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国权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卫兰,不由得大吃一惊。之前罗定说自己给一个人看风水,可没有说是谁,所以当罗定把卫兰介绍给自己的时候,孙国权真的是愣住了。

    不过仔细想想也很正常,以丁林的地位,与卫兰这样的人结识很顺理成章,而通过这样的关系罗定认识卫兰,也很正常。

    当然,关于那场品酒的比赛,罗定是不会和孙国权说的。

    “卫小姐,您好。”孙国权很有礼貌地对卫兰说。虽然自己的层次与卫兰、丁林这样的人还有差距,但孙国权从不缺少野心,他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也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达到和这样的人平起平坐的等级。所以一直以来,他都通过各种方式来了解深宁市甚至是全国各地的高层圈子的情况,所以对卫兰以及她的家族也有着远比罗定还多的了解,他明白像卫兰这样的,就算是自己表现出多少敬意也不为过。

    “孙老板,你好。”卫兰也很有礼貌地说。

    孙国权知道卫兰应该不知道自己是谁,如果不是因为罗定的原因,恐怕卫兰根本不会鸟自己。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不由得一阵感叹,不久前罗定还是一个在深宁市“举目无亲”的小子,但是现在都已经和卫兰、丁林这样的级数的人搭上关系了,假以时日,罗定凭借的他在风水和法器上的本事,一定能更上一层楼,到那个时候恐怕就不是自己帮罗定,而是罗定帮自己了。

    其实罗定也慢慢地觉察到自己与孙国权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过罗定对孙国权却有自己的想法,在他的计划之中是要一步一步利用风水把孙国权打造成一个富翁,让他成为自己的风水活招牌!

    “准备得怎么样了?”看到孙国权和卫兰已经打过招呼,罗定就开口问。

    卫兰点了点头,说:“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行,走吧。”

    卫兰的那个女保镖早就开着一辆越野吉普车在一旁等着,三个人上了车之后马上就钻上了一条只能隐隐约约看得见痕迹的路,很快就开到一条小河边然后就顺着河道一直往上开去。

    “这条河不大,但是看这流速水量应该挺大的啊。”罗定一路都在注意着那条小河,发现里面的水流的速度很快,知道上头的水源处应该相当的不错。

    此前有别墅的小塔上观察的时候,罗定虽然也断定这小河的水量不错,但毕竟是猜测,现在实在看到之后心里放松了很多。要把这里的风水格局改造成“天门开地户闭”,如果水流量不够,这“天门开”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是的,在这条小河的源头,有五六处的山泉眼,这些山泉流出来的水一起汇集也了这条小河,所以水流量不错。”卫兰解释说。

    “嗯。”

    罗定应了一声,在车上站了起来往前望去,发现这条小河绵延弯曲着往前延伸,不时钻进一个又一个低矮的小坡后面消失不见,然后又露出来。

    看到这种情况,罗定就更加有把握了。

    “罗定,这河的地势怎么样?可以么?”看到罗定重新坐下来,卫兰问。

    孙国权一听卫兰对罗定的称呼,也愣了一下,一般人对风水师的称呼都是“师傅”,比如说说自己就称罗定为“罗师傅”,而卫兰却直接叫罗定的名字。

    “看来卫兰和罗定间的关系也有一点不一般啊,起码比较亲近。”孙国权心里寻思着。

    “还不错。进行‘天门开地户闭’风水格局的改造有两个条件,一个是河流的水流量要足够大,第二个是河流的源头离汇聚明堂水的地方要有足够的距离。因为‘开门开’讲究来水开阔,水流量不大、长度不够长,都没有办法达到理想的状态,具体到你的这个葡萄园,那就是带来的阴气不足够,没有办法与这里汇聚的阳气调和。”

    “罗师傅,风水格局还能人工调整?”。对于这里的情况,罗定在来之前就已经和孙国权大概的解释了一下,此时听到罗定想做的是通过人工的方式来调整这里的风水格局,坐在一旁的孙国权相当好奇。

    “如果是天然的风水格局,当然是最好不过,不过很多时候某一地的风水格局却不尽如人意,在这种情况之下就要用人工的方式来改变,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效果还是不错的。”

    停了一下,罗定接着说:“比如说卫小姐这里的葡萄园,就正是如此。明堂水后的那一片土地很好,适合种葡萄,周围的山岭走势同样大妙,这样的格局已经算不错了,唯一不好的地方就在这来水的天门与去水的地户处,所以要改造。”

    众人说话间,吉普车已经顺着山路走了大概七八公里,然后在一处相对平缓的地方停了下来,而早在罗定等人到来的之前那里就已经停了两辆同样的吉普车,除此之外,就是十来辆推土机和挖泥机之类的常见的施工工程车,很显然卫兰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看到卫兰的车停了下来,一个三十左右岁的充满书卷气的人马上就走了过来,对卫兰说:“卫小姐,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卫兰点了点头,说:“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罗定,而这位是孙国权,这位是唐华,是我们葡萄园研究所的气候工程师,主要负责整个葡萄园的气候的观测和研究。”

    “罗师傅,听说你是一个风水师?”唐华看了看罗定,突然说。

    罗定一愣,他相当肯定今天只是自己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唐华的语气之中为什么会充满了火药味?

    “呵,不敢当,我正是一名风水师。”罗定不卑不亢地笑着说。不管唐华为什么会对自己充满敌意,罗定都不怕。

    卫兰的眉头皱了一下,对唐华生出一丝不满了,她并不是不知道唐华对自己有意义,但就算这样也没有必要把敌意“发泄”到罗定的身上。

    唐华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卫兰的不满,作为一名有着国外知名大学的博士学位的人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工作,唯一的目的就是卫兰,所以当他一看到卫兰和罗定等人一起来的时候,心里顿生醋意,他马上就决定一定要好好在打击罗定,在卫兰的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以赢得卫兰的芳心,所以唐华看着罗定继续说:“听说你认为这里的葡萄达不到最顶级的品质是因为风水问题?”

    “没错。”

    唐华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饥笑,说:“不知道你这种说法有何科学根据?”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