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定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唐华,年近三十,脸若刀削,双眼大而有神,眉浓如墨,身体强壮,一幅金丝眼镜为他平添了几分学者气质,衣着考究,就连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看来一定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一点从卫兰的介绍中也可以听得出来。

    这样的人有“面子”有“里子”,充满自信没有什么奇怪,罗定突然明白过来唐华为什么会视自己为眼中钉了,对于雄性来说,像卫兰这样的美女绝对是稀缺资源,唐华肯定也和那天的马施卫那样对卫兰动了心思,所以才会一见自己的面就大发醋味,向自己开炮了。

    不过,罗定也不是好惹的主,听到唐华这样明目张胆地招惹自己,罗定往前走一步,迫及唐华,抬起头来直视着对方的双眼,平静地说:“我没有科学根据。”

    “哈哈哈!没有科学根据?那你就收起你这一套装神弄鬼的风水把戏,滚出去,要不一会我拆穿你的骗局之后你就更加难看!”

    唐华一听罗定自己承认没有根据,马上就放声大笑道。他根本没有把罗定放在眼里,在他看来罗定这样的人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也不配当自己的对手。自己让他滚蛋而不是一会让他当场出丑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够了!唐教授,这是我的客人。”卫兰俏脸通红,自己请来的人她当然清楚,这个唐华对自己有意思她也知道,虽然也是不厌其烦,但不得不承认这个唐华手上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唐华相当的高傲,从小到大各方面都相当优秀,这就更加助长了他的这种脾气,一向都是老子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再加上现在认为自己与罗定有什么关系,这说话起来就更加地张狂和无礼。

    “卫小姐,这样的人分明就是神棍,和这样的人绝对不用客气。”唐华一听卫兰为罗定讲话,心中就更加生气,瞪着罗定的双眼之中的怒气更加明显,而脸上的皮肤也一下子变得涨红,甚至皮肤也不由得颤抖地几下。

    孙国权的比罗定更老于世故,罗定看出来的东西他又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虽然说是事不关己,但这个唐华说话的口气也太大了,简直是口出狂言,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这样的人一辈子就只能是一个工具,而且是一个讨人厌的工具。

    张了张嘴,孙国权正想说什么,罗定朝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出声,但是让孙国权不出声,并不代表罗定自己不反击,他没有直接回应唐华的话,而是笑着说:“唐先生,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卫兰和孙国权都不由得了愣,不知道罗定这是玩哪一出,按理说唐华如此带刺的话罗定不可能这样平静的应付,所以他们觉得罗定这样的反应太奇怪了。

    孙国权嘴边出现了一丝微笑,他毕竟与罗定相处的时间比较多,不像卫兰这才是第三次与罗定见面,孙国权可是见识过罗定与江中博的“斗法”的,试问像罗定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咽得下这口气,所以,孙国权马上就明白罗定这又在以退为进了。

    唐华脸上的轻蔑地看着罗定,说:“你问吧,我虽然不敢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我拿过两个硕士学位一个博士学位,懂的东西也不少,你尽管问,你的问题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唐华觉得自己此时占据着上风,心情也大好起来,只是说话还一如既往地让人讨厌。

    罗定不以为意,问:“我想问的是唐先生这个葡萄园呆了多少年了?”

    “五年,自从我五年前拿到博士学位之后就受卫小姐的聘请来这里工作,想当年我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现在这一转眼已经五年过去了……”

    唐华说到这里之后,眼角扫了一下卫兰,意思很明显,那就是我当年之所以来这里,不过是看在你的分上,如果不是这样谁愿意来这与世隔绝的地方一呆就是五年?

    不过,让唐华失望的是他根本看不到卫兰的眼神,她依然载着那一幅大大的太阳眼镜,自己来这里已经有五年了,但是却从来了没有见过卫兰摘下自己的太阳眼镜,而他的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点自己能亲手摘下卫兰鼻子上的太阳眼镜,然后亲吻那张无数次出现在自己的梦乡之中的樱唇,所以,他暗暗发誓绝对不让罗定这样的苍蝇接近卫兰——卫兰如此高贵的人怎么可能与一个专搞迷信和骗人的风水师纠缠在一起?

    “五年的时间不算短了,而且唐先生又是一个气候方面的专家,我想知道的,这五年来你取得了什么工作成果?”罗定依然平静地笑着问。

    “这五年来,在我的主持之下,我们已经建立了一整套的气候观测系统,达到对整个葡萄庄园全天候的实时观测,在此基础上我们建立了庞大的资料库……”

    罗定的这个问题正中唐华的下怀,这五年来卫兰虽然把唐华聘来这里,给他支付高额的工资、给他配备了先进的仪器和人手,但是对他的研究成果并不会太过关注,所以当罗定问出这个问题来的时候,他高兴万分,这是难得的在卫兰面前表现的机会,所以他马上就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唐先生!”

    正当唐华说得高兴的时候,罗定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事?”唐华的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本来因为罗定的这个问题而好转的心情马上就变得怒气冲冲。

    “我听卫小姐说这个葡萄庄园的各项条件比拉菲庄园的只好不坏,但种出来的葡萄品质多年来却达不到顶级,不知道是不是?”

    唐华的脸色不太好看,但罗定说的是事实,他也反驳不了,只得点头说:“是的,我们正在……”

    “不要和我说正在干什么,你都干了五年了,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那你有什么资格评说我的说法没有科学根据?”

    罗定的话一下子变得犀利起来,而这一句话正中唐华的弱点。说什么科学不科学依据的都是空话,能解决问题才是硬道理。你唐华在这里呆了五年,却没有办法解决卫兰面临的这个问题,又有什么资格去质疑罗定的风水没有科学依据?

    “你!”

    唐华让罗定的一句话顶得说不出话了,脸一下子猛地涨得通红,然后就是发紫,胸膛也剧烈地起伏着,但却根本说不出话来,是的,罗定说得没有错,自己再怎么样说也没有办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在这里五年还是没有办法解决卫兰所面临的难题。

    “你,也没有任何科学根据!”

    罗定看着唐华,一字一顿地说!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