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华的脸色相当的难看,但真的是拿罗定没有办法。

    孙国权的嘴角开始抽动着,就像是一个中风了老人一样,他听了罗定的话之后看着唐华那猪肝一般的脸色,想不笑都不行。

    卫兰那隐藏在太阳镜后的双眼也弯了起来,充满了笑意,当然,在场的所有包括罗定在内是没有人能欣赏到这一幅美人巧笑的绝美图景了。

    “哼!道不同不相为谋,卫小姐,既然你觉得我在这里是多余、没有用的,那我也无颜留在这里了,我收拾一下就走吧。”

    只是,唐华说完这句话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一脸热切地看向卫兰,很显然他并不是真的想离开,只是因为暂时下不了台就说出这样的话来,从而希望卫兰开口挽留给他一个台阶罢了。

    “光长着一幅好皮囊,一点骨气也没有。”罗定此时心里暗笑不已。唐华此时的表现与一个在外被欺负了回家找妈妈的小屁孩有什么区别?

    不过,罗定绝对不是善类,他是一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主,所以他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接着说:“唐先生,你说我的风水没有根据,不过是因为不相信我的风水会起作用罢了,不如这样,你走就大可不必了,留下来,见证一下我的风水是不是真的起作用,这岂不更好?”

    “高,这实在高。”听到罗定这样说,已经对罗定的能力死心塌地的孙国权马上就在心里大叫,这叫做打了一板子还不够,还要再打一板子——当罗定的风水改造真的起作用的时候,唐华想不走人都不行,现在他如果走,只是输了气势,但是等结果出来之后再走,那就已经分出输赢,唐华就只能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走人了。

    这两种下场有本质的差别。

    唐华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刚才自己表现出要走的意思,卫兰却一句搀留的话也没有说,让他根本下不了台,有心就此转身离开,但是又舍不得能与卫兰呆在一起的机会、更加舍不得卫兰为自己提供的丰厚的报酬。

    罗定话里的意思他又如何听不出来,但这已经是自己最后的一个台阶了,自己能不下么?除非是自己愿意离开。

    唐华犹豫了好一会,最后还是下定不了决心离开,说:“那,我就静观其变了!”

    不管罗定也好、孙国权又或者是卫兰,都明白唐华这样说不过是自找台阶罢了,不过这正是罗定的目的,所以他也不在意,他转向对卫兰说:

    “卫小姐,既然工人已经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开始吧。”罗定说。

    “好,这些工人就听你的指挥吧。”卫兰点了点头。

    罗定也没有客气,在施工队的指挥人员过来之后,和对方一翻讨论之后各种施工车就发动马达,粗烟升上天空,沿着已有的河道开始改造起来。

    开始施工之后,就基本上与罗定没有关系了,他只要盯着现场,如果出现偏差就马上纠正就行了。所以,他和孙国权、卫兰站在一个处高起的小坡上,而唐华并没有离开,而是也跟三个人站到一起,不过毕竟刚才的事情还是让他相当的尴尬,他稍稍地落后三个人小半步。

    “这个工程复杂不?”孙国权问。

    两个小时之后,根据罗定的要求,整个河道的上流离水源还有十来米至到离汇聚成水潭的这一条来水之路的大部分的地方的土都已经被推开然后就是用挖机加大加宽原有的河道。

    罗定摇了摇头,说:“说复杂也复杂,说不复杂也不复杂。开门开的风水格局讲究的是来水要开阔,看不到水流来的地方,所以对于上流的这个地方,我就把原有的河道拓宽,以造成水来势浩大如烟海的格局。这样才会让整条河流夹带充足的阴气,直至汇聚在葡萄庄园前的那一处山谷也即水潭处,这样才能调和庄园处的阳气,以至到阴阳调和的目的。”

    罗定的这一段话表面上似乎说了点什么,但只要细细思量,却也没有说什么,比如说这来水要开阔,但是开阔到什么程度他就没有说,而这又是最为关键的东西。

    当然,卫兰和孙国权也知道罗定不可能把自己的看家本领都说出来,毕竟这可是吃饭的家伙,不可能说出来的。

    但就算是如此,罗定也是相当有诚意了,如果是别的风水师恐怕说得更少。

    “看来工程不用花多少时间?”卫兰也问。

    “是不用太多时间,因为这条小河的水流量足够,而且原来的河道的地势也比较低,只是拓宽和加深,所以不用太费时间。”

    卫兰马上就注意到罗定说的“不用太多时间”都是钉对开门开来说的,只字不提地户闭,她的心里不由得有一点担心,难道这地户闭会出现问题?

    “罗定,你说的都是天门开的事情,那地户闭呢?你不是说这两者是相配合的么?如果这地户闭不了,那就算是我们的天门再开阔、随水而来的阴气足够多,但是如果地户闭不了,也无补于事吧?”

    事实上卫兰对罗定的这个说法还是有一点不太相信,要不也不会问这样的问题,而只须听从罗定的指挥就行了。

    “是有一点小麻烦,不过也只是小麻烦罢了。”罗定并没有隐瞒,直接说。

    “什么样的麻烦?”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虽然也觉得罗定的办法有一点扯,但卫兰还是希望他的办法是有效的,此时听到罗定说会有一点小麻烦,心马上就提了上来。

    罗定一听,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笑着说:“不用担心,没有问题的。”

    停了一下,罗定决定还是把事情解释得更加清楚一点,要不卫兰一定会担心、也不会相信自己。

    “你们听过水口山没有?”

    “水口山?”卫兰和孙国权都同时摇了摇头。

    “没错,正是水口山,而这地户闭就与这水口山密切相关。”罗定点头说。

    卫兰一脸迷惑地说:“什么是水口山?罗定,你给我们解释一下。”

    “行,没有问题。”罗定自然是满口答应。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