发现不了异样,刚才邓建华去看罗定选出来的石头时那种神情她已经注意到了,所以她才会劝阻罗定。

    但是,罗定却像没有感觉一般,依然笑着说:“怎么样,邓厂长,你这里有没有这样的石头?如果有,就卖给我,如果没有,那我就要去别的石厂了。”

    “有,当然有!不过咱们得先把这价钱谈好了。”邓建华注意到卫兰的动作,也怕罗定反悔,赶紧说。

    “邓厂长,你开个价吧。”罗定说。

    “这样的石头,五万一立方。”邓建华说。

    “没有问题,成交。”罗定价也不还,马上说。

    邓建华一愣,他原来还想着罗定会还价,所以在开价的时候故意提高了不少,但是现在看来对方根本不在意啊。

    “完了,我应该开更高一点的。”邓建华心里不由得一阵后悔。

    看到邓建华脸上那奥悔的神情,罗定心里不由得乐了:“哼,你现在就后悔了,如果你真知道了这石头的真正价值,恐怕你会更加后悔的。”

    邓建华虽然后悔,不过既然话已经出口,再反悔这生意就做不成了,不过想想就算是这样也已经大赚一笔了,他又马上笑了起来。

    “走,罗先生,我们去找石头去。”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