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升了起来,虽然是秋天,但还是有一点热。

    罗定的领航员慢慢地拐进了一个粗糙的大门,然后停了下来,下车之后,卫兰看了一下面前堆着的一大堆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石料,很显然这个地方是一个石料厂。

    “这里是一个石料厂?”卫兰问。

    知道罗定今天来给自己的葡萄庄园建的石亭选石料,卫兰就跟了过来,反正她现在也没有别的事情做,而且她对于罗定所说的风水也慢慢地产生了兴趣,来见识一下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是的,正是一个石料厂,建华石厂,看来这个石料场的厂长就叫建华啊。”

    罗定一边带头往里面走,一边继续说:“深宁市的周围有很多的小山,城市的发展需要很多的石料,而这些石料一般来说都是由在这周围的石料厂来供应。”

    “我们要建的那个石亭的石料要这么讲究?得要亲自来选石料?”卫兰好奇地问。

    “要尽善尽美,自然得要自己亲自动手比较好,要知道我们的这个石亭可不是一般的石亭,而是起到关锁水口山、形成地户闭的作用的风水石亭,在这方面就得更加讲究了。”

    在罗定看来,卫兰的那个葡萄庄园的阴阳不调的一切关键就在于这个石亭了,他不得不小心。如果说孙国权的楼盘是自己第一次运用法器来改变风水的话,那这次就是他第一次通过施工来改变风水,对他来说都有重要的意义,罗定定然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处理。

    “这些石料有什么讲究?”在卫兰看来,堆放在自己面前的这些石料,除了大小、形状和品种上的不一样之外,就没有什么差别了。她也知道罗定讲究的不是这个,如果只是讲究这个,那根本不用亲自来跑一趟,只要开出清单让人过来买就行了。

    “其实我们要建的这个石亭最重要的地方就在于亭基,只要这个地方处理好了,那就没有问题了。我们今天来挑的就是作亭基的石料。”

    石料厂里很大,石料也堆得几层楼高,罗定和卫兰走在这里面,仿佛是矮人进了巨人国一样,同时,虽然石料厂里不时有工人走来走去,而且机器也在轰鸣着,但他们并没有来招呼罗定和卫兰。

    “没有人来招呼我们?”卫兰对这种情况很不习惯,皱了一下眉头问。

    “这些都是生产的工人,他们不管这件事情,我们往里面走吧,里面应该有人。”罗定笑着说。

    两个人一直往里走,走了大概几百米之后,罗定和卫兰看到一块相对平整的靠着山体石壁的地面,而在这块地面上则搭建着一溜十来间的简易铁皮房,看来正是罗定和卫兰要找的地方。

    在最大的那一间铁皮房的门前停了下来,罗定看到上面甚至还歪歪扭扭地挂着一块“办公室”的牌子,笑了一下,对卫兰说:

    “看来我们找到地方了。”

    说着,罗定也没有敲门,直接推门就走进去了,一边还大声叫道:“有人在吗?生意上门了,出来招呼一下。”

    邓建华坐在桌子前,一边看着帐本,一边在计算器上敲着,越敲眉头皱得越紧。

    “我x,这已经是连续第三个月亏损了,再这样下去老子就要去喝西北风了。”

    承包这个石料厂三年了,虽然说前两年赚了不少钱,但是如果算了在机器设备上的投资,那剩下不了几个钱了——自己总不能把机器卖了折成钱吧。

    眼看着这石料厂里的石头越堆越高,邓建华心头的大石也越压越重。

    “看来得再一些销售人员回来才行啊。”邓建华放下帐本,小声地嘀咕着,只是他的话音刚一落,门就“砰”的一声被人推开,正被亏损弄得满腔怒火的邓建华正想破口大骂,但是一听到罗定接下来那句“生意上门”的话,马上就乐了,站起来就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

    “我叫罗定,你怎么称呼?”罗定站在邓建华的面前,笑着说。他知道开得了石料厂的人往往也比较豪爽,说话喜欢直来直去,所以他也没有来文皱的那一套。

    “邓建华,这间石料厂的厂长,罗先生,你好。”邓建华笑着向罗定伸出了手。

    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到从对方的手上传来的力量,邓建华最后一丝对罗定的轻视也不见了。自己长年干的就是开石料的活,手上有多少劲邓建华自己清楚得很,原来他还以为罗定是一个软绵绵的人,谁知道这一握之下却感觉到劲道比自己来说只强不差。

    “邓厂长,我们今天来这里就是想买点石料。”罗定笑着说。

    看到罗定并没有介绍跟在他身后的卫兰,邓建华也知趣的没有说什么,只是把两个人让到了沙发前坐下,然后用纸杯从饮水机里倒了两杯水出现放在罗定两个人的面就迫不及待地问:

    “不知道你们要多少石料?”

    邓建华现在正被自己的石料厂的销售搞得焦头烂额,一听罗定想买石料,哪还不像闻到了腥的猫儿一样?

    “我们要建一个石亭子。”罗定笑着说。

    邓建华眉头一皱,一个石亭子,这才多少石料?对于自己的整个石料厂来说那只能是杯水车薪,一点用处也没有,当下心中大为失望,语气也不那么热烈了,摇了摇头说:“我们这里不零售,你们要建一个石亭子,用不了多少石料,还是到建材市场去买吧。”

    罗定笑了一下,说:“用料虽然不多,但如果用的都是好料,那我想这笔生意也不算小吧。”

    罗定的话让邓建华的眼前不由得就是一亮,因为罗定说得没有错,亭子就算不大,如果用的都是最顶级的石料,那这一笔帐算下来绝对是一笔不小的生意了。

    当下邓建华的脸上马上就又出现了一股热情的笑容说:“罗先生你千万别见怪,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不知道你们要什么样的石料?”

    对邓建华的变化罗定并不在意,但是也没有马上就回答邓建华的话,而是问:

    “邓厂长,你这个石厂主要出什么样的石料?”

    “主要是花岗岩,还有小部分大理石。”邓建华在这里承包了几个山头,这些山头的石质有一点不一样,但总体来说就是花岗岩和大理石。

    “邓厂长,带我们去看看怎么样?”石类的东西,得眼见为实,再说罗定对这石头还有特别的要求,更得一块一块地看过。

    “行,没有问题。”邓建华马上就站起来带着罗定和卫兰往处走去。

    十来分钟之后,邓建华带着罗定和卫兰到了一处堆着无数的开出来的长一米多的花岗石的条石面前,邓建华说:

    “罗先生,你看看,这就是我们石场开出来的花岗岩,质量相当的不错。”

    罗定点了点头,说:“行,我看看。”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